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小娇

001 洛冰阳

001 洛冰阳

“喂,你好,对,我是,恩,你说什么?”最后一句洛冰高声吼道。

几分钟后,二楼的书房里,一声巨吼传遍整栋别墅。

“洛冰阳,你给我死过来。”

楼下,正和洛辰俩人玩层层叠的洛冰阳,浑身吓的一激灵,声音有些胆颤道,“叔,我完了。”

已经十四岁的洛辰,看着一个劲往后缩的洛冰阳,嘴角含笑,“嫂子应该在后花园吧。”

洛冰阳脑袋灵光一闪,对啊,他爸最怕的人就是他老妈了,起身对着洛辰说了声谢谢后便往别墅后的花园跑去。

洛冰一脸阴沉的从楼上下来,看着坐在沙发上摆着积木的洛辰,“洛冰阳呢。”

洛辰指了指别墅后方,“躲到别墅后面去了。”

巡视了别墅一圈后,洛冰抄起温阳专门为他准备的洗衣板,便走了出去。

看人都离开后,洛辰主角挂着一抹坏笑,洛冰阳那个小魔头,比他当年更甚,他当年顶多和洛冰较劲来着,从来没有像洛冰阳这样,见到人就恶整,尤其是那个他刚刚获奖的导弹模型,那个臭小子竟然为了讨好一个小女孩,硬生生把自己的东西给送了出去,好不容易逮到报复他的机会,这回还不玩死他。

温阳从外面回来,就看见洛辰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坏笑,温阳换好鞋子走到洛辰身边,在洛辰眼前晃了晃手指,“小辰,傻笑什么呢。”

洛辰回过神,看着温阳一脸关切,“啊,没,没什么。”

洛辰的话刚刚说完,外面就传来一声声哭天抹泪的叫声。

“妈,呀,救命啊,杀人了,爷爷奶奶,救救我,妈,我爸要打死我。”

听着洛冰阳那哭天抢地的声音后,温阳起身便顺着声音便跑到外面,就看见洛冰阳在草地上转圈的跑,后面洛冰举着搓衣板一边追,一边叫嚣着。

眼尖的洛冰阳,在看见温阳出现后,立马张开手臂,“妈,救我,救我啊,我爸他疯了。”

温阳正欲想要上前去阻止洛冰的行径,就在她和洛冰阳俩人碰到一起时,洛冰阳整个人都被洛冰抱了起来,甩开手中的搓衣板,把洛冰阳抱起放在大腿上,扬起大手啪啪的打在洛冰阳那小嫩屁股上。

“我让你跑,你跑啊,啊,我看你还跑不跑了。”

屁股生疼,洛冰阳嘴里哀嚎道,“呜呜,不,不跑了,啊啊,我再也不跑了,妈,救我啊,爷爷奶奶救我啊。”

温阳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走上前拦住洛冰的打算,生气的问道,“做什么呢,你打他干什么。”伸手便把洛冰阳抱了回来。

洛冰阳在温阳怀中哭的一抽一抽的,洛冰站起身后,脸上怒气不减,咬牙切齿道,“我打他干什么,你让他说说他在学校里都干什么了,拿东西向班级女孩求婚,现在弄得他们班级的女孩动不动就为了他打群架,你知不知道他班老师怎么和我说的,说是其中有个小女孩,因为被他给甩了在家绝食呢,人家家长都找来了,说什么要学校给个说法。”

温阳一听,不知道是该怒还是该哭好,洛冰阳是她和洛冰结婚时怀上的,那时她受了很多惊险的事,可是这孩子在她的肚子里很安稳一点都没有受到伤害,在她到预产期的时候,这个孩子足足延迟了十天才生出来,而且还是生在了路上,原本在预产期没有要生的迹象,温阳不喜欢医院的味道,坚持要回家,可是平安的过了十天后,突然感觉肚子里的孩子要出来了,洛家的司机一路上狂奔到医院,可是在半道上这个孩子就生了出来,在路上没有医院的设备,温阳一度担心这孩子会受到呼吸感染之类的病菌,结果到医院检查后,医生给了一个确切的答案,就是这个孩子是他所见过的最健康的孩子。

这是她和洛冰的第一个孩子,所以名字取他们二人各自名字中的一个字,所以叫洛冰阳。

转眼八年过去,这个孩子也平安长大,可是唯一不好的就是,那性格皮的很,简直可以用能淘上天来形容了,亏得洛家身家背景比较强大,和周围邻居的关系也比较好,介意洛冰阳这土匪的性子,今天用足球踢碎了隔壁的玻璃,明天就爬上旁边家里种的大树上说要做人猿泰山,要不然就把尿尿到洛爸亲自养的鱼缸里,把那上品中的名贵鱼给活活骚死。

对于自家的孩子,温阳也是感到无比的头疼,可是每当那孩子淘气后就用最无辜的小脸对着她道歉请求原谅,温阳就狠不下心。

温阳没有理会洛冰,直接把孩子抱进屋里,看着那小脸上满脸泪痕,拿出纸巾一点点为洛冰阳擦拭。

“儿子,你告诉妈妈,你爸爸刚刚说的都是真的吗。”

抽泣中的洛冰阳,满眼雾气的看着温阳,那模样就如受伤的小鹿一般可爱。

“恩,不,不是,真的,那些女生,她,她们总缠着我,说,说喜欢我,可是,可是我不喜欢,不喜欢她们,所以,她们就在老师,面前瞎说,呜呜。”

“真的是这样吗?”

“是,妈妈,我没撒谎。”

这时一直在外面看好戏的洛辰,忽然走了进来,“大哥,嫂子,外面有个女人带着一个小女孩来说是要见冰阳,那小女孩还说什么是来还东西的,好像是不能赴,咳,冰阳的约了。”

洛辰的话音一落,那本窝在温阳怀里的洛冰阳顿时身体整个一缩,眼神闪烁的看着其他人。

洛冰亲自出去接见了那对母女,几分钟后,洛冰独自一人回来。

温阳见状,“怎么了,怎么没让人家进来坐。”

洛冰面无表情的淡淡说了句,“人家不敢。”

“恩?不敢,什么意思。”

这时洛冰阳声音柔柔的道,“妈妈,人家想上厕所。”挣扎了几下后便从温阳的怀里爬了出来。

看了看洛冰的脸色,温阳就知道刚刚出去定然是又受了什么刺激。

随着洛冰阳的离开,洛冰直接跟了上去,温阳看着有些不对于是赶紧上前拦住洛冰,“哎,老公,你干什么去。”

洛冰回头看了一眼温阳,伸手便把兜里面的东西拿出来,放在温阳手中。

“那,冰阳的定情信物。”

洛冰的脸色不好不仅仅是因为洛冰阳这么小就交女朋友,而是这定情信物怎么看怎么眼熟,经过几番思考,洛冰终于想起了在哪里见过这个东西了,这不正是当年席浩那小白脸送给温阳的玩偶吗,这么多年过去竟然还保存如新的一样,放在家里。

温阳看着洛冰手中的东西,先是一愣,随后就想起了是什么东西,尴尬笑了笑,“我去看看那臭小子干什么去了,呵呵。”

身体腾空,温阳整个人都被抱了起来。

“走,先和我聊聊这个东西的问题。”

楼上洛冰阳深深为自家老妈鞠了一把汗,同时也松了一口气,这一时半会他爹是不会想起他的存在了。

——

晚上洛家,姜婷和叶奕带着他们的小女儿来到洛家,姜婷和叶奕的第四个孩子,女儿,名字叫安安,叶安安,由于小小年纪的姜婷,为了叶奕生了四个孩子,前三个太过淘气,避免前车之鉴叶奕夫妇决定给这第四个孩子取名为安安,就是希望叶安安性子安安静静的。

洛家没有女孩,叶安安的出现便备受关注,洛逸林和尤欣桐等人特别喜欢安安,当然也包括洛冰阳。

害怕挨打的洛冰阳一直躲在卧室里,就连晚饭都没敢出来吃。

卧室里洛冰阳饿的肚子咕咕直叫,也没有人上来叫他吃饭,心里正奇怪他老妈平时最宠他,但凡他不吃饭都会一直哄到他吃饭为止,可是现在听着肚子散发出一阵阵抗议的声音,也不见他老妈的踪影,其实洛冰阳不知道,因为他无意间挑选的东西,导致温阳此时现在还被洛冰困在房间里惩罚着。

轻轻把门打开一个缝,只听见楼下传来一阵阵笑声,探出小脑袋就听见楼下有股熟悉的声音。

蹑手蹑脚走到楼梯扶手,洛冰阳一眼就看见了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眼睛放着精光的跑到楼下。

姜婷和叶奕做了有一会问道,“阿姨,温阳呢?”

尤欣桐尴尬笑笑没等说话,一旁的洛辰便开口替她说了。

“我嫂子在楼上和我哥谈话呢,估计还得等会才能下来。”

蹬蹬的脚步声,洛冰阳一下子扑了过来,伸手握着叶安安的小手,“安安妹妹,你来了。”

安安坐在姜婷旁边腼腆的笑了一下,看的周围的人呵呵一乐。

姜婷随口又说了句,“谈话怎么谈这么久,我们都来好久了。”

洛辰如老生入定般淡定,“那是因为他们在商量小冰阳的终身大事。”

姜婷和叶奕相互对外一眼不明所以。

只见洛辰喝了一口饮料,“我们家小冰阳今天刚刚给了一个女孩定情信物。”

洛辰的话音刚落,那被洛冰阳手中握着的小手顿时被抽了出去。

随后就听见安安柔柔的声音,“小辰哥哥。”

洛辰身上抱着奔着他来的安安,暗中挑眉看了一眼洛冰阳,嘴角挑起这就是偷拿他东西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