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界永仙

第一七五章 大黑弓(第四更!)

“给我看看。”余中则仲出手去接过那张大黑弓,端详了半天,云鹏子也在旁边凑过来,看了半晌也没有桥出身门道,末了憋出来一句话:“傻大黑粗,看不出来有什么用处。”

朱仙子扑哧一声笑了,孙立好生郁闷。

费了老大力气,还请动了武祖出手,结果却是这么一个被半途而废的货色。孙立在脑海之中没好气的说:“武祖,您老人家也有看走眼的时候。”

武耀在这方面那是坚决不承认:“不可能!本座眼光敢认第三,就没人敢忍第二了!”

“谁说的,本座就敢认第二!”罗桓毫不客气!

“罗娘娘你找事是不是?”武耀勃然大怒。

“那又如何,还怕了你个瞎眼碎嘴不成!”

孙立不理会两人的争执,从余中则手中接过那张弓,装回了黑色囊茧之中:“算了,这地方没什么东西了,咱们回去吧。”

“大师请!”小卢当先开路,姿态谦卑。

余中则则是似笑非笑的看着孙立:“虽然说没有找到什么好宝贝,但是小老弟你的阵法造诣让我们这几个老头子叹为观止啊。”

孙立暗汗,心说让你们叹为观止的是武耀老祖。

从那藏宝之地出来,孙立又借口想要再看看月宫“风光”四处乱逛了一通,实在没有什么发现,只好跟着大家一起飞回天外防线。

余中则和赵山若把他的行为看在眼中,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暗暗点了点头。

这一次回程,小卢可是格外配合,不到一半的路程,就赶紧朝赵山若求救:“赵前辈我不成了,劳驾劳驾。”

赵山若带着他,将一旁的孙立更是衬托的“英明神武”!

回到天外防线,余中则便冷冷的安排人将卢中玉送回去,小卢虽然不想走,但是也知道这不是他自己能做主的。是以愁眉苦脸的下去了,知道这次回去,以后的日子就要难过了。

这一趟天巢之行,虽说和预料之中相差巨大但是总算没有空手而回,青山阁四老每人得到了一件神器,需要用心祭炼,好在即将到来的元兽之战当中发挥出最强大的实力。

是以余中则四人立刻就要闭关。

朱仙子巧笑嘻嘻的看着孙立:“小兄弟,姐姐我的灵纹阵装你可要抓紧哟,总得给姐姐一点适应的时间啊。”

孙立头大,朱仙子和他岳丈赵山若一个辈分却跟他一口一个姐姐,他完全不知如何应对。

朱仙子捉弄了他一番,咯咯一笑和余中则一起去了。

已经人满为患的天外防线旁边,升起了一艘巨大的楼船,长款和天外防线相差仿佛,那是余中则临时征调的家族重宝暂时停泊在天外防线,用作起居之地,等将来元兽来袭,这件宝物立刻就会化为一件杀伤力巨大的法器。

此时此刻,能够登上这艘楼船的,除了青山阁四老之外,至少也是至人境第四重以上其他人都只能挤在天外防线上。

孙立不但上去了而且还被分到了一个面积不亚于青山阁四老的巨大舱室。

赵山若和孙立一边走一边说着,不外乎是关于灵纹阵装的,大战在即,孙立若是能够为家族赶制出及枚灵纹阵装那自然是一大幸事。

孙立射杀虎千秋之后,赵山若对于他,已经看成了一个和老赵家实力相当的姻亲,而并非之前那样简单的拿他当女婿来看。

到了那巨大楼船之中,赵山若却没有分开的意思竟然跟着孙立一直到了他的舱室。

孙立略感纳闷,一打开舱门,却看见余中则端坐其中,面前一张小方桌,摆着一瓶酒,香甜味道传来,显然是余中则最喜欢喝的米酒。

赵山若在后面把门关上,孙立知道两老必定是有什么事情要跟自己说。

孙立在下首位置做下来,赵山若坐在余中则左边。

余中则有滋有味的喝了一口米酒,看看孙立:“你怎么不喝?这里没外人,没事的。”

孙立一笑,端起来一饮而尽。看他喝了,余中则才是微笑,道:“你在月宫之上找什么呢?”

孙立一撇嘴:“您二位已经猜到,又何必跟晚辈打这个哑谜?”

余中则哈哈一笑:“你小子啊……怎么说呢,在那里你是找不到〖答〗案的。”

孙立一愣,余中则敲着桌子道:“你想想看,我们所在的乃是天外防线,从这里可以清晰地看到月宫。”

孙立恍然了:每一次血月降临,如果真的像他在下界看到的那么简单,天外防线的人肯定一目了然。天域对血月也是一筹莫展,就说明在下界看到的血月并不简单!

赵山若在一旁沉声说道:“每一次血月,我们都会通报天外防线。可是在那个时间段,在天外防线上的战士们,所看到的月宫并没有什么不同,依旧是清冷一片。”

孙立一愣:“这怎么可能……”

余中则无奈:“我们也觉得不可思议。事实上在你之前,我和老赵已经上去查探过三次了。”

“每一次血月过后,我们都会前去查看,却毫无线索。所以我们后来能做的,只是暗中消灭凶兽,若非如此,只怕此时的下界,已经是凶兽泛滥成灾,民不聊生了。”

孙立点点头,关于魔眼巨刃的事情,却没办法和他们说。

“那,青唐左府是什么态度?”

余中则的脸色漠然下来。赵山若有些无奈道:“青唐左府没有任何表示。

余中则语气平淡,但是谁都能听出来话中带着不满:“我和青唐左府之间的沟通,不能轻易动用,但是血月凶兽这等大事自然是第一时间汇报了上去。但是,没有任何回应!而后,百年上贡继续,降临的仙人也没有提起这件事情。”

孙立脑海之中,罗桓阴森森道:“哼,青唐左府怎么敢惹那一位?他们装作不知道,只让天域的人去剿灭凶兽,能拖多久算多久。他们知道那一位只要盯上了这个世界,他们根本没有还手之力,不过实现趁着那一位的注意力没有转移到这个世界之前,多捞一些好处罢了。”

孙立暗暗一叹,知道罗祖说的多半就是真相。

赵山若显得有些愤懑,咬着牙说道:“咱们,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情吧,有时候,真的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在座三人全都沉默不语。

青山阁四老闭关,祭炼新得到的宝物。孙立也在琢磨自己的宝物。

他对那张大黑弓还是贼心不死,在手中翻来覆去的看着,忽然冒出来一个念头:弓弦哪儿去了?

要是按照之前的思路,弓弦应该是在祭宝之术中自动诞生的,祭宝之术被打断,那么弓弦没有诞生也属正常。但是孙立看了看,大黑弓两边的卡槽都已经出现了,套上一根弓弦,就是一件兵器。

他眼珠子一转,忽然有种福至心灵的感觉,从材料库之中将那一截草芯拿了出来。

这是先天灵种干枯脱落的,坚韧无比,孙立也拽不断。

他将一根草芯对折,变成了两股,搓成了一个草绳,绑在了大黑弓上。然后自己试了试,大黑弓纹丝不动!只是那草芯做成的弓弦被拉动了。

孙立皱了皱眉头,大黑弓要真是个废品,怎么会在自己开弓的情况下纹丝不动?

但是用草芯做弓弦的思路是否正确?看上去完全无法发挥出大黑弓的威力来。

他想了想,又一头扎进材料库里翻着,嘴里面嘀咕着:“我记得还有个能用的呢……”

片刻之后,他哈哈一笑,拽着一根兽筋钻了出来。

这是在帝东,斩杀了那头巨兽得来,品质比一般的蛟筋还要好。

他放出无相金焰,将那根兽筋炼化了,用了整整一天时间,将之炼化为小拇指粗细,和草芯弓弦一样长短。

然后孙立原本是打算将兽筋和草芯炼化为一根,可是就算是他动用了无相金焰,那根草芯居然没有一点反应!

孙立之前只是试验过这根草心柔韧无比,几乎不可能拉断,却没想到这东西原来这么稳定,在无相金焰这等神火之中,也是纹丝不动。

没奈何,孙立只好用最古老的办法—-—将兽筋和草芯搓成了一股!

在孙立“灵巧”的手工下,新的弓弦诞生。他又很辛苦的将弓弦绑在了大黑弓上,再次开弓!

“嘎嘎嘎……”

一阵怪响声,大黑弓拉开,弓身依然不动,弓弦缓缓拉长。

“嗖嗖嗖!”从大黑弓孙立手握的地方,浮现出一道道淡青色的气劲,绕着打黑工螺旋上升,一直到了弓弦上,然后又顺着弓弦传递到了他捏着弓弦的那两根手指!

一阵刺痛感从指尖传来,孙立忽然浮现起一丝奇怪的畅想:如果用这张大黑弓,射出自己的白虎神射,会是什么样的威力?

这一次回来,孙立之前发出的白虎神射已经消失了。据说那一枝金箭,在天外悬挂了整整三天!

孙立缓缓收力,弓弦回到了原来的位置,孙立手指间凝聚的那股力量也随之回到了大黑弓之中。

他微微皱眉,这股力量看上去似乎就是几道气劲会聚,能有多大威力?孙立没有实验,所以一时间也推断不出来。

(抱歉抱歉,诸君担待则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