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小娇

063 立遗嘱

063 立遗嘱

一千公顷的庄园,绿油油的平坦草地如足球场地一般,温阳走出庄园后,深吸一口气抻抻胳膊伸伸‘腿’,抬起头仰望蔚蓝的天空,看着上面还有一轮未全消失的月亮。

“你起来了。”

温阳猛的立起头,这猛地立起导致脖颈闪了那么一下,有些微痛的扶着脖子回头看去就看见宇文静穿着一身洁白‘色’的运动服看着她。

温阳在看见宇文静时忽然想起了洛冰和她在餐厅里面约会的场景,还有洛冰曾经和她说过一点宇文静的身份好似和她有关,想必就是她是郁雅阿姨‘女’儿的事吧,她没有想到会这么巧,原本只是她公司里面的一位普通客户,结果把俩人的关系拉的这么进,由客户便朋友,再来变成了可以住在一个家里的人。

“是啊,睡不着所以先起来了。”

宇文静打量着温阳,她实在是看不出温阳到底是哪里好,为什么所有的好事都会落在她的身上,美好的童年,像亲生父母一般的养父养母,还有一个那样尊贵的舅舅,如今还有拥有庞大遗产的爷爷,为什么,为什么,宇文静越想心里越扭曲,看着温阳的背影眼睛里面涌出一丝丝恨意,马上就要原形毕‘露’出来的宇文静,忽然被一声低沉的声音给拽回了思绪。

“温阳,怎么不多穿一件衣服。”

温阳回头便看见洛冰站在她身后,面如桃‘花’的看着洛冰,“怎么起来了。”

“看见你不在,睡不着所以就起来了。”说着洛冰便在温阳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

原本就嫉恨温阳的宇文静,在看见自己心心念念的男人当着她的面亲温阳,下意识咬了咬嘴‘唇’,眼睛就像要喷火一样看着那两人。

吃过早餐后,温阳便又去了医院陪同宇文凌,为了刷高存在感也跟着去了医院,三人在进入医院的时候便看见郁雅就像给泪人一样坐在宇文凌的‘床’边,郁雅在看见温阳来了后,便把位置让给了温阳,转身便走出病房。

温阳做到宇文凌的身边,“爸爸。”

宇文凌缓缓睁开眼睛看着温阳,声音虚弱道,“珊儿。”

温阳捧起宇文凌的手,“爸。”

宇文凌最近几天天天看着温阳叫温奕珊的名字,要不然见到别人就一句话不说,整体来说就是用昂贵的‘药’物吊着最后一口气。

病房‘门’口旁边的宇文静看见温阳伤心的模样,心里多了一丝快感,她突然想到一个主意,那就是如果宇文凌突然死了呢,那温阳是不是会更加痛苦,无声无息的走出病房后,正‘欲’去洗手间之际,宇文静忽然听见郁雅的声音,顺着声音寻找,走到围墙拐弯的时候,宇文静看见郁雅和一个穿着白大褂头发‘花’白的人说话,本能的像后退了一步便躲在一旁。

因为哭诉郁雅的声音有些沙哑,“金伯,凌现在谁都不认识。”

这位叫金伯的人疗养院的院长,他也算是看着郁雅和宇文凌长大的人,宇文凌在二十年后突然醒过来,这本就不是什么好兆头,为宇文凌检查身体的时候,金伯发现宇文凌身上的器官一点点在衰竭,已经坚持不了多少天了。

深叹一口气,“小雅,看开一点,凌昏‘迷’二十多年能醒过来已经是奇迹了,现在你主要做的就是不要刺‘激’他,这样子他还是有可能坚持一两个月的。”

金伯一边叹气,一边摇头的离开,只留郁雅一人站在原地默默流泪。

一直躲在旁边的宇文静在听见不要刺‘激’他就可能坚持一两个月的时候,心里突然有了主意,回头观望一眼那开着‘门’的病房,宇文静的嘴角留有淡淡笑意。

宇文静转身离开便看见洛冰独自走出病房,终于找到单独和洛冰在一起的机会,宇文静小跑到洛冰跟前,“冰,你走为什么不告诉我。”

洛冰眉头轻蹙,看着脸上挂着淡淡笑意的宇文静,现在他已经没有心思和宇文静周旋了,如果不是知道宇文静有意接近温阳的话,怕给温阳带来危险,他现在真想一巴掌把宇文静拍到南太平洋去,因为每次看见她,洛冰都会想起当年温阳受伤住院的情景。

洛冰看了看背后的‘门’关的很紧后才淡淡说道,“走的匆忙,所以没有来的及。”谁知下一秒,宇文静忽然窜了过来。

“冰,我好想你。”

洛冰推了推宇文静,“静儿,不要这样,在医院呢,对你影响不好。”

宇文静脸上的笑容慢慢淡去,她知道洛冰哪里是认为对她的影响不好,分明是怕被温阳看见才是真的,温阳,温阳,全是温阳,咬了咬牙强忍着自己的情绪,等到她把宇文凌给解决掉后,她要亲眼看见温阳痛苦的表情,最后她要一点一点的把温阳折磨死,让她亲眼看见她和洛冰是怎么在一起的。

——

原本回到英国的温弈棋,早已着实对付宇文天,在工作上温弈棋给宇文天下了不少绊子,早已过了古稀之年的宇文天,此时已经没有了力气和温弈棋斗下去,从公司回到家里的宇文天,一人躲在书房里面立下了遗嘱,他已经没有多少时间去等温阳亲口接受这里的一切,他相信温阳的人品,如果他真的有什么不测,那么这偌大的摊子温阳怎么样都会接下的。

晚上在宇文天的安排下,温阳第一次在这栋庄园里面和宇文天共进晚餐,长长的大桌子,宇文天威严的坐在主位上,郁雅和宇文静坐在宇文天的右手边,洛冰和温阳坐在宇文天的左手下侧。

宇文天在温阳来了后,一改脸上的严肃气质,微笑的问道,“小阳,爷爷不知道你爱吃什么,就叫厨师多做了一些,来多吃一些。”

温阳低眸心里很不是滋味,虽然那人害死了她的母亲,可是也是她的亲爷爷,如果让她去很那个已经年过古稀的老人,她也很难做的到。

洛冰看出温阳的情绪,夹起一块温阳最爱吃的菜,放进温阳的碗里。

坐在洛冰推‘门’的宇文静,每次看见洛冰对温阳的好,她心里就止不住恨意涌出。坐在宇文静身边的郁雅,敏感的感觉到宇文静有些不对劲,转头看向郁雅的时候心头一惊,抬眼在看看对面的两个人,顿时郁雅有种回到当年,她就是这样看着宇文凌和温奕珊两人在她面前亲昵,而她只能默默的看着,看着宇文静的模样,真像是看见当年的自己。

夹了一筷子菜放到宇文静的碗中,“静儿,多吃点,看你都瘦了。”

宇文静看着碗里的食物,抬眼就看见郁雅正给她使眼‘色’,收敛好脸上的情绪低声说道,“谢谢,妈妈。”

晚饭过后,宇文家的专用律师来到庄园,几人围坐在餐桌上,看着一脸庄重的宇文天,“李律师,请坐。”

“大家先等等再回去休息,李律师念吧。”

“宇文天老先生旗下的天宙集团共有百分之八十正股,全部过户给宇文凌先生的长‘女’温阳小姐,其余百分之二十股份赠予郁雅‘女’士,其他房产地产以及‘私’人岛屿四座给温阳小姐,在凤栖山上的庄园给郁雅小姐等……。”

李律师念完长篇财产分割,郁雅的脸上泪水横流,她这辈子从小丧父丧母,是宇文天一直把她养大,明明没有一点血缘关系,却为了她一直‘逼’迫他唯一的儿子娶自己,结果差点酿成大祸白发人送黑发人,如今又给了她庞大的家产,现在想想一切其实都是她咎由自取,如果不是他一心想要和宇文凌在一起,那么她就不用这么痛苦,老人家也不用这么大年纪了也没有享受过天伦之乐。

温阳有些惊讶的看着宇文天,她没有想到宇文天竟然把所有的财产都分给了她,大家只是看到了表面上宇文天放权把所有东西都分割了下去,只有坐在温阳身边的洛冰,嘴角扬起一抹笑意,心里暗道,这个老家伙果然有心计,根据他的调查,天宙集团被温弈棋‘逼’的很紧,这老家伙很显然已经力不从心,如果这时他把所有的一切都给了温阳,那么温弈棋必定会放弃攻击天宙集团,这样一来,他一辈子的心血不仅保住了,而且他还有了接班人。

宇文天坐在首位清楚的看见了洛冰的表情,看着洛冰眼睛里面那一丝嘲讽的笑意,他就知道那个年轻人定是看出他的意图了,温阳虽然能力不能领导一间大公司,但是选男人的眼光还是不错的,看着洛氏被洛冰打理的效果,他就知道将来天宙在他们打理下也会更上一层楼的。

晚上,温阳还处于心惊中,她怎么也想像不到为什么会把这么大的家业‘交’给她。

同样晚上胡思‘乱’想的人不止温阳一人,宇文静在听见那个和她毫无关系的遗嘱后,原本没有什么想法,因为那些本来就和她没有什么关系,只是在听见那老头子把大部分都给了温阳后,心里又开始嫉妒温阳起来。

‘门’外传来邦邦的声音,宇文静收敛了自己的情绪,“请进。”

郁雅在进入宇文静的卧房后,坐在宇文静的‘床’上,看着宇文静郁雅忽然想起了当年,那个浑身是伤,满脸泪水的无助‘女’孩,在宇文静出生的时候她是恨她的,比较宇文静的父亲毁了她,可是在她十六岁的时候,她还是打听到了宇文静的消息,可能是太过惦念的原因,没有接回宇文静的时候,每晚做梦都会梦见那个刚刚生下就被她抛弃的‘女’婴。

宇文静脸上笑容淡淡,坐在一旁,“妈,这么晚了你怎么过来了。”

郁雅拨了拨宇文静脸上的头发,“静儿,告诉妈,你是不是喜欢洛冰。”

郁雅瞳孔微缩,随后闪了闪,“是。”

果然,如郁雅所想,“静儿,妈,不希望你和我一样,喜欢一个不喜欢自己的男人,这样真的太痛苦了。”

宇文静心里很不舒服,她的妈妈不是过来帮她,反而是劝她放手,她都可以为了那个不死不活的男人守了二十多年,为什么自己不行。

宇文静第一次强硬的和郁雅说道,“妈,你不要说了,我不会放弃的,你知不知道从小我就喜欢她,最开始喜欢他的人是我,凭什么温阳她就抢先我前面去。”

郁雅有些痛心,现在的宇文静和她当年一样,当初周围的人都劝她放弃宇文凌,当时她的反应也是这样‘激’烈,郁雅劝阻无果后,离开宇文静的房间,宇文静独自站在窗户前,心里多有不甘,她从小到大想要什么没有什么,而温阳在没有争取的情况下通通都有了。

郁雅拿出手机悄悄按了几下后,嘴角‘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转身才回到自己的卧房休息。

------题外话------

推荐橙子的新文,《霸宠冷妻》,开始男主是变态,后来‘女’主反击暴虐男主…恩,大概是这个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