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界永仙

第一六七章 月宫(中)

第一六七章 月宫(中)

余中则看看孙立,心中越发肯定,孙立是上界某个仙家培养的修士,若非如此,怎么可能拥有如此雄厚的灵元?

他也是暗暗吃惊,余家修炼的,乃是先祖从上界带下来的一流功法,他余中则也是天纵奇才,但是他在孙立这个年纪,绝对不可能达到真人境第一重,哪怕是当他三十四岁,迈入真人境第一重的时候,也绝不可能依靠自己的灵元飞行这么远的距离!

剩下的十五万里,孙立越来越吃力,但是这个时候已经不像最初了,没飞行一段时间,就能够感觉到月宫在自己的眼中越来越大,已经可以看到月亮上那一座座环形土山,感觉目标越来越近,意志更加坚定,而孙立因为修炼的乃是《星河真解》,体内潜力是极大的,压榨一下,便又能挤出一些灵元,就这么跟着众人慢慢的终于将这最后的十五万里路成飞完,巨大的月宫终于展现在众人眼前,孙立微微一下,下意识的抬手擦了一下汗,却是只摸到了自己光光的脑门,忍不住苦笑着摇了摇头。

余中则知道这个时候才问:“卢公子怎么样?”

赵山若道:“为了一枚灵丹,应该已经快醒过来了。”

卢公子之前已经有了数次星空长途飞行的经历,按说不应该出现这种把最后一丝灵元耗尽、直接昏厥的情况,但是在场的众人都是老狐狸,谁看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大家忍耐卢公子,那是被逼无奈,眼看着他要吃个大大的暗亏,人人心中窃喜,哪会去提醒他?更何况,以卢公子的性情,你就算是提醒了他也不听,而且未必领情。

……

关于月宫,下界有无数传说,最脍炙人口的自然是嫦娥奔月、吴刚伐桂,而孙立此时的眼中所看到的月宫却是一片荒凉,到了这里所有人都松了口气,月宫散发出来的地心元磁力已经可以感受到,将其他的元磁星力排斥开去,大家不必再辛辛苦苦的用灵元飞行,依靠着逆转地心元磁力漂浮在虚空之中。

而且孙立感觉到月宫所散发出的地心元磁力十分微弱,远不如下界,因而操控起来更加轻松。

事实上他对于月宫十分好奇,凶兽临世,伴随的就是血月当空。

似乎是血月将那种邪恶的力量洒向了大地,但是此时近距离来看,月宫一片清冷,血月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众人在虚空之中看了片刻,余中则道:“走吧,大家小心一点。”

赵山若扛着卢公子,余中则这个时候主动扶着孙立,众人缓缓降落,当他们的双脚踏在月宫地面上的时候,灰尘高高飞起。

孙立环目四顾,他们降落在一座巨大的环形山之中,脚下一片平躺,大大小小的石块到处都是,形状奇怪,距离他们七八里的样子就是环形山的山脉。也就是说,这座环形山的直径十五六里的样子。

孙立跟着大家飞出这片环形山,才看到这座山在整个月宫之中只能算是小儿科,他跟在余中则身边往前飞行途中,见到了无数直径在数十里以上的环形山,甚至还有一座达到了数百里。

余中则微微停顿了一下,辨认了一下周围的地形,略微欣慰道:“应该快到了。”

就在这个时候,赵山若肩膀上的卢公子一声呻吟醒了古来。

众老相视一笑,眼中都有些戏谑的味道。大家停下来,赵山若把卢公子放下来,卢公子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仿佛宿醉头疼一般。他茫然看了看众人,略微有些失忆,过了一会恍然,一拍脑门歉意道:“是我大意了,连累诸位前辈。”又朝着赵山若抱拳一拜:“多谢赵前辈。”

赵山若一摆手:“我也有责任,卢公子看看咱们没走错吧?”

卢公子看了看周围,眼神扫过安然无事的孙立,眼皮子狠狠地跳了一下。

“嗯,没有走错,前面不远就是天巢的入口了,咱们快去吧。”

余中则看出来他外强中干,虽然看起来似乎没事了,但是依旧十分虚弱,灵元连一成都没有补满:“不着急,卢公子,进入天巢还要仰仗你,你还是休息一下,我们也累了,咱们正好养足了精神再出发。”

他伸手在身上一摸,掌心出现一枚小巧的玉盒:“卢公子,我这里有一枚灵丹,你服用了应该可以尽快补回损耗的灵元。”

他说着把玉盒递过去,卢公子脸色讪讪的接过来,却是又看了看孙立:“这位不需要灵丹吗?想必也是耗尽了灵元吧?”

他终究还是不死心,若是孙立就在他昏厥过去不久也就耗尽了灵元,而孙立身上有有星空飞行法宝,那么他卢公子依旧不算是丢人。

没想到孙立淡淡一笑:“我还好,不需要灵丹。”

赵山若看似不经意,说了一句:“孙立一路全都是自己飞过来了,并没有耗尽灵元。”

卢公子差点一口血喷出来:怎么可能!这小子的法宝再厉害,他终究是个真人境第一重,怎么可能一路真都是自己飞过来的!

他忍不住盯着孙立上下看了三遍,依旧看不出孙立有什么不凡之处。可是这些人不可能合起伙来蒙骗自己啊,这小子到底有什么奇特之处?

卢公子大是不甘心,服用了灵丹打坐,也是始终心绪不宁,余中则等人在一旁看着,等的有些不耐烦了。云鹏子埋怨赵山若:“你跟他说这些干什么,你看白白浪费咱们的时间。”

两人说话都是用灵元传送,卢公子听不见。

赵山若也有些后悔,朝大家歉意的摇了摇头。

孙立其实灵元损耗也很巨大,他在旁边盘膝坐下来,这里修炼的好处是,可以直接吸纳星空灵气。

孙立启动了鲸吞天下,瞬间将周围数万里之内的星空灵气全部吞纳过来,摄入了灵纹阵装之中,然后再慢慢补充进自己的体内。

只是这一下,孙立就把自己损耗的灵元全部补满。余中则等人在一旁看着,暗暗感叹,灵构师地位尊崇并不是没有原因的,灵纹阵装的作用实在太广泛了,就好比现在,这一枚灵纹阵装的效果,比余中则的那一枚高等级灵丹还要好。

等孙立调息完毕,那边卢公子才终于渐渐静下心来,气息悠长,开始化开药力补充灵元。众人无奈,也只能等着。

孙立趁着这个机会,跟余中则打听卢公子的来历,他纯粹是百无聊赖之中的好奇。

余中则缓缓道:“之前朱仙子已经告诉你了,卢公子成长与天巢之中。他的经历之所以传奇,这是很重要的一部分。当年无意之中发现天巢,我们都很兴奋,可是天巢防御至森严,根本无人能够破解,我们本来以为只能看着这座上古洞府望宝兴叹,却没有想到这座洞府从里面打开了!”

孙立哑然失笑:“难道就是卢公子?”

余中则点点头:“就是他。可是他自己也说不清楚自己是怎么进入天巢的,只是知道他有了记忆,就在天巢之中,一直生活在里面。里面有吃有喝,他就长到了这么大。”

孙立皱眉问道:“他当时就会说话?”

余中则也有些困惑:“岂止是会说话,他独自一人在天巢之中修炼,数百年前我们发现他的时候,他已经是贤人境第七重了。”

孙立也是错愕,修炼这种事情,若是没有人指点,哪怕是天巢之中有各种典籍,一个人闭门造车也是很容易走火入魔的。

孙立是因为有两位老祖指点才没有出错罢了,难道说这卢公子也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孙立心里疑窦丛生。

余中则看了看正在打坐之中的卢公子,又对孙立道:“当时的人之中,也有人想要撇开卢公子强占天巢,但是后来发现,天巢之中机关重重,哪怕是当时卢公子已经为我们打开了第一扇门户,后面的各种阵法布置,机关消息我们也根本没办法通过,要知道当时的众人之中,可是有阵法大家,也有精研机关术的前辈。”

孙立一撇嘴:“所以这些人只能忍着卢公子了。”

余中则脸上讪讪,孙立所说的“这些人”之中,也有他余中则一个。

孙立不由得有些好奇:“余老,那些阵法和机关布置到底是什么啊,竟然让整个天域都束手无策,全部仰仗卢公子一人?”

余中则不由的苦笑,朝孙立一招手,两人找了一块大石头坐下来,余中则道:“你可知道当时发现天巢是何等的轰动?”

孙立略一想,也就能够明白。月宫在下界有无数传说,这些传说可都是跟上古时代那些人族大圣们有关的。

而月宫之中发现了一座上古遗迹,当时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很可能以为是和上古时代人族大圣有关的洞府!

余中则点头道:“所以,当时整个天域,阵法排名前五的大师到了四位,灵符排名前五的大师到了三位,丹术排名前五的大师来了三位,机关术排名前五的大师全到了!”

(我今天真的很暴躁很想骂人,断网一天,各种保修投诉电话全打不进去,统统都是电子语音对付你,这的就是天巢的垄断企业大爷作风,不告诉你到底怎么回事,不告诉你什么时候能修好,p民你就等着吧!一天里尝试了诸多方法想把章节传上来全部失败,怒气冲冲跑到家附近的网吧,结果还不能用优盘,我不是五美分我也不是五毛,但是每每这种事情的时候,都能让你暴跳如雷!大家久等了,我也真是无奈……)。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