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九灭重生

第二十七章 决战沙鹰(二)

--------------------------------------------------------------------------------

通过神念的感应,我可以清楚的掌握飞扬在沙丘上空鹰群中每一只鹰的动向。那只纯黑色的沙鹰高傲的在高空中盘旋、长鸣,而满天飞舞的灰色沙鹰不时的低飞在沙丘上方不到五米的上空搜寻,更有那浑身白色羽毛和黄色羽毛的沙鹰在沙丘上方不过一两米的低空飞过,且每一次飞掠那超绝的速度都要带起飞扬的沙砾。

狂暴沙漠原本就是风沙满天几无停歇的时刻,即使现在的这个地方已经属于它的边缘地带,但飞扬的沙尘照样可以让人莫不着东南西北,常人百米之外就会看不到远方的景色。此时鹰群集结此地,上万沙鹰飞旋盘回的身影更是带动周围风沙的不断盘旋,似乎顷刻间就可搅起一场强大的旋涡沙暴。而飞扬顿挫的沙鹰飞在其中却不显丝毫的迟滞缓慢,由此可见在这狂暴沙漠中称王称霸的沙鹰之强悍,或许只有狂暴沙漠中那种天然的绝强沙暴才能让它们畏惧吧。

这个时候如果有人在附近的话,一定会为眼前的景象所震惊能够的。漫天飞舞的沙鹰聚集在方圆不过一公里的地域,就连周围的光也被遮掩的严严实实,眼前尽是上下翻飞的灰影,原本就已经灰蒙蒙的天空此时更加的阴沉可怕。或许偶尔还会有一、两道白的黄的影子急速的在眼前飞过,硕大的沙砾也被其带动的气流在空中不住翻腾飞转。

我在等着一个绝好的机会。那些灰色的沙鹰已经对我没有丝毫的威胁,只要我将“紫玄罡气”布在体外,那些灰色的沙鹰一两只撞在我的身上就像跟我挠痒痒一样,即使是一下被十几只撞上一时半会儿也不会对我造成什么伤害,况且我与它们纠缠了这么久也不可能再被他们轻易的撞上。让我顾忌的是那些白色的、黄色的和那些体形巨大的大半羽毛是已经成为黑色的沙鹰,它们的速度和那些普通的灰色沙鹰根本不在一个档次,有的基本上已经接近了音速,几乎和那只纯黑色的沙鹰之王有的一拼,它们的凶悍却比那沙鹰之王还要强烈几分,每一次被它们撞上都会使我头昏眼花气血翻腾,体外的“紫玄罡气”一阵闪烁。幸好这样的沙鹰数量实在是不多,要不然我说不定现在已经见阎王了。只是不知道这个时代的阎王收不收我。

我现在的打算就是准备出奇不意的将那些对我有着莫大威胁的沙鹰多铲除几个,那么我接下来也就会轻松许多了。

天上的那只纯黑色的沙鹰之王似乎已经不耐起来,刺耳的鸣叫声一浪接着一浪。灰色的沙鹰立刻露出了焦急恐惧的神色,漫天飞舞的影子更是加快不断盘旋,就是那些白色、黄色的沙鹰也有些受不了的样子,飞降之时那圆笨厚实的爪子已经碰触到了沙丘上的沙砾了。或许是生长在沙漠的缘故,沙鹰的爪子根本就是摆设一样,没有丝毫的攻击力,但四踟的圆爪却可以很好的保持住它的身体在沙丘中站立时的稳健,它最大的利器就是锋锐无比的利嘴,坚硬的羽毛,强悍的丝毫不畏惧剧烈冲撞的身躯。

我知道,接下来应该轮到那些沙鹰的真正攻击了。

果然,随着沙鹰王的再一次催鸣,满天的灰色沙鹰仿佛出镗的炮弹一样,从高空中直冲而下,那并不宽大的翅膀束在体侧,扑哧扑哧的都钻入了沙丘之中,过不多久又从沙丘的另一侧嘭的一声钻出直飞天际。如此一波一波的,丝毫不见停息,我那藏身的巨大的沙丘片刻之间就已经千仓百孔了。这就是这些沙鹰的强悍之处,居然可以凭借自身的速度和强悍的躯体坚硬的羽毛从高空直射沙丘,然后再凭借那看上去没有丝毫用处的圆爪在沙丘之中推动潜行,实在上让我叹为观止,我的所谓的地行术说起来也是受此启发的。

看来我上藏不住了,在沙丘中虽然我的移动速度比沙鹰快,待的时间比沙鹰要长,但沙鹰的数量是一个关键,如果让几十只沙鹰摸准了我的方位上下六方一堵劫,就算我在沙丘中的身行再矫健自如也免不了被它们挤压的下场。到时我随不见得会为此而丧命,当无谓的受苦是免不了的。

不过要想把我逼出来沙鹰门还是要付出一定的代价的。

在沙丘中我用起了“戮鹰八式”中的第五式——“流沙葬鹰”。

顾名思义,“流沙葬鹰”就是要在流沙中将沙鹰埋葬,是我在被沙鹰追袭的第十五天在一个流动的沙丘中领悟到的。当时的我刚刚尝试着使用地行术,但万万没想到,原本是天上的霸主的沙鹰竟然也能在沙丘中穿行自如,顿时我在沙丘中主动全失,被无数的沙鹰在沙丘中穿行暗袭,无奈之下我只好甩动手中战刀在沙丘之中和沙鹰搏斗。不想,数次在沙丘中搏斗之后,竟被我创出了“流沙葬鹰”这一式。

不过这里没有流沙只好在沙丘中将它们埋葬吧。凭着掌握住主动的神念感应,我可以清楚在沙丘中穿行的每一只沙鹰的潜行轨迹,然后利用地行术不断在沙丘中穿行,与那些沙鹰擦肩而过,手中泛着紫金色光芒的战刀在沙丘中仿佛刨丁卸牛一般将沙鹰不断肢解。战刀虽然有些弯曲,但在我注入真元之后一样锋利无比削铁如泥,即使沙鹰的身体再强悍在我的战刀之下也是如泥捏的一样。我杀的大都是那些白色黄色的沙鹰,为了多杀一些这种沙鹰,我甚至放弃不断从身边穿行而过的几十只灰色沙鹰。

一只只的沙鹰被我不断的埋葬在沙丘之中,但我也逐渐处在非常不妙的境地。沙鹰的数量足有万只以上,即使钻入沙丘的只有千只也可以将整个沙丘填满,此时沙鹰已经大概摸准了我的方位。虽然沙鹰的那种奇特的眼睛可以传出微妙的空间波动并以此辨别方向找寻猎物,但在这沙丘之中似乎也大受影响,不能一下子就找到我,只能一点一点的搜寻,这样就造成了沙鹰大量的伤亡,但却能迟早将我找到逼出来的,而我由于只顾猎杀沙鹰不觉间已经处在沙鹰的包围之中。四面八方上下六合无数的灰色沙鹰悍不畏死的打算将我挤压在狭小的空间里,偶尔还有白色黄色的沙鹰穿行其间。看来我已经不能再待在沙丘之中了,是该出去和沙鹰决战了。

我开始在沙丘中奋力的向上穿行,阻挡在我前面的为数还不算太多的沙鹰都不断的死伤在我的“戮鹰八式”之“流沙葬鹰”之下,而我手中的战刀在紫金色光芒的包裹中竟没有留下丝毫的血迹。

终于,“砰”的一声我从沙丘中腾身飞出,手中战刀瞬间从“流沙葬鹰”转化成“戮鹰八式”第七式——“鹰击长空”。

只见一个紫金色身影挥舞着一道紫金色的光芒一冲飞天,直接飞上了百米的高空。沿途所过立刻一片腥风血雨,密密麻麻的四处飞腾的沙鹰在措手不及下一只只的被杀戮从天空摔落在沙丘之上。在紫金色身影刚从沙丘中窜出之后,立刻从沙丘中飕飕、飕飕……的不断冲出愤怒的沙鹰,配合在天空中同样愤怒的沙鹰紧追在紫金色身影的后面。

跃上百米的高空,凭借着“鹰击长空”一式的惊天霸气,立刻被我屠戮了上百只的沙鹰,但大多是灰色的沙鹰,只有两只白色的沙鹰被我一刀两段。眼看着身后数百只沙鹰怒射而来,而上空四面也具都是愤怒不已准备冲击的沙鹰,我哈哈大笑起来。

体内真元按照“紫霞金光诀”急速运转,身形凭空挺立在百米高空,一个椭圆的紫金色护罩在我体外不断的挡住灰色沙鹰的拼死碰撞,手中是那把早已弯曲变形的但在我注入真元之后依然散发紫金色光芒的战刀。

我心中一动,忽然仰天长啸一声。周围沙鹰听到我的啸声忽然露出畏惧之色,一起呆了一下,飞行的动作也都一下子迟滞了起来。

好机会。我急忙挥舞着手中战刀,演化出“戮鹰八式”第三式——“天鹰飞舞”。一层层诡异紫金色刀芒向着四面八方飞速穿行,沿途所过一片悲鸣,坚硬的羽毛被刀芒削割的漫天飞舞,腥红的鹰血仿佛雨滴一样洒落在沙丘之上。

鹰群大怯,纷纷四处飞散,天空中满是沙鹰乱转身影。我也哈哈直笑,手中战刀再换“戮鹰八式”第二式——“沙漠鹰洋”。身形仿佛飞鸟一般仗着“千幻迷踪步”在空中四处飞腾,趁乱打劫,每每在身形下落之际横刀一拍从身旁的沙鹰身上借得气力再次飞起,渐渐的竟让我领悟到在天空闭息换气飞腾挪移的方法。四周天地间充沛的元气被“紫霞金光诀”吸入体内转化成本身真元,使得我体内的真元源源不绝,周身紫金光芒更是闪烁不灭。

忽然,一声声嘹亮鹰鸣不断响起,漫天沙鹰齐齐震颤不再混乱,片刻之后竟似有了秩序一样,开始轮番不断的向我攻击。一个个都成了悍不畏死将自己不当活物的陨石一样向我不断砸,使得我的“紫玄罡气”一阵颤动,周身紫金色光芒不断闪烁四处飞溅,仿佛流星一般。

我心中大骇,急忙舞动战刀使出“戮鹰八式”第四式——“怒鹰袭来”。使自己的身体仿佛陨石落地一样快速降到沙丘上,不敢再在高空中和沙鹰争胜。十几只倒霉的沙鹰被我一路撞下成了我刀下的亡魂。

我身体刚在沙丘上站稳,天空中仿佛炮弹一样落下飞撞而来的愤怒沙鹰。两只一白一黄的沙鹰同时撞击在我的护身“紫玄罡气”之上,紫金光芒快速闪烁,我不由自主的被撞的飞退的十几步之远,胸中一阵气血翻涌,心中大是惊惧。这要是刚开始的头几次里有这么多的白色黄色沙鹰的话,说不定我就活不到今天了,还好这种超强的仅逊于鹰王的沙鹰出现的太晚了,老子现在可不是一个月前的我了。

我又是一声长啸,周围沙鹰又是一阵混乱,但在鹰王的鹰鸣下立刻好转。但我决不给它机会,口中长啸不断,手中战刀将“戮鹰八式”连续不断的使将出来:第一式,飞鹰直掠;第二式,沙漠鹰洋;第三式,天鹰飞舞;第四式,怒鹰袭来;第五式,流沙葬鹰;第六式,鹰缘怒啄;第七式,鹰击长空;第八式,鹰王咆哮。

一时间天地间鹰飞漫天,紫金光芒乱舞,腥红的鹰血漫天飞旋飘洒,遮天盖日的尽是灰色的沙鹰铁羽,间或有些白色的黄色的黑色的。

我近乎忘情的投入到挥舞的“戮鹰八式”之中。体内源源不绝之真元投入手中战刀,顺着战刀的铁质脉理或急或缓的不断运转,使得战刀不断发出阵阵强烈的紫金刀芒。不知不觉间,原本弯曲的战刀竟在一次次的杀戮中缓慢的变形,吸收着漫天飞洒的鹰血不断融合,弯曲的刀身不知何时已经恢复了原状,且刀身更加的锋利,仿佛有了生命一般。当我发觉这一点的时候,手中的战刀已经在微微的颤抖,随着我的每一次挥动而欢呼,随着每一只沙鹰被其斩落而喜悦。

我心中一惊,不由得怔了一下。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战刀竟活转了不成。

望着手中因为不断杀戮、不断被我的真元充斥而变的格外炽热的战刀,我一时之间竟有种荒诞不及的感觉,难道刀也有生命吗?任凭飞舞不休的沙鹰撞在我的护身罡气上,我手中拿着战刀竟忘了自己如今正身处的险境了。

忽然手中战刀一阵急促的颤动,“嗡嗡”的响声似乎在向我示警一般。我心中一阵颤动,这刀真有了生命,天啊!我创出了什么,我竟然使一把普通的战刀拥有了自己的生命。心中的欣喜竟让我一时间忘记了一切。

突然之间心中没来由的一阵紧张,手中战刀跳动的更加剧烈起来。

“难道是战刀示警?”我心中忽然闪过这句话。情急之下神念立刻四处感应,却惊惧的发现那最早与我纠缠不清的黑色沙鹰之王此时竟已超过了三倍的音速向我袭来。

我的天啊!根本就来不及闪躲,本能的我将手中战刀横在了身前。

“砰”“碰”

我的“紫玄罡气”竟被沙鹰之王撞出了一个大口,强悍的鹰躯撞在了我的战刀之上,战刀立刻脱手而出,我也被撞的飞出了十几米的距离。但沙鹰之王也决不好受,尽管它的躯体再强悍,它的毛羽在坚硬,也被战刀在它的左翅上留下了深长的刀痕,通红的鹰血从它的翅膀上流了下来。看来它一时间是飞不起来了。

我艰难的爬起身来,危机间将自己的“紫玄罡气”急忙运转到极限,此时我手中已经没有战刀了。看着在我右前方四五十米外的战刀,一时间竟觉的那时那么的遥远。四周漫天的沙鹰见鹰王受伤一时间悲鸣不已,更是拼却性命一样向我扑来。

看着四面八方向我扑来的沙鹰,我不仅闭上了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