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小娇

066 苍君轩的来历

066 苍君轩的来历

屋里面又是一片凌‘乱’,宽伯走进去便去扶起那瘫坐在地上的苍君轩。

“少爷,你这副模样要是让珊儿小姐看见了,该责怪你了。”

苍君轩在听见珊儿这两个字时,立即抬起头,那本浑浊的眼睛立马清晰了起来。

“珊儿,宽伯你说珊儿会责怪我。”

“是啊,少爷,珊儿小姐会责怪你不爱惜自己的。”

苍君轩对于宽伯提到温逸珊的话,心里很受用,可是在苍君轩起身那一刻,忽然神‘色’大变,一把把宽伯推开,“不,不会的,我把珊儿给杀了,她怪我,她恨死我了,她不会原谅我的,宽伯,我把珊儿给杀了,杀了,可是我不是故意的,是珊儿她‘逼’我的,她说她不爱我,她爱上了我最好的朋友,珊儿恨我,她恨我。”

此时的苍君轩无助的就像一个孩子,呜呜的躲在宽伯的怀里寻求安慰,他明白苍君轩的心里,那么深爱的一个‘女’人最后被他亲手杀死,不管是谁都会疯掉的。

——

第二天,温阳还是按照平时的时间起‘床’,只是今天温阳感觉到有些怪异,那就是没有了佣人给她送早餐,温阳感觉肚子有些咕咕直叫,于是穿好衣服收拾妥当后,便独自走下楼去。

四处张望,整栋别墅里面竟然一个人都没有,温阳寻找到厨房的位置后,打开冰箱在里面寻找了一些可以吃的食物,简单的吃了一口充饥后,满足的打了一个饱嗝便在这偌大的屋子里面游‘荡’。

这栋别墅的建筑风格,可以说是有些老旧,好似二十多年前的建筑风格,可是那建筑的材料却是崭新的,一点都不像是二十年前遗留下来的东西。

别墅建筑的如同古堡一般,楼梯很多,房间也很多,温阳顺着那环形状的楼梯一层层走着,直到看见一处与别的地方截然不同的大‘门’。

温阳只是好奇的看了一眼那个‘门’,可是心里却有种意念趋使她,把那个‘门’打开看看,走到那别致的‘门’跟前,轻轻扭动‘门’把手,那么自动的就被打开。

屋子里面的采光极好,‘门’刚打开后一股温风迎面袭来,直接扑打在温阳的脸上,走进去后,屋子里面空‘荡’‘荡’一片,只有正中间放着一个可以转圈转动的椅子,温阳走进去看了一眼周围,猛然倒吸一口气,站在原地四周观望,那墙上竟然挂着她的照片。

环顾一周后,温阳发现那墙上的照片不是她的,因为那照片所穿的衣服十分老旧,在看见那照片上人的发型装扮,温阳的眼角忽然溢出一滴滴的眼泪,那墙上挂着的照片是她的妈妈,温逸珊。

温阳看着墙上挂着一幅幅,各种动作,各种表情的照片‘激’动不已,走进其中一幅,站在前面轻轻抚‘摸’着照片里面人物的脸,声音哽咽道,“妈。”

‘门’口传来开‘门’的声音,宽伯站在‘门’口声音冰冷道,“温阳小姐,少爷回来了,让你去见他。”

温阳回过神,回头看着宽伯,擦了擦眼泪,正好她有好多疑问想要问那个满脸伤疤的人。

温阳随着宽伯来到一间单独的用餐餐厅,那里面有着长长的大餐桌,那餐桌上只有两个位置,并且是正对面,只见苍君轩坐在正上方的位置,佣人们看见温阳来过之后为温阳拉开苍君轩对面的位置,让温阳坐下。

声音沙哑的苍君轩对着温阳说道,“抱歉,珊儿,我工作太晚了,都没有让佣人给你做吃的,你一定是饿坏了吧,都怪我,下次我一定不会在工作晚了,我刚刚叫佣人做了你最爱吃的虾仁,一会你要好好尝一尝。”说着,苍君轩拍着手,接下来一些佣人各自端着餐具走了进来。

桌子上的食物摆放好,所有的佣人通通走了出去,这是温阳第一次和苍君轩如此平静的面对面,若是以往,苍君轩总是和温阳待一会就匆匆离开,就连吃饭也从来没有在一起吃过,温阳注视着苍君轩的脸,细细的观察后温阳发现,如果苍君轩脸上的疤痕若是没有了踪迹,那么他的那张脸必定‘迷’倒众生。

温阳没有吃刚刚摆好的西餐,而是一直盯着苍君轩看,几分钟后温阳突然睁大眼睛,她想起来了那张照片,那个搂着她妈妈的男人。

“你是?”

苍君轩低笑,“珊儿,你怎么了,不认识我了吗,我是苍君轩,你的未婚夫,我知道你在生我的气,不过没关系,我们还有一个星期就要成为了正是夫妻,到时你就不会在生我的气了。”

夫妻,温阳睁大双眼,想要想清楚那个男人说的是什么意思。

苍君轩在饭桌上一直憧憬着和温逸珊美好的未来。

——

此时T市,温阳失踪的事已经惊动了大家,席浩在得知温阳被洛冰‘弄’丢后,直接冲到了洛氏。

办公室的大‘门’被猛然打开,洛冰看着一脸怒气的来人,刚要张嘴询问,只是下一秒席浩如风般的拳头迎面打在了洛冰的脸上。

“你这个‘混’蛋,你把温阳‘弄’哪去了。”

洛冰被席浩突然打过来的拳头,伤的嘴角溢血,从办公椅上起身后,又还击了席浩一拳,“她是我老婆,不管怎么样都和你没有关系。”

席浩神情一动,脸上‘露’出一抹冷笑道,“你说和我没有关系,那好,我希望你以后都会记住这句话。”

说完,席浩用力摔上‘门’便大步离去。

洛冰抬起手轻轻擦拭嘴角的血液,吐了一口血水。

席浩走出洛冰的办公室后,拿起电话便打到远在英国的温弈棋手中,因为他知道温弈棋在温阳的身上安装过追踪器,当初温弈棋的死对头并没有完全被消灭,留下了一两个余孽,而这两个人便试图绑架了温阳,当时他们都不知道的便是,温阳的身上早就被温弈棋安装了追踪器,所以在温阳第一时间出事的时候,温弈棋便透过那追踪器直接查到了温阳的所在地,相信这次也不会例外。

远在英国的温弈棋,在得知宇文凌去世的消息,感慨了一番,还有便是因为宇文天把所有的资产通痛留给了温阳后,温弈棋便放心温阳在M国带着,并且把所有派去监视宇文天的人通通调了回去,所有以至于温阳失踪温弈棋至今都不知道消息。

席浩把温阳消失的事简单的告诉了温弈棋的大概,此时的温弈棋正在欧洲开重要会议,可是没有想到在会议室从来不接‘私’人电话的温弈棋,在今天打破了这个惯例,而更令温弈棋没有想到的事,在他打破这个惯例后,接到的电话竟然是告诉他温阳失踪的消息。

——

无人岛,温阳莫名其妙的陪着苍君轩吃完饭后,又被苍君轩送回了自己的卧室里,这时‘门’口传来敲‘门’的声音,温阳起身打开‘门’就看见宽伯站在‘门’口。

在苍君轩哪里有着众多的疑问,还没有解开,宽伯又再次神秘了进来了。

“宽伯,你有事吗?”

宽伯看着眼前和当年温奕珊八成相似的脸,深深叹了一口气,“温小姐,我可以和你谈谈吗?”

温阳有些吃惊,这是宽伯第一次和她说这么多的话,于是听话的点了点头。

宽伯站在靠窗的前面,面朝着海边的方向,又有开口说道,“我家少爷叫苍君轩,是当年温家大小姐的未婚夫,也就是你妈妈温奕珊。”

“原本他们从小一起长大,温家一直是四大家族之首,其他三大家族的小少爷们通通喜欢和珊儿小姐一起玩,当初我家少爷也非常喜欢珊儿小姐,只是小男孩不懂得表达自己喜欢的方式,所以他选择了一个最笨的方法就是欺负珊儿小姐,可是就是这样的一个方法让他彻底的和珊儿小姐中间形成了一到裂痕。”

温阳坐在一旁就这样静静的听着宽伯讲述着苍君轩和自己妈妈的事。

“少爷在十八岁时便和珊儿小姐定了婚,当然是家族安排的,那时珊儿小姐很听话,纵使不喜欢少爷,但是为了家里还是同意了和少爷在一起,可惜好景不长,在少爷二十岁的时候,从国外回来,也就是那时,少爷带了另外一个男孩,那个男孩叫着宇文凌,是少爷的同学,好哥们,宇文凌身家不菲,是M国天宙公司的少东,头脑非常聪明,长相也十分帅气,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和珊儿小姐相爱了,而且爱的很深。”

温阳听见这,终于明白了为什么那张照片里面,自己的妈妈和别的男人在一起,而自己的爸爸是单独站在一边的。

“当时少爷得知自家最爱的‘女’人和自己最好的朋友在一起时,心里痛极了,也就是那时他利用了自己所以的资源能量,想要打败宇文凌,可惜那时四大家族内讧,苍家备受打击,故而破产,老爷和夫人受不了打击一病去世,唯独留下少爷一人,家族欠债被其他家族‘逼’迫,无奈少爷独自远离了这里,来到了法国,加入了黑帮。”

“少爷因为长相俊美,头脑聪明,被黑帮老大撒名看重,让少爷当了黑帮的军师,可是撒名有一个备受宠爱的情‘妇’,一眼便看中了少爷,在撒名一次外出的时候,那个情‘妇’以撒名的名义把少爷骗到了一栋别墅,并且给少爷下了‘药’,结果少爷和那个情‘妇’发生了关系,因为‘药’力太重少爷一直处于昏‘迷’中,直到少爷再次醒来后,发现身上不着寸屡,手脚被绑上了铁链,脸全部被刮‘花’,在少爷看清周围的环境时,才知道他被人关在了暗室里面,知道他发现了旁边浑身是血的‘女’子时,他才想起之前做了什么,只可惜一切都晚了。”

温阳在听到这里时,心里突然很担心那个叫苍君轩的男人。

“也就是这时,那个叫撒名的老大突然出现在暗室里面,那个浑身是血的‘女’人正是那撒名最宠爱的那个‘女’人,也就是给少爷下‘药’并且发生关系的‘女’人。撒名为人心狠手辣,对于背叛他的人他一律不会放过,他亲手折磨死那个‘女’人后,便对少爷下手,他亲手割掉了少爷的下身器官,毁了少爷的脸,并且把少爷扔进大火里,想要烧死他,只是少爷命大,在少爷家人黑帮时,救过撒名的司机,那个司机很有良心,为了报恩,他把少爷偷偷的给救了出来,并且告诉少爷,其实那个撒名早就想杀了少爷,原因就是少爷的名声很高,高的已经要取代了撒名的地位,于是撒名出于嫉妒,所以在知道那名情‘妇’对少爷下手的情况下,顺水推舟,企图还是少爷。”

宽伯说到这,温阳不得不为苍君轩留了一把伤心的眼泪,她从不知道一个男人可以这样的哭,家冯变故,爱人的离开,被人陷害导致身体残疾,所有的痛苦好似都集中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