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小娇

057 惊恐

057 惊恐

事情说开了,中间的误会和隔阂也就不存在了,第二天一早洛冰顶着一副黑眼圈,一脸幽怨的看着温阳,温阳昨天休息的很好,加上误会解开所有的闷气都‘荡’然无存了。

饭桌上洛冰的视线太过灼热一直盯着温阳看,温阳被看的十分不自然,这时一旁响起轻咳的声音提醒着洛冰,“咳,恩,小冰啊,怎么不吃饭啊。”

洛冰那双桃‘花’眼一直盯着温阳这块美味的羊羔‘肉’,哪里还有心思吃那些凡夫俗子的饭啊。

温阳抬起头无意间对上洛冰那火热的眼神,心头一愣,眨了眨眼睛,接着就看见,洛冰眼睛一直盯着她看,嘴上还伸出舌头在嘴‘唇’周边滑了一圈,看着那粉嫩的舌头,温阳的小脸瞬间爆红,脑子里面一下子就想起了昨天晚上那令她窒息的一幕,尤其是那条最坏的舌头,躲避这尴尬温阳端起碗低着头大口大口的扒着碗里的白饭,几口吃进去后急匆匆的站起身,“那个,爸,桐姨我吃饱了,上班去了。”

温阳匆匆离开,尤欣桐看着温阳那碗里面的白饭被吃的很干净,可是菜却一口都没吃,一脸紧张的追问,“怎么,这就吃完了。”

“恩,阿姨我先走了。”

温阳前脚刚走那跟饿狼似的的洛冰便也站起了身,“我也吃饱了,上班去了。”

“恩?,怎么吃的都这么快。”

尤欣桐刚要喊洛冰回来时,一旁的洛逸林张嘴拦住尤欣桐,“好了,吃你的吧,孩子都大了,有自己的想法,吃不吃早饭能怎么地,没准人家在外面还吃呢。”洛逸林此时没有好意思把刚刚自家儿子那放着狼光的眼神说出来,想想刚刚洛冰那一副饥渴的模样看着温阳,洛逸林就觉得羞的慌。

——

温阳走出别墅后,就看见洛冰也跟着出来了,眉头轻皱,有些局促的问道,“你,你干嘛。”

洛冰嗤笑,“我干嘛,你说呢。”说着一步步‘逼’近温阳跟前。

温阳紧张道,“你,你别闹,大白天的,有人。”

洛冰假装疑‘惑’的看着温阳,“你说什么呢,我要给你开车‘门’,你想哪去了,难不成,啊,你呀。”

被洛冰这么一调侃,温阳顿时羞的要死,开个车‘门’你把我围在中间做什么,开个车‘门’你把那张大脸凑这么近做什么,一脸尴尬的温阳用力推开洛冰,“起来,我要上班了。”

看着恼羞成怒的温阳,洛冰好笑的把人拽了回来搂进怀里,‘波’一个‘吻’落下,“老婆,逗你的。”

洛冰把温阳送到LY大楼,看着温阳走进大楼里,这时手机再次响起,低下头打开一看,上面竟然显示了二十多条未接,而这二十多条的电话通通来自宇文静,脸上带着不耐,把电话接起,“喂。”

“亲爱的,你怎么才接我电话,担心死我了,我还以为发什么事了呢。”

洛冰嘴角‘露’出一抹嘲讽的笑容,声音平稳道,“昨天一直在开会,所以没有接到你的电话,抱歉。”

“哦,这样,还好还好,那一会我们出去见面吧。”

“恩。”挂了电话后,洛冰的额头隐隐作痛,那该死的黑子还没有查到宇文静的具体资料,害的他还得去出卖‘色’相。

——

宇文静挂了电话后,开始洗澡化妆换上美美的衣服,在即将要临行出‘门’的时候,宇文静优雅的走到梳妆台前拿起那枚钻石戒指,鲜红的嘴‘唇’扬起,一点一点的把那枚戒指套进如葱白一样的手指上,站在一人高的全身镜前,来回转身展示着完美的装扮,心情极好的走出公寓。

宇文静走到楼下,穹开过来的车停在了宇文静跟前,宇文静坐进车子里后嘴‘唇’轻起,“走吧,去离格。”离格是一家‘私’人会馆,里面运动健身餐厅酒吧……等等的一条龙服务。

车子缓缓而行,今天盛装打扮的宇文静目的很明显,今天无论无何都要和洛冰发生一些‘浪’漫的事情才行,很快车子便开到了离格‘私’人会所,宇文静刚要打开车‘门’下车那一刻,就听见离格会所‘门’口传来一阵喧闹的声音,下车后抬起头便看见离格‘门’口被众人摔倒了一个男人,那个男人大声咒骂着会所的人时,宇文静隐约感觉到那人的声音有几分耳熟。

关上车‘门’正‘欲’往离格会所里面走,这时那跌倒在地的男人爬起,嘴里谩骂咧咧道,“切,什么玩意啊,大爷我有钱的时候,你们拿我当祖宗,如今把我的钱全部都给我骗走了,就把爷像抹布一样扔出来,你给老子等着,老子在回来的时候一定把你这破会所砸的稀巴烂。”

男子转身后便边走边骂,这边正要往会所里面走的宇文静,浑身就像被冻住一样没有了动作,怪不得那个声音那么耳熟,原来是他,是她从小到大的噩梦,脸‘色’有些惨白的站在那里,任由邹志国从她对面走过去。

邹志国看着一个长相漂亮的‘女’人竟然站在他的面前,苍老的脸上‘露’出一抹邪恶的笑容,嘴里吹出一声调戏的口哨,宇文静因为心里作用身体没有任何反应,看到这邹志国便以为这‘女’人是故意这般,张嘴便喊了一声,“哟,小美人等人呢。”

宇文静还是没有反应,邹志国便变本加厉,伸手就要去触碰宇文静,这时一双大手截住了邹志国的手,声音冰冷道,“不想这只手废掉,就给我滚。”

邹志国看着眼前这个一脸凶神恶煞的男人后,浑身吓的一哆嗦,刚刚脸上的那邪恶的想法通通消散掉,于是咽了一抹口水,“对,对不起。”转身便大步逃跑离去。

穹本来在宇文静下车后,便要去把车停好,可是正要踩油‘门’的时候发现,宇文静有些不对劲,打开车‘门’正要下车就听见了一个老男人开始调戏宇文静,看着宇文静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后,这时穹才意识道,宇文静是真的发生了问题,看着宇文静脸‘色’发白身体有些颤抖,声音低沉的询问道,“小姐,你没事吧。”

听见穹的声音,宇文静的心就像得到了保护一样,一把抓住穹的衣服,整个身体便贴了上去,声音略道颤抖道,“送我回去。”

穹的眉头紧皱,扶着宇文静便进入车里面,宇文静这次没有坐进后座,而是一直坐在副驾驶上,因为宇文静的手始终死死的抓着穹的衣服不放开,没有办法只好任由宇文静这么抓着。

如果说以前,宇文静心里一直恨着邹志国,因为是他毁了她的的童年和一切,可是现在她却怕他怕的要死,自从那次她准备好一切想要好好教训温阳的时候,结果被人毁掉了脸,她的人便开始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尤其是脸受伤的时候,邹志国因为她拿不出钱,而一直鞭打她数日,不给吃不给喝,每天除了打就是骂,还天天找人折磨凌辱她,直到后来她的亲生妈妈郁雅的出现,才彻底解救了她,并且给了她新的容貌,新的身份,可是也就是那时宇文静的心里深处开始对邹志国有着极深的恐惧‘阴’影。

一路上宇文静犹如受伤的小鹿,被穹护进怀里,直到到了宇文静的公寓,宇文静也不松开穹的衣服,没有办法,穹把车子的火熄掉后便把宇文静抱进了公寓里面。

宇文静闭着眼睛任由穹把她抱在‘床’上,穹为宇文静盖好被子后便要离开,只是这时宇文静忽然睁开双眼,一把把穹拽了过来,伸手便搂着穹的脖子,红润的双‘唇’就覆盖了那因为长期在太阳底下训练的小麦‘色’皮肤的脸颊上,接着便‘吻’了起来。

“小姐,你。”

宇文静知道穹想要说些什么,可是她现在真的很需要温暖和人的陪伴,自从发生了那些事后,她便很少‘交’朋友,唯一一个和她相处时间最久的就是穹,脑子里面已经没有理智,宇文静一心知道的便是,她不能让穹离开。

穹睁大双眼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个‘吻’着自己的小姐,原本他是宇文天手下的一个打手,后来在七年前便被派到了宇文静的身边做司机外加保镖一职,平时这位小姐一直都是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容,可是今天他发现这位小姐和平时有很大的不同,而且他也没有想到会发展成这个样子,穹倾起身子伸出双手想要把宇文静和他分开,宇文静好像知道穹的意图,于是吐气如兰的在穹的耳边轻声说道,“要我,求你。”

穹的身体一僵,身体完全不听使唤了,只是感觉到一条灵动的小舌在自己空腔里面来回蠕动,接着那一只柔软的小手在自己那结实的肌‘肉’上来回抚‘摸’,看着身下的美人,穹的眼神渐渐微暗,身体叫嚣着让他要了身下的‘女’人,接下来的一切便靠着他身体的本能而动。

洛冰坐在离格里面,看着已经距离约定时间的一个小时以后,嘴角的笑容渐渐放大,虽然他是有意接近宇文静的,但这也不代表他可以任由人耍‘弄’,从小到大除了温阳那丫头放过他的鸽子以外,宇文静成为了第二个,而且这两个人有着截然不同的身份,温阳他爱的人,无论怎么样他都爱,而宇文静这个令他讨厌满腹心机的‘女’人,嘴角上讽刺的笑容越来越大,看来他必须得加快脚步调查宇文静了,要不然那‘女’人真的把他当成可以任由什么人挥之则来呼之则去的人了。

公寓里面的高温已经降了下来,穹一脸担心的看着趴在他身上的‘女’人,他竟然和自己保护的小姐上了‘床’,天知道一会这位小姐要是后悔了刚刚的冲动后会做出什么事情来,感觉到身上的人在动,为了避免尴尬穹很可爱的闭上眼睛装睡。

宇文静神情疲惫,刚刚的情事让她暂时忘却了看见邹志国时的恐惧,这时她也想起了离格里面洛冰还等在哪里,宇文静猛然起身‘胸’前‘露’出大片风光暴‘露’在穹的面前,拿出包包里面的手拨打了过去。

“喂,冰,你还在离格等着我吗,真的很抱歉,恩,对,好好,恩恩,行。”

和洛冰打完电话后,光‘裸’着身体的宇文静,转头便看见躺在‘床’上的穹后,心里有几分安全感,之前在自己浑身僵硬的情况下,她知道邹志国把手伸向了她时,穹保护了她,这是她从小到大第一次享受到别人的保护,嘴角笑容挑起,放下手机后又从新回到了被子里,伸手环住了穹的整个‘胸’膛,还很霸道的用力紧了紧手臂。

闭着眼睛假寐的穹,看着宇文静霸道的模样,下意识便把宇文静圈在怀里拥抱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