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小娇

071 致命一击

071 致命一击

< >

这是姜婷的第三胎,是个男孩,因为之前已经生了两个孩子,所以姜婷的这胎生的很顺利。

洛冰和温阳俩人进入姜婷的病房时,那屋子里面竟然在面红耳赤的大声嚷嚷。

轻轻敲开门,温阳和洛冰从外面进入,叶奕抱着孩子站在窗口前来回悠晃,而躺在病**的姜婷小脸气的通红。

温阳的出现,让姜婷顿时找到了依靠,那泪水就跟不要钱似的往下掉,温阳上前就坐在姜婷身边,“怎么了,别哭,别哭,刚刚生完孩子,哭对身体不好,快别哭了。”

温阳越是这样说,姜婷就越哭的厉害。

站在一旁抱着孩子的叶奕,心里堵的要死,他觉得现在是他最无力的时候,明明就一点点小事就让这个女人小题大做成这般模样,他现在都有些怀疑自己这么爱她对不对。

温阳为了转换话题,转头看向叶奕手中抱着的孩子,“孩子怎么样,给我抱抱吧。”

叶奕把孩子递给了温阳后,转身便走出了病房。

看着屋里面的女人,随后洛冰便跟了出去。

叶奕独自站在医院的长廊处吸着烟,看着窗外,自从和姜婷怀孕后他就再也没有吸过烟。

洛冰走到叶奕身后,轻轻拍了一下叶奕的肩膀,“兄弟,有什么为难的吗?”

叶奕眉头紧皱的回过头,把烟蒂掐灭,深深叹了一口气,“听说温阳之前被绑架了,有什么需要我帮忙吗?”

洛冰淡笑,“谢谢,都已经解决了。”

“是要准备结婚了吗?”

“恩。”

叶奕嘴角露出苦笑,“听哥们一声劝,结婚真的是大事,能单多长时间就先单多长时间吧,结了婚后真累。”

洛冰挑眉,他好像记得在前一段时间某个人还兴致冲冲的告诉他,快点结婚吧,结婚的乐趣是他这种单身的人无法体会的,怎么才一段时间而已就又变了。

——

病房里,只剩温阳和姜婷俩人,外带一个正在酣睡的孩子。

看着姜婷眼睛红肿,温阳开口问道,“怎么回事,我看叶奕好像很生气的样子。”

眼泪直往下掉的姜婷猛然抬起头对着温阳道,“他还敢生气,你不知道,我这孩子提前了十多天生的的,原本还有十多天才真正道了预产期。”

“提前生的。”

“恩,那天他接到一个电话就匆匆跑了出去,我在家里等了半天都没见他回来,于是我就挺着大肚子往外面走,你知道我看见什么了吗,我看见他正和一个女人抱在一起,他真的是太过分了,我十六岁就跟他了,结果在我怀孕的时候还这样的对我,太过分了,我和他理论,他还说我无理取闹,结果,我一生气就早产了。”

叶奕和洛冰从外面进来,一进门就听见姜婷向温阳诉苦,叶奕一听火气就上来了总是这样,但凡他和另外一个女人在一起她就跟神经质似的说自己,于是声音低吼道,“你又胡说八道什么呢,我早就说了我和沈婷婷没有任何关系,你要在这样,就不要怪我了。”

姜婷一惊,不敢相信的听着叶奕对她说的话。

在听见沈婷婷这个熟悉的名字后,温阳回头看向洛冰,好似询问这个名字是不是去过她家想要和洛冰在一起的那个沈婷婷。

“你想怎么样,要和我离婚去找那个女人吗?好,既然这样我成全你。”姜婷嘶声力竭的低吼着,随手操起枕头仍向叶奕,只见那在襁褓中的婴儿哇哇大哭。

叶奕抢先一步把孩子抱起,神色委屈的对着孩子说道,“儿子乖,儿子不哭,你妈妈他不要咱爷俩了,回头爸爸给你找个新妈妈,你那新妈妈长得人又漂亮,身材又好,不像某些人从认识她起就一直圆滚滚的,除了一身的肉在没有任何优点,哦哦,乖,不哭啊。”

姜婷一声狮子吼,“叶奕,你这个混蛋。”

温阳一头黑线,一时间她也不知道这俩人到底是真生气,还是假生气。

洛冰把温阳拽起,俩人直接走出病房外,温阳有些担心的看向病房,“咱们这么出来,他俩会不会越吵越厉害。”

洛冰嵌在那红唇上,宠溺的说道,“小傻瓜,怎么会,叶奕那家伙你别看他吊儿郎当的,可是内在却是一个及负责的男人,你不在这的这些年,你都不知道他把那小胖丫头给惯成什么样了。”

虽然这样,可是温阳还是有些担心。“可是,姜婷说叶奕外面有女人。”

洛冰捏着温阳的鼻子,“傻瓜,有时候眼睛看到的不一定就是真的。”

——

温阳和洛冰离开后,那个被他们议论的沈婷婷正拿着鲜花来到姜婷的病房,只是人刚刚走到门口,顺着那病房门上的玻璃就看见,姜婷的头发乱糟糟的,而叶奕正怀抱着孩子和那个又胖又颓废的女人接吻,沈婷婷站在门口狠狠跺脚,把手里的鲜花顺手仍在医院拐角的垃圾箱里。

拿出手机拨打了那最近一直都打不通的电话,电话拨打了能有二十秒后,终于听见对方传来一声苍老的声音。

“喂,宽伯,我是沈婷婷,洛冰和温阳不在t市,我可以请几天假吗。”

沈婷婷当初在欧洲留学,正在她在和朋友游玩正欲回家时,恰逢遇见了独自出门而发病的苍君轩,不知是出于什么心理,沈婷婷竟然好心的拿着苍君轩的电话打到了宽伯的手里,宽伯为了感谢这个年幼的小姑娘,给了沈婷婷一份丰厚的酬金。

再一次见到沈婷婷的时候,是在调查温阳时,发现,原来这个叫沈婷婷的丫头竟然和洛家认识,沈家出现危机,沈父被双开,于是宽伯以保住沈父的地位,让沈婷婷接近洛冰好破坏洛冰和温阳的关系,只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宇文凌的事,正好打破了沈婷婷出现的目的。

随着温阳和洛冰的离开,沈婷婷原本打算利用温阳当年男扮女装同学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大肆宣扬,洛冰的性取向,结果正在沈婷婷着手准备的情况下,沈婷婷差点被一辆车子给撞到,结果被神一般出现的叶奕给救了下来。

后来沈婷婷查到了叶奕的身份,没有想到那个长相俊美的男人竟然是叶氏的少爷,在得知叶奕结婚后,她调查了叶奕老婆的身份,也就是姜婷,结果看见了因为怀孕而更加臃肿难看姜婷时,沈婷婷自诩貌美如花,所以对付一个三无的女人,对于她来说简直是轻而易举。所以就有了那天在叶家别墅外姜婷看见的那一幕。

电话那头传来了低沉的声音,“你可以离开了,温阳和洛冰的事,不需要你在插手,所以你爸爸的工作你也不需要担心。我答应你的通通会做到。”

得到这样的一个电话,沈婷婷觉得很是诧异,之前还信誓旦旦和自己说必须去破坏洛冰和温阳俩人的关系,怎么转眼就变了,变了也好,反正她也不喜欢洛冰那个冰冷的男人。

——

门外面一声声的撞门声,宇文静感觉自己的最后一根神经就要崩裂掉,忽然脑子里面闪过一个一劳永逸的办法,于是整理好身上的衣服,走到门口把门打开。

邹志国看见门被打开后,嘴角一丝冷笑,大步走进去,看见宇文静一脚踹了上去,“你个小贱货,竟然不敢给我开门。”

宇文静疼痛的脸有些扭曲,“这位先生,麻烦你注意一下好不好,你天天在我门口鬼吼鬼叫的,你信不信我报警抓你。”

邹志国冷笑一声,“报警,呵呵,小贱人,我是你老子,老子打女儿,看看哪个警察敢管。”

宇文静脸上没有了之前的胆怯,而是声音讥讽道,“哦,既然这样那我们还是叫警察过来比较好,要不然你总是胡乱攀亲戚。”

邹志国听见宇文静说胡乱攀亲戚的时候,脸上露出一抹狰狞的笑容,从衣服兜里面掏出一沓照片,甩到宇文静的身上,宇文静看着那些照片,心里更加沉浸谷底,那照片分明就是她整容时的照片,怎么会这样,当初郁雅把她带到m国,原本就没有打算让她回来,所以没有做特别的处理,毕竟m国的人不认识她,谁都不会刻意去查,可是她没有想到七年后又看见了洛冰的消息,在内心深处埋藏的种子悄然的破土而出。

邹志国看着没有说一句话的宇文静,像疯子一样在宇文静身上又踹了一脚,当年他收了一位老板的钱,要把宇文静送过去玩弄,可是这个死丫头竟然跑了,害的那个老板打断了他一条腿,这个仇说什么他都要报回来。

邹志国打累了后,看着地上奄奄一息的宇文静,啐了一口口水后,看了看周围有没有水,之前一直站在外面大吼大叫的,嗓子都要冒烟了,眼睛看到了厨房,于是开始向厨房走去。

宇文静这时已经被邹志国打的浑身是血犹如破布一样摔倒在地,强忍着身上的疼痛,看着邹志国的背影,抄起放在沙发上的扳子,起身后用力的打在邹志国的脑袋上,第一个扳子下去,邹志国已经接近晕厥,宇文静就像找到发泄口一样,面目狰狞的在邹志国头上来回敲打,眼看着那血液一股一股的往外流淌,宇文静就像红着眼睛的野兽一样,不管邹志国此时是什么反应就是一直打着。

将近一个小时后,宇文静才恢复常态,此时的邹志国已经面目全非,原本干净的公寓已经变得红彤彤一遍,从邹志国身头上迸发出来的血液染遍了整个客厅。

看着那狰狞可怖的尸体,宇文静没有任何惊慌,好像早已料定的结局一样,从储物室里面拿出一个大型的皮箱,把邹治国的身体拆卸后装了进去,放到阳台处,从新回到客厅,脸上一点惊慌失措都没有,安安静静的收拾屋子里面的血液,以及作案工具,本应该害怕的宇文静,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意,多年压在心里的怨气好似通通消失不见了,就连自己的整个身体都轻松了不少。

——

有了夫妻之实的洛冰,每天晚上都要大肆运动一番才肯放过温阳,虽然俩人已经领了结婚证,可是还没有公告天下,于是洛冰在一天早上大声宣布,要举行一场盛大的婚礼,要不然等小洛冰出现的时候婚礼就得延迟,尤欣桐和洛逸林一听小落冰,立马就明白了其中意思,只是他们把这意思稍稍的给扭曲了一下,他们下意识认为温阳的肚子里面已经有了小落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