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界永仙

第九章 向天笑

牛德宇也是个小兽痴,除了灵兽别的都不怎么在行,交游也很有限。路上遇到了几波修士,他也不认识,双方大眼瞪小眼,颇有些敌意的错开之后,牛德宇小心对孙立和苏小枚道:“孙老弟,苏姑娘,咱们低调一点吧,别引起什么麻烦。”

孙立也就点点头,他本来也不是惹是生非的性子。

苏小枚眼神转来转去,到也跟着点了点头。

这一天傍晚的时候,他们赶到了一座市镇,那些破败的屋舍瓦檐映入牛德宇眼中的时候,他呵呵一笑:“柯兰集,哈哈,我还记得,五年前也是住在这里的。孙老弟,别看这地方不大,东头却有一家地道的老徐烧鸭,我一定要带你去尝尝。”

孙立也笑:“好,咱们今晚上就住在这里。”

至于苏小枚,一听说有美食,眼睛就亮了,这个时候要是两个男人变卦说我们继续赶路,苏小枚可是什么都干得出来!

……

甘月冷跪在地上,双手捧着一枚拇指大小的暗红色晶体,高高献起,他低着头,身子微微颤抖。

金阳派之中一人之的甘长老,此时却显得很是无助凄惨。

这是一座巨大的石殿,中间一条雕刻着飞龙花纹的长廊,两侧每隔一丈,就有一座巨大的青铜高脚油灯,里面是熊油,火焰猛烈,噼啪作响。

甘月冷的膝盖被地上的花纹硌得生疼,却是不敢发出半点声音。

在他前方十丈,有一尊巨大的宝座,宝座上端坐着一名气势如山岳一般的中年修士,他面如冠玉、剑眉虎目,关星河和他的面容,有三分相似。

“门主,属下看护不周,致使九公子被杀,还请门主赐罪!”

甘月冷出身金阳派。但是关星河来了之后,没多久就看出来甘月冷的野心。几次试探之后,甘月冷就投靠了南斗门。

南斗门门主尹阳年轻时候的确是乌桓修真界远近闻名的美男子,一时情孽纠缠,是以人到中年妻妾成群。子嗣也多。可是这并不代表尹阳就对自己的亲生骨肉的感情淡薄。

关星河要潜入金阳派。就改了母姓。

他知道关星河想向自己证明他的能力,尽管对于尹阳来说,子孙成龙还是成虫,都是他的亲骨肉没有区别,但是孩子们之间却不免要竞争。就算是孩子们不愿意竞争,他们背后的母族也会推着他们去竞争。

很多事情,尹阳就算身为南斗门门主,也只能是无奈。

这是尹阳死去的第一个儿子,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伤,渐渐地化为愤怒在他胸中激烈的冲撞着。

当他逐渐意识到。很可能今后他会因为类似的原因失去更多亲骨肉的时候,这种愤怒彻底爆发了!

“轰!”

大殿之中。火光四射,雷声轰鸣,一股狂暴的力量从石座一路冲向大殿门口,穿过了百丈距离,一盏盏青铜油灯被炸得粉碎,地面上的飞龙雕刻就像是被一把巨大的铲刀一刀铲过,石屑纷飞平整无比!

甘月冷一声惨叫,浑身是血飞出了殿外。

“说,是谁干的!”

一只强有力的大手隔着百丈空间。一把抓住了甘月冷的脖子,将重伤的他拎了起来。

甘月冷吐着血沫。挣扎着吐出一个名字。

尹阳愤怒的吼声在大殿中回荡:“孙立!孙立!孙立!我要将你碎尸万段!”

……

老徐烧鸭的味道确实不错,孙立吃惯了苏小枚的烧烤,尝尝这烧鸭还真是胃口大开,一个人干掉了一整只鸭子。

出乎牛德宇预料,苏小枚平时看着端庄典雅,颇有大家闺秀的淑女模样,一遇上好吃的,居然不惜撑得肚皮溜圆,一个人吃掉了两只大个儿烧鸭!

牛德宇暗暗咋舌。

这店是老店,破烂古旧,桌椅都是黑乎乎的,门口的招牌上也落满了油烟,但是在柯兰集这么一个小集镇上,这家老店居然坐的满满当当,可想生意之好。

孙立琢磨着要不要把老徐的秘方弄回去,然后交给苏小枚,以后大家就都有口福了。

“店家!”

一个有些懒洋洋的声音在角落里响起。

那个声音一开口,孙立和牛德宇才注意到那个角落里的一张小桌子上坐着一个人,竟然也是一名修行者。

他这一声喊,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搭着白毛巾连忙小跑过去:“客官,您有什么吩咐?”

那年轻修士摆摆手:“你去问问老徐,这烧鸭的秘方他卖不卖?”

店小二一脸的为难:“客官……”

“叫你去你就去!”

“是。”

店小二无奈去了,孙立低声对牛德宇道:“高手,贤人境第一重!”

牛德宇大吃一惊,那修士看上去年纪比孙立大不了几岁,却已经是贤人境第一重,甚至比孙立还要高出两个等级。

牛德宇想了想,忽然脸色一变:“孙老弟,我知道他是谁了!”

一个六十来岁的老头从后厨走了出来,似乎经常遇到这样的事情,并不很在意,反而笑呵呵的解释道:“客官,我这是老店,祖传的秘方,不卖的。”

那青年修士伸出一根手指头:“一千两。”

老徐依旧是笑呵呵的:“客官厚爱,我这小店一年赚不了百两银子,一千两真不少,但老朽不能卖啊。”

青年淡淡道:“不是银子,是黄金。”

周围的食客一下子没了声音。

千两黄金,绝对是巨款!别说一个乡野小店的配方了,就是在乌桓国都买下一座酒楼都绰绰有余了。

老徐也是心动,但是挣扎一下,还是摇头道:“客官,这是祖传老店,老徐不敢做这个不肖子孙。”

青年有些赞许的看看他:“那就让你光宗耀祖吧。”

他拿出一枚手指大小的玉印摆在桌上:“够不够?”

那玉印的印纽,乃是一只小小的螭虎,雕刻的格外精致,惟妙惟肖。

“咝——”

周围的食客倒吸一口凉气,羡慕无比:“老徐,你这些年积德行善,终于有了好报了!”

青年道:“拿着这东西,你们徐家随便哪一个人,都可以入南斗门修行。”

老徐激动不已,倒头便拜:“多谢上仙成全,多谢上仙成全……”

青年却不耐烦的敲敲桌子:“秘方!”

“是是!”老徐赶紧到后面去,将秘方写出来,这个档口,周围的食客们人人意动,跃跃欲试。

青年修士一边吃着一只烧鸭,一边喝着老徐家自酿的米酒,看也不看周围的人淡淡道:“我吃东西的时候不喜欢被人打扰,谁不怕死,就来试试看。”

一句话,说的那些食客全都熄了心思,老老实实低下头去吃东西,再也不敢有什么非分之想。

牛德宇低声道:“南斗门门主尹阳的小师弟向天笑,南乌桓最年轻贤人境修士!”

老徐写好了秘方出来交给向天笑,向天笑也正好吃完,收了秘方一抹嘴,丢出一只大酒葫芦:“灌满喽。”

“是!”老徐亲自灌了最纯的米酒交给他,向天笑一抹嘴,飘然出门,晃了一下不见踪影。

牛德宇皱了皱眉头:“孙立老弟,南斗门如果派出向天笑参与争斗,咱们恐怕就不好办了……”

因为有孙立和苏小枚在,牛德宇此次兽神大会信心满满所图不小。

三十年前牛德宇代表金阳派第一次参加兽神大会,处处装孙子做好人,才能够在强者如云的兽神大会上,带回去三枚兽卵,开始了金阳派第一灵兽大师艰辛的创业之路。

那个时候的牛德宇年轻气盛,比现在还倔强,但是无奈境界太低,不得不向各派大派的强者们低头乞怜,这一切都是为了他心中的灵兽梦想,其中辛酸不足为外人道也!

兽神大会开启捕兽特权,其过程其实很简单,各派的只能派出三个人,大家一起进入万神山,到了里面就各凭本事了,虽然说兽神大会明令禁止修行者之间自相残杀,但是万神山那么大,根本无人监督,真要得罪了什么强者,人家杀了也就杀了,难道老天会为你做主?

虽说像牛德宇、孙立这样的深谙灵兽习性的修行者,在捕捉灵兽的时候会有些便利,但是毕竟主要还是要靠实力说话的,要不是有孙立和苏小枚,牛德宇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有底气。

各大派真正的高手们,都有各自的要务,一般不能轻动——乌桓的标准,真正的高手乃是指的贤人境以上——所以真正的大宗派,都是派出年强一代的天才们前来历练,而这些人对付金阳派这种小门派已经足够了。

金阳派的兽神大会一直是牛德宇这个老人来参加,就能看出来金阳派和那些真正的大派之间的差距了。

向天笑半个月前刚刚晋升为贤人境第一重,而他今年,也仅仅是二十六岁。他成为南乌桓有史以来最年轻的贤人境修士,甚至轰动了整个乌桓,本来北乌桓有一位步青缘,天纵之姿,二十七岁就迈入贤人境,这些年一直压着南乌桓年轻修士们一头,这回好了,南乌桓终于扬眉吐气!

二十六岁,比你们的步青缘还要年轻一岁!(未完待续)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