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小娇

青梅竹马之轩珊之恋一

青梅竹马之轩珊之恋(一)

头痛至极,睁开双眼苍君轩看着有些熟悉的天花板,这里怎么好像是他小时候住的卧房,忽然感觉额头好痛,伸手一摸额头上好似被缠了纱布,猛然惊醒,把手伸向自己的眼前,这手,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么小,倏地起身做起摸了摸胸口,不对啊他的胸口不是中枪了吗,现在怎么穿着睡衣,抬眼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这,这不是自己小时候的卧室吗?

卧室的门被打开,一个身着华服的中年妇女走了进来。

“轩儿,你醒了,真是吓死妈妈了,以后不准你再去爬树了。”

苍君轩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女人,这不是他的妈妈吗,他记得早在二十多年前因为爸爸去世,他妈妈也跟着去了,只是现在怎么回事,还有自己的手这不是孩子的手吗。

女人看着苍君轩眼底含泪,以为是被吓到了,于是把苍君轩搂在怀里,“轩儿,不怕,你已经没事了,医生说你只要好好休养几天就好了,等会你爸爸回来不要惹他生气知道吗。”

待女人离开后,苍君轩里面走下床,进入浴室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稚嫩的小脸,顿时又哭又笑,他重生了,他回到三十多年前,十岁的时候,小手一个劲的揉着那嫩嫩的脸蛋,忽然想到如果他重生了,那么这个时候珊儿是不是也还活着。

对一定是,他记得十岁那年爬树摔了下来,也就是这个时候他和一群孩子欺负那个死了母亲的小女孩,从那时起那个女孩就开始一直讨厌自己,对,他不要这样,这辈子他一定要好好守护珊儿,再也不让她受到一点点伤害。

穿好衣服苍君轩就直接跑出自己的家,来到他们常常在一起玩的小公园内,刚刚跑到公园处就看见,温奕珊小小一团的缩在大树下,正被那些和他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们欺负。

看着温奕珊身上破烂的衣服,苍君轩觉得心里好痛,当初他也是这么欺负珊儿的。

握紧小拳头直接奔着温奕珊跑去,一把推开那些欺负温奕珊的人。

“你们都给我滚开。”

被推开的,陆明看了看苍君轩,小脸不屑道,“喂,轩,你疯了,她可是温家的孩子,你竟然要保护他,你不会是从树上掉下来把头摔傻了吧。”

陆明的话一出周围的小伙伴哈哈大笑。

苍君轩的眼睛溢出狠戾,他记得当初他家破产,这个所谓的朋友陆明,联合外人一起收购了他家的公司,而且还在他最狼狈的时候狠狠踩踏他的尊严,这个仇他永远记得。

苍君轩抡起拳头直接招呼在陆明的脸上,想他前世死的时候已经四十多岁,功夫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尽管他此时只是一个十岁的孩子,可是一些武功招式他还是记得的,打一群小屁孩还是绰绰有余的。

几下那四五名小孩就被苍君轩打的哭爹喊妈的。

尤其是那陆明临走时还恶狠狠的说要报复他们。

待人都离开后,苍君轩扶起了小小的温奕珊,亲切道,“珊儿,你没事吧。”

温奕珊一身粉裙,她的妈妈前年去世,后来家里多了一位新阿姨,那个阿姨到处散布说是她妈妈和别的男人有染,所以畏罪自杀,导致贵族圈里都看不起她和他弟弟温弈棋,所以一些孩子如同大人一样总是欺负他们,当然前世就有苍君轩一个。

穿的粉粉的连衣裙,被陆明他们弄得脏兮兮的,就连那好看的小脸也布满泪痕,眨着大眼睛看着苍君轩,喏喏道,“谢谢。”

天知道苍君轩此时好想把温逸珊抱进怀里,他想了从小就喜欢的丫头,明明是他的未婚妻,却因为小时候的伤害,长大了离他而去的女人,如今他一定要把她永远禁锢在自己为她编织的城堡里。

苍君轩如同大哥哥一样,摸着温逸珊的柔软的头发,“不用谢,以后他们在欺负你,你就告诉轩哥哥,轩哥哥会保护你的。”

终于在那稚嫩的脸上看见一抹笑容,露出掉了个大门牙的小嘴,咧嘴一笑,“轩哥哥。”

苍君轩身形一颤,特别激动道,“哎。”

这次见面把曾经被苍君轩欺负的阴影通通一扫而光,苍君轩整个人在温奕珊的眼中顿时高大了起来。

以后的每天苍君轩都会带着温奕珊一起玩,当然还有温弈棋,要想长大了娶温逸珊,这个小舅子是一定要讨好的。

转眼重生已经过了一年,今天是温奕珊的生日,苍君轩早早就把礼物准备好,就等温奕珊出现好送给她,可是他们相约好的地方左等右等都等不到温奕珊的影子。

到了晚上,苍君轩还留在原地,黑暗中隐约看见一个又瘸又拐的小小身影走过来,在看清那人的脸后,苍君轩倏地站起来,跑到温奕珊跟前询问道,“怎么回事,是谁把你伤成这样的。”

温奕珊在看见苍君轩后,顿时泪水如堤,经过温奕珊的讲述,苍君轩得知是那个女人,那个小三上位的女人,他记得前世在温奕珊十岁的时候,那个女人被温父亲手给打死,因为是她在外面有男人,然后嫁祸给温母,温奕珊现在七岁,还有三年的时间,可是这三年他的小珊儿少不了要受那个女人的气,想了想,如果把三年后要发生的事给提前了呢,反正她早晚都要是,提前三年也不算太多。

给温奕珊过完生日后,把温逸珊接到了自己的家里,苍君轩恳求他的父亲亲自给温家打电话,让珊儿住在他家,若是以前苍父才不会管,可是这一年来,他这个总是和他作对的儿子,突然性情大变,学习成绩非凡,就连他公司的事,也有了兴趣,而且很多注意要比他这个做爸爸的还要厉害,于是苍君轩现在不管做什么,苍父都觉得是好的。

温奕珊乖巧的躺在苍君轩的被子里,看着温奕珊那小小而乖巧的睡颜,苍君轩的眼神微暗,他的宝贝任谁都不能欺负了去,任何人都不可以。

第二天,苍君轩就开始着手准备,苍父自打发现自家儿子如神童一样,亲自挑选了两个可靠,身手又好的人来跟在苍君轩身边。

苍君轩亲自调查了那个女人的身份,他知道那女人一直有个情夫,每次温父离开出差,那女人就会让那个情夫来,而且还是打扮成女人来,就算哪次被温父发现,也会利用是女人的身份离开。

这天温父再次出差,只是车子开到半道,酒杯苍君轩派去的人给拦截住,并且用警察的身份围堵,一时不能离开温父只好放弃行程,返程回家,而这正是苍君轩想要的。

温父的车子开到温家别墅,一进门就看见自己的儿子女儿缩成一团被绳子绑在门外的大树下。

当时温父一脸愤怒走过去,解开绳子询问,“到底是怎么回事,是谁把你们弄成这样的。”

温奕珊咬了咬唇,想起轩哥哥刚刚说的话,于是一脸委屈道,“是,是阿姨和叔叔,叔叔说让珊儿坐在门口守着,看家护院。”

看家护院,温父又低头看了看手中的绳子,这不是在拿他的儿女当做狗吗,一脸温怒的起身走进别墅,一进去,一眼就看见地上凌乱的扔着几件女人的衣服,温父迈着沉重的脚步一步一步的走上楼去,忽然听见女人的娇嗔,和男人的粗重呼气,身为过来人的温父,在听见这个声音后,里面踹开卧房,打开门口正好看见一男一女正在**,而那女人正是他即将要娶的女人。

温父一脸怒气从兜里就掏出一把手枪,对准那对狗男女开了一枪,那男人后背被打中,而女人正一脸惊恐的看着温父。

不顾光裸的身体起身就跪在地上,求饶着,“老爷,我错了,是,是他逼我的,我,我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

温父冷笑,“没有做对不起我的事,我今天就告诉你,你和谁睡在一起都可以,唯独是,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这般虐待我的女儿和儿子。”

女人心里一惊,女儿和儿子,她没有啊,刚刚她明明是叫两个孩子出去玩了。女人现在肯定不知道,刚刚温父进来看见的女儿和儿子被绑都是他们自己做的并且嫁祸给女人的。

眼睛忽然飘到一抹小小的身影,门口温弈棋站在门口处,温弈棋今年只有五岁,走到还有点东倒西歪的,走到温父跟前抓着温父的裤腿。

“爸爸,爸爸,叔叔睡着了,是不是要搬到妈妈房间去。”

孩子的话一出温父的脑袋忽然一闪的晕眩,他想起当初回到家就看见自己的老婆和另外一个躶体的男人躺在一起,当时他就是一枪崩了那个男人,可是他忽略一点,当时动静闹的那么大,他老婆都醒了,而那个男人却一点动静都没有。

温父像腿一步,好似想起什么重要的信息一样,忽然看向地上的女人。

女人害怕事情暴露一直默默摇头,这时温父忽然大笑起来,“哈哈,哈哈,我该死,我自己的老婆我竟然不相信,反而相信你这个下作的东西,我该死。”砰砰几枪打在了女人身上,女人到死眼睛都睁得大大的。此时的温父忘记了屋子里面还有一个五岁的孩子。

小小的温弈棋因为枪声吓的浑身发抖,可是他一点都不害怕,因为轩哥哥告诉他,只有这样他的妈妈才会高兴,所以他不怕。

温家的事情告一段落,那女人和情夫俩人被温父给扔到了化粪池里,从此温父再也没有招女人到家里,只是找了几个有休养的老妈子来照顾温奕珊和温弈棋,并且从新为已经去世的温夫人举行葬礼,为她更名,并且当着所有人的面给在地上向温夫人赔礼道歉,并且发誓他这辈子永不在娶。

温奕珊和温弈棋俩人开始被温父异常的照顾,并且每次温父参加什么重大的宴会都会把俩个孩子带在身边,生怕一个不留神把孩子弄丢。

同样经过这件事温奕珊的世界里,苍君轩就是万能的神,不管什么事,只要和苍君轩说都能解决。

转眼温奕珊十六岁,而苍君轩二十岁,本应该早早就应该出国进修的苍君轩,毅然的拒绝了苍爸的要求,因为他这辈子不想到英国去见那位老朋友,也就是前世抢了珊儿的宇文凌。

在加上前世,这个时候正好是苍爸去世的时候,他要做好万全的准备打破这件事,要不然他不仅仅会失去父亲,同样母亲也会离他而去,上辈子经历的亲人离世,这辈子他不想在经历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