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界永仙

第十七卷 第一章 两老送礼

陪着关星河来的两名弟子一直站在门外。

因为关星河是踹门进去的,两人尴尬,不好跟进去就一直在外面等着。

然后就看到关星河嗖的一声倒飞出来,沿途洒下一片血迹!

关星河摔在地上的同时,院门也关起来。

两名弟子傻眼,他们不过是普通弟子,这么大的事情一下子就没了主意,慌忙抬着关星河就去禀告掌门。

“掌门!”到了宴会厅,两人轰然跪倒。

陶大然看到地上昏迷不醒的关星河,脸色一变:“怎么回事?!”

……

半个时辰之后,崇寅脸色铁青,背着手在屋子内走来走去。苏小枚可怜兮兮的站在他面前。

素抱山所有的人都站在一旁。连正在研究灵纹阵装的孙立也被叫出来。

“你!”崇寅猛的一指苏小枚。

“我左叮咛右嘱咐,低调、低调!你都当耳旁风了?”

“我不放心江士钰、不放心孙立,可我万万没想到是你也会跳出来啊!”

江士钰摸摸鼻子。孙立愕然:“教习,你不是说我比江士钰靠谱吗?”

崇寅狠狠瞪他一眼:“我那是为了安抚你,你看不出来吗!”

孙立缩着脖子退回去了。

崇霸咳嗽一声:“我当时也在场,那小子的确可恶了一些,也不能全怪小枚……”

“你还好意思说?”崇寅一声狮子吼:“他们年纪小不懂事,你也不懂事?就由着他们这么荒唐?”

崇霸脸上依旧是冷硬。眼神如虎逼视前方空处。

孙立悄悄从后面看了一下,崇霸虽然姿势不变,但是腰板已经微微软了下去。孙立暗暗摇头:“惧内是男人不可言说的病啊……”

崇寅狠狠瞪了众人一眼,忽然一咬牙凶恶道:“谁也不准休息,小心戒备着!陶大然敢恩将仇报,咱们就毫不留情灭了金阳派!”

众人一愣,崇寅喝道:“发什么呆?难道咱们还任人宰割不成!”

众人反应过来。一声欢呼!

崇寅无奈摇摇头:“唉,太平日子怕是没了……”

孙立一笑,长身而起到了门口。一开大门。外面一声不吭守着的两名金阳派弟子吓了一跳——大家都知道他们在外面,只不过没有人说罢了,孙立刚才已经祭出了阵盘。大家说了些什么,他们根本听不见。

乍看到孙立出现,两名弟子顿时尴尬,孙立反倒是满不在乎一摆手:“五个名额——我亲自量身打造的兽神印,可以一个十分优惠的价格提供给门派中的人,记住,只有五个名额!”

两名弟子一愣,旋即才明白过来,这五个名额意味着什么。

在乌桓,灵兽乃是修行者最重要的战力组成部分之一。甚至能够达到修行者战力的一半!这样高的比例,原本印师的地位应该很高,但是第一乌桓印师太多,第二印师太过贪财,才会造成现在印师并不超然的地位。

但是不超然不代表地位不高。

相反印师很受尊重。至少大家在印师面前都会表现出十二分的尊重,至于给了大价钱之后,背后怎么咒骂是另外一回事了。

整个云河郡有三十名以上的印师,这个数量绝对能够满足云河郡所有门派的需要,因此印师地位不会变得超然。

但是能够篆刻七品兽神印的印师,只有一位。

这一位的地位就要“超然”一些。

就算是关星河拥有一位贤人境的祖父。家世、地位在云河郡都是能数得着的人,去求那位印师,也被狠狠宰了一刀。

而孙立,兽神印的造诣犹在那位“云河郡第一印师”之上,能够篆刻出六品兽神印,这等人物,可不是随便出手的。因此孙立说了五个名额,就算不是免费,也会让整个金阳派内部抢破了头的!

这两名弟子在金阳派也算杰出,其中一人甚至已经拥有了一头巨型黑豹灵兽。他当时就忍不住幻想起来,若是给自己的黑豹配上一枚六品兽神印,黑豹的实力暴增三倍……

一时间遐想无限!

直到旁边那名弟子狠狠推了他一把:“走,回去告诉大家。”他才猛的回过神来,抬头看看面前的院门已经关上,孙立早就回去了。

两人一起点点头,也不管什么“监视”任务了,悄悄溜了回去。

……

这个主意是罗桓给他出的。

孙立本来打算是免费、十套。

罗桓骂了他一句笨蛋,压倒了三套,仅仅只价格优惠而已。这就足够了。

孙立临时又觉得不太妥当,给加到了五套。罗桓只能无奈:“你呀,对人心的揣摩还是不够……”

……

这一夜,众人索性围坐在院子之中,顶着清冷的月光聊的热火朝天。

江士钰、苏小枚都说了不少小时候的趣事。崇寅和崇霸也在众人不断地怂恿之下,说了一些他们刚入门时候的经历。

孙立一直忙于修炼,要么就在养伤;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和大家开开心心的聚在一起扯淡畅谈了,那种熟悉而温馨的感觉重新涌上心头,在山门破、满门亡、大隋修真烟消云散的浩劫之后,让孙立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酸甜苦辣咸,一股脑的涌上心头。

“来,把篝火点起来!”江士钰兴起。

众人连声称好,崇寅犹豫了一下,还是摇头道:“算了吧,咱们这样已经很张扬了,总要给陶大然留出一线余地。”

大家只好作罢,但故意的,聊天的声音却是更大了。

……

而在金阳派之中,随着孙立的那一则消息传回去,原本因为孙立打了“自己人”而义愤填膺的金阳派所有门人都渐渐多了一份心思。

五个名额说起来不多,可孙先生又没有说明这五个名额到底怎么分配,你怎么知道幸运儿不会是我?

于是门派中夜色下的议论,渐渐地开始偏向孙立他们了。

“其实关星河性格本来就有问题。”

“也是,平日里他就有点自大,谁都不放在眼里。”

“嗯,能看出来他连掌门的命令,有时候都不服从的。”

“凝师妹那么好的女孩子,他也真忍心说出那种话。”

“就是,我要是孙先生他们,我也忍不住!”

“他这回的确有点咎由自取。”

“哼,要我说,早就应该有人出来教训他一下了……”

“就是……”

……

远处,金阳派之内少有的一幢二层小楼上,陶大然站在窗户边,面色阴沉的盯着那个不断传来哄笑声的小院子。

邓长老站在他的身后:“掌门,忍辱负重啊……”

“哼哼!”陶大然冷笑一声:“师弟,你觉得我会为了关星河那个蠢货开罪崇寅他们?”

邓长老松了口气:“掌门能这么想最好。只是外面弟子们还是要安抚一下的。”

陶大然想了想:“师弟说的对,走,跟我去走一趟。”

邓长老一头雾水,正要跟着出去,忽然伍顺的声音在外面响起:“师尊,弟子伍顺求见。”

陶大然也有些奇怪:“进来。”

伍顺进门,很恭敬的见礼之后道:“师尊,有件事情弟子觉得还是应该禀报上来。”

有了关星河的前车之鉴,陶大然对于虽然没什么大才干但是老实听话的伍顺越看越顺眼:“哦?是什么事情?”

“孙先生许给了咱们金阳派五个名额,说是会以优惠的价格为咱们门派之中的五个人设计兽神印。弟子们之间已经传开了……”

陶大然一愣,大有深意的看了邓长老一眼:“现在,那还用得着安抚弟子们啊……”

邓长老也有些无语,苦笑一摇头:“算了,我还是先回去休息了,咱们瞎担心半天,人家轻描淡写的已经化解了。”

陶大然也是无奈:“耽误了我今天的修行,还好还有点时间,我抓紧打坐。”

邓长老背着手摇摇晃晃的出门回去了。陶大然微笑着对伍顺道:“你做的很好,先回去休息吧。”

“谢师尊夸奖,弟子告退。”

陶大然送走了伍顺,忽然贴在门后听听,等了一会儿伍顺去得远了,他立刻打开自己的储物空间,翻箱倒柜,找出来一只二尺长胳膊粗细的玉筒。

里面是一张保存非常完好,卷起来的金角白蟒皮,这在乌桓,乃是最顶级的兽神印的制作材料,陶大然珍藏二十年了。

他打开这张金角白蟒皮,满意的点了点头,重新卷好了收起来,揣进怀里。打开门,闪身出去。

陶大然一路上小心翼翼,生怕被人看见,一路到了孙立他们的小院子外,他忽然惊觉,猛的一侧身,一双眼睛之中灵光喷射如火:“谁!?”

另外一条路上,阴影之中,邓长老红着老脸慢吞吞的走出来。他手里,拎着一只小巧的五彩陶罐,那是乌桓某个著名门派出产的,最昂贵的灵墨“五仙彩”的包装。

这种灵墨,也是篆刻兽神印必用的材料。

两人一下子都明白了,尴尬一笑。

“你不是要回去休息吗?”

“你不是说要修炼吗?”

“嘿嘿!一起?”

“一起。反正五个名额呢。”

“对,弟子们有三个名额足矣。”

“说的是!”

两老一副道貌岸然模样,整整衣衫,一起上前敲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