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小娇

067 宣布结婚

067 宣布结婚。

宽伯看着温阳那深受感触的小脸,心思下沉,想了许久后,宽伯没有把苍君轩亲生杀死温奕珊的事说出来。

温阳听过苍君轩的时候,一个人独自坐在别墅外面的秋千上,脑子里面不断回想着宽伯和她所说的话,她没有想到那个满脸疤痕男人会有那样不堪的过往。

最近苍君轩对待温阳的一些莫名其妙的举动,温阳充分理解了,苍君轩很显然‘精’神有些不正常,每次面对她的时候,都是把他想象成自己的妈妈,这样她给自己吃的那些食物,给自己准备的衣服,同样的也都是按照自己妈妈的标准来定制的。

晚上苍君轩再次出现在别墅里。

温阳穿着苍君轩买的衣服,走到楼下看着正在厨房里忙碌的苍君轩道,“轩,你回来了。”

正在‘弄’食物的苍君轩在听见温阳的声音一愣,双手有些颤抖的握着手中的菜,轻轻转过头看着温阳,眼中有些温热,这是他第一次听见珊儿这样亲昵的叫她的名字。

站在不远处的温阳其实有些尴尬,那样叫一个和他父亲同岁的男人,单字名字。

苍君轩对于这突如其来的的欣喜惊得手中的食物掉落一地,转身走到温阳面前一把把温阳拥抱在怀里。

“珊儿,你终于肯叫我的名字了,珊儿,我好高兴,真的是太好了。”温阳看着苍君轩开心的就像孩子一样站在她面前手舞足蹈的。

苍君轩在高兴之余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停下脚步站在原地,有些胆怯的看着温阳。

温阳看了看有些不对劲的苍君轩,“你,怎么了?”

苍君轩的眼神忽然变得十分落寞,伸出手便把自己的脸挡住,声音怯懦的说道,“珊儿,不要看我,我,我现在很丑。”说完这句话转身便跑了出去。

看着苍君轩的背影,温阳忽然觉得很心疼那个男人。

——

国内和洛冰一起回来的宇文静,此时正瑟瑟发抖的躲在自己的公寓里。

公寓的外面,一个声音痞气,嘶声力竭的大喊着。

“邹研,你这个傻丫头,给我出来,你以为你整容我就认不出来你了是吗,你个小贱货……。”

公寓外面,邹志国一声声咒骂着,公寓里,邹研就像受伤的小兔子缩在‘床’头,眼睛里充满惊恐,她怎么都没有想到,刚刚从国外回来,邹志国就找上‘门’,并且还清楚的说出她的身份,手里握着手机一直无休止的的拨打着洛冰的电话号码,可是一直无人接听,心里害怕至极的邹研拿着电话又拨打了另一个号码,那就是司机兼情人的穹,打了无数遍,电话里面传来的都是冰冷的机器人声。

一气之下的宇文静,狠狠的把手机摔的稀碎,此时的她感觉到从未有过的孤单感。

其实穹在下飞机后,独自回去宇文静的公寓时,就被一伙人给绑架了起来,虽然穹会一些身手,可是毕竟寡不敌众,几下后便被人给绑到了一处废弃的地方。

黑漆漆的废弃仓库,洛冰神情冰冷的走了进来,穹被‘蒙’着黑‘色’眼罩,看不清一切事物,在眼睛上的东西被拿开后,被亮光刺‘激’的有些睁不开眼。

洛冰神‘色’冰冷的出现在穹的面前,“说说,温阳哪去了?”

穹在眨了几次眼睛后,终于看清眼前的来人,声音有些索瑟道,“是你,为什么要绑架我,温阳,我不知道她去哪了。”

在温阳失踪的时候洛冰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宇文静背后下的手,所以他在宇文静提出回国的时候,便很痛快的答应,目的就是为了趁着宇文静不察的情况下继续查着,果然让他查到一些事情来,原来宇文凌的死竟然是非正常死亡,原因就是宇文凌吸收的氧气里面注‘射’了一种无‘色’无味的气体,导致宇文凌窒息死亡,如果不是他再次派人去查探,那么宇文凌的死亡,谁都不会怀疑的。

洛冰一直盯着穹看,就是不说话,那眼神凌厉的仿佛要把穹给‘射’穿,穹在说完不知道的话后,便一直垂着头,因为他实在是不想看见洛冰那嗜血的眼睛。

看似无害的洛冰,此时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伸手做了一个手势,紧接着便上来两个男人恭敬的走到洛冰面前。

“老板”。

洛冰从兜里拿出一盒烟,轻轻点燃一根后对着那两个人说道,“好好‘侍’候‘侍’候他,直到他说真话为止。”

在众人眼中,洛冰就是一个头脑聪明的商业老大,可是谁都不知道他在国外,仅用了短短几年的功夫,建成了一个暗地里的组织,他的目的就是要让自己变得强大。

十几分钟后,穹那白皙的脸已经面目全非,浑身是血的躺在地上,任凭那两个人怎么对穹施行,穹只是‘交’代了他对宇文凌下的手,在有其他都没有承认过。

——

无人岛别墅里,佣人纷纷忙碌着,整栋别墅里面被佣人们打扫的一尘不染,并且还特意装饰了一遍。

宽伯带着为温阳特意打造的礼服走进温阳的卧室。

“温阳小姐,这是您今天要穿的礼服。”

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的温阳,在看见宽伯拿着礼服进来后,有些惊讶的问道,“礼服,给我的。”

“对,今天晚上少爷要带您去参加黑帮的晚宴。”

温阳疑‘惑’的看着宽伯,“黑帮晚宴,这么说我们今天要离开无人岛了是吗?”

“对。”宽伯把礼服整整齐齐的放在温阳的‘床’上,以便温阳试穿,他很感‘激’这个年纪小小,并且心地善良的小‘女’孩,他把关于苍君轩的事和温阳解释一遍后,又向温阳提出了一个要求,那就是想让温阳装作成温奕珊的身份,来陪伴苍君轩一段时间,来弥补苍君轩一生的遗憾,这样对于苍君轩‘精’神上的病情有所帮助。

只是他没有想到,温阳会一口答应了下来,所以宽伯对于温阳更加有好感。

晚上温阳盛装出现,而苍君轩也把自己打扮的很得体,白天他因为自己脸上的伤疤丑陋,不想暴‘露’在自己心爱的人面前,于是他找了专业的造型师,为他设计一副新的造型,并且让最出‘色’的化妆师为他掩盖脸上的疤痕。

随着苍君轩坐进直升飞机的温阳,俩人几分钟后便非常了无人岛,来到黑帮总部。

二十多年前,黑帮大‘乱’,黑帮家主,撒名全家被杀,并且撒名的整个身体被肢解,黑帮内部纷‘乱’各个堂主纷纷想要争夺家主之位,于是作为军师的苍君轩‘挺’身而出压治了所有的人,成为了黑帮帮主。

飞机停在了一处小型的飞机场,温阳随着苍君轩下飞机后,飞机的螺旋机制造出来的风极大,在温阳觉得自己身上的裙子马上就要被刮掉的时候,站在她一旁的苍君轩很体贴的把为把自己身上的西服脱下,搭在了温阳的肩膀上。

黑帮组织的一年一度的聚会,邀请了欧洲黑道中排名前十的帮派以及分舵,黑帮的人资历深的人都知道苍君轩的位置是怎么来的,他们都痛恨撒名的残暴以及嫉妒贤能的个‘性’,所以本就名誉地位很高的军师苍君轩的出现引起了他们的共鸣,更加让他们对信任苍君轩能够胜任这个位置,结果如大家所想,苍君轩在坐上黑帮帮主的位置后,的确给他们带来了更多的利益,并且让黑帮不在是黑道打杀的帮派,而是像古老家族一样的有规有矩的存在。

所以每次参加这个宴会,苍君轩都会成为大家最受关注和崇拜的人物,他们提前得知了二十年都没有单独和‘女’人在一起过的苍君轩,如今参加这次宴会竟然带来了传说中的未婚妻一起到来,就这一点就让整个能排的上名次的黑道世家,‘激’起了好奇心,原本他们各自家族都带了自己家出挑的‘女’儿和妹妹,目的就是想要和这位黑道传说拉上关系,以保自己的家族更上一层楼。

温阳一身紫‘色’‘露’背的拖尾晚礼服,苍君轩则一身黑‘色’西装,除了年纪上的差别,从远处看,俩人到时很相配。

温阳一进入宴会厅,就引起了多方位置的关注,在宴会的一角,两个神‘色’严峻的男人正看着刚刚走进会场的温阳和苍君轩。

“舅舅,是小阳。”

自席浩知道温阳失踪后,便联系了温弈棋,他知道不管温阳失踪到哪里温弈棋都会能找到温阳,果然,温弈棋用他在温阳身上装置的卫星定位仪,准确的找到了温阳的位置,在温弈棋得知温阳是被谁绑去的时候,他便知道温阳没有生命危险,所以才放心的带着席浩来参加这个,已经放弃多年的众多黑道头头的宴会。

温弈棋手端着红酒轻轻抿着,眼睛‘阴’鸷的盯着苍君轩,二十年了,那个从小一起长大的人,已经有二十年没有见过面,当初他被家族追杀,在一次逃亡的时,濒临死亡时他一度以为所有的仇恨再也报不了的时候,出现了一个救星,那个人很神秘,救下他之后便直接离开,连名字都没有留下,后来他一举夺回了家族事业后,调查了许久,直到最近他才知道,当年那个救过他的人竟然是苍君轩。

宴会中,温阳挽着苍君轩在会场上游走,一直在暗地里看着的席浩,心里紧张的要死,他不敢相信他所看到的,温阳不是被绑来的吗,为什么脸上没有一点点被胁迫的模样,看那样子反而倒是像她自己同意跟着去的。

几分钟后,宴会上一片掌声,苍君轩站在台上举行香槟酒。

经过化妆师的手,苍君轩脸上的疤痕已经淡化不少,在灯光的辉映下,根本就看不出来苍君轩脸上有疤的模样。

自从受创后苍君轩极少参加这类的宴会,就算是黑帮一年一度的聚会他也只是派出宽伯做代表去参加。

台上,沙哑的声音响起,“各个帮友,兄弟,我苍君轩在这里要宣布一件事,那就是我要在近日迎娶我的未婚妻,温奕珊小姐。”

苍君轩的话一出,所有人都面面相觑,虽然得知苍君轩有了未婚妻,可是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会这么快就宣布结婚。

同样的站在台下的温阳,心里也很震惊,她只是答应宽伯假装自己的妈妈,让一时接受不了自己妈妈死去消息的而神经异常的苍君轩而已。她可没有想过第一次举行婚礼是和别的男人举行,就算是演戏也不可以。

众人反应过后,纷纷鼓起掌声表示祝贺,站在角落一直没有上前的席浩,第一次感觉到慌‘乱’,压抑着声音想站在自己身边的温弈棋询问。

“舅舅,怎么办。”

------题外话------

最近橙子的皮都要被气的爆炸了,不知道什么原因,电脑上了五分钟,就断网,总断总断,要不然一断就断一天…疯…。最近在有断更,不要怪橙子,橙子会尽量在能上网的时候传…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