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小娇

069 苍君轩之死

069 苍君轩之死

重新回到无人岛,又是自己独自过了几天,在那次宴会后,苍君轩再一次消失在温阳的视线中。

这几天时间温阳觉得过的很快,上次在宴会中见到洛冰时,洛冰偷偷给了温阳一个联系工具,这个联系工具没有信号发射,只是短程的联系工具,所以温阳看着上面传来的一条一条信息,就知道洛冰就在她的身边。

早上起来温阳刚刚从洗手间,拿着毛巾正擦拭着脸上的水珠走了出来,这时几个佣人手里纷纷拿着礼服规矩的站在自己房间门口。

温阳诧异的看着那几名佣人,这时宽伯还是如往常一样穿着管家式的燕尾服,唯一身上不一样的地方就是,那双手上带了一副洁白的手套。

宽伯脸上堆满笑意,“温阳小姐,请穿上礼服。”

满脑子问号的温阳,一脸不解的看着宽伯,“礼服?”

“对,今天是您和少爷的婚礼。”

“婚礼。”

宽伯没有回答温阳的话,脸上只是挂着淡淡的笑容。

佣人齐上手把温阳打扮一新,半个小时后一个华丽的新娘出现在众人面前。

在全身镜前看了看自己的装扮,温阳一脸为难的看向宽伯,宽伯挥了挥手,其他的佣人便通通退下,看着一身新娘装扮的温阳开口道,“温阳小姐,今天是你在这里的最后一天,我已经和少爷说过,你和他举行婚礼后要回家一趟,少爷知道珊儿小姐孝顺,所以同意了,所以希望温阳小姐能最后一次帮助老夫,和少爷举行这个二十年前,还未举行过的婚礼。”

听了宽伯的话,温阳同意的点了点头。

随着时间的推移,宽伯亲自牵着温阳的手一步步朝着别墅外面走去,温阳看着周围的而环境,那是一片绿油油的草地,草地上有一个全部挂满了鲜花的拱门,周围还放了四个白色椅子。

草地上突然响起悠扬的婚礼进行曲,只见苍君轩不知从何地突然出现在拱门前,正一脸幸福的模样看着温阳。

头上被白纱盖住,随着宽伯的脚步一步一步朝着苍君轩走去,走在苍君轩的面前,宽伯把温阳的手叫到了苍君轩手中。

“珊儿,今天的你,是我最美丽的新娘。”

俩人站在拱门前,这时宽伯以司仪的身份开始宣读婚礼致词。

俩人身后的那空着的四个椅子,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已经被人坐满。

“苍君轩先生,您愿意娶新娘温奕珊小姐为妻吗?”

苍君轩:“是的,我愿意。”

“无论她将来是富有还是贫穷、或无论她将来身体健康或不适,你都愿意和她永远在一起吗?”

“是的,我愿意。”

宽伯转向温阳。

“温奕珊小姐,你愿意嫁给苍君轩先生为妻吗?”

温阳:“是的,我愿意。”

苍君轩和温阳身后的那空着的四个椅子上的其中一个,洛冰的手握着紧紧的,青筋血管仿佛就要爆掉一样,她的老婆,竟然当着他的面和别的男人宣誓婚礼致词。

“无论他将来是富有还是贫穷、或无论她将来身体健康或不适,你都愿意和她永远在一起吗?”

“是的,我愿意。”

“好,我以圣灵、圣父、圣子的名义宣布:新郎新娘结为夫妻。现在,交换戒指,新郎可以亲吻新娘了。”

苍君轩看着一身白纱的温阳,嘴角笑容满满,现在是他这辈子最开心的时候,他等了二十多年终于等到了娶心爱之人了。

苍君轩拿出一枚设计精致,却又有些复古的钻石戒指,“珊儿,这是我亲手为你设计的,可是我却不能亲手为你戴上,我错了,可是我是真的爱你,好爱,好爱,有时我在想,当初我们都是孩童时,我没有欺负过你,那么你是不是就不会像这样抗拒我了。”

隔着温阳脸上的薄纱,轻轻的吻在了温阳的额头,轻声说道,“温阳,谢谢你。”

温阳心里一惊,自打她见过苍君轩时,苍君轩嘴里就一直叫着她妈妈的名字,从来没有叫过她温阳,温阳抬起头看向苍君轩,就看见苍君轩的手滑进了那西服上衣的内藏口袋里。

接着一把银色的手枪落在苍君轩的手中,在所有人看见那把银色手枪时,脸色均变。

刚刚还在一旁致词的宽伯,脸色的惊吓最为严重,他怎么就没有发现呢,少爷在他面前这么反常,他怎么就有没有注意到,他是那么爱珊儿小姐,婚礼都要定在珊儿小姐的忌日,原来这都是预谋好的。

苍君轩拿着那银色的手枪抵制在自己的胸口前,“珊儿,等我。”

砰,一声枪响,震惊到周围所有停在树上的鸟儿,那鲜血从枪口喷出,温阳整个白纱上都被染满。

宽伯老泪纵横的跑到苍君轩面前,“少爷,少爷,你怎么这么傻,这么傻啊。”

有些奄奄一息的苍君轩,看着头发已经全白的宽伯,“宽伯,对不起,让您为我操心了。”

“没关系,没关系,老夫愿意为你操心。”苍家被覆灭,整个苍家只有宽伯和苍君轩俩人活了下来,宽伯从未娶妻,所以宽伯一直拿苍君轩当做自己的儿子来照顾,原本以为他为了苍君轩安排了这样的一幕,想让他别一直处于回忆中,可是他没有想到,苍君轩会顺着他的剧本又多加了一份戏码,如今白发送黑发人,宽伯抱着苍君轩的身体大声哭诉。

苍君轩会做出这样的举动,也是温弈棋和洛冰等人没有想到的,原本他们突然接到了苍君轩的请柬时,心里气的要死,本就么有打算参加这次荒唐的婚礼时,可是突然出现了几名身手较高的黑衣人硬是把他们给截了过来,来见证的不是婚礼,而是死亡。

鲜血从苍君轩的口中溢出,张张嘴对着那湛蓝的天空喃喃自语道,“珊儿,等等我。”

一声枪响让温阳想起了许多的事,比如她六岁那年,亲眼看见她母亲死的的时候,当时她和温奕珊俩人在房间里,可是突然闯进来一个男人,用力的敲着他们家的门,温奕珊担心是宇文天派来的人,所以把温阳藏在了床底下,结果年幼的温阳亲眼看见那闯进来的那个男人嘶声力竭的对着温奕珊低吼,指责她为什么要背着他和他朋友在一起,俩人争吵了一会后,她就听见屋里传来乒乓的声响,那时她已经躲在床下,看的不是很清楚,只是见到一双两双的脚在地上来回奔走,那陌生的那人一直大吼着要掐死温奕珊,也就是这时一声巨大的枪响,躲在床下的温阳看见那穿着高跟鞋的妈妈跌倒了下去。

再后来那名陌生的男人,被另外一个人拉走,随后小小的温阳才从床底爬了出来。

刚刚那声枪响,让温阳忽然想到自己当年在床下看见的那个模糊背影,和苍君轩的好像。

一次绑架,却在苍君轩自尽的情况下消除,苍君轩下葬后,宽伯带着苍君轩的遗嘱找到温阳。

“温阳小姐,你这今天就要离开了吗。”

温阳和洛冰俩人在别墅的外面依偎在一起,听见宽伯的话后才同时回头看去。

温阳看着这一夜之间又老了十几岁的宽伯,心里有些发酸。

“是啊,宽伯,我今天就要离开了。”

宽伯深深叹了一口气,“嗨,走了也好,对了温阳小姐,这是少爷留给你的。”

温阳看着宽伯递过来的文件,上面写着遗嘱二字。

打开大致看了一遍后,连忙把文件从新还给宽伯。

“这不行,宽伯我不能要。”

那遗嘱上面写着,苍君轩把自己这些年打拼下来的基业全部都交给了温阳,并且名下所以的不动产财,现金股票,通通由温阳继承,还有这做岛屿,这座岛本来就是他给心爱的女儿温奕珊所买的,如今送给温阳当做陪嫁的嫁妆。

站在温阳身边的洛冰也看了看那苍君轩留给温阳的东西,心里直咂舌,看不出来那个男人会有那么多财产,而且那个男人还挺为温阳着想,怕温阳和黑道沾染上关系,所以但凡和黑帮挂钩的产业通通甩了出去,留给温阳的除了一些大大小小的公司和地皮,还有一些国外的产业以外,全部都是以最干净的方式交给温阳。

温阳和洛冰打理好一切后,坐着直升机飞回了T市,本来温阳想要把宽伯一并带着,可是宽伯以年纪大了为由,哪里都不想再去,只想留在无人岛陪着苍君轩。

从新踏入回家的路,温阳坐在飞机里窝在洛冰的怀里,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感触。

已经几天都没有给温阳好脸的洛冰,尽管佳人在怀,某人也无动于衷,他觉得要好好惩罚某个女人才行,自己最心爱的女人,在披上婚纱也应该是为了自己而披才对,可是她却笑面如花的对着另外一个男人笑,还穿着那神圣纯洁的白纱,还有就是她竟然说了我愿意的话,要不是知道那人不能人道,他真想亲手把那人给崩掉才对。

------题外话------

在写大纲的时候,苍君轩是橙子设计的最悲惨的一个,当时写大纲的时候都把自己写哭了,可是如今写成正文,却没有写出那种意思出来,惭愧啊…

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 069 苍君轩之死)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