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界永仙

第十五章 机关巨兽(第二更求月票!)

“那个有点小钱的死胖子果然不是设计陷害我,这小子真的很值钱啊。”勇人王得意洋洋:“不好意思啊胖子,这小子很不错,我就捷足先登了。”

孙立已经带人将他的傀儡战兵小队清扫一空,让勇人王意外的是,除了孙立,其他人也联手击毁了三个傀儡战兵。

以他们的境界来看,这也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奇迹了。

勇人王摸摸自己棱角分明的下巴:“这群人,还真有点意思。不过杀了我的兵,这样就想走,可没那么容易……”

勇人王看似随意的转动了一下自己小拇指上那枚翠绿的指环。

数万里之外,孙立等人面前,三十丈半空之中,一道闪电就好像战士的投枪,刺啦一声闪过。

空间撕裂,漆黑却泛着蓝色波纹的空间之门中,伸出来一只钢铁巨爪!

“吼——”

怒吼震天,空间之门被声浪强行扩张,一头巨兽前爪按着空间之门想要爬出来,强烈的空间力量波动,好似无数碎刀片不断地切割着那两只巨爪,发出一阵阵让人牙酸的摩擦声音,巨爪却丝毫无损。

巨爪猛一用力,庞大的身躯陡然伸出半截。

那是一头拥有了蛟首、蟒身、虎爪、龟背的可怕巨兽。

更为让人吃惊的是,这是一头机关兽。仅仅是已经爬出来这一半身躯上,就对称悬挂了六具天门龙炮!

巨兽庞大无比,所以那六门天门龙炮并不是缩微版的,而是孙立曾经在李蓝山那里见到的,实实在在的天门龙炮!

崇寅等人一身冷汗,想都不想只喊了一句:“快跑……”

勇人王虽然强悍,但毕竟不是木然谢薇儿。远距离投放大型机关兽,略有些不方便。

众人掉头就跑,这机关兽的实力太过恐怖,只看那一身可怕的铠甲,就知道打都打不动。只能提前一步逃走。而究竟能不能跑掉。大家更是没有半点把握。

唯独孙立站在原地,狠狠地咬牙。

“武祖,只有这一个办法?”

“只有这一个办法。”

“罗祖。真的只有这一个办法?”

“真的只有这一个办法。”

孙立没有选择!

他狠狠一跺脚,足下一片灵光爆炸,地面上留下了一个大坑,孙立冲天而起。不但没有逃走,反而迎着那可怕的机关巨兽冲了上去。

机关兽前半身上,悬挂的六口天门龙炮已经渐渐开始发亮,每一门天门龙炮,都瞄准了狂奔飞逃之中的一个人!

当孙立迎头而上。机关巨兽也并没有表现出什么惊讶,它毕竟还是一头没有灵魂的机关兽。

“当心他的怒吼!”

武耀在他脑海之中说道。

孙立几乎是想都不想迅速的左右连续闪动。

那颗巨大的蛟首也随着他的晃动调整着,很难真的瞄准他。

“吼——”

怒吼声中,一束直径一丈的可怕光波喷出,呼的一声直插天际。热浪滚滚而来,孙立隔着十几丈远,发梢都被烧焦了!

他一阵骇然。

武耀又在他脑海之中说道:“接下来应该是它的舌头。”

孙立猛地往下一沉,重新落回了地面上。

“唰!”

一道寒光闪过。封锁了大片天空。如果孙立还在天空之中继续冲向那头机关巨兽,肯定会被这寒光搅得粉碎!

寒光收回,孙立看清楚了,原来机关巨兽的舌头,乃是一条扁平的锁链,前端却挂着一枚古意盎然的玄铁重剑。

那寒光。便是那柄玄铁重剑放出来的。

孙立一阵狂奔,腾空而起。在空中扭转身体连续躲开了机关巨兽双爪的拍击,终于到了机关巨兽的头顶上。

然后一个降落绕过它巨大的蛟首。

他距离空间之门已经非常近了。紊乱的空间力量,带起了狂暴的罡风,孙立身形摇摇晃晃,很难稳住。稍有不慎,就会被空间能量卷入无尽的混乱虚空,永远迷失!

勇人王心中隐隐有一种不安:“这小子不会是真的发现了吧……”

就在他这个疑问刚刚升起,孙立两指一并,一声轻叱,双手好似利剑,直指巨兽的龟背!

“叱!”

一片剑影炸开,光芒绽放,声势浩大,甚至连空间之门的狂躁,在这样的剑影之下都显得默默无闻。

与此同时,机关巨兽身上飞起一层灵光,却只张开了一半,就和空间力量发生了剧烈碰撞,然后湮灭在狂暴的空间能量乱流之中。

遥远处的勇人王微微一叹,觉得有些可惜。

龙皮影、剑影戏,爆发之后便汇成了一道剑影光流,顺着孙立的手指方向,冲向了机关巨兽的龟背。

没有能量光罩的保护,狂暴的剑影光流直接轰击在龟背和蟒身的交界处,那里有七重厚重的铠甲保护,但是剑影光流并没有费多大力气就破开了这层保护,穿进了机关巨兽的身体之中后,那里恰好是整头机关巨兽最脆弱的部分!

“轰……”

剑影光流将那一部分的内部结构彻底摧毁!

直接引发了灵能爆炸,机关巨兽庞大的身躯被炸成了两截,后半身还在空间之门内部,前半截轰然一声掉下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勇人王惊愕:“那是、那是……月风古蛮部落的圣物!阿祖那小子费尽了心思才抢到手的东西,怎么会在孙立的手里?”

错愕半晌,他忽然有幸灾乐祸的哈哈大笑起来。

自己只是损了一个傀儡战兵小队,一头机关巨兽,富人王却丢了这件耗资超过三亿灵石才抢到手的“圣物”。

这么一想,勇人王心里顿时好受许多。

孙立张开储物空间,将那半截机关巨兽装了进去。

然后一挥手,一道兵火符轰然一声将那名道人境第三重的傀儡战兵炸得粉碎。

那名傀儡战兵是侦查用的,被苏小枚和江士钰联手击毁在火堆边。但实际上这名傀儡战兵身〖体〗内还有一个侦测阵法,依旧在默默运行。

孙立将之彻底炸毁,勇人王眼前一黑,真的再也看不到那边的情况。自然也就不知道孙立他们到底往哪个方向逃去。

勇人王一阵愕然。回忆一下这一场战斗,孙立似乎对自己的机关人和机关兽了如指掌!让勇人王一时间都有些怀疑,孙立是不是自己失散多年的同门。

“这小子。果然值钱!”勇人王又摸了摸下巴:“决不能让他落到死胖子的手里。他已经有了阿祖,要是再有这小子,以后我还怎么跟他争……”

……

众人返回驻地带上钟沐河亡命而逃。没有飞行法器,他们只能在地面上狂奔。但这也让那些习惯了在天空之中飞来飞去的强者们找不到他们逃亡的规律。

三天之后。他们已经在更南方数千里之外了。

看到那茫茫的恶海之后,众人终于停了下来。

这一路亡命奔行,大家都是伤上加伤,在海边的悬崖上,找到了一个巨大的山洞。简单清理了一下之后住进去,立刻吞服灵丹开始打坐疗伤。

孙立自己伤的也不轻,整整用了三天时间才算是基本复原。不过这一次受伤,也将他之前从魔修身上搞到的疗伤灵丹消耗干净。

上一次孙立冲关,已经把所有补充灵元的灵丹用光,这一下他身上就只剩下一些解毒的灵丹了,距离一穷二白的大无畏境界,又迈出了坚实的一步。

他问了问其他人。跟他的情况都差不多。如果众人再遭遇一次追杀。就真的难以应付了。

至于这一次与机关人战斗的收获,实在是乏善可陈。

这些机关人不是修士,所以身上根本没有储物戒指什么的,唯独它们使用的法器被大家缴获,虽然品级还都不错,但也未必就比之前胡拯他们的好。

说起来收获。孙立忽然想起来自己收了那半只机关兽,于是放出来。呼的一下子把山洞都快要占满了。

众人看到这东西吓了一跳,哪怕是到现在。还是心有余悸。那机关巨兽的双眼等的老大,好像“死不瞑目”。

“孙立,这东西有什么用处?”钟林有些不明白:“这六门天门龙炮太沉重了,咱们也没办法用啊。”

孙立一笑:“我有兽兵,可以让兽兵驮着。要是再有人来追杀咱们,就给他们六个巨大的惊喜!”

众人大喜,嘻嘻哈哈的要上前帮忙拆卸,然后对着巨大的机关兽,有种老虎吃天无处下爪的感觉,一个个灰溜溜的又下来了。

孙立苦了脸,只好一个人动手拆解。

偏偏江士钰还在一边,一脸贱贱的模样,貌似很诚恳的说道:“我们真的很想帮忙啊……”

孙立怒吼着要去踹他屁股,江士钰哈哈大笑逃走。

好在孙立除了紫极天火之外,现在又有了三足金乌鼎中的无相金焰,加上罗桓和武耀指点,拆解起来并不困难。

这巨大的机关兽,就算是拆来也是一个庞大的工作量。孙立足足忙活了一整天,才算是全部拆光。

六门天门龙袍就不用说了,早就被孙立收进了兽兵灵环之中。不是他小气不分给别人,除了他之外,这么沉重的大型战争法器,还真没人能用。

机关巨兽身上所用的各种材料都十分珍贵,孙立也都分门别类收了起来。这其中大部分,都会被他简单炼化然后丢给大鼎吞噬。但也有一小部分,属于格外珍贵的材料,孙立锻器也能用得上,储存起来以备将来使用。

唯独有一件东西,孙立留了下来。

机关巨兽的舌头,那一柄古意盎然的玄铁重剑!

玄铁重剑后面链接的那根锁链没多大价值,早被孙立丢到了一边,但是孙立当时一眼就看出来这柄古剑十分不凡。

如今拿在手里,果然发现这柄古剑至少也是五品中的法器,威力十分出色!

他不免腹诽一番,这是什么样的败家子,才能把这么好的法器装在一头机关兽身上?

孙立毫不犹豫的据为己有。甚至有模仿机关巨兽,把这柄古剑和自己的莽龙锁链结合起来的想法。

不过这个点子还要详细推敲一下,暂时押后。

六口天门龙炮,一柄玄铁古剑,总算是让孙立心中稍稍平衡了一些。就算是再次遇到危险,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然后立刻逃走总是能办到的。

……

这座山洞下面五丈就是大海,洞内湿润,时常有各种海鸟进进出出,味道着实不怎么好闻。

江士钰想要去外面石壁上采燕窝给大家补补身子,钟林和女孩们都反对,觉得太残忍。

涨潮的时候,水面距离洞口就只有三张,大家伙最大的消遣,就是这个时候在洞口坐着,看到有飞出水面的鱼儿,就一剑过去刺穿了回来做烤鱼吃。

孙立有些不能理解,为什么苏小枚她们觉得拆掉燕子窝就是残忍,但是刺杀飞鱼的时候却这么欢呼雀跃?

又过了两天,钟林外出的时候发现了另外一座山洞,距离海岸有一里多远,洞口隐藏在在一片乱石之中,里面虽然不算大,但是纵横交错,而且十分隐蔽,最重要的是没有那么大的味道,大家就一起搬了过去。

这天夜里,孙立点化了眉心印堂穴周围第二个暗穴,收了《九星御本道》功法,缓缓起身。

《星河真解》是一部浩大的功法。每一个阶段都有阶段性的功法,看似独立,又互相关联。

《九星御本道》孙立修行至今,隐约觉得这功法另有深意。而现在再回头去看看《凡间一世天》,也就明白绝对不是基础功法那么简单。

只是其中冥冥的关联,孙立询问两位老祖,他们却全都推脱不说,只是让孙立专心修行。

他起身来走出山洞透口气,外面一片漆黑。今夜乌云滚滚遮住了月亮,远处的海面上有隐隐的雷声传来,偶尔还能够看到一道深蓝色的电光闪过。

海面上吹来的狂风之中,带来一阵阵水汽,似乎再告诉所有的生灵,大海深处正经历这一场风暴。

孙立忽然回头,大隋深处,也有一场风暴。

他在洞口站了一会儿,凉风从半敞开的衣襟钻进去,顿时觉得内外舒爽,最近压抑的心情却依旧得不到释放。

他四处看了看,手脚并用的爬上了一座山峰。

山峰正对着大海,能看到黑色的海浪好似成排的巨人,咆哮着冲上海滩。

乌云滚滚而来,速度远超海浪,一道闪电划破夜空,将另外一座山峰上的一块巨石炸得粉碎,雷声轰隆隆滚来,大雨飘泼而下。

孙立仰天一声怒吼,将胸中的憋闷与苦恼尽数吼叫出来。

雷声雨声风声,淹没了一切。一瞬间,他就淋得湿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