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界永仙

第一一九章 阵法试探(第二更求月票!)

到了这里,不用余中则指引,孙立便快步上前,因为阵法上空涌动的地心元磁力,一般人感觉不明显,但是在阵法大师的神识之中,地心元磁力就像水流一样朝着固定的方向流动,而孙立能感觉到这股“水流”瘀滞在了什么地方。

他走到了一处地方,三根石柱紧密的靠在一起,中间只留下一个半丈见方的地方,这里就是那个瘀滞的地方,显然这里就是阵法出问题的地方。

孙立也没有招呼余中则,自顾自的蹲下来默默地检查着。

余中则自从孙立快步直奔向这个地方,眼睛之中就闪烁着奇异的光芒。等孙立找到了这里,余中则眼中的那种光芒就更加强烈了!

有希望啊,孙立不用别人指引就能发现问题所在,之前他请来的那些人没有一个能办到,包括虎千秋。

过了大约一个时辰,孙立直起身来。

余中则急切问道:“怎么样?”

孙立皱着眉头思索着,没顾上回答他的话,余中则也不恼火,静静的在一旁等着。

大约又过了一炷香的时间,他才缓缓点头道:“很难。我试试看吧。”

余中则大喜,孙立却是一抬手:“先别高兴太早,第一,能不能修好我也不敢保证。第二,修好这阵法需要几种非常珍贵的材料。第三……”

孙立毫不客气的勾勾手指:“我修好了有什么好处?不能白让我干活吧?”

余中则倒是“敞亮”,一拍巴掌:“都没问题。你要什么材料。开个单子我这就派人去取。至于你的酬劳……你记得只能那八成,因为中间有两成是赵山若出的。”

“那我要四口灵泉井!”

余中则瞪了他一眼:“小子不能漫天要价!”

孙立摇头:“这个难度,值这个价。”

“你!”余中则眼看要发火,终于还是低头,无奈道:“我没问题,正好有一口闲置的。但是其他家有没有我也不知道。”

孙立道:“他们可以先欠着。”

他开出来了一张清单,上面种类倒是不多。只有四种,但每一种都是极品材料,珍贵无比。

而余中则显然早有准备。出去多半个时辰,就把这些材料筹集齐了。

“不要打扰我。”孙立结果材料交代了一句,余中则充分尊重他。立刻出去亲自把守入口,不准任何人进入。

余中则在入口处丢了一只蒲团,坐在上面闭目打坐,从傍晚一直到深夜,悄然而过。天将放亮之时,他忽然感觉到身体周围原本流淌缓慢地地心元磁力猛地一震,紧接着一切顺畅了。

余中则猛的睁开眼来,瞳孔之中精光宛如流火!

过了一会儿,孙立满脸疲惫的走了出来:“余老,修好了。说好的报酬记得啊,我先回去休息一下。”

他朝余中则摆摆手,余中则赶紧喝了一声:“快来人,送孙先生回去。”

守在不远处的几名手下赶紧过了搀扶孙立,孙立一摆手:“不用了。”

走到了余中则的院门口。孙立回身一抱拳:“余老请回吧。”

“小兄弟慢走!”

余中则送走了孙立,回到了自己的院子之中,屏退众人,自己又单独下到了坑洞之内。来到了孙立修复阵法的地方,抬手在地面上一点,灵光波动。地面像水面一样波动起来,当中打开一个缺口,里面有一块孙立修补的阵法结构。

余中则手腕一翻,手掌上出现了一块几乎一模一样的阵法结构!他看着地下的那个结构,眼神之中充满了欣赏和得意。

……

孙立疲惫的躺在**,脑海之中对罗桓说道:“余中则这只老狐狸,现在总算是确认我比虎千秋更有价值了吧?”

罗桓冷哼一声:“班门弄斧!”

余中则故意拿掉了一个阵法结构,要是真没有人能修好,他就再放回去,丝毫不影响大衍三十六数元磁大阵。

他这么做就是想看一看孙立和虎千秋,到底谁更值得“投资”。

要是等到两人真的决出胜负再去和胜利者交好,哪能比得上提前投资的人情?阵法乃是灵构师最重要的一个基础技能,阵法的造诣几乎就可以看出来一名灵构师的水准。

余中则这一招可以说是极为精妙,可惜在罗桓和武耀面前,还是显得稚嫩了。

要是没有武耀和罗桓,孙立就真的被他蒙混过去了。

但是双方的信息是不对等的,孙立和两位老祖并不知道,那座大衍三十六数元磁大阵的真正来历——余中则却知道,那座大阵,乃是当年借着一次百年上贡的机会,奏请了青唐左府的仙人,青唐左府派下来一名阵法宗师布置的。

也就是说,这座阵法乃是仙人手笔!

……

孙立休息片刻,便爬起来从怀里拿出来一件东西:他从于乘风那里换来的明珠。

“武祖,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孙立的修为越来越高,各种珍贵材料收集的也多了,很多时候都不用两位老祖在出言提醒。但是这枚珠子,孙立拿在手里翻来覆去的看,还真是没看出来到底是什么东西。

按说里面封印的叶子应该不凡,可是孙立发现这枚珠子的结构非常稳定,他一时间想不到有什么方法能够不损害里面叶片的情况下,将这枚珠子分解。

武耀也不敢十分肯定:“这种高等级封印珠在我们那个时代曾经十分流行,里面是一种九十九重叠加的古老封印阵法……”

孙立差点就直接放弃了:“九十九重!”

一重一重的破解下去,他都累死了。

武耀恼火道:“呔!混帐小子,你可知道我们那个时代有多少天材地宝?能让那个时代的强者们不惜代价用这种手段封印的东西,肯定是无上至宝!”

孙立现在可不像当年那么好糊弄了,敏锐的感觉到武耀话不由衷:“武祖,您是不是藏着什么消息没跟我说?”

武耀一滞,罗桓哈哈大笑:“小家伙现在不好糊弄喽。”

武耀心虚道:“其实也不是,就是我的说法可能有点不严谨。”

孙立就想翻白眼:“您老就快招了吧。”

“那个……这种封印方式,在那个时代也是最高级别的封印手段,被当成是一种至高的保护手段。也就是说,只要你觉得是你最珍贵的东西,都会用这种手段封印起来。”

他这么一说,孙立就明白了:自己觉得最珍贵?有人财迷,可能是无数灵石,有人看重大道,可能就是至高无上的修行功法,有人痴情种子,那就可能是红颜知己的一缕秀发,有人重情重义,可能就是情同手足的好兄弟一封书信,有人最重亲情,就可能是双亲亲手缝制的一件棉衣……

“这个……”孙立顿时纠结起九十九重阵法叠加,就算是他也要小半年的时间才能打开——阵法叠加的层次越多也就越难破解。

可是这未免有点撞大运的感觉,万一费了这么大力气一无所获……

他想了又想,还是暂且收起来,等以后有时间了再说吧。

……

于乘风到了院门外,又觉得有点不放心,打开储物空间再看了看,孙立交给他的那枚传讯玉符还在,他才松了口气,推门进去。

“家主,您回来了。”下人迎出来,不过是个贤人境第四重。于乘风点点头,面色有些宽慰:“去告诉大家,不用发愁了,贡品我已经筹齐了。”

下人大喜:“家主神武!这下可好了,接下来一百年,咱们于家能过的比较舒坦了……”

也是沾了孙立的光,后来的交易会上于乘风的摊位极为火爆,很快就凑齐了所需的贡品,而且他准备用来交换的东西,还剩下不少。

这其中,有几个财大气粗的主顾,用了明显高于市价数倍的宝物,换走了他的一种材料。而对方对他也非常客气,捕捉痕迹的留下了各自的传讯玉符。

于乘风心中明白,显然这些人都是想通过自己和大师搭上关系。

“祖父辛苦您了。”一名二十来岁的青年端着茶进来,亲自为他倒上,十分恭顺知礼,只是神色之间,总是笼罩着一层淡淡的哀伤。

于乘风看到孙立于允正,心里顿时一痛,默默喝了一口茶,叹了口气问道:“那边有消息了?”

“有了,他们通知爷爷您一回来,就请您和我一起过去。”

于乘风脸上一股怒色一闪而过,重重放下茶杯:“好!咱们走!”

祖孙俩出了门,外面的下人似乎也知道是什么事情,几个年长的看着于允正长起来,已经忍不住偷偷抹泪。

于乘风一摆手,烦躁道:“哭什么哭!又不是以后见不着了!允正,走!”

于允正不吭声,跟在他后面。

于家只够资格住在第七层,这还是因为出了个于乘风,不然他们顶多也就是第八层的实力。

出了门之后,他们一路往山坡上行去,竟然一直来到了最顶层,站在了虎家的院子外!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