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小娇

060

涩涩小娇妻

沈婷婷离开后,办公室里面只剩下洛冰和温阳两个人,刚刚因为沈婷婷自荐,温阳实在是很生气,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人啊,明明知道人家已经有未婚妻了,还找上‘门’来了。

温阳的小脸一片‘阴’郁,一边坐着的洛冰心情却十分美好,在刚刚温阳叫出的那一声‘老公’真是甜死了。

洛冰起身走到温阳身边一把拥住温阳略显单薄的身体,“老婆。”

温阳有些小别扭,抬起手便把洛冰的脸绷起,“来,让我瞧瞧,你这脸上是长了金‘花’还是银‘花’这么招人稀罕。”

洛冰弯下头亲了一下那因为生气而崛起的小嘴,“不管长什么,我都属于你的,其他人都入不了我的眼。”

虽然这一切都是其他人一厢情愿的,可是起因到底是因为洛冰,这口气让她怎么都咽不下去。

就这样温阳别别扭扭的跟着洛冰回到家里,一进别墅里面温阳就先气冲冲的走了进来,洛逸林和尤欣桐坐在屋子的客厅,看见俩人匆匆进来,又匆匆走上楼,回头相互对望一眼,“吵架了。”

洛冰跟着温阳身后,脸上的笑容一直淡淡的,温阳吃醋生气,他在高兴不过了,以往他总是患得患失,生怕温阳不是发自内心喜欢他,可是如今因为沈婷婷那么一点点小事,让这个小丫头升起了危机感,真的是太爽了,一路上洛冰跟着温阳走到温阳的卧房,刚走到‘门’口,碰的一声,卧室‘门’猛的被关上,幸亏洛冰闪的快,要不然他那高耸的鼻梁就要坍塌了下来。

轻轻推开‘门’,温阳和衣趴在了‘床’上,脑袋压在枕头下,犹如一只鸵鸟,一遇见事就把头‘插’进地里。

洛冰走过去脱掉外套,整个人就那样压在了温阳的背上,脑袋也‘插’进了枕头底下,附在温阳的脖颈上,两只手顺着温阳的手臂而握住那双被温阳攥得紧紧的拳头。

声音低沉带有魅‘惑’,“老婆,不要生气了,你在我心里是最重要的,这里不论什么时候装的满满都是你。”

本就因为都‘蒙’在枕头下有些憋气,这该死的洛冰竟然也把头给伸了进来,而且还说这么‘肉’麻的话,用力从洛冰的身下把身体转了过来,把头上的枕头拿开,用力的深吸了几口空气,终于那被憋红的小脸恢复了正常神态,谁知就在下一刻洛冰那急切的问便落了下来。

绵长而幽深的‘吻’,许久后洛冰的声音沙哑道,“老婆,我今天就把自己‘交’给你,好不好。”

此时已经软的犹如一滩池水一样的温阳,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得到了允许,那为了某人保持了多年的清白终于可以献出去的洛冰,急切的把自己的衣服和温阳的衣服脱掉,准备工作已做好,俩人正‘吻’的投入时,卧房的‘门’邦邦的响起。

神情‘迷’离的温阳在听见这如雷声的敲‘门’声,所有的理智都回了过来,用力推着自己身上的洛冰,“起,起来,有人。”

自己惦念已久,好不容易到嘴的‘肉’,洛冰怎么可能放过,毫不在意外面的敲‘门’声,“没事,反正进不来,不用管他。”

脸皮比较薄的温阳,怎么可能按照洛冰的话去做,万一敲‘门’的人是长辈可怎么办,不知是潜力被‘激’发还是怎样,此时的温阳犹如一位‘女’汉子,敲打着洛冰的后背,“求你了,赶紧起来,快点。”

执拗不过温阳,心不甘情不愿的起身穿好衣服,在走到房‘门’时回头看了一眼紧张兮兮穿着衣服的温阳,心里恨死这个现在来敲‘门’的人,坏了他的好事。

‘欲’求不满的人最可怕,看见温阳衣服穿好后,洛冰才打开‘门’,结果外面空无一人,洛冰眨了眨眼睛确认自己眼睛没有‘花’,外面是真的没人,正要把‘门’关上回去继续做刚刚没有做完的事,这时从自己的下方传来一声稚嫩的声音。

“往下看。”

洛冰低头看去,就看见洛辰那臭小子双手抱着手臂,仰着头看着他,“爸妈叫你们下去。”

看着这个坏他好事的臭小子,洛冰此时有种把洛辰从楼上扔下去的冲动,低头艰难的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下,再来这么几次估计他就要废了。

见洛冰没有反应,洛辰探头像里面看了看,伸着脖子大喊,“媳‘妇’,爸妈叫你们下去。”

媳‘妇’,洛冰一个挥手把洛辰掀了一个跟头,“一边呆着去,谁是你媳‘妇’,那是我媳‘妇’。”

洛辰不服气,对着洛冰吐了吐舌头,“大哥坏,没事总上我媳‘妇’屋子里来。”

俩人喋喋不休的争吵,此时的温阳已经穿好了衣服走了出来,看得出有些囧‘色’,温阳那头发有些凌‘乱’,小脸微红,很显然刚刚是做了什么偷偷‘摸’‘摸’的事。

洛冰看着温阳那娇‘艳’的模样,一想想刚刚那触感,心里就直痒痒。

“小辰,爸妈让你叫我们干什么。”

听着温阳的问话,洛辰是很乐意回答的,声音带着稚嫩回道,“外面来了一位老爷爷,爸妈叫你们下去。”

“老爷爷。”

“对,很老。”

俩人整理好衣装后,便随着洛辰走了下去。

下楼后,温阳就看见了那个曾经想要绑架自己的老头,宇文天。

“是你?”

宇文天看着温阳,原本他因为家族那么的生意连连受创,想要提早回去,可是谁知他那唯一的儿子宇文凌竟然有了苏醒的状态,儿子昏‘迷’二十多年,医生说生命已经陷入了倒计时,他很怕儿子这次醒过来后就直接离开他,所以他打算在回去的时候,一定要带上温阳一起。

宇文天今天独自前来洛家,手里拄着拐杖气势如虹的说道,“今天我不是来抓你走的,而是想要告诉你,你父亲宇文凌已经醒过来了,要不要见他最后一面随你,我只是想要告诉你,当初你妈妈的事,是我一直拦着不同意,可是你爸爸却十分爱你妈妈,不知道你是不是想要连他最后一面也不想见,如果不想那么就当我今天没来过。”

宇文天的话郑重的敲打在了温阳的心里,她爸爸,他从小就没有见过的爸爸,什么叫最后一面,爸爸是真的要死了吗,当初她和舅舅在英国的时候,天天听舅舅说宇文天怎么怎么破坏自己的爸爸妈妈的事,心里边对宇文天十分不喜,可是她却忽略了她的爸爸,心里有些动容,她真的很想见一见这位从未‘蒙’面的爸爸。

看着温阳的神‘色’,宇文天知道,他不需要在多说些什么,最终温阳一定会跟着他一起走的,话不用在多说,宇文天起身淡淡说道,“明天一早八点我在国际机场,飞往M国,来不来随你。”

宇文天走后,温阳的情绪有很大的变化,站在一旁的洛逸林开口说道,“小阳,去一趟把,你爸爸他满可怜的。”当初他特别羡慕宇文凌来着,可是后来温奕珊和宇文凌俩人的经历,让他不得不鞠一把同情泪,俩人爱的太苦。

第二天,洛冰和温阳整理好后一起赶到机场和宇文天公行。

沈婷婷拿着自己准备好的食盒来到洛氏大楼,“你说什么?冰哥哥离开了,去哪里了?”

黑子一脸无奈,这丫头絮叨絮叨问了好多遍了,怎么还问,“boss,他出国了,可能要一个星期后才回来。”

沈婷婷的脸‘色’微黑,面‘色’‘激’动道,“出国,去哪个国家了,是和温阳一起吗?他们干什么去了,不会是提前度蜜月去了吧。”

黑子注意到了沈婷婷的表情,心里有些不耐烦,他boss跟谁出国用的着告诉你吗,再说我们老板夫人用得着你这么大声的念叨吗,什么人啊,昨天她来找boss的时候,他就发现了这‘女’的不是什么好鸟,想想昨天夫人生气,肯定是因为眼前这个‘女’人,心里越发不耐烦,可是跟着洛冰打‘交’道了那么久,掩饰一点点情绪的功力他还是有的,尽管心里不耐烦,可是脸上还是挂着一幅和蔼的表情。

沈婷婷今天来不仅仅是想要送食盒这么简单,她还有一系列计划没有实施,可是主角走了,这可怎么好。

“他什么时候回来。”

黑子摇了摇头,“抱歉,我不清楚。”

沈婷婷咬碎了银牙,这该死的男人在敷衍自己,既然他们离开了也好,那就先做些别的,到时再继续之前的计划。

洛冰和温阳坐在飞机的头等舱内,宇文天就坐在她们的旁边,那个一向跟在宇文天的中年‘女’人此时不见了踪影,其实郁雅在接到宇文凌醒过来的消息时,连夜就飞回了M国,留下宇文天一人在此,其目的就是为了能把温阳一起带着,还好温阳的心肠够软,没有因为宇文天而迁怒宇文凌,在机场上足足等了三十分钟的宇文天,眼看着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时,心里沉重了许多,他一度以为温阳不会出现,可是临登机之际,温阳出现了。

温阳第一次踏入父亲的故乡M国,这个经济发达的经济大国。

------题外话------

,时间太赶了,明天再来修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