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小娇

056 争吵

056 争吵

洛冰眼睛轻轻瞟向不远处的人,果然,是注意到了。

“喂,你约人家出来怎么总是分心啊。”宇文静一脸娇嗔的抱怨着。

洛冰正视着宇文静,端起桌子上的水轻轻喝了一口,“抱歉,你刚刚说什么?”

宇文静脸上微怒着,把手直接伸向洛冰的眼前,“你看,这款戒指好不好看。”

洛冰假意很认真的看了一下,“恩,很特别。”

宇文静颇为得意道,“那是,我挑了许久,当我看见它的时候一眼就看中了,怎么样,你看到它有什么想法没有。”

“没有啊,就是觉得很特别,蛮适合你的。”

宇文静听见洛冰的话眼前一亮,“适合我,真的吗。”

“恩。”

“呵呵,我就说嘛,这款戒指只有我才配拥有它。”宇文静一边自顾自的说着话,一边贪婪的欣赏着手中的戒指。

洛冰看着宇文静已经陷入沉思,转头想要看看那躲在一旁的某人此刻的表情,只是刚刚转过头望去,那刚刚还拿着餐牌挡着脸的某人,此时已经不见了,洛冰低着头喝着水,脸上的变化任何人都看不到,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此时的脸‘色’有多幽暗。

——

温阳跌跌撞撞的走出餐厅时,脸上已然多了很多道泪痕,刚刚在她看见那款和她一模一样的戒指时,她就应该冲上去给那‘混’蛋一个巴掌,可是她忍住了,因为她不知道冲上去,打了洛冰和宇文静后,在做些什么,破口大骂吗,那样的事她做不来,唯有离开那里不在去看那两个人才是对的。

温阳坐着出租车回到了LY大楼,一副因为哭过而有些红肿眼睛,被公司的人都看了去,模样无‘精’打采的慢悠悠的朝着自己办公室走去。

席浩拿着之前要求温阳整改的稿子来到温阳的办公室,‘门’一打开就看见温阳整个人神情呆滞,眼睛红红的站在窗户前看着外面。

席浩走过去把文件放在办公桌上,坐在办公桌外面的凳子上盯着温阳看了许久,也不见温阳有任何反应。

当当当,钢塑玻璃材质的办公桌被很有节奏的敲了几下,这时温阳才发现自己的办公室里面有人,苍白的脸‘色’显得眼睛更加红润,嘴边勉强的挤出一抹微笑,“什么时候来的。”

本来想要逗‘弄’一下温阳,可是在看见那勉强的微笑后,席浩整个人心情都不好了,低声问了句,“他欺负你了。”

“什么?奥,不是,只是想舅舅了。”

看的出来温阳没有说实话,席浩也不勉强,对于这个丫头他太了解了,虽然从前总是柔柔弱弱的,可是经历几年的成长她已经变的坚强了许多,当然这些只是表面上的变化,事实上这丫头一有什么心事就会把它藏在心底不让人发现,越是看她这样席浩的心就越心疼。

“晚上和我约个会吧。”席浩嘴角‘露’出一个调侃的笑容。

“恩?”

“我说晚上和我约个会,怎么难不成你订婚了,有了新欢就要抛弃我这个旧爱了吗。”

温阳嘴角笑容淡淡的,“哪有,那好吧。”

“呵呵,这还差不多,这个是之前你修改的设计方案,可以实施了,快点工作,晚上我等你。”

晚上洛冰开着原来的那款蓝‘色’的兰博基尼出现在LY大楼外面,等待着温阳的下班。

这边温阳在办公室收拾东西,‘门’口传来敲‘门’的声音,温阳抬头望去就看见席浩穿着一身休闲装站在‘门’口,“好了,可以走了。”经过一天的时间,温阳已经没有了早上那沉重的心情了,脸上的笑容比早上要开心许多。

关闭办公室里面的灯,拿着包包走出‘门’口,只听见席浩轻轻的说一句,“有请娘娘出宫。”

温阳嘴角含笑,轻咳一声,伸出翘着兰‘花’指的左手,声音尖锐的说道,“小席子,走吧。”

席浩眉头轻佻看着已经入戏的温阳,立刻打了两下袖子,半弯着腰道,“嗻。”

俩人一路上有说有笑的走出LY大楼,一直在站外面等着的洛冰,在看见温阳那一刻,脸上挂满笑容,刚要推开车‘门’出去迎上去,只是下一秒,洛冰的一脸笑容瞬间僵硬了下去,在温阳的身后面,席浩同样一脸笑容的跟了出来,洛冰收回正要打开车‘门’的手,静静的坐在车里看着那两个人,温阳拎着包包,站在‘门’口等着,不一会的功夫席浩就开车宾士车过来,紧接着就看见席浩下车走到温阳身边,伸手便把温阳手里面的包包接了过来,随后便帮温阳打开车‘门’,温阳脸上堆满笑容,毫不犹豫的坐进车子里面,而这边席浩再次回到车里面,把车开走。

洛冰就躲在车里看着刚刚那一幕,那两人刚刚互动的模样,就好像热恋中的男‘女’一样,说实话自己和温阳在一起那么久,从来没有为温阳拿过包包,那本应该是自己的特权,如今竟然让别人做了,原本因为早上的事,洛冰打算来个温阳解释一下,只是没有想到竟然看见这样的一幕,手上的青筋暴起,握着方向盘朝着席浩的车子反方向开去。

晚上席浩带着温阳来到一间自助餐厅,只要‘交’一点点钱,里面的东西可以随便的吃,在英国的那几年席浩和温阳最长去的地方就是自助餐厅,钱‘花’的少,吃的东西‘花’样还多,每次到了这里,温阳就像饿了几天几夜一样,首先拿一个超大的盘子夹满她最喜欢吃的东西,每每到这个时候,席浩总是等到温阳吃过后他才开始吃,因为太过了解温阳,对于吃的东西太护食,生怕吃的比别人少,钱‘花’的冤枉,所以就先拿一堆的食物过来,而每次都是吃完一点后就开始吃不下了,结果剩下的东西必须由席浩通通解决掉,要不然剩下超过一百多克就要多加一份的钱,以此来惩罚那些故意祸害食物的人。

今天也不例外,温阳还是夹了一堆的食物先过来吃,只是今天的温阳很反常,那么一大盘子的东西全部都吃了进去,席浩满脸担忧的看着温阳,生怕她吃多撑坏,于是赶紧劝阻道,“阳,你有这么饿吗,不能再吃下去了,晚上吃太多肚子会受不了的。”

温阳也没有想到她今天会吃下这么多的东西,而且现在的肚子还没有吃饱的感觉,有些不太好意思的看着席浩,“没事,我还没吃饱,你怎么不吃啊,你去拿食物吧,顺便在帮我拿一些。”

“还吃,不行,你吃的太多了。”席浩满脸的担忧看着温阳。

知道席浩担心自己,只是她现在真的很想吃东西,于是温阳如小孩子要糖一样的对着席浩道,“嗯,求你了,就一点点好了,拜托。”

温阳第一次对他撒娇,‘弄’得席浩有些不自然,于是只好乖乖的去拿食物,顶多他们吃完后多给温阳吃一些健胃消食片好了。

晚上,温阳和席浩一起玩的很晚,俩人吃过自助餐后,又去了西‘门’电影院看了电影,知道温阳心情不好,席浩特意选了一部由车太贤主演的开心鬼,本以为一直是喜剧来着,结果最后温阳哭的稀里哗啦的,因为电影结尾车太贤主演的那个角‘色’,小时候受过巨创失忆,最后因为食物而想起了那些一直缠着他的鬼,原来都是他至亲的人,结果东西没有吃完一路上拼命的往家里跑,想要见亲人最后一面,就是这么一段剧情,惹的温阳哭了一路,电影结束已经是晚上十点多,席浩开着车把温阳送回洛家,温阳还‘抽’‘抽’搭搭的,下车后,看着温阳哭红的眼睛,席浩好笑的说着,“行了,我怎么没发现你这么感‘性’,都哭一道了。”

温阳翻了白眼瞪了一眼席浩,“讨厌,我乐意,我就哭,都怪你,没事干嘛选那部电影,‘抽’泣中……,害我哭了这么久,‘抽’泣中。”

席浩看了看手表,对着温阳道,“好好,都怪我,行了,别哭了,你哭的样子真的是丑死了,赶紧进屋吧,明天还要上班呢。”说着席浩伸出手把温阳脸上的累痕擦了擦。

俩人告别后,席浩开着车缓缓离开,温阳则回到别墅里。

在下班后温阳便给了尤欣桐打电话,告诉她今天她会很晚才回去,不用等她,所以屋子里面黑漆漆一片,大家都已经进入梦中。

温阳蹑手蹑脚的往楼上走,生怕‘弄’出声音吵醒别人,走到楼上后,轻轻的推开自己的房‘门’,走了进去,直到‘门’被关上后温阳才松了一口气,啪的一下打开卧室里面的灯,温阳把包包和外套放在沙发上走进卧房里面,打算拿一件衣服到浴室洗澡后换上,忽然被一个身影给惊吓了一跳,向后退了一步。

温阳看着洛冰面如铁灰一样坐在她的卧房‘床’上,就这样‘阴’冷的盯着她看,温阳吓的缩了一下,俩人对视几分钟后,温阳才想起来,她为什么要有心虚的感觉,明明是他对不起她的,没有理会洛冰,温阳直径走到衣柜前,打开衣柜在里面翻着衣服。

坐在‘床’上的洛冰,之前在席浩把温阳送回来的时候洛冰就站在温阳的窗口,清楚的看见席浩伸手‘摸’着温阳的脸,还有温阳娇羞的拍打着席浩,刚刚看到那一幕,天知道洛冰当时有种直接冲出去,拿着菜刀把席浩切成十八块在剁‘波’剁‘波’几下的冲动,眼看着这个该死的‘女’人回到屋里,竟然还这般的无视他,真是气死他也。

温阳拿着衣服走进浴室,洗好澡后,就穿着一件家居卫衣和一条运动短‘裤’,头上围着一条‘毛’巾走了进来,看都不看洛冰一眼就直接坐在书桌台前擦着护肤品,自打温阳进入自己的卧室,洛冰就坐在‘床’上一动不动的,擦好护肤品后,走到‘床’边掀了一下被子,本打算直接钻进去,可是碍于洛冰那个像大秤砣一样的身体压住了一角被子,温阳有些气恼用力的挣脱着,可是洛冰就是一动不动,于是温阳低吼着,“起开,我要睡了。”

洛冰不可思议的看着温阳,背着他和别的男人在外面待到这么晚才回来,竟然还敢和他发火,也处于暴怒中的洛冰一把把温阳手中的被子扯了下来,甩到一边去。

温阳睁大眼睛低吼着,“你有病吧。”

洛冰看着温阳不甘示弱道,“我有病,到底是我有病还是你太过分了。”

“我过分,你竟然说我过分。”温阳掐着腰站在一边指着自己的鼻子。

洛冰坐在‘床’上身体的高度与站在地上的温阳平齐,平视着温阳,“你不过分吗,你一个有夫之‘妇’能不能有点自觉,竟然和一个男人在外面鬼‘混’到这么晚才回来,还跑回来和我甩脸子。”

洛冰的话让温阳气到极点,典型的倒打一耙啊,明明是他背着她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就连那款和她那一模一样的订婚戒指都买了,如今竟然还这般理直气壮的指责自己,真是太过分了。

温阳的眼泪在眼圈自打晃,大声对着洛冰吼着,“我乐意和别的男人鬼‘混’,也比你虚伪卑鄙要来的强。”温阳把头上的‘毛’巾扯掉转身就要离开。

这时洛冰一把把温阳抓了回来,“我虚伪卑鄙,行我虚伪,我卑鄙,你说刚刚你和席浩那个小白脸在外面做什么了。”

温阳倔强的回过头对着洛冰低吼道,“什么都做了,该做的不该做的,通通都做了。”

洛冰生气的看着温阳,一把把温阳扯过来压在‘床’上,温阳心惊用力的挣扎着,只是洛冰此时就像失去理智一样对着那张小嘴就啃咬了下去,动作极其粗鄙蛮横,痛的温阳呜呜只叫,眼泪一滴一滴的往下掉,真的是太委屈了。

洛冰动作强势,一只手拼命的撕扯着温阳的衣服,在亲‘吻’温阳的脸颊时,感觉到了那温热的眼泪如泉水一般的往下涌,这时大脑才恢复了正常,看着自己身下已经哭得如泪人一般的温阳,顿时所以的懊恼后悔涌上心头,此时他已经完全清醒了过来,晚上他特意开着那个只有温阳坐过的兰博基尼跑车去接她想要和她解释,结果让他看见了她和席浩俩人在一起有说有笑的,当时他真的很生气,本想着那就等到晚一点在和她解释早上和宇文静在一起的事,可是呢,他在家里左等右等一直等到十点多,这个该死的‘女’人才回来,回来后还这般的对他,所以他一生气就做出了这样的事。

温阳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呜呜直哭,洛冰恢复冷静后,没有继续做之前的动作,而是轻轻的把温阳搂在怀里,温阳睁开双眼用力推开洛冰,拿起自己放在沙发上的衣服和包包就跑了出去,等洛冰反应过来时,温阳已经冲了出去,洛冰急急忙忙的追赶到楼下,就看见温阳已经拦了一辆出租车离开。

洛冰转身回到屋里准备去拿车钥匙追上去,穿上衣服从楼上急匆匆下来时,就遇见了洛逸林,洛逸林一脸睡容的看着洛冰,“刚刚谁出去了,都这么晚了。”

洛冰有些着急,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和洛逸林解释,“哦,爸,没事,你去睡觉吧,我出去一下一会回来。”

“出去,这么晚了你出去干嘛,刚刚离开的人是谁,是温阳?”

看着洛冰的眼神洛逸林就确定了他的想法,果然那个刚刚离开的人就是温阳,顿时睡意全无的洛逸林一脸怒气的看着洛冰,“怎么回事,大晚上的温阳怎么会离开。”

洛冰不想和洛逸林多说,直接敷衍道,“行了爸,你回屋睡去吧,我去把她接回来,回头再和你解释。”

洛冰拿着车钥匙急匆匆的追了出去,开着跑车在T市绕了一大圈,就是没有找到温阳,拿出电话启动了他所有的人脉,寻找温阳的下落,直到后半夜,洛冰的电话响起,打开一看原来是好友叶奕的电话。

因为一晚上都在寻找温阳,心情有些烦躁的接起电话,“喂。”

“我说大哥,求求你了,虽然你也算是半个单身,那好歹你另一半已经是一个已婚男士了好不好,你知不知道有老婆搂不到,半夜睡沙发的滋味吗,哥,你是我亲哥,赶紧过来把你家那祖宗给接走吧,我们家这个是孕‘妇’,孕期多思,在让你们家那位折腾折腾回头还有我好日子过吗。”

听着叶奕的抱怨,一晚上都在寻找温阳的洛冰,那压抑的心终于放了下来,脸上‘露’出一个会心的笑,这是第一次他感觉到叶奕的刮噪这么动听,挂了电话后,加大了油‘门’便把车子开向叶奕的家里。

——

孕‘妇’的‘性’格古怪,有时看着她困到不行,无论在哪里都会睡得着,可是有时也就那么奇怪,人一旦‘精’神了就一夜不睡,此时的姜婷,‘挺’着个大肚子在她和叶奕的卧房里面来回的踱步,而另一边温阳呜呜的直哭并且委委屈屈的把和洛冰发生的事说了一遍。

这边姜婷听得越发生气,连连咒骂着洛冰这个‘混’蛋。

这时卧房‘门’被敲响,姜婷把‘门’一开打就看见叶奕围着围裙端着一盘酱牛‘肉’走进来,姜婷用手捏了一块放进嘴里,美味的眯起了眼睛,“恩,不错,味道好极了,小叶子,干的不错,回头奖励你,那现在你可以出去了,哦,对了给我榨两杯新鲜的果汁,本宫要喝。”

叶奕看着自家老婆如狗‘腿’子一样点头哈腰的,“好嘞,娘娘你老要喝什么口味的?”

姜婷想了一下,温阳哭的太多水分流失很大,于是直接开口说到,“一杯西瓜汁,一杯芒果汁,恩就这两个。”

叶奕转身就要离开去榨果汁,刚一回头一眼就撇到了那不远处还不停‘抽’泣的温阳,眉头紧皱,脸上带着厌烦的看着温阳一眼。

眼尖的姜婷看见了叶奕的动作,一巴掌拍在了叶奕的头上,“还不赶紧去。”

叶奕讪讪一笑,“马上,马上。”

姜婷拿着那盘酱牛‘肉’走了进来递到温阳跟前,“来先吃些东西吧,折腾一晚上了。”

已经哭得‘迷’糊的温阳此时根本就没有心思吃东西,于是拒绝的摇了摇头,姜婷也不勉强,拿着筷子大快朵颐了起来。

——

洛冰飚着车赶到了叶奕的家里,拼命的按着‘门’铃,叶奕围着围裙正给芒果扒皮去囫,听见‘门’铃响了后便知道是谁来了,毫无形象的去开了‘门’,‘门’一打开,站在外面的洛冰就吓了一跳,原因无他,完全是因为叶奕那幽怨的眼神太过强烈。

尽量躲避叶奕的眼神,洛冰急切的问道,“温阳在哪里,我要见她。”

叶奕把‘门’打开后又从新回到了处理水果的地方,对于洛冰幽怨道,“过来,把这个处理了。”

洛冰走过去就看见那还冒着凉气的西瓜,“干什么,我问你温阳呢,你让我看西瓜干什么?”

“干什么,小爷我睡的好好的,你老婆突然给我老婆打了一个电话,小爷我就这副模样了,你见过吗,你见过一个堂堂的珠宝企业的总裁,大半夜了起来做酱牛‘肉’的吗,做完后还屁颠屁颠的下来榨新鲜果汁。”叶奕越说越觉得委屈,要是只给他那亲亲可爱的老婆做他也心甘情愿,可是呢,竟然给那个情敌做,虽然人家现在身份是个‘女’的,可是毕竟是他老婆放在心里十多年的人,以前就算孕‘妇’口味多变姜婷也不会这么折腾自己,可是那个温阳一出现姜婷整个人都变了,立马忘记了自己才是她老公。

知道温阳没事洛冰的心已经放下一大半了,人在生气的时候最好是什么都不要说,免得越说越错,最好的就是等到倆人都心平气和的时候在互相解释,听着好友这般委屈,洛冰讪讪的‘摸’了一下自己的鼻子,其实这一切的起因都是因为他,放下手中的车钥匙,把外套脱掉,转身就走到西瓜的跟前,带上一次‘性’手套开始扣西瓜子,几分钟后芒果汁和西瓜汁一起榨好送了进去,本来洛冰想要亲自送,可是被叶奕给拦了下来,因为他不怕别的就怕家里那小祖宗的小暴脾气一上来,谁都拦不住,更何况肚子里面还有一个小的呢。

吃饱喝足后的姜婷安慰了温阳许久后,俩人才上‘床’睡觉,第二天一早,温阳起来后看见姜婷正舒服的躺在孕‘妇’专用靠垫上睡觉,轻轻的起身穿好衣服后便走下楼,一下楼梯就听见厨房里面传来炒菜的声音,这时温阳发现她有些羡慕气姜婷来,叶奕那个从小就‘花’心风流的男人,在和姜婷结婚后便砍掉了整片森林,唯独留下姜婷这一棵大树。

走下楼梯后,忽然看见沙发上竟然躺着一个人,在那人翻过身来后,温阳吃惊的看着那正睡着‘迷’糊的叶奕,这栋别墅是因为姜婷怀孕后不喜欢吵闹所以和叶奕单独搬出来住的,除了他们俩人以外在没有其他的人了,姜婷在楼上睡觉,叶奕在这睡觉,那么此时在厨房里面的人会是谁,蹑手蹑脚的走到厨房去,透过那玻璃拉‘门’就看见一个隐约有180以上的身高,在厨房里面来回忙碌着。

温阳伸出手刚要去触碰拉‘门’,忽然拉‘门’被打开,洛冰围着围裙端着菜从里面钻了出来。

温阳一惊,“是你?”

洛冰此时没有了那‘鸡’冠子头,头发因把那定型水洗掉自然垂落了下来,围着一个小熊维尼的围裙,那模样就像一个邻居家的大哥哥一样憨厚可爱。

洛冰一手拿着锅铲,一手端着菜,看见温阳后脸上‘露’出一抹阳光般的微笑,“阳,你起来了,我做了许多你爱吃的菜,去洗漱一下然后过来吃饭吧。”洛冰刚刚清楚的看见温阳才‘露’出吃惊的表情后,瞬间又冷却了下去,洛冰知道自己昨天的行为很过分,险些伤害到了温阳,所以为了弥补过错,洛冰一大早就吩咐人去买了一些温阳爱吃的原材料,亲自上阵做成美味佳肴。

早上,叶奕家的客厅很是热闹,叶奕看着这满桌子的菜,咂舌道,“兹兹,看不出来,堂堂洛氏大总裁竟然会做饭,深吸一口气,恩,闻着这味道,真是不一般。”

姜婷因为怀孕口味多变,看着满桌子的菜飘出的香味,馋的直流口水,拿起筷子毫不客气的就开始大吃了起来,看见吃以后,姜婷完全忘记了她昨天和温阳说的话,昨天晚上她‘挺’着大肚子听见温阳叙述说洛冰外面有‘女’人的事,当时义愤填膺的姜婷差一点就要冲到洛家去给洛冰好看,幸亏叶奕死气白咧的把人给安抚住,可是人家洛冰已经坐在她对面了,姜婷就像没有看见一样,眼睛里面只顾着吃完全不记得好友被欺负的事。

“老婆,吃这个,味道不错。”

姜婷张嘴接下叶奕夹过来的东西,好吃的直眯眼睛,“老公,回头好好学学,味道真好吃,下回你也给我做。”

“没问题,看看还喜欢吃哪个,我到时一起都学了。”

“恩。”叶奕和姜婷一点都没客气该吃吃该喝喝,完全忽略了一旁的大厨洛冰。

洛冰冷眼的看着那两个吃货,手还时不时的给温阳夹菜,生怕一会温阳还没有吃呢,东西全部就被那俩吃货给吃没了。

温阳心里还气着洛冰昨天晚上做出的事,心里疙瘩越来越大,筷子放在手中,可是一点吃东西的心思都没有,筷子举了半天后,温阳最后还是把筷子放下,起身便对着大家说道,“你们慢慢吃,我去上班了。”

听见温阳说要走,其他三人表情各异。

姜婷嘴里含满食物,“你要走,留下来多住几天吧。”

温阳嘴角含笑摇着头,“不了,我公司还有工作没做呢。”

叶奕在旁边听着温阳的话,心里直乐,终于走了,害他以为会住好些日子呢,还好,还好。

温阳要离开,洛冰就也没有继续留下来的义务了,拿起外套和车钥匙也打算离开。

俩人走出姜婷的家里,坐进了洛冰的车里,一路无话,温阳就这样静静的看着车窗外心思凝重。

洛冰开着车,眼睛时不时的瞟向温阳,偷偷看着温阳的表情。

车子开到一半,洛冰就改变了路线,只是温阳一心思看着外面想着事情,完全没有注意到,车子停下后,温阳以为已经到了LY大楼,打开车‘门’后才注意到,这竟然是山顶,温阳怒视着洛冰,“带我来这做什么?”

洛冰下车走到温阳身边,“还记得这里吗?”

温阳一脸怒气连看周围的环境都没有看,直接说道,“不知道,不认识。”

洛冰嗤笑,知道温阳还在生气,于是淡淡说道,“这是柳园山顶,就是当年你答应我的地方,可是谁知道你竟然骗我,一骗骗了那么多年,现在来到这里在回想当时你说过的话,那时我真傻,一直一厢情愿以为你也喜欢我,都没有听见你亲口说过一句喜欢我的话。”

温阳回顾一周发现,这里的确是当年她来过的地方,那时她就已经知道自己要离开了,只是没有告诉洛冰而已。

“曾经来过有怎么样,我怎么知道除了我以外你没有带别的人来过。”

就知道温阳会这么说,洛冰声音冷硬道,“温阳,我发现你没有心,从小我就喜欢你,为了证明我对你的心意,去和别人参加什么四人情侣行,为了你,隐瞒你的身份,我像学校公开自己是同‘性’恋,为了你,我宁愿留级被人耻笑也要来到你身边,可是你呢,就看见那么一点点事,宁愿误会我也不去问问我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背着你和别的‘女’人在一起,难道说我等了你七年都是白等的吗。”

温阳惊讶的看着洛冰,什么意思,他怎么知道自己看见了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

洛冰走到温阳身边把温阳搂进怀里,下巴垫在温阳的额头上,鼻子里面呼吸的热气吹在温阳的头顶,“傻瓜,你为什么不相信我对你的心意呢。”

温阳红了红眼睛,她也想相信,可是她亲眼看见的又算什么,俩人一起拥抱,一起用餐,还有那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订婚戒指,这些该怎么解释。

温阳的眼泪打湿了洛冰的衬衫,洛冰轻轻捧起温阳的脸,一点点亲‘吻’掉温阳脸上的泪水,“傻丫头,我和宇文静在一起只是为了想要知道那天宇文静为什么会给我和席浩一起打电话,我查了她的资料,知道了一些事,这些事和你有关,只是具体的目的不得而知,所以我才有意接近宇文静的。”

温阳吃惊的看着洛冰,她没有想到还有这么些事,声音哽咽道,“和我有关,什么意思。”

洛冰看着温阳轻声说道,“那些事情现在还不能告诉你,等我彻底查清楚了再告诉你好吗,只要你相信我,我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就行了。”

温阳仰着头看着洛冰,“那,那枚和我一模一样的订婚戒指呢。”

洛冰嗤笑,终于好了,只要温阳肯和他讲话,提出疑问就代表着他们俩之间的隔阂就要消失了,“说实话,刚开始她拿出那枚戒指时我也吓到了,我原以为是偷你的呢,毕竟她和你也认识,可是仔细一看才知道,原来她那么戒指是八角,而你的那款是六角,说来真的是巧,看来她那款戒指应该是同你的那款是一个系列的,都应该是出自叶氏。”

听到这,温阳终于松了一口气,还好不是她想的那样,只是自己的误会而已。又象想到什么一样,温阳扬起倔强的小脸,“那昨天你为什么要和她拥抱,还开车接她。”

洛冰宠溺的捏了捏温阳的鼻子,“小醋坛子,拥抱是她自己扑过来的,开车接她那是必须做的嘛,要不然怎么能从她那里套取情报,再说你没有发现吗,我接她的那款车,只是普通的抵挡车而已,我最喜欢的那辆兰博基尼,只载我最喜欢的‘女’人。”

郁结于心的温阳,被洛冰几句话‘弄’得心神‘荡’漾,闷气全无后,看着洛冰的眼神也变得温柔了。

温阳的心结是解开了,剩下的便是开始洛冰发作了,松开温阳后,洛冰质问道,“那么你先说是不是该告诉我,你昨天和叶奕俩人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吗,他昨天为什么要‘摸’你。”

温阳疑‘惑’,“‘摸’我?。”

“对,我昨天在窗前亲眼看见席浩那小白脸‘摸’你,而你呢,还一脸娇笑的和他打情骂俏的。”

温阳实在是想不起席浩什么时候‘摸’过她,这时想到昨天她哭过,席浩为她擦眼泪的那一幕,于是噗嗤一笑,“什么啊,昨天我和席浩看电影,那个电影很感人,最好玩哦一直哭,哭了一路,席浩只是帮我擦眼泪而已,哪有你说的‘摸’啊。”

“看电影,你和我都没有看过几回电影,你竟然背着我和别的男人去看电影,还有,你昨天为什么让席浩给你拿包包,我和你溜达的时候,你从来都没有这么要求过我,难不成你对他还有什么想法。”

回想着这一幕,温阳叫道,“你还好意思说我,你和我在一起这么久了,你有请我吃一顿饭吗,你还‘挺’会选的,带着美人去中餐厅吃饭,昨天的饭好吃吧。”

俩人把事情说开后,便开始互相揭短,诉说着俩人从来没有一起做过的事。

洛冰嗤笑,“好好,我错了,走,咱俩今天好好约个会,我先带你去兜风,然后在带你去吃饭,晚上咱们再去看一遍你昨天晚上看的那部电影,还有你的包包以后只允许我一个人拿着,任何人都不行,尤其是那个小白脸。”

温阳刚要反抗,可是整个人已经被洛冰带进车子里面,洛冰开着车先在柳园山顶晃了几圈兜风,这时洛冰的电话响起,洛冰开着车不方便接,这时温阳便伸出把洛冰的手机拿出来,结果一看上面显示着,宇文静的字样,温阳一个冷眼扫过去,“找你的。”

洛冰嗤笑,刚要把电话挂断,于是便被温阳一手给挡住,“别,你接吧,你不是说有计划吗,可别因为我‘弄’‘乱’了。”

洛冰眉头轻佻,“你愿意让我接,那我要是和她说什么情话你也能听得进去。”

温阳咬了咬牙,“恩。”

“哈哈,那好吧,我接了。”

温阳睁眼睛看着洛冰的举动,只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下一秒洛冰便直接把电话给挂断了。

“你。”

洛冰转头对着温阳宠溺道,“傻瓜,有什么计划都没有你重要。”温阳很喜欢洛冰说出的话。

温阳被强行要求约会,果然一天都按洛冰的要求来,兜风,吃饭,游玩,买情侣装,然后看电影,晚上来人折腾到很晚才回家,回家的洛冰和温阳一进‘门’就看见,洛逸林和尤欣桐满脸担忧的坐在客厅里面,还有另外一个担忧的人就是那去了洛家老宅刚刚回来的洛辰。

俩人一进屋,尤欣桐就迎了上来,四处打量着温阳,“怎么样,小阳,哪里受委屈了,告诉桐姨,桐姨帮你教训他。”

看到此温阳知道她和冰的事已经被家里人知道了,满脸羞红的低着头,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去解释。

温阳低着头,这幅模样恰恰让尤欣桐和洛逸林误会,以为温阳受了委屈不敢和他们说,这时尤欣桐把温阳拉在沙发上坐着,而另一边洛逸林满脸怒气的对着洛冰吼道,“你跟我到书房来。”

洛冰自知理亏,于是低眉顺眼的跟着洛逸林走,临走时还给了温阳一个飞眼过去。

看着洛冰的离开,温阳一脸担忧着,生怕一会洛逸林对着洛爸做出什么事情来。

尤欣桐握着温阳的手,“小阳你告诉桐姨,昨天发生什么事了,大半夜跑出去,你知不知道桐姨都多担心啊。”

温阳低着头一个劲的说着抱歉的话。

许久未见的洛辰,走到温阳身边一副少年老成的模样对着温阳说道,“媳‘妇’,我不惹你生气,以后不要在理大哥了,跟着我在一起好了。”

洛冰和洛逸林谈完话后,刚刚走出书房的‘门’,就听见了这么一句话,洛冰大步走到温阳身边,一把把洛辰甩开,“一边呆着去,这是我媳‘妇’。”

洛辰一脸幽怨的瞪着洛冰,明明是他媳‘妇’来着,硬生生被大哥给抢去了,可是他又不能发作,毕竟力量悬殊。

晚上各自回房房间,温阳洗好澡后便听见自己的房‘门’被敲响,打开‘门’就看见洛冰站在‘门’口,“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

洛冰走进去,一把抱住温阳,“老婆,咱俩都已经是半个已婚人士了,是不是该做些什么。”

温阳眉头紧皱,“做什么,大晚上的,赶紧回去睡觉吧,我今天又耽误一个班没有去上,明天要早起呢。”

洛冰赖在温阳的身上,嘴里哼哼唧唧道,“老婆,我要和你一起睡。”

温阳这时明白了洛冰的意图,小脸羞的通红,于是轻咳一声,“不行,你赶紧回去睡,要不然你就留在这里,我去上你那屋睡去,反正不能一起。”

洛冰无奈的看着这小丫头,自己为了他守身如‘玉’那么多年,一点都不为他着想,软磨硬泡没有用,无奈洛冰垂头丧气的回到自己的卧房。

在洛冰走后,温阳小脸爆红,嘴‘唇’红肿,说不可以一起睡,就要得到报酬,嘴‘唇’被‘吻’得有些麻木,躺倒‘床’上后刚刚闭上眼睛的温阳忽然想起一件事来,那就是曾经宇文静和她说过,洛冰在外面包养‘女’人的事,自打昨天发生的事,温阳觉得以后但凡有什么疑虑的事都要和洛冰提前商量,免得在造成昨天那样的误会。

------题外话------

碉堡了,我居然万更了,昨天没有网又断更了一天,今天补上了,我哭,我居然万更了出来,虽然真的真的是很累,但是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