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界永仙

第八章 漏洞百出的埋伏(下)求月票!

光束可怕,直扑长弓魔修。

长弓魔修冷笑一声,明明知道你们手中有天门龙炮,我怎么可能不防着?

他身形一晃,轻轻松松躲开了去,并且反手一箭,射向崇霸。崇霸骇的脸色陡变,收了天门龙炮就跑,金光一闪,轰然一声他身下的那尊巨石被炸得粉碎。

那一炮,就像是进攻的号令,崇寅身外缠绕着数柄短刀从他的左侧率先扑了上来。已经完全妖化的江士钰,浑身燃烧着火焰,将妖丹催动而起,从他的右侧扑了上来。

苏小枚带着东方芙一起从他背后杀了过来。

钟林诡异的从地面下冒出来,从下而上攻击长弓魔修。

所有的人,都是全力出击。

长弓魔修却是不慌不忙,这些攻击真正能伤害到他的几乎没有。他的黑色魔弓凌空拍击,一道道魔文幻化,印在冲上来的那些人身上,便是一连串的爆炸,将他们全都震了回去。

但是崇寅等人几乎不要命了,被震回去之后,依旧疯狂冲了上来。

长弓魔修隐约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皱眉一看,忽然明白了:最狡猾的那个小子到哪儿去了?

小王爷密令之中,让他们留心的孙立不见了!

长弓魔修暗暗冷笑,原来孙立才是真正的杀招。这个游戏终于有点意思了,这帮老鼠总算不是太蠢。

他将灵识展开来,细细的搜索着周围。可是结果却让他也有些意外:根本找不到孙立!

长弓魔修意外:不可能啊,他一个凡人境的小修士,怎么可能躲过自己的灵识搜索,我可是贤人境第六重!

他又重新用灵识扫过了整个山谷,还是没有孙立的踪影。

孙立肯定就在附近。长弓魔修非常肯定,这个时候他忽然明白了:这群老鼠有点狡猾。

那个孙立,应该是有什么宝物可以躲过自己的搜索,他潜藏在周围,而其他人疯狂攻击引开自己的注意力,他趁机发出致命一击!

长弓魔修暗暗冷笑,计策不错,你们执行的也不错。可惜你们还是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点,孙立你不过是个凡人境的废物,就算是你偷袭得手。你又岂能伤得了我!

外围崇寅等人的攻击越来越猛烈,看上去长弓魔修已经疲于应付。就在这时。忽然有三十六道环形飞刀,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了他的周围,纵横交错,按照一种奇异的轨迹一转,攻击的力量顿时增大三倍。

“轰!”

三十六柄环形飞刀狠狠地撞在了长弓魔修身上。他所带的自动防御法器释放的灵光结界也被击碎。

莽龙锁链重新会合。哗啦一声抖得笔直,宛如一杆大枪。凶狠的刺向长弓魔修。

长弓魔修一声长笑,一把抓住了莽龙锁链。

“哗啦”莽龙锁链再次散开,长弓魔修手中不过抓着七八节铁环,剩余的又化为环形飞刀,上下翻飞。

长弓魔修有些头疼,魔弓一挥,将那些飞刀全部击退。

他的决大部注意力都被孙立牵扯。而周围的其他人也随之猛攻而上。

长弓魔修怒吼一声,一层灵光护罩再次出现,硬生生要扛住其他人的攻击。

崇霸忽然冒出来,大吼一声双斧狠狠斩在护罩上。李子婷也突然出现,加入了围攻的队伍之中。

但是长弓魔修很清楚。这些人都是佯攻,真正的杀手。还是孙立!

他冷笑一声,依旧把大部分注意力全都放在孙立身上。

崇霸忽然后撤,使尽了全力自己扛出了那门天门龙炮!

“轰!”

长弓魔修不得不狼狈闪避,而与此同时,孙立被后五色灵光汇成长河,注入他的体内,力量大涨,莽龙锁链忽然变成了一条蛟龙,从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狠狠地抽在了长弓魔修的身上。

“啪!”光罩破碎,长弓魔修一个踉跄,同时勃然大怒。

他不去管其他人,愤而朝着孙立全力出手。

东方芙、江士钰、崇寅、崇霸、李子婷一起猛攻。

苏小枚的掌心之中,那柄狭长利刃也刺了出去,眼看是击不中长弓魔修了,那利刃忽然又变长了一截,噗的一声刺进了他的身体!

那利刃一刺入,长弓魔修就觉察出不对劲了。那利刃竟然是活的!

在他的身体内迅速的张开了一团利刺,就像是一只金属刺猬!现在就算是强行拔出去,也会拽出来一大团血肉!

长弓魔修大怒,不过这种伤势他还不放在眼里。

他正要返身一弓将苏小枚炸碎,却看到正面孙立眼中闪过一丝笑意!

长弓魔修顿时警觉:原来都是为了这一刻!孙立你等的,就是我回身的这一刻吧?哼哼,一群狡猾的老鼠!

他没有动,苏小枚给他造成的伤害,他还可以承受。他不能给孙立致命一击的机会。

钟林早就站在苏小枚身边,苏小枚的另外一只手已经握住了钟林的手。

与此同时,苏小枚全力运转密功,整个人彻底化作了一尊金属人!利刃在长弓魔修体内伸出去的每一根利刺都中空的,里面细如发丝的导管汇聚在一起,从利刃本体延伸过苏小枚的胳膊、肩膀,一直到了另外一只手上。

那只手,正握在钟林手中。

钟林低喝一声:“我开始了!”

苏小枚一点头。

血祭开始!

化为金属人的苏小枚根本没有精血可言。钟林的功法对她的伤害降到底最低。就好像苏小枚就是一个通道,连接他和长弓魔修。

钟林血祭的是长弓魔修!

这个战术大大出乎了长弓魔修的意料。他立刻就知道自己上当了。

孙立一声怒吼:“大家坚持住!”

所有人包括孙立在内,不顾一切的朝长弓魔修发出了攻击,不让他挣脱苏小枚。

钟林把功法催到了极限,一股股的血色红光从长弓魔修的身体上,通过苏小枚传递到钟林的体内。

长弓魔修的身体迅速的干瘪下去。但他乃是贤人境第六重的超级强者,底蕴深厚,哪怕是成了一具干尸,依旧力量十足,每一击都惊天动地。

众人苦苦支撑,都知道这是最关键的时刻,就算被打飞吐血,也会毫不停顿的返身杀回来。

所有人心里都明白一点:在坚持一会儿,胜利就是我们的了!

长弓魔修也很清楚这一点!

双方在僵持之中,心中已经只剩下战斗,完全不去顾及其他。

终于,长弓魔修的动作越来越迟缓,眼中凌厉的光芒越来越衰弱。

“噗”他重重的跪在地上,停止了反击。钟林和苏小枚却不敢怠慢,继续血祭。又过了一会儿,他手中的魔弓掉在地上,大家才稍稍松了口气。

继续血祭一刻钟,孙立上前一脚,啪,尸块破碎。大家全都松了一口气,一起瘫倒在地上。

那尸块之中,滚出来一枚漆黑如墨的储物戒指,掉在地上,大家却都躺着一动不动,没人愿意动弹一下去捡起来。

钟林血祭一名贤人境第六重的强者,实在是大大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浑身上下血光翻涌,赶紧在一边打坐消化。

苏小枚所受的伤害也不轻,她散了功法之后,整个人萎靡不振,吞了灵丹也不见好转。

休息了半个时辰,孙立强撑着起身,把储物戒指收了,又对大家道:“都起来,咱们先离开这。”

能动的搀扶着不能动的,崇霸双斧翻飞,将钟林身下的石块整个切下来,没有惊动钟林的情况下,扛着石块将钟林带走……

孙立临走之前,丢出几枚兵火符,轰然一声将战场烧的一片狼藉,连长弓魔修的碎尸都成了灰烬,什么也看不出来。

众人去后两个时辰,胡拯带着一阵狂暴的火焰出现在战场上,他阴森森的扫视一眼,愤怒的仰天一声狂吼,一道巨大的火柱冲天而起!

“孙立,我不杀你,誓不为人!”

……

长弓魔修的家底丰厚,让孙立和大家得到了关键的补给。除了灵石和灵丹之外,还有几件珍贵的法器,装备之后,大家战力大增。

接下来整整两个月,大家都在不断地逃亡之中。当愤怒追击的胡拯以为他们真的是想要亡命而逃的时候,孙立却带人忽然又折返回来设下埋伏,用类似的战术伏杀胡拯!

这一战格外惨烈,孙立断了四根肋骨,江士钰昏迷了七天,崇霸差点没命,苏小枚直接掉落一个境界。其他人也各自重伤。

但是这一战的成果也十分辉煌,杀死了胡拯之后,双胞胎魔骑也大为惊骇,不敢分开不敢追得太紧。

孙立几次用计,想要将他们拆开单独伏击都没有成功,也就只好放弃了将四大魔修全部伏杀的心思,带着众人远遁撤走。

众人带着还在沉睡之中的老祖钟沐河,一路上不停地变换着方向。双胞胎魔骑不敢追得太紧,又没有秘术监视众人,渐渐的越来越远,终于失去了众人的踪迹。

那两团相互之间根本不敢间隔超过百丈的巨大火焰流星,早已经没有了当初那一往无前、睥睨大隋的气势。变得谨慎无比,步步为营。

双胞胎魔骑在火焰流星之中互相看了一眼,都是一阵羞愧。

(眼巴巴的盯了一上午,居然只有三张月票!哭死啊,不能如此啊弟兄们,好歹多来几张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