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小娇

070 合法夫妻的义务

070 合法夫妻的义务

温阳从新回到阔别许久的家。

车子停在别墅外面,洛家的别墅大‘门’忽然被用力推开,一个小小的身影迎面奔向温阳,就像一个猴子一样挂在温阳的身上。

“媳‘妇’,你去哪里了这么久才回来。”

洛辰的声音软软的,那模样娇嫩可爱,看的温阳心里柔柔的,抱着洛辰狠狠的在那小脸蛋上猛亲。

站在温阳身后的洛冰,狠狠的瞪着洛辰,他和温阳成为正式的未婚夫妻后,他还没有享受过温阳主动献‘吻’的待遇。

别墅‘门’口,尤欣桐和洛逸林站在‘门’口迎接着温阳的回来,在他们知道温阳被绑架时,整个心都悬了起来,后来接到了洛冰报平安的电话后,才放下心等待着温阳。

晚上吃完晚饭,洛冰再次敲响了温阳的‘门’。

卧房里,温阳的身上只围着一条白‘色’浴巾,头发还有些湿润,被水浸泡的脸颊微微红润,这样一幅出水芙蓉的一幕,让洛冰看的口干舌燥。

吞咽了一口口水,伸手拄着温阳的‘门’,“老婆,你这是在勾引我吗。”

温阳顺着洛冰的视线,伸手捂住那微微‘露’出的半团,娇嗔的对着洛冰道,“讨厌。”

温阳那一娇一嗔的模样,‘弄’得洛冰浑身痒痒的,几步走进入了温阳的卧房,随手把‘门’带上。

看着洛冰温阳下意识向后退了一步,脸上如受惊的小鹿一样,“你,你要干什么。”

洛冰没有回答温阳的话,而是直接用行动证明,直接扑上去钳住那红润润并且他向往已久的红‘唇’上。

对于洛冰的突然举动,温阳很受惊吓,用力拍打着洛冰的后背。

“洛冰,不行。”

洛冰在百忙之中询问道,“恩?为什么不行。”

“我们,我们还没有正式结婚呢。”温阳的声音小小的,虽然在这样开放的社会里,也有未婚男‘女’发生关系的,可是比较保守的温阳,实在是接受不了,在她的心里这个**还是在新婚之夜要好。

用力亲‘吻’了一下温阳的红‘唇’,洛冰发誓,他早晚会被温阳给折磨死,幸亏他早有准备,伸手到后‘裤’子兜里面拿出一对红本本出来,摊开在温阳的眼前。

“宝贝,这回正式了吧,来,别怕。”

温阳睁大双眼看着那红红的两个本子上写着‘结婚证’三个字。伸手拿到其中一本上面竟然写着她的名字,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她这个当事人怎么会不知道。

看着正在忙碌的洛冰,温阳再次煞风景的问道,“哪来的,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洛冰身上把那两个红本本甩到一边,“别管了,办正事。”

抱起温阳把人放在‘床’上,三下两下脱掉自己的衣服,“宝贝,你知道我等着一天等多久了吗。”

刚刚俯下身去,温阳再次开口道,“等等,别,我,我害怕。”

甩到身上最后一件衣服的洛冰,疑‘惑’的问道,“怕什么。”

“我,我怕……疼。”

洛冰邪恶的一笑,“放心,不痛的。”

……

许久后,别墅内一声痛苦的尖叫声传来,当然发出这声音的不是我们柔弱的温阳,而是那个刚刚还火急火燎的洛冰童鞋。

别墅的一楼,洛辰窝在尤欣桐的怀中,心思单纯的问道,“妈妈,哥哥在叫。”

“恩。”

“妈妈,哥哥是不是哭了。”

“没有,睡觉。”

“妈妈,我想去看看我媳‘妇’,我今天想和她一起睡。”

“不行,闭眼睛睡觉。”

洛辰在尤欣桐怀里来回翻身,转身看见了正在看书的洛逸林。

“爸爸,我想和我媳‘妇’一起睡。”

“小辰乖,你阳姐姐,她太累了,得好好休息,明天你在和她一起睡,睡觉吧。”

洛辰撅着个小嘴,心里想着,爸爸妈妈又在骗他,刚刚他明明看见哥哥去找他媳‘妇’去了。

——

楼上卧室里,洛冰痛苦的坐在地上,捂着最脆弱的部位,“温阳,你。”

温阳身上的衣服凌‘乱’,坐在‘床’上气喘吁吁的说道,“我什么,人家刚刚都说了,等一下,等一下的。”

洛冰的脸‘色’极为难看的坐在地上,看着洛冰的神‘色’有些不对,温阳突然感觉有些害怕,于是跪在‘床’头上对着洛冰道,“老,老公,你没事吧。”

洛冰算是知道了,但凡温阳做错事,首先先叫他老公这样的昵称,本来还很痛苦的洛冰,猛然站起身,直接扑向温阳。

“有事,事大了,你要给我治病,看看还好不好使了。”

再次被扑倒的温阳,无论怎么挣扎都挣脱不开洛冰的束缚,一夜旖旎。

——

第二天,一早,温阳被倾洒在屋子里面的阳光所照醒,睫‘毛’如蒲扇一般的镶嵌在那双明亮的眼睛上,睫‘毛’微动,温阳缓缓睁开双眼,一个放大版的面孔映入眼帘。

温阳挣扎一下正‘欲’起身,只是初尝情事的温阳,感觉到浑身酸痛,尤其是那最敏感的部位,好似少了一些东西,整体感觉都不好。

洛冰穿着宽大的浴袍,‘露’出小麦‘色’的皮肤,优雅的对着温阳打招呼,“宝贝,你醒了。”

刚刚和眼前的人经历了那样羞涩的事,这让温阳一时有些接受不了,小脸红润润的不敢去看洛冰,只是无声的点着头。

洛冰发现他越来越爱温阳着害羞的模样,让人看了就想上前狠狠**一番。

“老婆,时间还早,你在睡一会吧。”

看了看那墙壁上挂着的时钟,已经显示八点钟,温阳第一次起来这么晚,一想着洛爸和桐姨一早就起来,心里平添了许多的不好意思。

起身便要去穿衣服,可是下一秒就被某男人给拉了回来。

“老婆,爸和桐姨都离开了,临走的时候‘交’代了让你我好好休息。”

温阳嘴角一‘抽’,太丢人了。

依洛冰的意思,在这么阳光明媚的早晨,最适合做的就是清晨运动了,可惜啊,可惜。

终于体会到了新婚的快乐,整栋别墅里面除了温阳和洛冰以外在没有任何人,为了讨好自己的小妻子,洛冰再一次的展现了他大厨的手艺,俩人黏糊糊的你一口我一口的吃着早餐时,温阳突然想起了一起姜婷和叶奕俩人在自己面前吃东西的模样,当初自己还笑话姜婷,可是转眼自己就做着这样的事。

想到姜婷她真的是好久没有见过她了,也不知道孩子还有多久到预产期。

——

温阳的平安归来,让饱受邹志国折磨的宇文静,恨的要死,她不知道邹志国是怎么知道她的真实身份,自打那天上面叫嚣后,就隔三差五的来着大喊大叫一回,而那个一直保护他的穹也消失不见了,想到此宇文静拿着手机再次打给了洛冰。

洛冰和温阳俩人和其他热恋中的情侣一样,茶几上放着一堆零食,俩人穿着一对同样的短袖窝在沙发里,看着电视,一边吃着东西。

电话铃响,洛冰皱着眉头接起,本来他打算彻底消失几天,一直和温阳在一起,只是温阳那小丫头在玩玩手机游戏后就忘记关掉了。

拿过电话看着上面熟悉的号码,眉头皱的感觉可以夹死一只苍蝇了。

温阳听着手机上不断,也不见洛冰接电话,这边手里吃着薯条眼睛直直的盯着电视,问,“怎么了,为什么不接,电话铃声吵死了。”

手指滑了一下手机上面的锁,声音有些冰冷的问道,“喂。”

终于打通了洛冰的电话,宇文静欣喜道,“冰,救我,我好害怕。”

“救你?怎么,发生什么事了吗?”

电话那头沉思许久后,声音‘激’动道,“有,有个坏人,他就在我家‘门’口。”

“哦,坏人。”洛冰的声音平淡的一点‘波’澜都没有,刚刚因为太过‘激’动,电话的那头宇文静没有听出来,可是在说有坏人时候,洛冰的声音还是一点‘激’烈的反应都没有,这不得不让宇文静怀疑一二了。

“洛冰,你?”

洛冰声音极为冰冷,他现在很幸福,没有多余的心思和宇文静纠缠下去了。

“他不是你爸爸吗?我想你们父‘女’两个人应该有很多话要说才对啊。”

宇文静在听见洛冰的话后,心脏突然紧缩,原来他都知道,他知道她就是邹研,怪不得,怪不得他突然间对她那么好,她还以为是她改变了容貌所以让洛冰对她另眼相看了呢。

这时,一直很专注电视的温阳,拿着一根薯条递进洛冰的嘴里,“老公,谁的电话?”

宇文静在听见温阳的声音后,整颗心再一次跌入冰窖里,这么多年过去,他心里的人始终是温阳,当初就是因为温阳而毁了她的学业,如今邹志国的出现,不用想也知道是洛冰干的,眼睛充满恨意,对着电话说道,“洛冰,你就这么恨我吗?”

洛冰实在是不想再和邹研纠缠下去,于是声音清冷道,“我从来都没有恨过你,因为我们本来就是陌生人,要不是因为你伤害我最宝贝的人,我想我连理都不会理你一下。”说完洛冰就直接按了关机。

邹研听着洛冰那冰冷的话,心如一滩死水,多年的坚持被击的稀碎。

——

电话挂断后,洛冰就看见温阳的小脸纠结在一起,伸手把温阳紧紧的抱在怀里,轻轻的‘吻’着温阳的脸颊。

“怎么了?”

温阳有些气结,拿着薯条放在嘴里嘎吱嘎吱的咬着,“太过分了,你看草帽一伙人被打散了。”

洛冰眉头轻皱,看着电视上名为海贼王的动画片,他不知道温阳在英国那七年都干了什么,可是这‘女’人是什么时候染上看动画片的习惯,还有那一个一个长得特别夸张的人物里,哪个是草帽一伙人啊。

因为一部动画片而气成这样的估计也就只有温阳了,看着那红润润的小嘴里,叼着还未全部放进嘴里的薯条,洛冰低下头便把那薯条嵌在自己的嘴里,一点点吞噬,直到碰到温阳的嘴‘唇’。

虽然从昨天晚上到现在,温阳和眼前的这个男人已经接过很多个‘吻’了,可是一起接‘吻’吃东西,还是头一次,虽然最亲密的事他们都已经做过了,可是温阳的身体还是很紧绷的坐在洛冰的怀里任由洛冰做着和她亲密的动作。

眼看着屋里面的气温越升越高,这时温阳的手机也响了起来。

温阳猛的把洛冰推开,起身便去接电话。

洛冰有些懊恼的握着拳头垂着沙发,可恶的电话。

“生了,生了,男孩‘女’孩,在哪里,我们现在就过去,好的,好的,亲爱的你辛苦了。”

挂了电话后,温阳不管洛冰的脸‘色’有多么的黑暗,冲着洛冰笑的那个灿烂,声音‘激’动道,“姜婷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