涩涩小娇

033 梨子

033 梨子

——

温阳住在医院里,学校里面发生的事他自然是不知道的,医院里除了尤欣桐每天都来照顾温阳,另一个时时刻刻都在温阳身边伺候的就是洛冰了,对于洛冰这么突然热心大家都觉得非常意外,只有躺在**的温阳还有那个一直忙前忙后的洛冰知道真相了。

温阳怎么想都没有想到洛冰竟然知道他的身份,可是在那天听见洛冰亲口叫了他一声傻丫头后,就再也没有任何其他过激的反应,唯一比较特殊的就是堂堂大少爷竟然亲自服侍他。

经过病房里的那一吻,洛冰更加认定了温阳是他的所有物,而温阳却越发的不敢单独和洛冰在一起,不仅仅是因为和洛冰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和接过吻的尴尬,而是他记得当时被蛇吓到而跌倒在地,那时他心里莫名其妙的想要第一个求助的对象,竟然是那个从小就欺负他的洛冰,到了这时温阳想起还有觉得不可思议,当然这些话温阳没有和任何人提及过包括那个整天围着他转的洛冰。

原本温阳早就可以出院,可是拗不过尤欣桐和洛冰的坚持,非要温阳好好在医院里面多观察几天,所以只好继续在这充满消毒药水的房间里面安静的待着。

温阳躺在**若有所思的透过硕大的落地窗看着外面的蓝天,那边洛冰端着刚刚洗好的水果从外面走了进来,看了一眼病**的温阳,嘴角笑容和煦,“小阳,我刚洗的一些水果,你想要吃哪个我给你切。”

温阳除了被洛冰那温柔的声音惊起一身的鸡皮疙瘩外,脸上表情淡淡的没有任何反应,门口传来一阵敲门的声音,随后门被打开,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束带有满天星的剑兰花束,随后一双白色球鞋踏了进来,温阳看着门口的人,脸上忽然挂满笑容,“浩。”

席浩捧着一束鲜花走到温阳的病床前把花递到温阳手里,“给。”

温阳接过鲜花放在鼻翼下面轻嗅着,这是他第一次收到鲜花,虽然是在病房里面但是心里还是泛着开心的意味,抬头看向席浩轻声说道,“谢谢。”

席浩看着脸上带着轻伤的温阳一脸抱歉的对着温阳说,“抱歉我昨天才知道你受伤住院,现在怎么样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温阳把鲜花放在病床头的柜子上,“没事了,就是受一点小伤,医生说我可以出院回家养养就行了,就是我阿姨担心我非要让我在住几天。”说着脸上还露出不太好意思的表情。

席浩和温阳俩人旁若无人有说有笑的聊天,这边洛冰眼睛泛着幽怨的眼神死死的盯在那两个忽视他存在的人,整天的和温阳待在一起他都没有见过温阳笑过,而如今席浩一来,那白皙的脸上笑容都堆满了。

别人忽视自己,那么自己说什么都得弄出一些事情来引起别人的注意才行,于是洛冰拿着自己洗好的水果,啪的一下坐在温阳的另一侧,声音极其温柔的说着,“阳,来吃些水果吧,医生说你多吃一些水果对你脸上受伤的皮肤恢复有好处。”

温阳看着自己眼前洛冰递过来的梨子,眉头轻皱不是因为有席浩在,他不想让席浩看见他和洛冰关系亲近而不高兴,而是因为他最讨厌的就是梨子,犹记得当年他拿着温母洗好的梨子非要拿刀子分开给温母一起分着吃,当时温母还笑着说,梨子不能分因为那代表着分离,温阳没有在意坚持自己的想法,把梨子和温母分着吃,可是就在那天他彻底的失去了他的母亲,所以从那时起温阳认定了梨子就是个不详之物。

洛冰的手一直僵硬的举在温阳的面前,只看见温阳的表情越来越黑,眼睛里面有着淡淡的雾气,这时坐在温阳另一侧的席浩突然开口对着洛冰说道,“小阳不喜欢吃梨子。”

听到这洛冰神色僵硬,什么叫小阳不喜欢吃梨子,从小就和温阳一起长大的他怎么不知道温阳不喜欢吃梨子,洛冰收回手臂顿时感觉好像席浩故意这样说的模样,可是在看见温阳的脸,他又感觉席浩不像在说谎,只是从小和温阳一起长大的他不知道的事,席浩那个混蛋是怎么知道的。

席浩见温阳的思绪仿佛又回到过去一般,心疼的伸出手便把温阳的手握紧,另一只手轻轻抚摸着温阳的肩膀顺势把温阳搂在自己的怀里,声音低沉,“小阳,没事了,那不是你的错。”

洛冰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这一幕,那混蛋席浩竟然当着他的面把温阳楼在怀里,而温阳就像一只被洗干净的小乳猪一样乖乖的任由席浩搂着。

温阳眼泪不自觉的掉了下来,他讨厌梨子的事没有和其他人说过,唯一知道的就是席浩,当时他总能在席浩身上寻找到一股安全感,那天他们第一次约会的时候,不自觉就讲起了他小时候的事,那时席浩在听了他的事后也是这样心疼的搂着他。

忽然破涕而笑的温阳从席浩身边起来,“没事了,只是又想起来一些事情罢了。”

洛冰第一次觉得挫败,看着那两个人互动,自己就像局外人一样,终于熬到席浩离开后,洛冰第一次一言不发的留在温阳的病房内。

------题外话------

不知道为什么,这章老感觉好像缺点什么,一时还想不起来,啊啊啊,o(╯□╰)o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