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界永仙

第十二卷 百鸟剑匣 第三章 碧眼狻猊(第一更求月票!)

孙立一一记在了心中,觉得有些麻烦,忍不住问了一句:“罗祖,这么做真的值得吗?”

罗桓嘿嘿一笑:“有两个原因,让你必须救他。至于值不值得,到候你就知道了。”

于是孙立照办:“行,我听您的。”

孙立一抬头,看向崇真,崇真顿时紧张起来:“师弟,怎么样,有办法吗?”

孙立一点头:“办法是有……”

崇玉大喜过望:“真的!?”

一边的那名弟子也紧张起来,关切的看着这边。

孙立有点头:“你听我说完,办法是有,不过有点麻烦。”

崇真立刻道:“你说,需要什么,我一定想办法办到!”

孙立到一边的桌子上列出一张清单交给崇真:“越快越好。”

崇真二话不说,拿着清单出去了。

只用了半个时辰,他就把上面的东西全都准备齐全。孙立一挥手:“你们都出去。”

另外那名弟子顿时不干:“不行,我们不在这里,万一你对师尊……”

崇真挥手一巴掌抽在他的脸上,恶狠狠道:“给我闭嘴,你这个蠢货,这是师尊生还的唯一希望,你还不明白吗!”

那名弟子还是将信将疑:“师兄你怎么就这么肯定,他能把师尊救回来?”

崇真两手一摊:“你还有别的办法吗?”

那名弟子哑口无言,被崇真拽了出去。到了门口。崇真回身朝孙立一拜:“一切,拜托师弟了。我们会在外面,为师弟护法。”

……

两个时辰以后,满脸疲惫的孙立打开门走出来。

在外面等的好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的崇玉两人一下子围了上去:“师弟。怎么样?”

孙立微一拱手:“幸不辱命,掌教已经没事了,你们进去看看吧。”

两人大喜,正要冲进去,妄虚有些虚弱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先替为师谢谢你们孙立师弟。”

崇真连忙道谢,另外那名弟子更是愧疚难当,跪下来咚咚咚磕了三个响头:“师弟,我之前……实在是……唉。你千万别和我一般见识……”

孙立一摆手:“不用说了,我都明白,快进去吧。”

两人急匆匆进去探望师尊,孙立自己回去。

这一次救治妄虚。他的确是劳心劳力,疲惫不堪。虽然罗桓熟知《大荒经》,对魔修们的法器有所了解,但毕竟那是连钟沐河都束手无策的难题,孙立阵法、灵符、法术各种手法齐出。险之又险,才算是将那半截光丝法器逼了出来。

他没有回望山别院,而是继续在大日神火铳炮塔之中守着。回到了这里,他才算是松了一口气。吞了一颗灵丹之后,感觉稍好一些。

用手一抓。储物空间之中,一枚拳头大小的玉瓶跳了出来。他打开玉瓶的塞子。里面大半瓶的粘稠**之中,浸泡着那半截光丝法器。

那粘稠**,也是孙立给崇玉开出的几种**调配出来的,凶悍无比的光丝法器,到了这里变得格外温顺安静,一动不动。

罗桓道:“这就是我告诉你要救妄虚的两个原因中的一个。”

孙立疑惑:“真能管用?”

“哼哼,关键时刻,有大用处。”

“那另外一个原因呢?”

“另外一个原因是妄虚本身,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孙立要跟他挑刺儿:“其实也就是一个原因吧?这东西等妄虚死了,我能从他的尸体内得到。”

罗桓跟武耀斗嘴许多年,孙立这点道行在他眼里算什么?当下不屑道:“愚蠢!妄虚死后那些人决不允许你亵渎尸体。”

孙立:“好吧,您又赢了……”

……

魔修的临时营地,建造在素抱山西南的一片空旷荒原之上。

周围寸草不生,地面上铺满了指肚大小的黑色砾石疙瘩。几座巨大的兽皮帐篷张开,坐落在地面上。

这些帐篷也都是法器所化,魔修们出身鬼戎草原,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居住环境。

中央一顶暗金色的帐篷之中,李蓝山端然而坐,一旁一直看似简陋的泥炉子上,正煮着鬼戎人常喝的砖茶。

水已经开了,咕嘟咕嘟的冒着热气,一股香气在帐篷内散开。

白色的水汽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操纵着,渐渐在李蓝山的面前,幻化成了一个素抱山山门的模样。

李蓝山盯着那副图案看着,眼神显得深邃不可测——他的日子很不好过。

神荒道入侵大隋,谋划多年、准备充足。他刚刚收到消息,七大派之中,除了素抱山,全部都被拿下。

这其中,伴虎斋、天水寨全军覆没,满门上下不是战死就是被俘。

剩余的四大派,也都各自只逃出去十几个人。

唯独他负责的素抱山,依旧坚挺。

李蓝山暗叹自己时运不佳,若是三件大型战争法器在,素抱山一炮就炸开了,哪里用得着这么多的周折?

每每想到此,他都对那个贪图钱财投了自己三件阵法核心的贼人恨得咬牙切齿。

但是时间不等人,他必须尽快攻占素抱山,并且素抱山的人一个不能放走——即便这样也只能算是无功无过,不受处罚罢了。

两个银面人都已经摘了面具,正跪坐在他的面前,一人正是朱九。

“大人,咱们下一步怎么办?”

魔修秉性之中,都带着那么一丝戾气,即便是李蓝山这种看上去儒雅的。

朱九的问题让李蓝山笑了一下,终于流露出了那一丝狠戾。张口一吹。一股赤金色的火焰将面前水汽幻化的素抱山山门催的烟消云散,他似乎也吐出了一口恶气:“踏平它。”

手指一挑,茶壶内滚烫的茶水分出一些,凝成了一颗黑褐色的水球。落进了他的口中,李蓝山在嘴里咂了咂,心满意足的咽了下去。

“这一次,不能再像上次一样犯错了,畏首畏尾的做什么呢?不管素抱山有什么底牌,我们也能够毫无阻碍的碾压过去。上一次,是我们自己误了我们自己。”

朱九身边的那名魔修有些顾虑:“可是我们的实力已经损失不少……”

他的灵兽在上一战之中被孙立一炮轰杀,对他本人而言。战力也是一个巨大损失。

朱九也有些犹豫。

李蓝山微微一笑,刚才喝进嘴里的那些砖茶,让他的牙齿和舌头都有些发黑,因而这笑容显得格外诡异。

“你们放心。这一次,我会直接让碧眼狻猊出战,而且……我还会施展九寸提命术,将碧眼狻猊的等级,从二品上提升到一品下!一头一品下的灵兽出战。我倒要看看,素抱山那什么来抵挡!”

听到李蓝山说直接让碧眼狻猊出战,朱九两人已经振奋鼓舞,信心大增。更听说李蓝山要用“九寸提命术”将碧眼狻猊提升为一品下。两人反而大吃一惊。

“大人,使用一次九寸提命术。碧眼狻猊的寿命会缩短三十年啊……”

“哼,现在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李蓝山一挥手:“你们现在就去准备。碧眼狻猊之后。我会准备化龙九出大阵,全力出手!这一次,一定要把素抱山一网打尽,一个不留!”

“是!”

两人信心百倍出去了,有了碧眼狻猊,有了李蓝山全力出手的化龙九出大阵,素抱山算什么?就算是金风细雨楼,都抵挡不住!

……

傍晚时分,夕阳落山的最后关头,将一股炽热奋力的投掷在大地上。那种干燥的气息,让人觉得很不舒服,孙立站在炮塔上,总觉得有些焦躁不安,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这种状态之下,他很轻易的就想到了:魔修要来了。

不光是他,钟沐河、妄虚、妄明等人都已经感觉到了。

妄虚有的是灵丹,但是毕竟时间太短,也只恢复了八成的实力。

素抱山的强者们很有默契的一个一个从自己的洞府之中缓缓升空,背后跟着他们的弟子。所有的人,警惕的望着天空。

此时的妄虚对钟沐河保持着应有的尊重:“师叔,他们要来了?”

钟沐河不动声色的将控制山门镇守兽魂的玉符还给了妄虚,声音凝重道:“就看这一次,咱们能不能守住了。”

急促的钟声响起,整个素抱山动员起来。

弟子们快速而出,经历了上一次的战火洗礼,弟子们再次面对强敌,已经变得沉稳许多,可是依旧有一股绝望的情绪,在整个山门之中蔓延。

大家始终觉得,上一次能够打赢,乃是运气。这一次还能不能够守得住,谁心里都没底。

天边,出现了一片细碎的光点,没过多久那些光点就变得非常清晰。

最前面的是一头体长达到了九丈的狻猊巨兽,一身金毛就好像火焰一般,巨大的头颅上,那一对碧绿的眼睛,能够将任何人的灵魂溺毙在里面。

碧眼狻猊的头顶上,戴着金色面具的李蓝山傲然而立,一脸肃穆。

在后面,朱九等人保持着一个适当的距离追随着。

“准备、各弟子就位!”

一百零八名弟子,带着之前分发的灵石和灵丹,各自进入了阵位。

钟沐河居中调度,妄虚反倒成了素抱山如今最大的机动战力。

苏小枚和钟林几个人都在崇霸身边,崇寅背手而立,看到苏小枚有些心不在焉,时不时的往大日神火铳那边看着,崇寅微微一叹:“你们就不要担心他了,该担心的,是咱们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