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界永仙

第八卷 清越坊市 第二章 法器玄机(第一更!)

“掌教真人的大弟子,他可不是秦天斩那样的蠢货,人家自从成为了掌教真人的亲传弟子,只用了三年,就连续超越十几位更早入门的师兄,成为咱们素抱山第三代的第一人,一直到现在都没人能够超越他。”

“岂止于此?崇玉师兄在七大派化龙榜上可是高居第三,无论是实力还是潜力,都得到了七大派老一辈强者的认可,是咱们素抱山未来的顶梁柱!”

化龙榜乃是七大派专门为第三代弟子列出的一个榜单,取的是鲤鱼化龙的意思,榜上一共十人,都是第三代弟子,意思是将来最有可能“化龙”的十人。

七大派平均下来,化龙榜上的人员分布,也体现了七大派之中各个门派的实力。和潜力。素抱山只有一人,不过这个人是崇玉,而且高居前三,因此素抱山在七大派中,起码潜力上面前算得上是中等。

江士钰听说过崇玉却没有见过,听到后面有人引论,脸色也不由的微变。

孙立看到了低声问:“怎么这个人很有名?”

江士钰点点头,也是压低了声音道:“我听说就算是化龙榜上的前两位,也曾经直言这榜单只是长辈评定,他们两人未必是崇玉的对手,对这位师兄可是推崇备至!”

孙立暗暗点头,前面领路的崇玉回头一笑,道:“那是前面两位师兄谦虚,给我个面子罢了。终究人家两位的拍明白我高。”

江士钰没料到他还是听见了,不免有些尴尬:“崇玉师兄太谦虚了。”

孙立打量一下眼前的崇玉。刚刚升起一丝好感,脑海之中武耀和罗桓几乎是同时鄙视:“伪君子一个!”

两人寿元无限,或许还真有什么存在能够在两人眼前演戏,蒙混过关。但绝对不是这个区区道人境第七重的崇玉。

罗桓更是直接指出来:“你还记得上一次见他,他曾经审视过你,那时候可不像现在这么友好。”

上一次两人只是迎面而过,孙立的印象比较模糊。但是他对于两位老祖那是无保留的信任,暗暗记下,将来要提醒江士钰他们小心此人。

到了玄武大殿,崇玉进去通禀之后,孙立和江士钰便被唤了进去。

妄虚真人依旧是在左侧偏殿接见他们。之前的事情妄虚好像根本不记得了一样,见面便是一个勉励的微笑,点头道:“干得不错,孙立。本座果然没有看错人!还有你,让人大吃一惊啊,咱们素抱山的弟子们,要是都像你们一样奋发图强,我这个掌教可就省心了。哈哈哈!”

孙立和江士钰也是口不对心,抱拳拜道:“多谢掌教真人勉励!”

妄虚一抬手:“都不用客气来,你们一个第一,一个第三。按照大考之前说的奖励都在这里。拿去吧,这是你们应得的。”

孙立和江士钰相视一笑。一起上前取过了自己的玉盒,又一次拜谢。

“哈哈哈。就别客气了,我看你们也都等不及了,快看看吧。”

“弟子遵命。”

江士钰打开玉盒,里面是一只尺半长的护臂,用某种不知名的暗色金属炼制而成,金属表面却还蒙着一层宝玉般的光芒。

他将护臂取出来戴在手上,护臂立刻自动适应大小,牢牢地贴紧了江士钰的手臂。

江士钰心念一动,便有一个层淡淡的光芒将他整个人笼罩起来,好像一块巨大的黄宝石一样。

江士钰越看越喜欢,摸着那护臂显得爱不释手。

孙立也打开了自己的玉盒,他的盒子比江士钰那个还要大一些,里面放着一柄两尺长的古怪战锤。

战锤的手柄显得很粗糙,用某种不知名的木头制成,经历了无尽的岁月,手柄已经变得乌黑发亮。中部缠绕着巴掌宽的兽皮,也看不出来到底是什么动物的皮。

锤头一边宽阔平整,捆着三圈铜箍。另外一边则是稍微尖锐一些,但也只是相对于另外一边而言。表面装饰着三个三角形的刻印花纹。

如果说这柄锤子真的是用来战斗的话,那么也只能是凭借沉重的分量击伤敌人。

孙立拿在手中,锤子分量十足,但是灌注了灵元之后,锤子却没有半点反应,真让人怀疑,这到底是不是一件法器。

孙立压下心头的疑问,一样朝妄虚抱拳感谢。

妄虚可能是因为今天的接见乃是例行公事,周围还有别的内门弟子在,是以格外爽朗且平易近人。又勉励了两人几句之后,才让崇玉送他们出去。

崇玉送到了玄武大殿外,和两人拱手作别:“两位师弟前途无量,师尊对你们极为看重,往后还要更加勤勉,莫要让我师尊失望啊。”

“多谢掌教真人,也多谢崇玉师兄,我们就先回去了。”两人别过崇玉,转身而去。

崇玉站在玄武大殿的台阶上,望着孙立的背影,双眼之中一抹复杂一闪而过。

他之前忌惮孙立,曾想过极早下手除去孙立,直到现在这个想法对他还极具诱惑!

只有傻子才会真的以为他这个“三代弟子第一人”的名头,光是靠自己的不懈努力就能维持住的。这几年,有数名资质极佳、悟性极高的弟子,在崇玉不着痕迹的手段之下成了伤仲永。

秦天斩是死的早,若是再过几年,这个掌教真人的关门弟子势头太猛,有超越崇玉的现象,他也一样会想办法让他泯然众人矣,绝不会因为是师兄弟而手下留情。

田英东就更不用说了。

崇玉之所以压下这个诱惑按兵不动,并且还在孙立面前表现出一幅君子姿态,完全是因为他还没有十足的把握。

上一次调查秦天斩的事情禀告给妄虚之后,其实崇玉还在暗中搜寻证据。

秦天斩被杀的案情倒是毫无进展,却让他查到了另外一件事情:玉剑山庄苏玉道最近失踪了,而失踪之前,他曾经在素抱山附近出现过,偏偏那几天,孙立正好不在山门中!

虽然冒出来“孙立杀了苏玉道”这个想法那一瞬间就被他自己给否定了,但是这也太巧了吧?

以崇玉滴水不漏的性子,自然不肯在没有弄清楚之前下手对付孙立。

可是这个孙立,真的好想现在就杀了他!

崇玉咂了咂嘴,还是压下了心头诱惑,转身返回玄武大殿。

……

孙立和江士钰回到了小院里,孙立立刻朝江士钰一伸手:“给我看看。”

江士钰看他神色谨慎,隐约明白了。二话不说,摘了护臂递给他。

孙立握着护臂,灵元渗透进去,沿着法器之中刻录的阵法,一点一点的检查过去。

片刻之后,他将护臂还给了江士钰,平静道:“跟别的人对敌的时候,大可以放心使用,品质比一般的九品法器还要好。但是对上掌教一脉的人,就不要用了。”

江士钰脸上一阵愤愤之色,强自压了下去,点点头:“我明白了。”

孙立也是无奈叹了口气:“先忍忍,过一段时间,我就能帮你把这里面的一个小结构改掉,到时候,要是谁想用这个暗算你,嘿嘿,就让他尝尝阵法反噬的味道。”

江士钰眼睛一亮,小心翼翼的把那只护臂收好:“这么说来这东西更是个宝贝了!”

孙立一笑,跟他一摆手:“我回去了。”两人各自回屋。

……

孙立进了自己的房屋,立刻启动阵法将整个屋子封印了。

他倒并没有急于去检查那柄锤子,而是问道:“武祖,怎么样,妄虚修炼《天演神化诀》了吗?”

“修炼了,他一身功力,已经全部转化为《天演神化诀》的力量了。”

孙立大喜:“好极了!到时候就看这头老杂毛是怎么死的!”

妄虚用江士钰来逼迫孙立,真正触及了他的底线。孙立最中意的自然是像昨天一样,一剑拍飞自己的敌人。

但是妄虚不是田英东,妄虚对于现在的孙立,实在太强大了。但是孙立还有别的办法,直接拍死,和暗中阴死,其实各有千秋,只是孙立性格如此罢了。

孙立紧接着取出那只锤子,拿在手中仔细端详一番。

钟林当时跟他说过,这柄锤子来自金风细雨楼,乃是三品上的材料定风神铁铸造而成。孙立反正是看不出来那手柄到底是什么木头的,就一个劲盯着锤头看,越看越觉得还真是定风神铁。

气的武耀大骂:“老子怎么教出来你这么个笨蛋徒弟?跟我们学了这么长时间,一点见识都没长。这是定风神铁?这能是定风神铁吗?这要不是定风神铁,你把他吃了好不好?反正你们最近胃口都很好吗……”

孙立被骂的抬不起头来,也不想抬起头来。

他是知道武耀的性子的。武耀对于斗嘴,跟崇霸对于打架一样热衷。最近就连罗桓都懒得搭理他了,只要孙立一还口,武耀就算是成功的找到了一个对手,保证能说半个时辰,孙立心中早就好奇这锤子到底使用什么材料制成的,要是让武耀絮絮叨叨的说上半个时辰,还不把他给急死?

(年纪大了还是身体不行,早上起来还是觉得很疲惫。虽然俺一直是一颗正太心,但身子骨跟俺已经不是一个步调了。悲怆啊!今天说了要大爆发,这是第一章,大家看我表现吧!)(未完待续)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