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小娇

068 你这个坏女人

068 你这个坏女人

席浩很想冲上去把温阳直接带走,只是温弈棋一直站在旁边阻拦着。

苍君轩在宣布完后,从台上走下来便牵起温阳的手。

温阳有些蹙眉,“为什么要宣布我们结婚。”

苍君轩嘴角含着宠溺的微笑,“这样的喜事当然要和别人分享才好。”

一声熟悉的声音响起,“轩大哥。”

温阳和苍君轩同时回头看去,只见温阳脸上一喜,张张嘴‘欲’喊出‘舅舅’二字时,一旁的苍君轩就抢先了一步开口。

“小棋,你来了。”

距离近时,温弈棋原本脸上的笑容僵了僵,苍君轩的脸上竟然有那么多的凸起,看着上面厚厚的粉末,显然是用化妆品涂抹过的了。

“轩大哥,许久未见,近来你还好吗?”

此时的苍君轩就像回到了过去一样,伸手‘摸’着温弈棋的头,打趣道,“傻小子,才几天不见我而已,就说是许久未见,对了我要和你姐姐结婚了,你以后不能再叫我轩大哥了,你要叫我姐夫。”

温弈棋有些怪异的看着苍君轩,转头看着温阳,只见温阳对着他点头。

这时好似明白什么一样的温弈棋,张嘴喊着,“姐夫。”

一声姐夫,让苍君轩本来就很高兴的心,更加雀跃了起来。

宴会中苍君轩和其他帮主寒暄,趁着空隙,温阳和温弈棋单独见面。

“舅舅,你怎么在这里。”

温弈棋看着完好无损的温阳,终于放下了那悬着的心。

“我还想问你呢,怎么回事,他们不是说洛冰那臭小子把你‘弄’丢了吗,你怎么会在这,还有怎么会跟他在一起。”

温阳看向不远处满脸笑容的苍君轩,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舅舅,其实我是被绑架来的,可是现在我想帮帮他,你不知道,他因为妈妈的死,神智已经不清了,而且一直拿我当妈妈的替身。”

温弈棋心惊,当替身,“那他有没有对你怎么样。”

温弈棋的话很明显,苍君轩当初可是他姐姐的正牌未婚夫,万一他那温阳当成姐姐做了什么不该做的可怎么办。

温阳听出温弈棋的话,只是那样的事,让她怎么好意思和自己的舅舅说,于是转移了话题问道,“舅舅,洛冰有没有跟你一起来。”

温阳的问话,让一直跟着温弈棋身后的席浩,心里有些自嘲,他一直担心的人,见面后就像没有看到自己一样,反而嘴里第一个要问的人也不是他。

温弈棋冷哼一声,洛冰实在是入不了他的眼,温阳出事后第一个联系他的竟然是席浩,而那个正牌的外甥‘女’婿却连一个踪影都没有看到。

温阳看着很生气的温弈棋,转眼她才注意到温弈棋身后的人,“浩,你怎么也来了。”

席浩苦笑,“温阳,你没事吧。”

“我没事。”她没有想到席浩也会来这。

一旁的温弈棋是越看席浩越顺眼,“知道你失踪,席小子就到处找你,明知道这次来这危险,但是他还是拼命的跟着我一起来。”

温阳有些觉得对不起席浩,每次在她遇见危险时,席浩总是会第一个想要保护她的人。

不一会苍君轩和众人聊完后,从新回到温阳身边,“珊儿,怎么样,累不累。”

站在一旁的温弈棋有些感慨,他从来不知道苍君轩会爱姐姐爱成这样,如果姐姐现在还活着,会不会后悔当初没有选苍君轩。

‘门’口传来一声轰动,温阳等人齐齐看了过去,只是下一秒,温阳那小脸煞白的看着站在‘门’口的人。

‘门’口处洛冰一身白‘色’西装,头发打的发蜡,看起来就像一个纨绔的公子哥。

刚刚嘴里还念叨的人,如今却出现在这里。

洛冰迈着长‘腿’优雅的走到苍君轩面前。

“苍主。”

苍君轩看着眼前的年轻人,嘴里哈哈大笑,“原来是冰帝,果然闻名不如见面,真是年轻有为。”

洛冰的出现,真的是出乎大家的意料,他们没有想到洛冰竟然还有另外一个身份。

侵‘**’多年黑道的温弈棋,听说过冰帝这个新起的帮派,只是从来都没有见过掌舵人罢了,没有想到那个一直文绉绉的洛冰竟然还有这样的一面。

洛冰一直和苍君轩说话,一个眼神都没有给过温阳。更不用提温弈棋和席浩了。

洛冰的到来让在场的其他帮主,都燃起了另一个希望,原本他们打算把自家‘女’儿给苍君轩,可是一来人家就宣布结婚了,明显的是人家没有希望,现在另一位传奇人物冰帝的头目出现,正好符合了他们刚开始的心意。

宴会厅里,洛冰四处游走,侃侃而谈的和其他人‘交’谈,更有一些美人自我推荐和洛冰认识,这边温阳气的要死,只是那边的洛冰就像没有注意到一样,但凡有美人上前,他都来者不惧一一‘交’谈着。

宴会举行一半,温阳走到苍君轩身边,“轩,我要去一趟洗手间。”

“我陪你去。”

“哦,不用了,你和他们聊天吧,我自己去就可以了。”

苍君轩看了看周围的人,随后点了点头。

温阳独自一人离开大厅去洗手间,走在空旷的长廊处,忽然穿出一个黑影把温阳拉进一间屋子里。

“呜呜。”温阳用力挣扎着。

这时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你给我闭嘴,你这个坏‘女’人。”

再听见熟悉的声音后,温阳不在挣扎,轻轻的指着捂住自己嘴边的手,示意对方自己要窒息了。

只是那手刚刚移开,一个温热而滑溜溜的软体,滑进自己的嘴里。

唔唔……

几分钟后温阳瘫软的如一滩水一样。

“说,他有没有碰你。”

得到喘息的机会时,温阳伸出双臂搂着洛冰的脖子,声音柔软的说道,“老公,我好想你。”

一句老公让洛冰那愤怒的心柔软了起来,如麻雀一样轻嘬着温阳的红‘唇’。

“我带你离开这里。”

太多的思念不言而喻,俩人‘吻’得‘激’烈,这时洛冰就想不顾场地的要了温阳,那大手刚刚深入温阳那袒‘胸’‘露’背的晚礼时,温阳适时地直直住。

“不要。”

洛冰神‘色’微暗,脸上的表情顿时黑了起来。

“你什么意思,之前我担心你被人抓,到处寻找你的下落,可是今天我却看见这样一个光鲜亮丽的你,温阳,你到底是真的被人绑架了,还是自愿跟人家走的。”

温阳推开洛冰,从新整理了一下晚礼服,有些抱歉的对着洛冰说道,“老公,对不起,之前我真的是被抓了,只是后来我了解了一些事……,现在我只想帮帮他,真的。”

温阳简单的把苍君轩神智有问题的事和洛冰说了一下,虽然他十分不同意温阳这么做,但是知道苍君轩已经不备任何男人功能的时候,那个一直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跟我走。”

温阳想了想,随后摇了摇头,“不知道。”

“不知道?”

洛冰气的要死,恨不得掐死眼前的‘女’人,一直在国内担心她的安危,结果她可倒好,穿的‘花’枝招展的和别的男人参加宴会,还是宣布结婚的宴会,要不是他创建的帮派也算是小有名气,收到了一点一度的黑帮聚会的请柬,要不是他派来的人之前有见过温阳的照片,他根本不可能知道自己的老婆,竟然背着他要和别的男人结婚,尽管那是个假男人,但是那也不行,因为不管是她的初‘吻’,**,初婚,但凡所有的初次通通都要是他的才行。

从新回到宴会上,温阳的嘴‘唇’有些红肿,就连脸蛋也比较红润。

苍君轩看见温阳气‘色’有些不对,贴心的询问,“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温阳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随后对着苍君轩摇了摇头,“没,没有不舒服,只是觉得有点闷。”

宴会没有结束,苍君轩便带着温阳离开,坐着直升飞机从新回到无人岛。

众人都离开后,温弈棋,席浩,还有洛冰三人坐在一间酒吧的包厢里。

洛冰神情冰冷,没有和温弈棋还有席浩说一句话,准确的说是没有和温弈棋说一句话,明明他才是温阳的准老公,可是身为舅舅的温弈棋竟然带着席浩那个小白脸,在他先一步来到这里,很显然他们早就知道温阳的下落,却不告诉他,很显然温弈棋这个舅舅在洛冰的眼里,没有了一点点值得他尊敬的地方了。

“您有什么事要说吗?没有我要回去睡觉了。”洛冰的声音懒洋洋的。

温弈棋本就声洛冰的气,要不是他没有把温阳看好,那么温阳就不会落在苍君轩的手里,还当什么姐姐的替身。

“你怎么会来参加这次宴会。”

洛冰的声音不带任何情绪道,“那是我的事,和您好像没有多大关系吧。”

“你,你非要这么说话吗?”温弈棋有些气急,还没有谁敢这么和他说话过。

坐在一旁的席浩,看不惯洛冰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洛冰,我们只是担心小阳……。”

席浩的话没有说完,洛冰一个冷眼过去,“你给我闭嘴,小白脸子,有你说话的份吗,打小我就看你不顺眼,长大了还跑我家里碍我的眼,小阳,小阳叫的那个亲切,我告诉你,温阳他是我一个人的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从前没有,以后更不会有。”说完起身便大步离开。

席浩被洛冰噎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脸‘色’一阵白一阵红。

从新回到无人岛的温阳,洗好澡后躺在卧房里,想想之前在宴会中的某个房间里和洛冰温存,小脸就像能滴出血来一样的红。

卧房外传来了敲‘门’的声音,温阳穿上睡衣从里把‘门’打开。

“宽伯,这么晚怎么还没睡。”

宽伯手中端着一杯牛‘奶’,脸上‘露’着温和的笑容,“温阳小姐,这是少爷吩咐给您送来的。”

温阳接过牛‘奶’,“谢谢。”

“是我谢谢您才对,温阳小姐,二十多年了,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少爷这么开心,仿佛就像从新回到了二十年前,开心的就像孩子一样,老夫真的是很感谢温阳小姐。”

温阳有些不好意思,她可没有觉得她自己做过什么了不起的事,让一位年近六十多岁的老人这样的感谢她。

随后宽伯和温阳说道,“婚期已经定下来了,在下个月六号,也就是还有七天。”

温阳手中握着牛‘奶’杯一愣,“什么?”

宽伯知道事情发生的太快,只是下个月六号是珊儿小姐的忌日,同样也是少爷曾经和珊儿小姐的结婚日期,他也没有想到少爷会把这个日子记得这样清楚。

------题外话------

噗,终于等到再次连接上网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