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小娇

064 温阳的失踪

064 温阳的失踪

大洋的彼岸,宽伯接过电话后,走进那装满照片的屋子里。

“少爷,收到消息,宇文凌去世了。”

此时正坐在房间的正中间苍君轩,看着空荡荡的屋子里面,只围着一些老旧的照片。

再听见宇文凌去世的消息时,苍君轩神情一愣,随即恢复了清明,轻轻说道,“宇文凌,死了。”

“是,说是今早上的事。”

看上平静的苍君轩此时嘴里哈哈大笑,“死了,他终于死了。”苍君轩在说出这几个字时,是咬牙切齿的,宇文凌是什么人,他年轻时最好最好的朋友,可是宇文凌干了什么,他兴高采烈的把自己的未婚妻温奕珊介绍给他认识,可是他们俩最终以私奔;来回报他,死了,二十多年的恨,他还没有亲自动手杀他,他却先死了,死的好啊,这样一来,那女孩就是他的了。

苍君轩起身后,整理了一下衣服,转身对着宽伯到,“宽伯,给我准本飞机,我要去亲自接珊儿回来。”

宽伯一惊,心里明白这是少爷要去接珊儿小姐的女儿去。

——

宇文凌的去世,让宇文天受到不小的打击,一直神情抑郁的待在自己的书房内,手里捧着宇文天从小到大的相簿。

宇文凌的葬礼办的很简单,早在二十多年前大家都已经认为,天宙集团的少主死于车祸中,所以只有温阳洛冰郁雅还有宇文静四人参加,温阳心痛至极,一直跪在宇文凌的墓碑前。

宇文静跟在郁雅身后,以郁雅的身体位置掩盖了自己的面目表情,偷偷的打量着哭的十分伤心的温阳,忽然感觉因为洛冰对待温阳的好,导致她堵塞的心瞬间变得畅快了起来。

葬礼结束后,郁雅和宇文静坐进了专用的商务车里,因为心爱之人离世,郁雅哭的很伤心,声音带着哽咽对着被洛冰刚刚扶过来的温阳说道,“小阳,和我们做一辆车一起走吧。”

温阳摇了摇头,“不用了,郁雅阿姨,我想在这走一走在回去。”

看着温阳那红肿的眼睛,郁雅也不勉强,于是便带着宇文静先行离开,在离开之际宇文静若有似无的看了一眼温阳后,转眼便对着洛冰抛了一个媚眼。

接受道宇文静的视线,洛冰下意识皱着眉头,心里直犯恶心,这个女人真是令人厌恶,要早一点把她处理掉是好。

好在温阳只顾伤心没有注意到宇文静表情的变化。

待郁雅和宇文静离开后,洛冰便搂着温阳沿着人行路慢慢的走,走了许久后俩人迎面看见一个小女孩站在原地哭诉,在她不远处一个身高170的中年男人手里拿着冰激凌一边对着小女孩说,“你要是在哭,这个冰激凌爸爸就吃掉了。”

那个小女孩看了看男人手中的冰激凌后立马停止了哭诉,伸出手举得老高大声喊道,“我的,我的,爸爸快给我。”

男人不再逗小女孩,直接把冰激凌的塑料包装拆掉,把冰激凌递给了小女孩,小女孩吃的很高兴,只见那中年男子拿出纸巾,轻轻的擦拭小女孩脸上的泪痕。

温阳看着这一幅温馨的画面,那本该止住的眼泪又一颗颗落下,洛冰有些皱着眉头看着温阳,那眼睛肿的已经像个灯泡,在继续哭下去那明天眼睛根本就睁不开了,洛冰捧起温阳的脸颊,轻轻的把温阳脸上的泪水吻掉,温阳看着周围大庭广众之下,有些羞報,于是对着洛冰说道,“冰,我想吃冰激凌。”

洛冰看了看温阳的脸,忽然想起刚刚那中年男人好似给那个小女孩一根冰激凌,嘴角带着宠溺的笑意,“好,我去给你买,在这里乖乖等我一会,我马上就回来。”

温阳点了点头,“恩。”转身找了一处长椅便坐了下去。

洛冰转身离开,没有发现又小超市之类的地方,开口对旁边开着别的商家打听了一下,在走一个路口就有小超市,洛冰有些担心温阳,回头看了看温阳坐下的地方,为了不想让温阳在触景伤心,于是便小跑着往有超市的接口去。

洛冰跑到超市,买了温阳最爱吃的口味后,又转身往温阳坐在的长椅跑回,在终于回到原地时,洛冰的心里被狠狠吊起,那长椅上除了一包刚刚打开的纸巾以外,再无其他,洛冰转身四处看了看,并且大声叫着温阳的名字都没有人回应,不远处洛冰看见那一对父女,小跑过去便对那中年男人问。

“这位大哥,刚刚有没有看见,坐在那长椅子上的女孩。”

那中年男人顺着洛冰的手望去,摇了摇头,“不好意思,我刚刚只顾着照顾我女儿,没太注意。”

洛冰有些失望的看了看周围,这时一软软的声音响起,“姐姐上大车里了。”

洛冰回头看向那说话的小女孩,脸上露着点点惊喜,转身蹲下去把手里的冰激凌给了小女孩,“小妹妹,告诉叔叔,你刚刚看到什么,告诉叔叔后,叔叔把这个冰激凌给你。”

小女孩天真的看着洛冰,“姐姐上大车了。”伸手便把洛冰手中的冰激凌抢了过来。

这时那中年男子才恍然开口道,“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刚刚那边好像过来一辆车,而且还停了一会呢,之后什么时候开走的我也没有太注意。”

陌生车子,温阳消失,洛冰满脸透着担心,他此时的脑子里想到的第一个就是温阳被绑架了,而且那个嫌疑人很有可能是宇文静,拿出电话打到宇文天的手中。

——

一个小时后,温阳在昏厥中醒了过来,睁开有些模糊的双眼时,一个满脸伤疤的男人映入她的眼帘,温阳大惊了,被那一条条伤疤下了一跳,本就有些晕眩的头,瞬间清醒了起来。

“你,你是谁,为什么在这。”温阳打量了一下四周的环境,脸上里面变了颜色,这是什么地方,这么会有两个座位,这是车里面,转头温阳便看见一处小小的窗口,窗口外面一片白茫茫,这时温阳彻底反应了过来,这好像是飞机的头等舱。

那满脸伤疤的男人,张开就嘿嘿一笑,那声音沙哑的有些刺耳。

“呵呵,呵呵,珊儿,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我今天就是要带你回去和我举行婚礼的,眼看着婚期就要到了,你不能再淘气到处在外面瞎玩了。”说着苍君轩还伸出那带着薄茧的大手,抚摸着温阳的秀发。

温阳看着苍君轩的手上的茧子,她很清楚那是什么造成的,在英国,虽然她只是一个单纯的学生,备受保护,可是她舅舅温弈棋怎么说也在黑道上混过,而且为了让温阳自保,还特意让温阳去学校了射击,苍君轩手上的茧子,很明显是常年握枪所造成的。

温阳没有说话只是任由苍君轩的手在自己的头发上来回抚摸。

这时一位头发花白,穿着管家式燕尾服的老人出现,“少爷,飞机马上就要降落了。”

苍君轩除了脸上的伤疤可怖,但是眼睛里面除了宠溺再无其他,温阳透过苍君轩的眼睛知道,她没有生命危险,只是那双眼睛有些熟悉,好似在哪里见过一般,只是一时想不起来。

飞机降落后,温阳被抱下飞机,看着四周都是海域的温阳,心里没有一点惊慌,反而很平静。

因为温阳在被弄上车的时候,被人刻意下了迷药,所以此时药劲还没有过,身体有些发软,一路上温阳被苍君轩抱进了一栋别墅里,温阳就这样无声无息的在这栋别墅里面待了三天,这三天虽然没有在见到那个满脸伤疤的男人,可是她仍然就像是女主人一样,拥有着佣人伺候,同样在这三天里她弄明白了一件事,这里是那个满脸伤疤的男人买下的私人岛屿,整座岛只有这一栋华丽的别墅,其他就像是做商业工厂似得房屋。

——

m国,宇文天派出了所有人找遍了能找的地方,就是不见温阳的踪影,宇文天气的要死,自己刚刚失去了唯一的儿子,这时又得知他唯一的孙女被人绑架,此时的宇文天怎么看洛冰怎么不顺眼,他把温阳被绑架的事全部都怪罪在了洛冰身上,因为洛冰连一个大活人都能给看丢。

连着三天都没有温阳的消息,宇文天便看见洛冰就骂一次洛冰,一直跟着洛冰身旁的宇文静实在是看不下去,于是当天夜里就找到洛冰说道,“冰,我们回t市吧,在m国外公没有查到他有什么结怨的人,那么不敢保不是t市里你的对手做的。”

洛冰抬起头看了看宇文静,说实话他最开始怀疑的就是宇文静做的,毕竟在这些人当中只有她最恨温阳才对,可是经过他的调查一直都没有调查出什么头绪。

第二天洛冰告别了宇文天,搭专机离开了m国,回到t市。

——

温阳在那四面都是海的岛屿上来回散步,想要企图寻找离开这里的方法,转悠了一天后温阳发现这里除了照顾她的佣人以外再无其他,还有四周全部都是树木和沙滩。

晚上温阳回到那被事先安排好的房间里面休息,躺在**再次打量着这个比较诡异的房间,这里面除了粉色就是粉色,还有那软软的大**挂门了蕾丝的东西,如果她从小就生活在这样的房间里,她会有可能接受的了,因为这是一间标准的公主房,只是可惜,谁让她从小是以男孩身份长大,她从小到大的房间里面均是以绿色居多。

看着墙上的钟表一分分钟走着,可是温阳的脸上一点睡意都没有,起身穿着睡衣走着窗口前,打开一扇窗让海风肆意的吹了进来,她已经在这座岛一个星期了,虽然这里过的很平静,除了每天在外面散步,要不然就是坐在电视前看着电视新闻意外,她就在也接触不到别的了,她现在很想问一问那把她绑架来的男人,到底要做什么,站在窗子前许久后,温阳把窗户关上,被海风吹得身体有些发冷,转身正要往**走去时,忽然听见一声暴虐的叫喊。

温阳收回正要上床的腿,从新穿好拖鞋后便朝着门外走去,刚刚走出门口正要顺着那一声声咒骂声去时,忽然眼前多了一双苍老的手。

“温阳小姐,回房去吧,哪里不该你去。”

温阳一愣,看着那满头银发的老人,这个人她知道,他叫宽伯,是一直侍候那满脸伤疤的男人的。这里毕竟不是她家,人家身为主人已经这么说了,那她也不能再不知道好歹继续在这栋别墅里面来回乱转,于是按着原路返回了她的卧室。

看着温阳已经离开,宽伯叹息的朝着那传出一声声咒骂的房间走去。

------题外话------

终于恢复了,加油,↖(^w^)↗。

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