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小娇

051 离间

051 离间

美人走出珠宝行坐进黑‘色’的劳斯莱斯里,拿掉脸上的墨镜朱‘唇’轻起,“开车。”

手里把玩着自己刚刚买回来的钻石戒指,放在阳光底下观摩,前面坐着的司机穹透过倒车镜看着后面的宇文静,轻声说道,“小姐,刚刚夫人来电话了,说是让您回家一趟。”

宇文静抬眸看着说话的穹,“我妈来了。”

“是,今天刚到。”

收起戒指淡淡说道,“好吧,回家。”

——

洛冰和温阳俩人买完戒指后,温阳没有回到公司,而是被一通电话召唤到了洛家,洛冰开车载着温阳回到洛家时就听见屋里面传来爽朗的笑声,只看着温阳嘴角一动,兴奋的朝着屋子里面跑去,进入屋子后看到客厅的沙发前坐着的一个男人,直接冲上去大喊道,“舅舅。”

坐着沙发上的温弈棋看着自己离开一个月多久的外甥‘女’,一脸埋怨着,“你这个臭丫头,让你回来一趟而已,你就把自己嫁了,你眼里到底还有没有我这个舅舅。”

温阳坐在沙发上双手环住温弈棋的手臂撒娇道,“舅舅,人家心里满满装的都是舅舅,只是舅舅你怎么来了。”

温弈棋听见温阳的话,伸手在温阳的脑‘门’上一点,“怎么着,还不想让我来,这样的话,我还是连夜坐飞机回去吧,免得在这碍人家的眼。”

“舅舅。”

面对温阳这么活泼的撒娇,震惊住了洛逸林和尤欣桐二人,从小看着温阳长大的他们从来没有发现,温阳会这般小孩子心‘性’,可见血缘关系有多重要。

对于温弈棋的突然到来温阳很是开心,只是总有那么一个人心情郁闷,自打看见温阳像个无尾熊一样攀在温弈棋的手臂上,洛冰心里就很不舒服,眼睛时不时的盯着温弈棋的那条手臂看去。

眼看着时间到了下午,洛逸林淡淡说道,“弈棋,你嫂子已经把饭做好了,咱们先吃饭吧。”

“好,林哥。”

起身朝着客厅餐桌走去,这边温阳原本要跟上去,忽然一个大力被拉了一下,温阳回头看去,就看见洛冰一脸黑线的瞪着她。

温阳疑‘惑’的看着洛冰,“你干嘛?”

“老婆,人家不要让你抱别的男人。”虽然洛冰把温阳单独留下说的话,但是久经杀戮听力极好的温弈棋还是听了进去,刚刚在洛冰进来的那一刻,他真的还好好看了看洛冰的模样,本来长相不错,眼神中的清明和锐利,在他特意调查过洛冰的成就后觉得人品不错,他还是比较满意洛逸林的这个儿子的,至少比他爹强悍的多,可是刚刚那小子说出的那句话让人听得很不舒服。

温阳脸上‘露’出薄怒,甩开洛冰的手,“你有病吧,那是我舅舅。”

洛冰再次抓住温阳的手道,“可他也是男人。”

温阳发现她越来越看不懂洛冰,本想要和洛冰好好争执一下,那边传来尤欣桐的喊声,“小冰,小阳,快过来吃饭啊,这俩孩子天天都能见面,还这么黏糊,也不怕让人笑话。”

一顿饭下来,温弈棋和洛逸林聊得最多的就是他们小时候的事,然后就是一直夸赞温阳长得有多像多像她的母亲温奕珊,午饭结束后,温弈棋便起身离开了洛家,顺便带走了温阳,美名曰,只是订婚而已没有必要在这里住下,先和他回到酒店住上一段时间然后再说。

洛冰听闻气的要死,眼看着温弈棋带着温阳离开,于是就像跟屁虫一样跟在温弈棋和温阳身后。

车子里面温阳坐在温弈棋身侧,“舅舅,其实我在家里住的‘挺’好的。”

温弈棋睨视着温阳淡淡说道,“怎么让你出来你舍不得了。”

温阳小脸一红小嘴一撅,“人家哪有。”

温弈棋看着温阳的模样,暗自摇了摇头,果然丫头就是不行,不管怎么养长大都是人家的,抬眼看了看倒车镜,那辆从他们在洛家别墅出来后就一直跟在身后的车,连想都不需要想就应该知道是谁的车。

车子在T市来回晃悠到晚上才回到温弈棋下榻的酒店里,车子停在酒店前,温阳疑‘惑’的看着这个有名的旭阳酒店,她记得这里离他们家好像没有多长时间就能到,怎么从下午一直开才到这呢,自打温弈棋看见了洛冰的车就暗自吩咐Ken在城里多绕了几圈试图甩掉他,可是没有想到,他们的车子前脚停在酒店‘门’口,后脚洛冰的车子就停在了一边。

下车后洛冰就粘了上来,“小阳,舅舅,你们回来了。”

温阳看着洛冰,“你怎么在这?”

“我来接你啊。”

温弈棋站在一旁犀利的看着洛冰,可是洛冰就像没有看见一样,一如既往的笑容回看了过去。

不怕他这一点温弈棋到是没有想到,他可是记得那个席家小子第一次见他的时候拘谨的很,哪像这个皮这么厚。

温弈棋没有理会洛冰,而是淡淡的随着温阳说道,“行了,我也不让你陪我了,你走吧。”

“舅舅。”

看着温弈棋离开,温阳小跑的跟了上去,一把挽着温弈棋的手臂,“舅舅我送你上去。”

洛冰无奈的跟了上去,只是距离他们不远处,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一直呆愣的看着温阳和温弈棋俩人。

“妈,看什么呢。”

宇文静从洗手间出来后,就看见大堂‘门’口母亲一直站在收银台呆呆望着某处。

郁雅回过神看向宇文静,嘴角轻扯一抹笑容,“哦,没什么,只是看见一位长得很眼熟的人。”

宇文静顺着郁雅的目光看去,只是发现电梯处空‘荡’‘荡’的没有任何身影,伸手挽着郁雅的手臂,“妈,走吧咱回家吧,穹的车子已经开在外面等着了。”

被宇文静这么挎着离开,只是郁雅还是时不时的看向不远处,她如果没有眼‘花’的话,刚刚那个披肩发‘女’孩长得真的好像当年那个‘女’人,还有他旁边站着的那个男人也好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洛冰终于等到温阳离开,俩人手牵着手步行回家,自打他们下定决心订婚后,洛冰发现其实他和温阳除了小时候在一起上学放学以外在后,真没有什么特别纪念的约会,要是严格的说有嘛,那也就是当年那个令他心惊胆战的野营了。

宇文静和郁雅坐车回到宇文静的公寓后,郁雅拿着手机打到远在德国的宇文家里。

“爸,我今天见到了一个‘女’孩长得和当年那个‘女’人很相似的‘女’孩,这么说来咱们查到的消息是正确的,那孩子一定是遗留在T市了。”

宇文静端着洗好的水果走到郁雅的房‘门’前,就听见里面传来说话的声音,宇文静脑子里面一阵‘混’‘乱’,那孩子,指的是谁,不会是宇文家的真正子孙吧,站在‘门’口耳朵附在‘门’上一直静静的听着,忽然一个吸引了‘门’从里面被打开,郁雅呆愣了一下看着‘门’口站着的‘女’儿,表情有些严肃的问道,“你在这干什么?”

宇文静表情很是淡定,“送水果啊,人家刚刚走过来,正要敲‘门’你就把‘门’打开了,妈,你说咱们这是不是叫做心有灵犀一点通啊。”

看着宇文静的表情,不像是偷听到什么一样,想到这郁雅的脸‘色’变得好些,于是轻轻笑道,“你这个傻丫头,没事还逗你老妈,走吧咱们去客厅吃。”

宇文静脸上的表情很是从容淡定,一脸笑容的跟随着郁雅走到客厅去,坐在客厅宇文静淡淡问道,“妈,你这次来这能待多久啊。”

“怎么了,你不会是不想让妈待在这吧。”

宇文静淡淡一笑,“哪有,还不是怕你在这待一两天就离开,人家就是想和妈妈多待一段时间嘛。”

看着‘女’儿对着自己撒娇,郁雅嘴角的笑容很是欣慰,她知道对于这个‘女’儿她亏欠了很多,这些年她也一直努力的弥补,但是她明白有些事情已经成为了定型,无论在怎么做都已经弥补不了了。

——

第二天中午,宇文静再次如约来到LY公司,已进入大‘门’宇文静就看见正在和其他人商讨事情的席浩,安静的站在旁边稍等了一会后,看着席浩周围的人都散开宇文静才一步一步走向席浩,“帅哥,你好。”

席浩猛然抬起头看向和自己打招呼的‘女’人,“你是?”

宇文静嘴角轻笑,“您真是贵人多忘事,感谢那天你救了我。”

席浩稍微沉思一下,这才想起来那天只不过是随手扶了一个‘女’人,想必眼前的这个‘女’人就应该是了。“没什么,举手之劳而已,你是来看设计的吗,那么楼上请吧,我要忙了。”

宇文静轻轻的点了点头,“哦,那你忙,我和你们这的温小姐约好了。”

席浩离开后,宇文静若有所思的看着席浩离开的背影,嘴‘唇’轻轻挑起,看似讽刺又玩味的笑,轻轻‘舔’了‘舔’薄‘唇’转身便朝着电梯走去。

楼上,“温小姐,我又来打扰了。”

坐在办公室的温阳看见宇文静后‘唇’角淡笑,“哪里,宇文小姐,你每次来都这么客气。”

宇文静坐在温阳对面,轻声说道,“还说我客气,我看是温小姐客气吧,对了,你说我们都认识这么久了,你还是总叫我宇文小姐,宇文小姐的,我看你就叫我静吧,我朋友都这么叫我的。”

看着宇文静纯真的笑容,温阳很配合的叫一声,“那好吧,静,那么你也直接叫我的名字温阳吧。”

“好,温阳。”

温阳拿出给宇文静再次设计的首饰中其他的配件,例如耳环,戒指之类的小东西,宇文静看过之后一直称呼好,把温阳夸的都有些飘飘‘欲’仙的感觉。

看过首饰后,宇文静又一次诚心的邀请,“温阳,这次你可以让我请你吃饭了吧,你要是再不同意我可不依哦。”

温阳看了看佯装生气的宇文静后,淡淡一笑,“那好吧。”

中午某餐厅中,宇文静叫来了服务生,拿着餐牌递给温阳看,“温阳,选选你喜欢吃些什么。”

温阳看着餐盘上的美食,价格高的惊人,好在她在国外和温弈棋生活,对于这种昂贵的东西早已屡见不鲜,点了几个她喜欢吃的菜后,把餐牌递给了宇文静,可惜宇文静看都没看直接对着服务生点了几个菜。

在食物送上来之前,宇文静几番‘欲’言又止的看着温阳,并且眼神闪烁的厉害,

温阳清楚的看见,于是好笑的问道,“怎么了,你有什么事要和我说吗?”

宇文静轻轻咬了咬‘唇’淡淡说道,“温阳,我能问一下那天在你办公室里面的男人是谁吗?”

“哪个,哦,你说他啊,他是我未婚夫。”

“哦。这样啊。”随后宇文静默默的低着头好似有什么难言之隐一样。

温阳看不惯这种表情于是直接问道,“到底怎么了,这么吞吞吐吐的。”

宇文静抬起头对着温阳说道,“哪个温阳,其实有一件事我想要告诉你,只是又怕伤害到你,可是不说我有觉得不太安心。”

“到底是什么,你直接说好了。”

宇文静好似做了很大决心一样,一脸坚定的说道,“其实,我那天就是看见你未婚夫有些眼熟,后来回到家里一想,的确是很眼熟,我曾经见过他。”

温阳好似不在意一样,“哦,他是洛氏集团的总裁,经常上电视,最近报纸上也经常上,你觉得他眼熟很正常。”

宇文静摇了摇头,“不是这样的,我是说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他,不是在电视和报纸上而是,而是一间‘私’人别墅,就在前几天,而且,而且还是和另一个‘女’人一起。”

听到这温阳手中的被子呼啦一下掉了下来,“你刚刚说什么?”

宇文静忽然紧张的解释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和你说这些的,都怪我,我只是因为在你办公室见过他,所以看着有些眼熟,我那天只是远远的看着也许并不是呢,没准是误会呢。”

此时温阳的脸上完全没有了刚刚那种从容,一顿饭食之无味,走出餐厅后宇文静笑着和温阳说道,“温阳,我就不送你回去了,我先走了。”

“恩,好。”

温阳脸‘色’不太好,一直沉浸在宇文静所说的话里,完全没有看见宇文静刚刚说要离开的时候眼睛里面闪过的那一丝得意。

温阳浑浑噩噩的离开,宇文静坐进不远处的车子里,嘴角勾起看着温阳失魂落魄的走在大街上,朱‘唇’轻起,“穹我‘交’代你查的东西查到了吗。”

“查到了。”

“好,明天就给我发出去。”

“好的。”

温阳一路走着,直到回到公司里脸‘色’一直都不太好,进入公司后,迎面过来的席浩看着温阳脸‘色’不好,本想要去询问一下,可是谁知道温阳就像没有见到他一样,直接从温阳身旁越过去。

席浩感觉有些不对劲,追上去一把把温阳抓着,“想什么呢?”

温阳抬起头‘迷’茫的问道,“怎么了。”

“我说你想什么呢,胡‘乱’一通瞎撞。”

“哦,不好意思,我没看见。”说完便像没事人一样朝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晚上下班,温阳一走出LY大楼,正好看见洛冰的那辆蓝‘色’的玛莎拉蒂停靠在大楼外面,温阳站在不远处一直观察着车子里面坐着的洛冰,只见洛冰正笑着和某人打电话,那开心的表情好似她从来都没有见过,洛冰挂掉电话后,转头就看见温阳一直站在不远处,打开车‘门’走下车,对着温阳喊道,“想什么呢,不快一点过来。”

温阳走过去洛冰亲自为其打开车‘门’,“走,今天带你去好好约个会。”

温阳看着洛冰脸上高兴的表情,一时间她不知道该不该把宇文静和她说的话讲给洛冰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