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小娇

034 惊吓

034 惊吓

自从丑闻被曝光后,邹研便一直躲在家里不出来,她受不了那种被人鄙视的目光,从前她和那个赌徒父亲生活在一起时,每天承受的不是打就是骂,而且还要承受来着周围邻居和同学嘲讽,天天被骂野种的事。

市中心里的单身公寓里,邹研穿着睡衣窝在**,忽然门口传来了大力的敲门声,眉头紧皱知道她住在这里的人并不多,除了几个同学就是那个包养他的男人了,只是那个男人自己有钥匙,根本就不可能会这么用力的敲门,更何况那个男人还是偶尔才来一次。

穿上拖鞋走到门口趴在猫眼向外看,发现外面并没有人的影子,比较谨慎的邹研并没有开门,而是特意观察了一会,紧接着再一次大力的敲门声响起,突然的声音吓得邹研向后一退,随后轻声问道,“谁啊?”

门外敲门声不再响起而是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你好,收水费的。”

邹研这时才想起她之前回家时,的确门口有贴着水的欠费单,把门打开刚要把头探出去,忽然一个大力把门用力挣开,邹研惊呼的看着突然出现在她眼前的男人,满脸惊恐的说着,“你,你怎么……。”

只见眼前的男人一脸邪恶的说着,“怎么的,你这个小贱人,你以为你傍上一个有钱的男人,就能把老子给甩掉吗,恩?”说着啪的一个巴掌打在了邹研那白嫩的小脸上。

眼前的男人叫邹志国,是邹研的父亲,当年不知在何处把邹研给抱了回来,只是自打邹研懂事就知道这个名义上是他父亲的男人,其实就是一个禽兽,每天不是对她拳打脚踢就是把她送给某个男人把玩,那时她才十二岁就被邹志国卖给了一个四十多岁的老男人,也就是那时起邹研开始了被包养之路。

邹研眼带恨意的看着邹志国,“你怎么会来这里,你不是死了吗?”

邹志国把门关上后,犹如地痞大摇大摆的走进了邹研的房间四处观摩着,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小贱人,老子把你养那么大,你竟然敢找人杀我幸亏我命大,你个小贱人是不是在学校里面待不下去了,啊,哈哈。”

邹研睁大双眼看着邹志国,“你说什么,你怎么知道,是你,是你对不对。”

邹志国毫不在意邹研的质问,直接承认道,“是我又怎么样,如果不是有人拿钱给我买你以前的事,我到现在还不知道你已经有钱到可以买凶杀我的地步,现在还住在这么高档的公寓里,来吧,你爸爸我现在手头紧的狠,给我一笔钱之前你找人杀我的事我就不到处宣扬出去了,要不然我就把你以前那些破事通通告诉别人。”

邹研眼泪直下,她怎么都没有想到会是眼前这个人把她的事情宣扬出去的,不对,有人买她的事情,是谁?抬眼看向邹志刚,“行,你不是想要钱吗,我可以给你,但是现在不行我得等他回来的,要不然我手头也没有现金,你想要多少钱先和我说一下。”

一听到钱邹志国的眼睛眯了一下,随后搓搓手,“嘿嘿,不多,先给我五万好了。”

五万,听见这个数邹研都有种想要上前直接杀了眼前这个男人,真拿她当开银行的了,只是脸色还是保持和平时一样,“那好,今天晚上他回来我就从他要,明天就给你,对了我可以给你钱,那你可以不可以告诉我是谁向你打听我的消息。”

“干什么,以为我骗你,要不是那买你消息的人和我说你住在这里还上了什么贵族学校,你以为我能这么轻易的找到你吗。”

邹研神色如常走到一个凳子前坐下,“没什么,我当然相信,只是我想要知道向你买消息的人会不会是他在外面包养的其他女人,万一是的话我也好做好防范多向他要一笔钱,万一哪天我的位置被取代了,也得留一些后手不是。”

邹志国低头寻思一下,想想也对于是直接告诉了邹研,“一个二十多岁的男人,买完你的消息后,我无意听见他们说,是你害了一个什么人受伤什么的,是不是你让他老婆什么的抓到了。”

邹研听着邹志国前面的话猛然心头一跳,害人受伤,她除了害过温阳还害过谁,果然真的是他,她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个自己喜爱了已久的人会为了一个和他一样同性的男人如此对她。

把邹志国打发走了后,邹研坐在了地板上,无声的哭泣,哭了许久后猛然抬起头眼睛泛着恶毒之色,咬牙切齿的说着,“温阳,我不会放过你。”

——

温阳住院几天后,终于得到了尤欣桐的允许出院回家,一切恢复到平静后温阳便从新准备上学去。

第二天一早,温阳吃过早餐后走出别墅就看见洛冰早早的就已经坐在车子里面,温阳犹豫很久才慢慢的走进车里,他真的不想和洛冰单独坐在一起,实在是太过尴尬。

一路上俩人都十分安静,自打那天被席浩刺激后洛冰变得沉默了起来,眼看车子就要开到了学校,忽然洛冰突然出声道,“张旭,在这里停车。”

张旭和温阳同时看向洛冰,随后听见洛冰又道,“停车。”

张旭把车子停到一边后便独自下来,车子里面就剩洛冰和温阳两个人,温阳有些不快眼看着时间就要迟到了,洛冰却突然发疯让车子停下。

“你做什么?”

洛冰没有回答,反而转过头看向温阳张嘴就说道,“你喜不喜欢我?”

“额……。”温阳呆状的看着洛冰。

“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洛冰再次想要确认。

温阳还是没有任何回答的看着洛冰,他不敢相信洛冰的话代表着什么意思。

“我不需要你现在回答,我可以给你三天的时间考虑,三天后告诉我答案。”没有继续管温阳的反应,洛冰伸出一只手到窗外,示意张旭上车,直到到学校洛冰和温阳都没有在说一句话,表面上看似平静,其实俩人内心都发生了翻天地覆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