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界永仙

第六章 美人垂青

店外一阵奔马声由远而近,马嘶声尚未落下。就有人大步闯了进来。

“店家,烧鸭十只,给咱们腾个位子出来!”来人虎背熊腰,一脸络腮胡子,身后跟着七八名壮汉。

“这个,客官,实在没地方了啊,要不您等等?”店小二大感为难。

“等?某家走南闯北,还从来没在哪家饭店门外等过!”

络腮胡子一眼扫过,落在了孙立这一桌上,孙立看上去并不强壮,牛德宇又是老头。偏生他们占着一张大桌子,足够坐下七八个人。

络腮胡子眼睛一亮,露出一丝**笑:“哟呵,这两个雌儿倒是标志!老六、老六,这个还喜欢男装,是你的最爱啊!”

一个高大的刀疤脸汉子上前一看,眼神立刻黏在云止雁的俏脸上挪不开了。

“大哥,咱们是不是可以开个洋荤,嘿嘿!”

“客官……”店小二正要上前阻止,却被络腮胡子一把推开,一行人大步冲向孙立那一桌。孙立却攥着酒杯,不动声色。

络腮胡子还没冲到跟前,旁边桌子上就已经有人站起来,一抬胳膊拦住他。

那络腮胡子大怒:“哟呵,还有多管闲事的!弟兄们……”

他一声大吼,后面的壮汉们正要上前,整个饭店内的人全都站了起来。一掀衣摆,露出里面的公人腰牌。

络腮胡子冷笑一声:“公门中人又怎么了?我姐夫乃是北天郡郡守!”

刚刚拦住络腮胡子的那人回身朝云止雁领罪:“微臣办事不利,打扰了殿下!”

络腮胡子一个哆嗦:“殿下……”

云止雁淡淡吩咐道:“每人先斩去一手,调查清楚他姐夫是不是刘光河,如果属实,取刘光河人头来见我。现在就去办。”

“微臣遵命!”

天师阁的人哗哗啦啦的撤下去,拽走了络腮胡子一帮人,当街按住了。一刀剁下手来,鲜血喷出老远。一阵阵鬼哭狼嚎声从从外面传来,云止雁却依旧淡然。

乌桓因为有天师阁,皇室掌握着最强大的战力,对于地方上的控制远比大隋牢固。若是在大隋,即便是公主,也不可能一言决断一位封疆大吏的生死。

云止雁微微叹了口气:“这饭也没饭吃的安生了,咱们走吧。”

老徐赶忙出来。用新鲜的荷叶包好了四只烧鸭献上:“不知殿下驾临。还请殿下恕罪。这四只烧鸭,请殿下带上,算是草民的一点孝心!”

云止雁看看苏小枚,后者一脸淡然,眼神却不由自主的老往四只烧鸭上飘着,云止雁微微一笑。摆手道:“好,带上吧。”

“谢殿下!”

老徐跪拜恭送,云止雁带着孙立三人出了烧鸭店。敢在柯兰集里正等人前来拜见之前出了集镇上路了。

深入万神山,虽然是云止雁一个人,但实际上她堂堂乌桓君主、天师阁四大档头之一出行。天师阁的那些密探早就提前行动了。

只是孙立有些奇怪,这些随行的人都是凡人,并没有修行者。

云止雁和他们之间,距离也显得极为遥远,给他一种感觉。云止雁就算是站在人堆之中,也是孤独的。

下面的人准备了宽敞奢华的马车,云止雁单独一车,孙立三人一车。

如是缓缓而行,傍晚的时候,队伍赶到了一座规模不小的驿站。驿站内所有的官员列道两旁,跪地恭敬迎接,云止雁马车也不下,在护卫的护送之下,一直驶进了驿站之中。

云止雁没心情应酬这些地方官员,连面都没露,一应酒菜,都是有天师阁的探子送进去的。

晚饭后又是本地的特色清茶。期间本地官员贿赂了探子头儿,请他通禀一下,大家想要拜见。探子头儿进去刚说了一句,就被云止雁轻轻一挥手给赶了出来。

本地官员怏怏,却也只能失望而回。

夜半时分,孙立的房门被敲响,这也在意料之中,孙立起身来打开门,云止雁披着一身星光,清清冷冷的站在门外。

“孙先生,我能进去吗?”

孙立硬着头皮请她进来,云止雁孙立只好让开路:“公子请。”

云止雁进门,孙立还没关上门就看见对门苏小枚一脸坏笑的开了门,蹑手蹑脚的过来要偷听。他无可奈何,赶紧关上了门。很清楚苏小枚的耳朵肯定会马上贴在门外。

“孙先生,明天咱们就要分开了,有些话我今晚不说,恐怕以后都未必有机会再跟你们说了……”

孙立闷头不语。

云止雁低下了头,脸颊飞起两朵红云,好一会儿,才继续道:“我不善言辞,还请先生不要介意我太直接。”

孙立尴尬:“不会,姑娘有话直说就是。”

“嗯。”

云止雁答应一声,又是好半天的沉默。孙立无奈,端起桌上的茶杯有意思没意思的抿了一口。

云止雁似乎是鼓足了勇气,幽幽开口道:“先生,这是我第一次主动去追女孩子……”

孙立愣了一下,然后“噗”一口茶水喷了出去!

云止雁似乎猜到孙立会是这个反应,处乱不惊的在面前部下一道光幕,将所有茶水挡了下来。

“你、你……”

云止雁面色平静,微微抬起头来,坦然迎上孙立诧异的目光:“我已经有了九房妻妾,但是我对令妹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

“我从来没有像这次一样的冲动过,连任务也不顾了也要带上你们。”

“我也从来没有主动追求过一个女孩子,所以我虽然对令妹满腔热情,但真不知道应该怎么做才能打动她。”

“如果令妹愿意嫁给我,我可以将之前的九房妻妾全部休掉,从此以后,只爱她一个人,此生此世,至死不渝!”

云止雁眼神炽热,说话时一双白生生的小手紧紧攥成了拳头。

孙立不知道为什么,顷刻之间木然谢薇儿和东方芙、李子婷的声音一起在耳中响起,嗡嗡的也听不清是些什么。

云止雁的行为或许真的怪诞,但是其中的情真意切,孙立却能够感觉到。

当云止雁最初说出,她看上的是苏小枚的时候,孙立心中本是一片快意,你个死丫头让你取笑我?看我这回如何痛快的报仇雪恨!

然而这一番话之后,孙立心中那些念头顿时减弱了许多。他隐约明白云止雁为什么始终是一副处乱不惊、孤寂淡漠的感觉了——她经历的非议和异样目光已经太多了。

云止雁看他一脸茫然,眼神顿时黯淡下去:“孙先生想必也以为我是个怪物吧……”

孙立愣了愣,苦笑摆手:“姑娘误会了。我不是……”孙立顿一顿,接着道:“罢了,我去帮你问问吧,这事情,唉……”

云止雁站起身来,恭敬一拜:“多谢先生。先前误会,还请见谅。”

孙立摇头:“不用这么客气。”

“那我就先告辞了,明天一早,不管令妹是什么决定,我都接受。”

“好,姑娘走好。”

孙立故意站在门口,慢慢打开门,他还真担心苏小枚在外面听傻了。

好在外面没人,孙立暗暗松口气,开门将云止雁送了出去。

等云止雁回了自己房间,他才犹豫一下,敲响了苏小枚的房门。

连敲了好几下,苏小枚的声音才响起来:“自己进来吧!”

孙立听着她的声音有点奇怪,进去一看,苏小枚用被子蒙着头趴在**正郁闷。

孙立一下子笑了,随手拉过椅子坐下:“你这是干什么?”

苏小枚在被子下面瓮声瓮气:“我没脸见你了……”

“哈哈哈!”孙立大笑,苏小枚恼了,从**窜起来母豹子一样冲向孙立呵他胳肢窝:“让你笑我,让你笑我!”

孙立依旧大笑,两人一闹,椅子咣一声倒下去,两人滚在地板上,苏小枚仰面朝天,四仰八叉的躺着,没有一点女孩的样子。

“咚咚咚……”

她用脑袋磕着地板:“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人家到现在,见一个男孩子吓跑一个,怎么反倒女孩对我这么大兴趣……”

孙立安慰她:“你也没有见一个吓跑一个,说的太严重了。”

苏小枚郁闷:“那为什么到现在都没人向我表白?”

孙立忍不住笑了:“咳,原来傻丫头怀春了,你早说啊,我把陆拔鼎介绍给你。”

苏小枚恼火,又要去掐他的脖子:“你不早点想到,现在来不及了!”

孙立惊讶:“你真对老陆有好感?”

苏小枚垂头丧气:“也不是,就是觉得好有挫败感……”

孙立叹了口气:“那云止雁,你打算怎么回答?”

苏小枚暴怒一跃而起,站在一边插腰对孙立吼道:“人家都烦死了,你还取笑我!”

孙立摇头,认真道:“我不是取笑你,我是真的觉得,云止雁虽然怪诞,对你却是真心的。我还是想你应该认真地考虑一下是不是接受,而且你就算不接受,至少也要认真的拒绝。”

苏小枚一阵颓然,半晌,才忽然回过味来,愤愤然指出真相:“你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要是有个男人看上你,而且是真情实意,你是不是也要很认真的考虑一下是不是从了他?”

孙立顿时被打回了原形:“怎么可能……”(未完待续)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