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界永仙

第九卷 火谷试炼 第九章 小心眼(感谢大家!)

虽然没有什么太大的损失,但是闹了个灰头土脸,妄龙的脸面上也有些不好看。不过他现在,没有心思估计自己的脸面了,因为虽然进入第二个地洞的时间不长,他却看清楚了,那洞壁上,至少有十块凝火刚玉!

这可是七品中的珍贵材料,整整十块,就算是妄龙也想要去拼一回命了。

这还不止,那地洞之中,百足凶蜈守着一口火井,火井内宝光流动,必定是一件珍贵的宝物。

百足凶蜈这种级别的妖兽,不在地下第三层和银翅吞火蚁王争雄,而是跑到了地上来,显然就是为了守护这里的异宝。

十块凝火刚玉,再加上这件连六品上的妖兽都要舍命守护的异宝,妄龙心中的贪婪就像日蚀下的阴影迅速扩张。

妄龙独自在一边踱来踱去,不经意之间眼角瞅见一个人:孙立。

那小子老神在在的端坐一旁,哪有半点在押犯的自觉?

妄龙看的心中微怒,但是重宝当前,妄龙实用至上的性格再次体现出来,他心中斟酌一番,也就把前后的利害关系想清楚了。

摒去了怒气再回头去看,孙立当中划出那部分阵法,倒未必是故意落自己的面子。那阵法加密孙立能看出来,可是其他人看不出来啊,别人并不知道孙立是什么意思。

妄龙想明白了,也就知道自己误会孙立了。

只是以他的身份地位,又怎么可能去和孙立道歉?

再想想孙立画出来的那一道神秘的阵法刻线,心中微微一动,明白了孙立的意思。

江士钰就在孙立身边不远,嘿嘿一阵贼笑:“你事先就知道他们会被妖兽灰头土脸的臭揍撵出来,是吧?”

孙立悠然道:“那还用说?爽就爽在这里啊让他们不听我的,嘿嘿!”

“你最近真是心眼越来越小了。”

“那你也比宽广无数倍!”

妄龙面色凝重的站在了孙立面前,双手背在身后:“随我来。”

言罢,转身沉稳而去,走了两步,却没听见孙立跟来,他一回头,孙立依旧坐在原地,脸上十分严肃:“戴罪之人不敢擅动。”

妄龙大怒但是想到那地洞之中巨大的利益,他强压怒火:“你现在无罪了。”

孙立一脸夸张狂喜,又有些不敢置信似的用力眨眨眼睛,然后问出来一句:“你确定?”

妄龙双拳紧握差点没忍住要揍人,身上灵元乱冒,噗噗的一连串爆鸣就像是放了一串鞭炮。

孙立跟他之前的两次碰面,经过瞬间在脑海之中闪过这两次,孙立在暗中观察他,他也在观察孙立。但是直到这一刻,他才忽然明白孙立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了。

他反倒是乐了,从妄龙那一次血色古碑封了整个望山别院,第一次出现在众弟子面前一直到这一次烈火谷试炼,这是妄龙第一次露出笑容!

“你小子,小人得志啊!哈哈哈!”

孙立愣了愣,他之前曾经这么评价过冯忠,没想到竟然被妄龙这么评价自己。但是反过来想想,自己如今这做派,确实有点得志猖狂的感觉可他跟冯忠是本质上的不同。

孙立也笑了:“弟子不敢弟子就是心眼比较小。”

江士钰在后面委委屈屈的嘀咕:“我刚才说的时候你不承认,现在怎么乐呵呵的往自己头上扣这个帽子……”

周围的众人有些傻眼。

妄龙刚才还勃然大怒,一副恨不得生撕了孙立的架势,怎么突然之间就云开雾散还跟孙立一副忘年交的架势?

而崇金几个人更是暗暗震惊,他们比新弟子更清楚妄龙是什么样的人,这位执掌刑堂啊,一张臭脸就算是在掌教真人面前那也是整天阴着哪有半点笑脸?

而且传说,妄龙在门派之中一向是睚眦必报之前被孙立那么阴损的挤兑,不一巴掌拍死他就算是妄龙师叔最近修身养性了,怎么可能大度的跟他笑颜欢谈?

可是妄龙分明露出了这一次出关以来的第一个笑容啊!

崇金三人原本对孙立被贬有些幸灾乐祸,这会却觉得自己有些跟不上妄龙师叔的节奏了。要是放在明面上说,三人必定是翘着大拇指大拍马屁:“师叔乃是性情中人!”

背地里则不定骂了多少句“老怪物,脾气古怪,喜怒无常”了。

妄龙斜眼瞅着孙立:“你刚才脸上的表情实在是太假了。”

孙立腼腆的笑笑:“弟子知道错了,下回一定演的真一点。”

“……”妄龙有点无语,现在的孙立,才真有点“恃宠而骄”的意思了,或者说,蹬鼻子上脸!

你还想下次啊!

“哼!”妄龙冷哼一声:“现在可以跟我来了吧?”

孙立却还是不动:“您只说我无罪了,我可没说我原谅您了。”

周围的弟子心惊肉跳:这孙师兄太不是抬举了吧?!妄龙师叔都那么大度了,他居然还揪着不放!

妄龙差点跳起来:“你说什么!”

孙立不紧不慢的又说了一遍:“您只说我无罪了,我可没说我原谅您了。

”然后用一种依旧很夸张的无辜眼神看着妄龙。

妄龙咬牙切齿:“看你欲言又止,是不是还要说本座耳朵不好使了?”

孙立依旧无辜的眨眼:“您太不厚道了,净把弟子往坏处想。其实弟子是想说,您年纪大了,弟子体谅您第一次没听清楚的。”

“嗨嗨嗨!”周围一阵剧烈咳嗽声。不少人冷汗都下来了,孙立疯了啊,敢跟妄龙师叔这么说话!

江士钰则是低声跟苏小枚说:“看见没,老孙那眼神,绝对是跟你学的。”

苏小枚白了他一眼,也是暗暗担心:“孙立这么疯言疯语妄龙师叔可要暴怒了……”

妄龙气个半死:“臭小子你……”

“您都说了,我是小人得志。我要不做的彻底一点,岂不是在反驳您在说谎?”

妄龙哑口无言,好半天才硬邦邦的吐出来两个字:“诡辩!”

众弟子暗暗心惊,妄龙师叔这是真怒了,下一刻只怕就要一掌拍碎孙立的天灵盖了!

妄龙真的动手了,却是双手在胸前一搭,微微一欠身:“本座错了。”

下巴掉了一地,堂堂贤人境第七重刑堂长老妄龙师叔,竟然真的认错了!不少弟子用力地揉揉自己的眼睛,还以为自己看错了。然后又用力的捅一捅自己的耳朵,以为自己听错了。

可是妄龙的确站在那里,抱拳向孙立认错了!

田英东的脸色一下子变得一片灰败,他低声下气,刻意逢迎用尽心思的揣摩妄龙的心意,也不过只是让妄龙看他稍微顺眼一点。

可是孙立呢?率意而为,我行我素,一点也不给妄龙面子,偏偏妄龙就吃他这一套了!

田英东心中勃然大怒,几乎要怒吼出来“苍天不公”又生生将这一股怒气压了下去。

他本以为,自己运道非常,已经能够起势,再次压倒孙立!

却没想到上苍跟他开了个大大的玩笑,给了他一个空虚的希望,然后迅速的戳破了。

田英东心中别扭、不甘、愤怒各种阴暗情绪席卷而来,他的眼睛瞬间一片血红却不敢有半点发作更不敢让人看出来,慌忙低下头,苦闷的自我安慰平息怒火。

“这下总可以了吧?”妄龙哼哼着,心里肯定是很不舒服的。

孙立一跃而起深深一拜,正色道:“师叔不拘小节,君子之风。弟子由衷敬佩!”

妄龙心中也知道这小子多半是在做戏,但总算是面子上好过一些暗道这小子还算会做人,便不以为意的摆摆手:“随我来吧。”

利益、性情、形势各种因素综合之下妄龙和孙立的冲突以一种绝对出人意料的结果结束了,连孙立自己都没有想到。

妄龙带走了孙立,崇霸和崇寅也是看的目瞪口呆。

崇霸便是狂傲,也不敢这么和妄龙说话啊。整个过程,两人都是心惊肉跳的为孙立担心,生怕妄龙真的怒了,孙立小命难保!

等两人走到了那怪岩后面,崇寅才忽然把脑袋伸到崇霸身边,悄悄说道:“看见没,这小子跟臭脾气的人有缘。之前是你,现在是妄龙师叔……”

崇霸一瞪眼:“我哪里是臭脾气了……哈哈哈……”说着,他自己都笑了。

怪岩之后,妄龙脸上的轻松一扫而空,开门见山道:“我不问你为什么对于阵法有这么深的造诣。”

孙立躬身一拜:“多谢师叔。”

末了又补充一句:“这一次是真心的。”

妄龙:“……”

他摇摇头:“你呀……算了,我只问你,那种效果的阵法刻线,你能想出来几条?”

信任是相互的,而且是要靠着长久的时间积累才能建立的。妄龙算是“折节下交”了,可是孙立对于第一次见面,妄龙关于钟沐河的那些话,依旧心存芥蒂,有些事情还是要掌握好尺度。

他想了想,道:“三条。旗门阵的阵法威力可以增加六成以上。”

这也是罗桓的意思。

百足凶蜈乃是六品上,之前的两条阵法刻线的威力,恐怕已经难以抵挡百足凶蜈。罗桓又想出来一条,不过这第三条比较麻烦,耗费的时间也会多一些。

(感谢大家昨天的打赏,眼泪哗哗的,尤其是龙盟和小亚当888兄弟还飘红了,俺真是不知道该说啥好了。俺唯一能做的,就是加更!今天保底三更上加更两章,答谢众位兄弟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