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位面交易终端

第212章 吃秤砣铁了心

第二百一十二章 吃秤砣铁了心

两位曾经的人上人坐在别人家的会客厅里面庆幸的时候,林蓉还有胡自强已经站在了两位最具权利的两位老人面前。

“小女娃怎么现在才来,难道说为了小男朋友公司那么忙?”统帅带着笑意,小小的调侃了一下自己老友的孙女。

至于陪同一起到来的林老爷子,脸上也是带着笑意,说道:“这女娃,就是不让人省心。嫁出去的女娃犹如泼出去的水,现在还没有嫁出去就已经这样了,以后还怎么办呐,老头子我以后可就没有人看了。”

“爷爷,统帅爷爷调笑我就算了,连你也...小心我回去给奶奶告状。”林蓉娇羞状,不顾是在公司,周围的还有胡自强这么个外人在。

当然,意识到这里还在公司,周围还有外人,立马恢复高冷总裁,脸上的红霞还是出卖了她。

“好了好了,爷爷我不调笑你了,快点把你的小男友给叫出来。你统帅爷爷有事情要找他谈谈,你们很有好处的。”林老爷子不能不在外人面前给自家的孙女撑场子,收敛笑容说正事儿。

他的到来只能算是一个中间人,作为一个润滑剂的存在,以方便后面的事情进行。

林蓉红霞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阵苦笑,说道:“统帅爷爷,爷爷,不是我不想找他。其实最近公司出事情我也想要找他,结果怎么都联系不上,电话号码就像是被频闭了一样。怎么都打不通。”

“那邮件呢?还有其他的方式呢?”林老爷子皱着眉头,说道。

统帅老爷子也是一样,皱着眉头。正主儿找不到。那还怎么谈事情。

“一样,方式都用尽了,都没有找到他。除了在之前通过不知道什么方式联系上胡总,说宣布声明以外,就怎么都联系不上了。”林蓉不悦的看了胡自强一眼,说道。

原本站在一边,处于隐身人状态的胡自强一下子成为众人的焦点。心中却是在说:您老就算知道也别说出来啊,我又不是故意的,用不着这么一直记在心上吧。

那好像是在说。你们两个是好基友,你应该能够找到一样。

硬着头皮,顶着统帅等人的目光上前一步,胡自强开口说道:“是这样的统帅。能够联系我也说不上。只能是尝试性的帮忙。如果还是联系不上,还请见谅。”

“行,你联系吧,不怪你。”统帅点点头,同意了他的行为,并且表示不追究。

得到尚方宝剑的胡自强立刻开始行动起来,就近坐在电脑椅子上面,然后开始操作。输入在联络结束的时候。交给自己的一个邮箱,试图通过这个邮箱进行联系。

等到操作完成后。胡自强站起来对着几位,说道:“统帅,还有林老爷子,林总,我已经操作完成,接下来就看张董事长那边了。”

林老爷子刚想要说些什么勉强一下人,压迫下联系张华轩的时候,刚才操作过的电脑大屏幕上面显示出来坐在车子里面的张华轩身影。

猛然间,胡自强感觉自己的后背如针扎一般难受,缓缓的转过头去看向感觉来源方向,看到的是林蓉恶狠狠的看着自己。

完了完了,怎么惹上这个姑奶奶了,早知道就把联络方式交出去算了,哎,悲剧啊。胡自强再一次都进入到隐身状态的时候,崔头丧气的想到。

“小家伙,你好啊,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国家统帅(为了不被和谐)。”

大屏幕上面的张华轩明显的就是一愣,然后赶忙说道:“统帅您好,听说你找我有急事儿要谈,不知道是什么事情?”

“就是听说咱们国家又出来一个俊杰就准备来看看,鼓励鼓励。没想到这位俊杰弄出大动静来,要是再不有点行为的话,我怕整个国家都要被搅得天翻地覆了啊。”

瞧瞧看统帅说话就是很有水准的,明明就是一件恶劣性质的事情被说的很高大上的感觉。有些不明白情况的张华轩头朝着林老爷子还有林蓉方向看了一眼,发现后两者都在点头后,心稍微放下来不少。

张华轩整理一下,强压住自己激动的内心,说道:“哪里哪里,统帅您过奖了,我就是小打小闹而已。”

“小打小闹?要是能够带领国内外的金融机构把整个股市给闹得天翻地覆,过不了几天把国内的几家财团全部给吞下去,算是小打小闹?”统帅佯怒道。

此话一出,不光是张华轩,就连统帅身后站着的人都傻眼了。

林蓉还很不相信的样子凑到林老爷子身边,小声问道:“统帅爷爷说的东西,都是真的?张华轩把股市抄底,几乎要吞下那几家财团?”

“别废话,统帅说的事情还能有假?”林老爷子小声呵斥,但是已经是默认了这种说法。

一时间林蓉心中掀起滔天巨浪,这该是什么样的行为操作,才能够做到啊。心道:没想到这家伙还真的是去玩了一把大的。

“那是他们自找的,我一亩三分地自己玩儿自己的,结果他们找上门来二话不说对我下黑手。要是我普通人就真的什么玩儿完了,那我找谁去说理?如果您是想要劝我的那您还是回去吧,改天我回来一定登门拜访。”

张华轩硬气,其他的人看到心中都一阵佩服,能够对着统帅说这话的人他是第一个。同时,心中也是一阵紧张,生怕统帅生气然后针对人做出一些事情,那到时候可就真的麻烦了。

没想到的是统帅短暂的沉默后,发出哈哈大笑,把房间里面的压抑气氛一扫而光,说道:“小子想哪里去了,我能来就表明会支持你的不是吗?”

一句反问,张华轩也沉默下来,静待接下来的话。

“我来是希望你看在国家的份上,折腾的动静能够小点,最好能够尽快的结束。”

得,说到底还是劝和,仅仅是说法变化了而已,但是张华轩就是不吃那套,铁了心一样:“抱歉统帅,我可能要拒绝您的请求,如果不给那些人一些颜色的话,我咽不下这口气。”

原本已经消散的压抑重新回到房间里面,比之前有过之而无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