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小娇

052 认亲

052 认亲

洛冰开着车带着温阳来到一间装修风格非常‘浪’漫的西餐厅,抬头可看星空,脚下同为黑‘色’星辰的图案,一个靠窗的位置,温阳坐在上面就好像半身悬在高空中一样,温阳看着周围发现,四周除了她和洛冰以外在没有其他的人出现。

悠扬的钢琴声忽然响起,温阳抬眼望去竟然看见洛冰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坐在钢琴前弹着钢琴,温阳睁大眼睛看着洛冰犹如王子一样弹着琴,正在看的入神时,忽然洛冰抬起头对着温阳抛了一个媚眼,温阳一愣,顺势小脸羞红一片,在这么郑重的场合亏他还能这副样子。

一首曲子谈完后,温阳还沉醉在其中,谁知这时洛冰手里面竟然多出一束玫瑰‘花’,大步朝着她走过来,单膝跪下,“温阳,嫁给我好吗?”

“恩?你做什么?”

洛冰嘴角轻笑,“当然是求婚了。”洛冰把玫瑰‘花’放在餐桌上,双手握着温阳的手,抬起头对着温阳道,“温阳,你一点都不好奇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你的了吗?”

温阳疑‘惑’的看着洛冰,其实她心里还真的想知道到底是什么时候洛冰开始喜欢她的。

洛冰伸手刮了一下温阳的鼻子,“还记得那次野营你受伤住院时,我叫你丫头的事吗?”

温阳想了想,点了点头,“恩。”

“其实在那之前,也就是我看你的身体单薄想要你锻炼身体的时候。”

想到这温阳在心里腹诽道,什么看我身体单薄,明明就是存心整我才对。

“那次我记得明明叫你原地跑五圈来着,可是转眼你就不见了,于是我便回去找你,可是谁知道你在房间里面洗澡,于是我便看清楚了一切。”

“看清楚了一切,”温阳低着头看了看自己的‘胸’脯处,抬眼瞪着洛冰,“所有一切。”

洛冰神‘色’有些尴尬,轻咳一声来掩饰脸上的不适,“那个,不是全部,是,上面两点而已,呵呵,两点。”

温阳有些生气的‘抽’出被洛冰握着的手,“‘色’狼,你就是因为这个才喜欢我的。”

洛冰有些无奈轻声说道,“傻瓜,当然不是,在知道你是‘女’生以后,每次见你都觉得很尴尬,可是有时看见你和别的男生勾肩搭背的我又很生气,后来经过几番试探我才知道自己的心里装着的人是谁,你知不知道为了保护你我做出多少事,一会在网上放绯闻,一会又留级的,可是你呢还像躲瘟疫一样躲着我,你知不知道那时看着你的样子,我真恨不得掐死你算了。”

温阳被洛冰说的这些从前的事鼻头有些酸涩,这些事她通通都不知道,曾经她一度以为洛冰是故意害她成为学校里面的公敌,没有想到最后的原因竟然是这样的。

洛冰叙述了许多当年的往事,温阳听到那些事,开始因为那些事对洛冰的看法越来越不好,可是现在在听却对洛冰改观了不少,她从不知道那个曾经总是欺负她的洛冰竟然在背地里面做了那么多的事,原因都是因为她。

一场‘浪’漫的约会结束,温阳捧着玫瑰‘花’坐在洛冰的车子里,一晚上的时间洛冰给了温阳太多的感动,以至于让温阳忘记了她之前从宇文静哪里听到事和洛冰提一下。

——

距离俩人的订婚宴越来越近,原本洛冰提议俩人不办订婚宴,直接举行婚礼,于是在温弈棋的强烈反对下,洛冰败下阵来,只好委委屈屈的等待着订婚后在结婚。

月末的一个星期六,也就是温阳和洛冰订婚的前一天晚上,旭日酒店,一声暴怒,“你,这就是你们家的教养。”

温弈棋坐在客房里面的沙发上,双‘腿’叠起,眼神冰冷的看着眼前已经年过古稀的老头,“你来这到底有什么事吗,看着你这副身体出‘门’没带‘药’吧,别回头给你气死了,你们家在跑过来赖上我。”

“你,你,”

站在一旁的郁雅走上前扶住宇文天,“爸,别动怒,先坐下歇歇。”

扶好宇文天后,郁雅站在宇文天的旁边,转头对着温弈棋道,“温先生,我们这次来就是想要认回凌的‘女’儿,我们已经调查到她了,她就在洛家,名字叫温阳,我们知道她和你早在七年前就已经相认,我们知道你不想让温阳和我们相认,所以温阳的消息让你抹的一干二净,直到多年后才让我们找到,所以我们这次来只想告知你一下,不要在想要阻止什么,不论你怎么阻止她都是我们宇文家的‘女’儿,所以我们必须要认回她。”

温弈棋神‘色’如常,淡定如斯的看着眼前一老一中年,“你们刚刚说什么?我没有听错?你们说要认回谁?”

郁雅第一次见到温弈棋这样古怪脾气的人,她很清楚的记得当年那个只有十八岁的男孩是怎样的阳光正义,绝不是现在这个处处透着鄙夷和充满统治‘欲’男人,让人感觉那人就像暴君一样,高高俯视着的底下一群蝼蚁般的人。

郁雅深吸一口,语气不卑不亢的一字一句说道,“温阳,是凌的‘女’儿,是我们宇文家的人,所以必须跟我们走。”郁雅曾经也是一个叛逆又胆小的小‘女’孩,自从后来一直跟着宇文天在商场上锻炼,现在也算的上是一个颇有名气的‘女’强人了,现在让她面对温弈棋这样气场强大的人,也不会‘露’出太多的胆怯的。

宇文天坐在温弈棋对面,手里拄着拐杖,看着曾经被自己‘逼’到过绝境的小子,如今也是叱咤风云的大BOSS。

“小雅说的对,温阳是我宇文家的孙‘女’儿,所以必须跟我们走,还有就是那个叫什么洛冰的,我绝不同意温阳嫁给他。”

温弈棋饶有兴趣的看着眼前不知道在哪里来的两个人,嗤笑一下,“请问,你算什么东西?”

“你……。”宇文天痛苦的捂着‘胸’口说不出话来。

郁雅拿出包里面的速效救心丸给老头子服下,一边为老头子抚着‘胸’口,“爸,你消消气,医生说你不能这么‘激’动。”

郁雅转头想要和温弈棋对抗,可是话没说出口,温弈棋就开口道,“已经很晚了,我要休息,明天我还要嫁闺‘女’呢,两位不送,以后请两位看清楚这姓温,不是什么阿猫阿狗的可以随意见的。”

郁雅咬着‘唇’,声音加重许多道,“温先生,我知道你因为当年我们家不接受令姐的事耿耿于怀,可是你也清楚,我和凌早就有了婚约在先的,随着您令姐的出现对于我们来说意味着什么?”郁雅此时就在明摆着告诉温弈棋,你大姐身为一个世家小姐,跑去当人家小三,所以她有什么下场都是她咎由自取怨不得旁人。

温弈棋眼中泛着冷意,冷冷的看着郁雅,郁雅被看着的有些不自然,可是仍然迎了上去,“郁小姐,您口中说的小三,指的是你自己吗,我怎么记得当年有人自荐枕席后被人给扔了出来呢,如果你认为这样的关系就是未婚夫妻,那在下还真是不敢苟同。”

果然温弈棋的话一出,郁雅险些有点站不住,没错当年她第一次见宇文凌的时候就爱上了他,那时宇文凌也明确的告诉她,只拿她当妹妹看,只是宇文凌的父亲宇文天一直愧对好友,所以对郁家留下的唯一一个‘女’儿宠爱不行,知道郁雅喜欢自己的儿子,于是便强迫宇文凌的情况下安排了两人订婚,他们谁都不知道,宇文凌在外面已经有一个很喜欢的‘女’朋友了,那个人就是眼前温弈棋的长姐温奕珊,当初为了强迫俩人分开,郁雅偷偷的给宇文凌下‘药’,本以为水到渠成的事,可是么有想到宇文凌的意志那坚定竟然把她给扔了出去,也不用她来解‘药’,这件事是郁雅心里永远的痛。

一旁坐着的宇文天此时已经缓过来了,听见温弈棋讽刺郁雅的话,声音有些虚弱道,“不管怎么样,你姐姐的确是勾引了凌儿,最后还害死了凌,现在她生下我们宇文家唯一的血脉,也算是将功赎罪,所以必须跟我们走,要不然修怪我不客气。”

温弈棋终于端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将功赎罪,我好歹也在商场漂泊了那么久也算的上见多识广,可是在见的多也没有见过这么无耻的人,今天你宇文家让我见识到了,将功赎罪,这话你怎么想到的,宇文凌的死最先要反省的不是你自己吗,宇文老爷子,看着你年纪大的份上以前我不与你追究,可是也不见得我允许你们找上‘门’来找茬,当初宇文凌和我姐俩人变成天人永隔的始作俑者是谁,是你,自命不凡的宇文天,现在你跑过来对我说什么,将功赎罪,哈哈,难怪老爷子你眼看着要死了都没有儿子为你披麻戴孝,感情都是你自己作的。”

“温弈棋你不要太过分,温阳这个人我们是要定了,我今天来只是提前通知你一声而已,你不要把你自己看的太重,你只是他舅舅没权利掌控她的一切,我倒要看看,一个是亲爷爷,一个亲舅舅,她会选择哪一边。”

宇文天起身后对着郁雅道,“雅儿,扶我回去。”

“是,爸。”

看着那两个离开的背景,温弈棋坐在沙发上眼神‘阴’鸷,之前一直忙碌家族的事,完全忘记了还有这么一号人的存在,当年他把家族叛徒解决后得知自己被追杀时,那个人也参与了一份,自己没有找上‘门’,反而先找上来了,既然找上来了就不要怪他下手狠了。

宇文天和郁雅坐进车子里后,郁雅一脸担忧的问道,“爸,现在怎么办,我听说那丫头明天订婚。”

宇文天脸‘色’不太好,双手拄着拐杖叹息一口气,要不是他年纪大了,他怎么可能让那个无名小辈这么欺凌,还有那个丫头,如果不是宇文家就这么一个血脉,他是无论无何都不会认下那个‘女’人生出来的孩子的。

宇文天看了看郁雅叹了一口气,“先回去,明天我们直接去参加她的订婚宴。”

郁雅看着已经年近古稀的宇文天,心里也是愧疚的很,当年要不是她执意要嫁给宇文凌,老爷子也就是不会和宇文凌闹翻,如果不闹翻现在只怕宇文家早就已经儿孙满堂,而不是现在子孙凋零,老爷子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孤零零的一个人,就连想要见自己的亲生孙‘女’还要这么费劲。

宇文天看出郁雅的担心,轻轻拍了拍郁雅的手,“傻丫头,不用担心。”

郁雅眼睛红红的,不担心怎么可能,现在回想这一切其实都怪她。

------题外话------

抱歉抱歉,对于我昨天无缘无故的旷工一天,橙子会在今天补上的,所以这是第一更,晚上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