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小娇

061

涩涩小娇妻

温阳跟随着宇文天直接来到宇文家直系隶属的疗养院,一间高级的疗养病房内,一位体格消瘦,骨骼凸起,浑身插满管子的病患,一旁的心电图跌宕起伏闪着。

温阳踏入病房后,郁雅站在一旁眼泪婆娑的看着宇文凌,在听见有人来后轻轻擦拭眼泪回头望去,“爸,小阳。”

宇文天给郁雅使了一个眼色,郁雅便退了出来,整个病房里只留下温阳和洛冰两人。

温阳走上前,第一次看见自己的亲生爸爸,血缘的关系温阳在看见宇文凌时,打心里涌出那种亲切的感觉,看着骨瘦如柴的宇文凌,温阳声音有些哽咽道,“爸,我阳阳。”

沉睡中的宇文凌,眼睛缓缓睁开,他已经醒了三天了,再醒来那一刻他的心里一直想着那天出车祸的情景,要不是看见了熟人,他真的不敢相信他已经昏迷了二十多年,明显感觉到自己身体的透支,宇文凌睁开双眼便看见那个和自己最心爱的人相似的脸。

“珊儿。”

温阳握起宇文凌的手,“爸,我是温阳,你的女儿。”

“珊儿。”

“爸。”

宇文凌最后一次见到温奕珊是在刚刚得知温奕珊怀孕的消息,当时他很高兴,并且还特别把这个消息告诉远在家里的父亲,可是当时父亲突然生病,于是他立刻赶到父亲身边,可是没有想到就在他回家的时候,半路出了车祸,在被车子撞上的那一瞬间,他脑子里面闪过的最后一个画面就是温逸珊怀孕挺着大肚子的情景。

宇文凌的眼神清晰后,便看着这个自称他女儿的女孩,模样长得和温逸珊真的很像,扬起虚弱的手臂指向温阳,“阳……。”

看着宇文凌伸过来的手,温阳立马接过来握住,“爸,是我,我温阳,你的女儿。”

“珊。”宇文凌现在最想看见的就是心爱的女儿温奕珊,他想在见温奕珊最后一面,他的身体他最清楚不过了,他在做最后的坚持,他想看见温奕珊一眼后在离开。

“爸,这位是洛冰,我老公。”

温阳没有正面回答宇文凌的话,而是把温阳叫了过来,让宇文凌见一见。

洛冰走上前,和温阳一样附在宇文凌的病床边,抓着宇文凌的另一手道,“爸,你好,我洛冰,温阳的老公。”

宇文凌看了看眼前的这位年轻人,“意林。”

洛冰一愣,随即说道,“洛逸林是我爸爸。”

宇文凌那干涩的嘴唇咧起,哈哈哈大笑,猛然一口气没上来大力咳嗽,咳,咳,咳。

咳的人就像要断气了一样,温阳心里害怕,大声叫着,“爸爸,爸爸。”

退出门外的两个人一听直接冲了进来,宇文天年迈体弱,拄着拐杖走进来,“凌儿,我的儿。”

宇文凌恢复了平静后,看着自己的老父,明明感觉才一日未见,可是如今眼睛里的老父却那样老迈。

“爸。”

宇文凌老泪纵横,“哎。”多少年了,自己的儿子已经多少年没有叫过自己爸了。

“爸,我想见珊儿。”

宇文凌的话一出,宇文天和郁雅都心头一惊,见温奕珊,这怎么可能。

郁雅声音哽咽,“凌哥哥,温奕珊已经不在了。”

宇文凌那虚弱的身体,再听见郁雅说出温亦珊不在的消息时,充满血丝的瞳孔放大,“你,你说什么?”

“凌哥哥,温亦珊早在二十年……。”

“闭嘴,郁雅。”

郁雅眼睛带着惊恐的看着那个冲她大吼的宇文天。“爸,爸爸。”

宇文凌身上贴着的心脏起搏器,浮动剧烈,这时宇文凌猛然吐出一口心头血溢出在嘴角上。

温阳满脸担忧,“爸,你怎么样,医生,医生。”

这时洛冰早已走出病房外面寻找医生过来,疗养院内,穿着白大褂的医生们冲冲赶过来,一名医生先是为宇文凌检查瞳孔,并开始一系列的检查,医生的忙碌,温阳等人全部被退出到病房外。

温阳此时脸上都是泪水的附在洛冰的怀里,洛冰伸出手搂着温阳,“不要担心,爸会没事的!。”

宇文天第一次对郁雅生气,他在宇文凌一直询问温亦珊的事,他就反应过来,温亦珊的死绝对不能告诉自己的儿子,一旦儿子知道温亦珊死,那么他就不会再有求生的**,也许二十年后的苏醒就代表着,与宇文凌的永世隔绝,白发送黑发人。

郁雅眼泪婆娑的站在众人后面,她心里很后悔那么冲动告诉宇文凌,温亦珊的事,但是她心里也有私心,她不想听见宇文凌已经昏迷二十多年后,醒来时还想着那个她恨了一辈子的女人。

几分钟后,医生从病房里面走出后,摘下口罩对着宇文天说道,“宇文老先生,凌公子现在情况已经稳定下来了,可是他的身体亏空太多,已经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了,现在尽量不要让他生气,凡是要顺着他的心意。”

洛冰走上前询问道,“那我们可以进入看看吗?”

“可以,但是尽量不要刺激他。”

温阳再次进入病房内宇文凌已经恢复了平态,呼吸平稳的躺在病**。

探望过宇文凌后,宇文天询问温阳,“跟我回家去住。”

“不用了,我和洛冰已经订好了酒店,晚上我们去那住。”

宇文天早就猜到温阳是不会和他一起回家的,沉思一会后,淡淡开口说道,“和我回家我要给你看看你父亲的东西,难道你不想多了解他吗。”

温阳当然想要了解一下父亲,可是和他回到那个陌生的家,她的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

站在温阳一旁的洛冰,伸手挽着温阳的肩膀,看着宇文天说道,“好,我们跟你回去。”

温阳看着洛冰,洛冰回以一个微笑,“走吧,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

——

大洋彼岸,一身老旧却也笔挺的西装,穿在一位四十多岁的男人身上,男人的身高很高,从背影看上去就是一个气质绅士,只是在下一秒男人转身后,露出一副骇人的面孔。

“宽伯,看看我的衣服,好看吗,这时珊儿亲自为我选的,我要穿着这件衣服去见她,我要把她接回来。”男人的脸上蜿蜒着各种长短不一的伤疤,那伤疤的痕迹把人显得面目狰狞可怖,亏得宽伯服侍了他多年,要不然定会被吓的浑身哆嗦。

人称宽伯的老人站在不远处,看着自家少爷如小孩子一样穿着那已经老旧并且已经补了几处的衣服在自己面前展示,宽伯满眼的凄凉,他家的少爷真的是太可怜了,强忍着心下的那点悲凉,努力的挤出一抹笑容,“少爷这身衣服真的很趁你。”

苍君轩,脸上的笑容放大,“那是当然,这可是珊儿亲自挑选的,珊儿的眼光就是好。”

宽伯害怕自己忍不住眼中的泪水,谁便找了一个借口就匆匆离去,在离开后宽伯偷偷看了一眼苍君轩,只见苍君轩正小心翼翼的扑着那旧衣服上面的灰尘。

宽伯擦了擦那张老脸上的眼泪,他心里明白,那间衣服根本就不是珊儿小姐买给自家少爷的,而是买给那个宇文凌的,只是途中硬生生的被少爷抢了过来,并且当做是珊儿小姐给他买的礼物,眼泪如绝提一样往外流,眼中满满心疼的看着那个自己照料了四十多年的人。

“宽伯,宽伯。”苍君轩嘶声力竭的大喊着宽伯。

宽伯在听少爷的声音后,大步朝着苍君轩跑去,“少爷,怎么了。”

苍君轩指着自己手腕中的手表,“宽伯,快准备车,我们要迟到了,珊儿最讨厌人迟到了,快点。”

宽伯实在是不忍心打断苍君轩的遐想,于是冷冷的出声道,“少爷,珊儿小姐已经不在了,那个女孩是珊儿小姐的女儿。”

苍君轩此时陷入痴呆症状,“女儿,珊儿的女儿,女儿,”想了几分钟后,苍君轩的脸上里面浮现一抹笑意,“那就是我的女儿了,宽伯我有女儿了。”

苍君轩开心的就像个孩子,宽伯深深叹了一口气,“少爷,宇文凌醒了。”

宇文凌这个名字一出,那本来还暗自高兴的苍君轩立刻停了下来,就连声音也比刚刚要严肃了许多。

“宽伯,温阳现在在哪里。”

宽伯半弯着腰,他家少爷又恢复了残暴的一面了,他早已习惯少爷这反反复复的疾病,只是奈何苍君轩不去医治。

“经过手下的查探,宇文凌在宇文家的疗养院醒了过来,在得知信息时,温阳和她的先生便跟着宇文天一起去了M国

,而且于昨天晚上宇文凌差点离世,而温阳便一直守护他的身旁,据查探温阳小姐已经跟着宇文天回到了宇文家原来的旧址去了。”

苍君轩目露凶光的盯着前方某个角落去看,宇文凌他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一个人名,明明是他和温奕珊先定了婚期,可是在宇文凌的出现后,温奕珊的眼睛里再也看不见了其他的男人。

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 061)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