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小娇

062 合影中的男人

涩涩小娇妻 062 合影中的男人

温阳和洛冰入住了宇文家的庄园,那里是宇文凌从小生活的地方,温阳一住进来,宇文天便把温阳安排在了宇文凌的房间里,他想让温阳对宇文凌充分了解,进一步把温阳挽留在M国继承宇文的家业。

宇文凌突然的醒来打了几方人马的措手不及,温弈棋回到英国着手边开始肆意报复打击宇文天旗下的所有产业,结果派到监视宇文天的人回来报,宇文天带着孙女女婿回到了M国,温弈棋在得知这一消息后,立刻打电话询问温阳。

此时的温阳还在宇文凌的卧房里,含着眼泪看着宇文凌小时后的记录点点滴滴的照片,一组电话铃声响起便打断了温阳的思绪。

拿出电话上面显示着一组熟悉的电话号码,擦了擦眼泪接起电话,“喂,舅舅。”

电话那头一句火爆声传来,“你还知道我是你舅舅。”

温阳心里明白舅舅的怒火从何而来,主要就是因为他很宇文家的一切,包括那个自己妈妈爱的死去活来的爸爸,舅舅一度认为如果爸爸出现,那么妈妈的人生会是另一番景象,不会因为爸爸而脱离家族最后惨死,所以爸爸在舅舅的心里和这位独裁的爷爷是一个性质的存在。

“你马上给我回来。”

“我不。”温阳回答的很坚定,这是她第一次这么不听温弈棋的话,她不能走,这是她的爸爸,如果她真的走了的话,她自己的心里不好受就连她的妈妈也会怪她。

不管电话那头怎么咆哮,温阳头一次叛逆的把电话挂掉。

洛冰从房间外面端了一杯加热过的牛奶走进房间里,就看见温阳小嘴微撅像是赌气般的把手机扔到一边,头一次见到温阳如此可爱的一面。

“怎么了。”

温阳抬起头便看见洛冰,似抱怨般和洛冰讲温弈棋的事,洛冰嘴角含着宠溺般的微笑搂着温阳的肩膀,“那先和牛奶吧,舅舅对你爸爸有偏见,他这么说也无可厚非,毕竟妈妈是舅舅唯一的亲人,所以他过不了这个坎也是情理之中,你呢不要不要生气了,好好陪着爸爸吧,相信舅舅不会真的怪你的。”

喝过牛奶后,温阳和洛冰俩人躺在**,温阳就窝在洛冰的怀里翻着已经有些年头的相册,相册里面是宇文凌从小到大的照片,里面有宇文凌十多岁到大学毕业时的一些照片,翻看照片时温阳发现了一张面孔都很熟悉的照片,那是一张在好似高尔夫球场地里拍的,那里面不仅仅有宇文凌,还有自己的妈妈温奕珊,除了他们还有两个个熟人就是洛爸洛逸林和年少时的温弈棋,最后一个比较陌生的男子就不得而知了。

温阳推了推洛冰,“你看,这张照片。”

洛冰看了后没有太在意,而是笑笑说道,“爸以前就说过他和妈从小就认识,可是却未说过和你爸爸也是认识的。”

温阳也有些奇怪,“你看我舅舅年轻的时候好似一个小正太。”

洛冰呵呵一笑,他也想说来着,看着照片里的温弈棋哪里会想到如今一脸嗜血气质令人不敢靠近的温弈棋联合在一起。

温阳看了看哪个陌生的男人,“你看这位,他我怎么没有见过,好像爸爸也从来都没有提起过他,长得真帅气,嗯,不对,应该说你爸温文尔雅,而我爸呢看似像一个主权者,我舅舅就是一个阳光少年,我妈妈好像是一个娇嫩的小花被人保护着,只是这个男人?。”

接下来的话温阳没有说出来。因为她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

洛冰撇了一眼上面的照片随即淡淡说道,“他和你妈妈是情侣。”

没错,上面的照片看着几人的关系就是这样,那个陌生的男人搂着温奕珊站在中间,左边就是温弈棋,右边则是洛逸林和宇文凌站在一起,从照片上面看宇文凌和温奕珊俩人的确没有成为夫妻的可能。

对待上一辈人的事,温阳只能抱着看看的态度,大人的事他们无法去窥探,看完照片后温阳和洛冰俩人就住在了宇文凌的房间里面休息。

国内,宇文静已准备好便去找洛冰,可是谁知刚到这就被告知,洛冰带着未婚妻出国的消息。出国具体做什么无论宇文静怎么打探都他探听不到,在宇文静正要离开洛氏大楼的时候,接到了一个远渡重洋的电话。

宇文静离开洛氏大楼坐进车子里后,脸上发白的吩咐到,“穹,送我去机场。”

宇文静刚刚接到的电话正是远在M国的郁雅打过来的,宇文静知道郁雅这辈子就爱一个男人,那就是始终躺在医院病房里面那位传说中为了别的女人违背家里的宇文凌,如今昏迷二十多年的人竟然奇迹般的醒过来,在宇文静看来,那人定是回光返照时日无多了,不管那人怎么样,她妈妈郁雅为了那个家里一辈子,那么那人死后的财产必定会留给郁雅一人,如今郁雅打电话回来,在她看来就是关于财产分割的。

郁雅给宇文静打电话的确是报了很大的私心,她原本在得知温阳的存在时,她是报了很大的心去接受温阳,可是在看见温阳那一刻,郁雅就像看见了当年的温逸珊一样,打心底里抵触,在加上宇文凌在醒来时嘴里一直念念不忘温奕珊,这口气她憋了二十多年,当年好不容易熬到温奕珊死去的消息,谁知二十年后她又要继续看着温奕珊的女儿在她面前晃荡。

温阳和洛冰每天白天都会在医院里面陪着宇文凌,听着宇文凌讲述他和温奕珊过去的事,医生下了最后警告宇文凌随时都会出现心脏衰竭的现象。

宇文静闻讯连夜坐飞机飞往M国,为了表示她的孝心,一下飞机就直接赶往医院,宇文静风风火火的赶到医院已进入病房就呆愣在了原地。

“你,你们。”

此时病房内只有温阳和洛冰俩人陪着宇文凌,在宇文静的突然到来温阳也吓了一跳,她不知道宇文静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坐在温阳旁边的洛冰此时却显得十分正常,在他偷偷调查过宇文静的身家背景时他就已经知晓了一切,宇文静就是当年郁雅被人强暴所生下的那个孩子,即是邹研也是宇文静。

宇文凌恢复意识已经几天了,他确认温阳是他和温奕珊的女儿,洛冰是他的女婿,除了他们两个以外在就记得宇文天和郁雅俩人,其他的人对于宇文凌来说都是陌生人,更何况这个半途中冒出的宇文家大小姐,宇文静了。

宇文静看着温阳坐在宇文凌的病床前,心里气的要死,她虽然早就知道温阳才是宇文家的大小姐,可是亲眼看见温阳她的心里还是很不甘心,从小到大她总是被欺负那个,就连亲生父亲也要把她送人玩弄,就连喜欢的男人也喜欢别人,可是温阳呢,从小到大,即使身为男儿身还被同学们喜爱,在那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家庭里也是万千宠爱,还有洛冰自己喜爱多年的男人,在明知温阳是男孩时也那么奋不顾身的喜欢,如今自己终于过上人上人的生活,温阳又再度出现在她的世界里,明明白白告诉她,自己鸠占鹊巢,人家才是正牌千金,而自己就是一个强奸犯的女儿。

宇文静站在门口许久,病房里面的人也没有和她说话,这时刚从公司回来的郁雅,在看见宇文静回来的那一刻,她的心里就想有了依靠一般,从尴尬无人救的境界捞了上来。

“静儿,怎么不进去。”

宇文静在听见郁雅的声音后,回头勉强的笑了一笑,“妈,怎么样,叔叔有没有好一些。”

郁雅的眼泪慢慢溢出,“医生说你宇文叔叔时日无多了。呜呜。”

宇文静心里有些看不起郁雅,一个摊换在**二十多年的男人,为什么就这么执着,象征意思的拍了拍郁雅的肩膀道,“妈,你别担心,叔叔一定会没事的。”

郁雅哭了一会后,便走了进去,对着温阳和洛冰淡淡说道,“小阳,洛冰,给你们介绍一下,我女儿,宇文静。”

宇文静没有客气而是对着郁雅直接说道,“妈,不用介绍了,我都认识,他们是我在T市时的朋友。”

“朋友。”郁雅有些疑惑的看着宇文静,她这次去T市怎么就不知道郁雅认识了温阳当朋友。

宇文静在说出朋友时下意识去看坐在温阳旁边的洛冰,她心里一直埋怨洛冰离开竟然没有告诉她,原先她还以为她终于可以代替温阳在他心目中的位置,可是事实证明那一切只能是她空想。

郁雅走进病房看着温阳和洛冰说道,“你们俩先去吃些东西吧,阿姨已经准备好了,就在隔壁的餐厅里面,静儿刚刚回来也累了吧,顺便和他们一起去,正好小阳和洛冰俩人在这里不熟,静儿提妈好好照顾照顾他们俩个。”

宇文静点了点头,其实她现在很想把温阳和洛冰俩人分开,把洛冰单独叫走并大声质问洛冰突然离开问什么不告诉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