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界永仙

第十六章 佳人一面(恳求推荐)

罗桓道:“修行本就是如此,你真以为有那种逆天的丹药,吃了之后便立刻飞升?太天真了吧?”

孙立自然不会有那种期望。

他自忖已经修到了凡人境第二重的后半段,估计这个月突破第三重大有希望,也就没有什么不满了。

脑袋伸出窗户看看,外面已经是深夜,漆黑的素抱山上空,银色的半月高拱,他灵巧的像一只猴子,嗖的一下从窗户里钻出来,抓着房檐翻上了屋顶。

已经是九月份了,但是天气依旧闷热,在深山之中更是有些潮湿。不过今晚,凉风习习,吹散了烦躁。

孙立坐在屋顶上望着月空,忽的想到难怪那些大侠们都喜欢坐在屋顶喝酒,果然畅快,有种无拘束无抬手摘星的感觉。

只是这感觉于孙立总是觉得欠缺些什么。

他一路埋头苦修,这是忽的停下来,才觉得周身清冷,似乎缺少些什么。

犹豫了一下,孙立便悄然下来,出了望山别院,在夜色之中,犹豫而又坚定的往后山而去。

……

“咚!咕噜噜……”

“咚!咕噜噜……”

石子砸在悬崖狭长的石缝上,在石缝里来回折射蹦跳,声音有点像核桃滚落。

朱延庆眼中寒光一闪:他正在炼制这一套灵纹阵装的关键时刻,什么人敢在这个时候打扰?!

他正要发作的时候,却看见一边原本盘膝坐着的暗域魔主木然谢薇儿眼睛睁得大大的,神色有些古怪,娇嫩粉雪的双颊,竟然微微有些红晕。

“你莫要分心,本座出去看看。”傲然吩咐一声,木然谢薇儿起身出去,气势斐然,依旧是魔道霸主的范儿。

朱延庆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可是他一个老光棍,浑然不知到女儿家的心事,只能无奈摇摇头,专心炼制自己的灵纹阵装。

孙立坐在施压对面的一株老松上。那松树也不知道生长了多少年,巨大无比,足有石崖一半高低,枝桠伸展开去,在夜幕中有种张牙舞爪的嚣张。

孙立屁股下面就是一只横生出来的枝干,位于老树的上半部分,正好能够看到那石崖上的裂缝。

他手里攥着一把石子,等了一会儿还不见有人出来,急的有些抓耳挠腮,又丢了一颗过去。

石缝里忽然出来一个人,俏生生、水灵灵,不是木然谢薇儿还能是谁?

孙立大急:“小心!”

那出手的石子竟然是奔着木然谢薇儿小巧精致的琼鼻去了。

素手一抬,轻轻松松的接住那颗石子。孙立松了口气。木然谢薇儿从他的神情变化之中,能够体会到他的关怀,也是心中一暖。

木然谢薇儿捏着那石子,没有过去,而是带着些笑意的望着孙立。

孙立坐在树枝上,耷拉着两条腿有一下没一下的晃着,见到了人,孙立心里美滋滋的,只是嘻嘻的笑着,也不知道说什么。

可是他觉得谢薇儿的笑容之中,透着一丝捉弄的意味。他有点奇怪,谢薇儿的目光慢慢移了下去,一直落到了地面上。

正对着孙立的地面上,也不知道是那只猴子调皮,拉了一摊屎。

孙立又是这个姿势坐在树上,等是让他羞得满脸通红,很蹩脚很多余的解释了一句:“不是我的……”

“哈哈哈……”木然谢薇儿大笑,身形一飘,到了他的枝桠上,却似乎厌恶下面那东西,抓着孙立凌空一跃,孙立耳畔风声大作,还没回过身来,已经到了一处白云飘渺、仙风徐徐的地方。

木然谢薇儿出身魔道,爽朗开明,若要笑,便是开怀大笑,不会掩口葫芦。这一点,很对孙立的脾气。

他低头一看,自己竟然在万丈高峰之上,脚下乃是一出伸出峭壁的石台,也仅仅能容三四个人站立罢了。

木然谢薇儿坐下来,望着那深邃的夜空和明月,一阵少女的体香钻进孙立的鼻孔,他沉醉而迷恋,也跟着一起坐下来,两只腿搭在外面,依旧是有一下没一下的晃着。

谢薇儿没有说话,只是平静恬淡的望着远方,孙立看看她,想要将这个完美的侧影印入心房之中。却又忽然发现,谢薇儿轻轻摇摆着,好似风中一株白兰,每一个动作都会带出一个完美的侧影,竟然是将他的整个心都装满了依旧不够容纳……

月儿将落,木然谢薇儿转脸微笑:“看够了没?”

孙立很老实的摇头:“没。”

谢薇儿就恢复了之前的姿势,再让他看一会儿。

天空开始泛白,月亮早就不见了踪影。

孙立有些懊恼,估计是看不够的。

谢薇儿忽然一笑,在太阳升起前的那一刻消失了。孙立游目四顾,空山惘然,佳人袅袅。清晨百鸟齐鸣,山间灵动,云霞在初生的阳光蒸染之下,变得如同五彩的棉絮。

她凤驾而去,也只有这等美景,才够资格相送吧?

孙立幽幽叹息一声:“我就知道要被你捉弄一下,这么高,让我怎么下去?每次都这样……”

小声的抱怨一番,他还是得手脚并用,再做一回猿猴爬下去。

等孙立手脚麻利的爬下山,已经是小半个时辰之后了,饶是他如今筋骨强壮,也是气喘吁吁一身浮汗。看看时辰,今日去书院的只怕要迟到了,不敢耽搁便匆匆去了。

木然谢薇儿等他走了,才从一旁的一颗大树后转将出来。

那么高的山峰,她又怎能真的放心将孙立独自留下?不过是小女孩的心思,捉弄一下情郎罢了,其实一直在一旁照看着,孙立万一有什么危险,她立刻就会出手相助。

孙立走了,木然谢薇儿也转身回了三文地火火穴之中,依旧是端着暗域魔主的天大架子,施施然坐下来闭目修炼。

老光棍朱延庆总觉得这位魔道霸主今天有点不对劲,又在奇怪,外面到底是谁?会用丢石子这种拙劣的伎俩干扰自己?这手段,不智慧啊!

“专心祭炼,莫坏了这一份材料。”

木然谢薇儿冷冰冰一声,朱延庆赶紧熄了那些古怪的心思,专心祭炼,这一位,可不是善良的主儿。

……

今天是崇仲的丹道课,他迟到了半刻钟,本以为必定要被臭骂一顿,不料崇仲居然没有讲课,一直在等着他。

见他进来,立刻堆起笑容:“好,孙立师弟来了,人到齐了,咱们开讲……”

这等态度,差点让孙立有些不好意思的真听他讲课了。

当然,还是差点。

崇仲一开讲,孙立就神游。

这回是连罗桓在脑海里讲课,他也开始神游了。罗桓好几个问题,孙立都没有回应。罗桓恼火:“臭小子**了!”

武耀更恶毒:“分明是被妞泡了……”

孙立觉得天雷滚滚:“瞎说什么啊……”

崇仲的课程讲完,崇寅早就在外面等了一会儿,直接进来把孙立叫出去:“你来一下。”

崇仲有些无奈,昨天夜里妄清道人派人来将他找去了,虽说是闲聊,可是崇仲怎能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告辞之前只好硬着头皮说百年份的七子首乌已经有了眉目。

今天他本来想下课之后跟孙立套套近乎,没想到崇寅直接把孙立叫走了。

在书院之中,崇寅和崇霸的地位最高,他也不敢说什么。

“随我去一趟玄武大殿,掌教真人有事召见。”

孙立一愣:掌教真人找自己干什么?

上一次妄虚道长和妄明想让他背黑锅,结果偷鸡不成蚀把米,赔了大把的资源,想必心中已经把自己恨死了,找自己去能有什么好事情?

孙立暗暗警惕。

到了玄武大殿外,当值的弟子也知道孙立背后站着真人老祖不敢怠慢,立刻通禀之后,便请孙立进了左边的偏殿,却把崇寅拦了下来。

片殿内,不出意料妄虚和妄明都在,两人似乎全然忘记了之前的事情,满面春分:“孙立来了,不必拘谨,先坐吧。”

孙立依旧谨守弟子之道,行了礼之后,才末座欠着半个屁股坐下来——这些小节上,绝对不让你挑出不是来。

妄虚和妄明相视一眼,也是暗暗警惕,这小子果真是不好对付,滴水不漏啊。

“孙立。”妄虚道长先开口道:“上一次的事情咱们有些误会,不过真人老祖已经教训过我们了,我们也知道冤枉了你,期望你别介意。”

孙立垂首:“弟子不敢。”

“这次找你来呢,其实还是跟上一次的事情有关联。”

孙立暗暗警惕。

“本座和你妄明师叔准备走一趟大梁城,你是那一次的事故之中唯一的生还者,想必对那里的情况很熟悉,我们想让你随我们一起去,如何?”

大梁城?孙立暗暗奇怪,大梁城已经是一片废墟了,这两位为什么还要去?难道说是想去追查妄劫的死因?可是看上去,这两位不是那种“要让师弟死的瞑目”的热心人啊。

“孙立你不用担心,这一次不仅有本座和你妄明师叔,老祖他老人家也要法驾大梁城,安全上绝对不成问题。”

真人老祖也要去?孙立更是困惑。

不过就像妄劫所说,真人老祖都出动了,孙立的安全就不成问题。

他点点头:“好,谨遵掌教法旨。”

妄虚和妄明终于露出了笑容。

……

孙立回去的路上一直在想,他们到底为什么要去大梁城?难道也听到了什么风声,知道火蟾内丹和《天部兵火连天劫》在大梁城下?

一部地位功法,妄虚都宝贝的不行,更何况一部天位功法?再加上一枚火蟾内丹,足够让妄虚他们拼老命了。

孙立回到自己的小屋之中准备了一番,虽说有真人老祖随行,但他非常肯定妄虚两人对自己不安好心。

他抓紧时间绘制了十枚灵露符之后,武耀忽然说道:“罗桓,你将‘兵火符’简化一下传给孙立吧。”

(推荐有点少啊,恳请大家再投几张,拜托了!)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