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小娇

053 订婚

053 订婚

订婚宴,洛家只是办了一个小型的宴会,邀请了一些‘交’往过密的朋友,在就有洛冰当年的同学。

化妆室,姜婷‘挺’着个大肚子坐在一旁,眼泪婆娑的看着穿着一身小晚礼漂亮十足的温阳。

“别哭了,小婷别哭了,哭多了对肚子里面的孩子不好,一会要是让叶奕看见了,指不定到时怎么说我呢。”

姜婷一边擦眼泪,一边接着往下流,看着自己喜欢十几年的人,如今竟然要嫁人了,这让她怎么能不哭,化妆室大‘门’被打开,洛冰一身笔‘挺’的西装,走了进来,在看见温阳那一刻,自动的忽视了周围所有人,直接迈着大步朝着温阳走过来。

伸手握着温阳的手道,“宝贝,你真美。”

温阳羞涩的低着头,看着温阳那越发红润的脸,洛冰下意识就要亲上去,忽然听见身边一声剧咳。

“咳咳,注意形象啊,大白天的,周围还有这么多人。”

脑中清醒,洛冰回头就看见周围有好几个化妆师正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们,回头看向那调侃自己的‘女’人,洛冰狠狠的瞪了一眼道,“我乐意,不愿看出去。”

姜婷一个白眼,“切,你当我爱看你啊,要不是我家阳被你拐走了,我才不会呆在这呢。”

洛冰没有在继续和姜婷斗嘴,抓起温阳的手放到嘴边亲‘吻’一下,“好了,时间到了,该咱俩出场了。”牵起温阳的手优雅的走了出去。

洛冰和温阳走到宴会厅,看着这个不到十桌宴席的宴会厅,为首的第一桌和第二桌,分别由温弈棋和洛逸林还有尤欣桐同坐,俩人被司仪叫到台上,叙说着俩人开始成为未婚夫妻,这时宴会厅的大‘门’被打开,一个年近古稀的老头带着一个看似三十多岁的年轻夫人共同走了进来。

在场的人都很是惊讶,唯独坐在餐桌前温弈棋脸‘色’冰冷,他没有想到那个老不死的竟然真的来了,是他的错,他怎么就忘记了宇文老头是一个没有脸面的人。

宇文天和郁雅走进去后,先走到洛逸林跟前面目慈祥道,“洛先生,冒昧打扰,很是抱歉,只是今天老夫必须来参加我那未见过面的孙……。”

“宇文先生,这边请。”宇文天的话没有说完,就被温弈棋声声打断。

宇文天脸带笑意的看着温弈棋,心里暗讽,无名小辈而已。

订婚宴继续,洛冰和温阳俩人对着来参加他们订婚宴的人敬酒,走到温弈棋这桌前,洛冰开口说道,“舅舅,这杯我要敬你,谢谢你愿意把温阳‘交’给我,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她的。”

温弈棋脸‘色’不好,轻哼一声,“哼,现在说的好听,我要看到实际的要是你对她不好,我就把她带走,让你永远找不到。”

洛冰嗤笑,当初他见到温弈棋时,的确被温弈棋那身上的气势所震慑到那么一点点,只是经过他长期的观察发现,以温弈棋这种四十多岁无儿无‘女’的人来说心的确够冷血无情,可是他把温阳待在他身边生活了七年后,整个人都变了,他偷偷调查过,温弈棋当年为了学习怎么和小姑娘接触特意报了一个亲子班,如今这个商场黑道都有名气的大BOSS现在也就是一个纸老虎。

“舅舅,你放心,以后只要她欺负我的份,绝没有我欺负她的可能。”

洛冰和温阳敬完酒后转身就要到下一桌,这时坐在一旁的宇文天狠狠咳嗽一下,意图很明显,他是那丫头的亲生爷爷,却没有人搭理他,一旁的郁雅看出老头子的心思,小声的在宇文天耳边小声嘀咕,“爸,别动怒,那丫头还不知道真相,要是知道了一定会认你的。”

听着郁雅的话,宇文天心情好受了许多,就连看温阳笑面如‘花’的脸也顺眼了很多。

酒店‘门’口送走客人时,宇文天和郁雅就坐在旁边一动不动的,完全没有要离开的意思,温弈棋冷笑的看着宇文天和郁雅,心里暗道,不知道他们把事实说出来那一刻会是什么样的效果,温弈棋完全一副看好戏的模样站在旁边。

洛冰和温阳还有尤欣桐洛逸林送完客人后,就看见宴会厅里还坐着两位陌生的人。

洛逸林看着那老人有几分眼熟,可以又不记得在哪里见过,尽管人看起来陌生,但是身为主人洛逸林还是很有礼貌的走过去。“老先生,请问你们这是?”

宇文天看着眼前的小辈,他记得,这个男人就是当年挡在那个‘女’人面前和自己对抗的那个年轻人,“我来见我孙‘女’。”

宇文天的话一出,洛逸林的脸‘色’微变,回头看向温弈棋想要求证是不是和他猜想的一样,只见温弈棋脸‘色’无‘波’轻轻点了点头。洛逸林下意识看着另一边和洛冰说笑的温阳,还好他们没有注意到这边,一时间不知道该怎办好,于是低声询问道,“不知道老先生的孙‘女’是哪一个,我们家今天办喜宴,应该没有您老要找的人才对。”

宇文天冷哼一声,“小伙子,尽管你忘了我,但是我却记得你,当年你在我面前也算是有骨气,我宇文天商场多年,欣赏的人不多,你倒是算的上一个,我来也不是找麻烦的,只是老夫年过古稀没有几天好活,家族产业庞大需要一个继承人,因为你的多年了藏匿消息,害我近来才找到我这嫡亲孙‘女’,所以明人不说暗话,她我要带走。”

洛逸林记起了眼前的老人,当年他‘逼’迫温奕珊离开宇文凌对其痛下杀手,当初要不是自己在身边和其反抗,温奕珊会更早死在眼前这个老头的手里,拳头微微攥紧不卑不亢说道,“老先生,这里没有你要找的孙‘女’,只有我们一家人而已,想必一定是您老找错地方了,莫怪晚辈无礼,天‘色’一晚晚辈就不多留了。”

洛冰和温阳俩人看着不远处洛逸林和一个陌生的老头在说些什么,走过去轻声问道,“爸,我和小阳先离开了,剩下的就‘交’给你们了。”

洛逸林严肃的脸‘色’变淡了许多,回头温和一笑,“好,你们累了就先回去吧,这里‘交’给我就好了。”

“恩,谢谢爸。”

洛冰带着温阳对着温弈棋和尤欣桐告别后,转身搂着温阳大步离开。

洛逸林回头看向宇文天,“老先生请吧。”

宇文天一直看着温阳的背影,那张脸和他儿子宇文凌有几分相似,只是近看到是像那个‘女’人颇多,人已经离开,自己也没有心思和这帮小辈过多纠缠,起身带着郁雅作势离开。

路过温弈棋身边时,宇文天脚下一顿,“小子,我想你一定以为你姐姐的死是我动的手脚,那我就明确的告诉你这件事不是我做的,你姐姐的死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你姐姐死之前我凌儿送了重伤昏‘迷’不醒,那时我的确恨她,想要置她于死地,只是我派人去寻找她的时候她已经消失在那栋和凌一起的房子里,再后来我派出去的人回来说她已经死了,我和你说这件事并不是想要解释什么,只是想要告诉你我宇文天做过的事就是做过,没有做过的事我也不会承认。”

温弈棋眼‘色’微眯,之前他就听见温阳和他说过,当年姐姐死的时候,温阳就藏在‘床’底下,清楚的看见那杀死姐姐的是一个年轻人,看着宇文天刚刚的表情,不像是作假,难不成当年还有别人出现。

所有人都离开后,宴会厅里面就剩洛逸林和尤欣桐还有温弈棋仨人,洛逸林走到温弈棋跟前,“弈棋,他怎么会找到这来的,要不要告诉小阳真相,到时小阳会不会……。”

温弈棋回以淡笑,“林哥,放心好了,小阳不会和他们走的,这件事我早就和小阳说过的,只是她还没有见过这个人就是了,这一点我敢保证。”

洛逸林虽是松了一口气,但是眼睛里面还是满满的担忧,他知道刚刚那个老头曾经给温奕珊带过怎样的痛苦。

——

洛冰和温阳牵着手走在大街上,洛冰傻呵呵笑道,“老婆。”

“恩。”

“老婆。”

“恩。”

“老婆。”

“你疯了。”

洛冰一个甩手把温阳搂进怀里,声音娇嗔的叫道,“老婆。”

趴在洛冰怀里的温阳努力的吸取着洛冰身上散发出来的味道。

洛冰把温阳松开,看着温阳道,“终于是我老婆了。”说完一个‘吻’亲了上去。

温阳被洛冰‘吻’的面红耳赤,被松开后用力呼吸着新鲜空气,粉拳轻打在洛冰的肩膀上,“你疯了,这是大街上。”

洛冰毫不在意道,“我爱我老婆,谁爱看看去,我才不在乎呢。”

温阳抬眼看着四周,发现一些人竟然停下脚步一脸笑意的对着他们俩人指指点点的,温阳顿时大囧窝在洛冰的怀里不出来,只是她不知道刚刚用力冲击洛冰的怀里时,那柔软的身体的触碰,某人眼‘色’微暗像似在隐忍着什么一样。

洛氏总裁订婚的消息一传出,整个T市未嫁的少‘女’们的心都碎了一地,好一个痴情又专一的钻石王老五就这么结婚了。

且有消息在报纸周刊上爆料,宇文静坐在家里看着最新一期的报纸,上面明晃晃显示着几个大字,“洛氏总裁七年的等待圆满,已和未婚妻订婚。”看着那几个大字,宇文静下意识把报纸捏成一团,眼睛里面充满恨意,这时电话铃声响起。

看着上面的显示宇文静平复了一下心情,接起电话声音轻柔道,“妈。”

电话那头,“静儿,你外公过来了,现在在酒店里一起出来吃顿饭吧。”

宇文静面‘露’喜‘色’,模样颇为高兴道,“啊,真的啊,我想外公好久了,行,那我收拾一下一会就去找你们。”挂了电话那本喜庆的脸瞬时变得面无表情,宇文静一想到那个食古不化的老头子,眼睛里面就泛起一片厌恶之‘色’。

酒店包厢里,宇文静一身淑‘女’装走了进来,看见宇文天和郁雅坐在包厢里面表情极为亲切的走过去,“外公,妈,久等了吧。”

宇文天脸‘色’淡淡对于这个没有血缘的外孙‘女’没有任何亲切感,当年让她姓宇文的时候,就是为了让她为自己的亲孙‘女’占据一个位置,免得外面流传宇文家绝后的事。

宇文静就像没有看见宇文天的表情一样,还是一副想念亲人的模样,和宇文天谈天说地的,坐在一旁的郁雅,看着自己的‘女’儿这副模样,心里面说不出的心疼,她知道老爷子这样做也是为了她,当年要不是那个人,根本就不会有静儿的出现。

——

订婚宴结束洛冰送温阳去上班,一路上洛冰的表情都十分的幽怨,到了LY大楼温阳准备下车,洛冰的脸上还是面无表情,看了看周围温阳皎洁的把洛冰的脸转了过来,在那薄‘唇’上轻轻一‘吻’,“乖,不要生气了,晚上下班来接我。”

洛冰表情惊讶,他和温阳确定关系那么久温阳从来没有主动和亲过他,原本一早上心情都极差的洛冰,顺时感觉‘春’天来了,脸上带着笑意和温阳告别,温阳下车后转身就看见席浩站在不远处。

“浩。”

席浩脸‘色’极差并且看上去还有些狼狈,看了一眼温阳后便转身进入大楼。

温阳站在后面心情很糟,她知道席浩昨天没有参加她的订婚宴,完全是因为那天晚上她说的话,订婚前一夜,温阳从旭日酒店出来后便看见席浩站在‘门’口,本以为是凑巧遇见,没有想到席浩却告诉她,在她从洛家出来时他就一直跟在后面,俩人坐在酒店的餐厅里面俩人就那样呆坐的过来许久。

许久后,席浩先开口说道,“你是不是从来都没有喜欢过我。”

温阳抬起头看着席浩,“不,我曾经很喜欢你,只不过一直拿你当大哥那样依靠。”

席浩一脸苦笑,“大哥,是不是每次被告白要拒绝对方的时候都要说,我一直拿你当哥哥或者妹妹之类的话敷衍。”

温阳脸上的笑容很淡,如果可以她绝对不想伤害这个处处保护她的人,只是感觉就是这样没有办法勉强。

俩人谈论你很久后,席浩最后说着,“你的订婚宴我就不参加了。”说完拂袖而去。

脑子里面一直回想着那天的事,都没有发现眼前多了两个黑衣人。

“温小姐,我家老板想要请你去一趟。”

温阳震惊的看着眼前的人,什么情况,要绑架人质,敲诈,还是拐卖人口。

温阳防备的看着眼前的两个人,眼睛四处巡视想要找机会离开,“那个你们老板是谁啊,我不认识他吧。”

黑衣人同样一直观察温阳的表情动作,“我们老板说了,只有你去就会知道他是谁。”

温阳呵呵一笑让她和陌生人一起走,那不是笑话吗,她又不是什么小孩子了,“哦,原来是这样啊,”忽然温阳对着远方大喊一声,“喂,我在这。”喊完后趁着那两个黑衣人回头之际,马上就要越过黑衣人朝着LY大楼里面跑去,只是刚跑了两步衣服就被大力扯了一下,转身就被其中一名黑衣人给扛起塞进车子里。

一路上温阳用力挣扎,心里害怕到极点,生怕那两个黑衣人对她做出什么事情来,几分钟后黑衣人把温阳带到一间酒店的房间里,看到这温阳心里更加害怕,直到那两个黑衣人说了句老爷后温阳才抬头看去,只是她这一看竟然发现眼前坐在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而这老头她也见过,就是昨天她订婚宴上出现过的那个陌生老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