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小娇

058

涩涩小娇妻

硕大的办公室里面,黑子把调查好的资料放到洛冰的跟前,洛冰看着上面记录的点点滴滴,越往下看,心思越深沉,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宇文静这个长得如芭比娃娃的‘女’人竟然会是当年那个曾害过温阳的邹研,怪不得她每次见到自己眼睛里面就闪过无数又爱又恨的眼神,原来这一切都是有原因的。

“全部都在这里吗?”

“是的,老板。”

洛冰翻看了几下资料后,发现了一些有意思的东西,原来宇文静的姓氏竟然和宇文天是一起的,越往下看洛冰越觉得缘分这个东西真是奇妙,明明不相干的人却能因为某些人和事变成有关联的。

当天下午宇文静盛装出现在洛冰的办公室里,如果是以前没有查出实情的时候洛冰还会敷衍一下,可是现在看着宇文静在他面前的所以举动洛冰仿佛就像在看笑话一般。

宇文静看着坐在办公桌前认真工作的洛冰,心里想着这个男人会永远属于她的,心里就幸福的要死。

宇文静正陷入沉思的时候,洛冰突然开口问道,“静,你的父母是做什么的。”

宇文静心头一愣,“什,什么?”

洛冰抬起头看向宇文静再次开口问道,“和你认识这么久了,只是知道你叫宇文静,家里的事一点都没有听你提起过。”

宇文静眼神闪烁了几下后便恢复常态,笑容和煦的淡淡说道,“哦,我家里只有外公和妈妈。”

洛冰低着头没有去看宇文静,而是继续询问着,“哦,那你爸爸呢。”洛冰在问这句话的时候猛然抬起看看着宇文静。

宇文静听见爸爸这个词时,身体下意识哆嗦一下,紧接着脸‘色’有些发白,声音有些颤音道,“我爸爸,他,他去世了很久了。”

看着宇文静的表情,洛冰嘴角挑起,“去世了,真抱歉,我不知道。”

“没,没关系,不要提这些伤心的事了,说说我们一会去哪里吃饭吧。”

洛冰嘴角轻笑,“抱歉,我今天不能和你一起吃饭,我还有事,你先回去吧,明天我们在一起吃饭好吗。”

宇文静有些失望的看着洛冰,可是她知道男人有的时候是不能‘逼’的,越是难缠的‘逼’迫他,他就越觉得你不懂事,于是宇文静特别大方道,“这样啊,那好吧,我们下次再约,记住啊,明天你的时间是我的,不可以在像今天这样推开我,知道吗。”

合上桌子上的文件,“恩,好。”

看着宇文静离开后,洛冰拿出手机拨打了过去,“喂,老婆,晚上等我,我们一起吃饭。”

“……”

“什么,不行,我工作都做完了,我马上就去你那里,等我啊。”挂完电话后,洛冰拿起外套便匆匆走出办公室,‘交’代好一切后便离开了洛氏大楼。

这边本该离开的宇文静,忽然又回了过来,看着手里拿给洛冰的东西,竟然忘记了带,满脸笑意的正要往大楼里面走,这时一个匆忙的身影吸引住了宇文静的视线。

宇文静不敢相信的看着那个匆匆跑开的男人,那个刚刚还和她说有工作要做的男人,此时正穿着衣服坐进跑车里面,转身后几步回到自己的车子里,低声说道,“开车,追上去。”

穹透过后视窗看了看脸‘色’发黑的宇文静,经过那天的荒唐后,接下来的每天晚上俩人都躺在一张‘床’上翻云覆雨的,本以为她已经对那个高高在上的男人不再感兴趣了,没有想到经过这些事还是和当初一样,脚下用力加大油‘门’便悄悄的跟在洛冰的车后面。

洛冰的车子很快就开到了LY大楼,这时温阳已经等在了大楼外面,洛冰把车子停在一边,迅速的下车走到温阳面前,伸出手接过温阳的包包,随后便给温阳一个拥抱,顺便偷了一个香‘吻’,俩人亲密的动作,全部都让躲在暗处的宇文静看了进去。

宇文静手指甲掐进‘肉’里,眼睛带着恨意看着那一对亲密的人,嘴‘唇’轻颤道,“温阳,是你比我的。”

——

晚上洛冰搂着温阳回到洛家别墅,一进屋就听见屋子里面传来笑声,走进去屋子里,就看里面多了一位陌生的夫人和一个二十几岁的‘女’孩。

尤欣桐在看见洛冰和温阳俩人时,热情的招呼着,“小冰,小阳你们回来了,快过来看看是谁来了,还认不认识了。”

洛冰和温阳相互对望一眼后便走向客厅处,看着眼前的俩个人,记忆中完全没有过的容貌,实在是让人想不起来。

坐在尤欣桐身边的‘女’孩抢先起身走到洛冰身边,一把把洛冰挽住,“冰哥哥,你好,还记得我吗,我是沈婷婷。”

沈婷婷的话一出,站在洛冰身边的温阳似乎想起了这么一号人,当初爸和桐姨结婚的时候,那个原本要做‘花’童的人好像就叫沈婷婷。

洛冰完全没有想到这个第一次见面的‘女’孩竟然会这般挽着自己,沈婷婷的动作不仅仅是洛冰没有想到,就连坐在沙发上的尤欣桐也没有想到,十多年未见的朋友来到这里,她真的很高兴,可是当着她面那么挽着小冰,让小阳怎么想,于是尤欣桐轻咳一声,“这丫头,还和小时候一样‘毛’躁,来阿姨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大儿子,洛冰,他小时候你们都见过的,还有这位呢,就是我的另一个‘女’儿,也就是我的儿媳‘妇’,洛冰的老婆温阳。”

温阳礼貌的对着沈夫人和沈婷婷点头打了一声招呼。

沈夫人很客气的回了一个礼貌,只是沈婷婷挂在洛冰的手臂上眼睛上下的打量着温阳。

当年温阳没有来洛家的时候,沈夫人一家和尤欣桐他们经常来往,后来温阳到来后,沈夫人一家便搬离了这里,最后因为尤欣桐结婚时‘花’童的消失,让尤欣桐心里有了疙瘩,后来两家就没有之前那种热切的来往了。

果然沈婷婷在尤欣桐的介绍后,转眼就睨视了一眼温阳,她记得当初这个温阳可是个男孩来着,没有想到如今却成了冰哥哥的老婆,沈婷婷的身上散发出来的敌意很明显,被她搂着的洛冰眉头紧皱,不留痕迹的‘抽’出自己的手,走到温阳身边就把温阳搂着,“老婆,你不是不舒服吗,我送你上楼。”

温阳很被动的被洛冰拽走,尤欣桐很满意洛冰的举动,可是留在客厅沈婷婷一股怨恨之气看着温阳。

尤欣桐特意看了看沈婷婷,于是出声对着沈夫人道,“婷婷今天也不小了,有对象没。”

提到自家‘女’儿,沈夫人一脸难‘色’,她该怎么和这位曾经的好友提起,也不知道这丫头‘抽’什么疯,突然有一天说要来找洛冰,说什么当年小时候她就已经喜欢人家洛冰了,可是那个时候洛冰一直等候初恋‘女’友的事,就已经传遍了整个T市,但凡认识洛冰的人都知道那是一个痴情种。

沈夫人嘴角笑容淡淡道,“她还小,不着急。”

听着沈夫人的话,尤欣桐心里一阵鄙夷,可真是小,比我们家温阳还大好几岁呢,看看她刚刚看洛冰的眼神一点都不知道收敛。

沈婷婷转身走到尤欣桐旁边坐下,一脸亲切道,“桐姨,冰哥哥住楼上哪个房间,我去看看他们去吧。”

听着沈婷婷的话,沈夫人一阵扶额,这‘女’儿真是给她丢人。

同样尤欣桐也有同感,但是也不好直接推脱不行,于是亲切的抓起沈婷婷的手道,“傻丫头,这会上去不合适,你没看见人家小两口正黏糊着呢吗。”和沈婷婷说完便一直拉着沈婷婷的手,一直不放开。

转头便一副感慨的对着沈夫人说道,“你看看,一晃的时间孩子都这么大了,想想我结婚那会他们还是小孩子给我当‘花’童来着,可是现在都要结婚了,再过两年啊我都要当‘奶’‘奶’了。”

有了话题沈夫人很自然的接了下去,生怕自己的‘女’儿在做出什么出格的事。

和沈婷婷母‘女’聊了许久后,尤欣桐才知道那小丫头是抱着怎样的心情来到这的,听了她的话,晚饭尤欣桐没有留下沈夫人和沈婷婷二人,只是沈婷婷坚持,还好沈夫人是个明事理的,他们二人走后,洛冰和温阳才走下楼来。

“桐姨,他们这么快走了。”

尤欣桐此时已经把饭菜摆放好听见温阳这么一说,立马带着笑意看着温阳,“怎么,你还想留她吃饭啊,知不知道那小丫头干什么来了。”

温阳和洛冰坐在餐桌前,端起碗筷疑‘惑’的看着尤欣桐问道,“干什么来了。”

“呵呵,人家呀,可是代表正义来了,说不能让负心‘女’糟蹋她的冰哥哥。”尤欣桐说这话还若有所思的看着洛冰,谁叫这些事都是洛冰自己搞出来的呢。

果然温阳听后,立刻转头看向洛冰,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都找上‘门’来了。”

噗嗤,洛冰无奈的‘摸’了‘摸’自己的鼻梁,有些尴尬的说道,“抱歉,那个我也没有想到我会有这么多粉丝。”

温阳幽怨的看着洛冰在哪里解释。

握住温阳的手一副深情的模样淡淡说道,“好了,宝贝我会解决的,要把咱俩把婚礼提前吧,省的总有人惦记我。”

——

夜里最是神秘,在远在大洋彼岸的一个角落,屋子里面漆黑一片,唯有墙上的一些些霓虹小灯,照亮着墙壁上那一张张似年代久远照片,照片上的人,穿着二十年前而时兴的衣服装扮,虽然有些老旧,可是照片里面的人仍然能被人看出那是一个美人胚子。

墙壁的对面,一个脸‘色’‘阴’沉躲在黑暗里面的人,手里拿着一个小小的相框,小心翼翼的擦拭着。

吱嘎,欧洲风格的大‘门’被打开,一位穿着管家式的燕尾服老者走了进来,“少爷,找到了。”

男人还是一副痴恋的看着手中照片上的人,“找到了,长得怎么样。”

“和夫人一模一样,这是照片。”老者把手里准备好的资料递到神秘男人跟前。

神秘的男人在听见老者的话后,拿起照片一张一张看着,那照片上除了像素清晰度高以外,其他的地方和墙壁上挂着的照片里面的人长得一模一样,沙哑而低沉的声音咯咯笑了起来,“她回来了,她真的回来了我等了这么久她终于回来了,哈哈。”

看着男人的表情知道他是高兴的笑,可是真正听见他的声音就知道他那笑声里面有多么的凄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