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九灭重生

第十章 铜人街五小虎(下)

接连四、五天过去了,刘鹏等人始终没有来找我,但是王军却在这一段时间里忙个不停。我给他的那个清单足足让他开着自己的悬浮车跑了三天,但他却比以往更加的兴奋,原因是我让他购买的很多东

西都是他以往向往以旧的东西,也是他做梦都想得到的东西。我承诺,这些东西不仅让他全权保管,而且以后使用它们的人也是他。

原来,王军是一个电脑迷,在华中学院这个以武学为尊的地方,他的专业也是最为不让人看好的计算机系。而他之所以能够达到练神的境界不仅是他资质良好,更主要的是离不开段志明的提携。虽然段

志明迫于誓言不能把更高一层的还虚法诀传给自己这个非常看好的学生,但是将自己的有些经验和自己在这个境界时的各种体验感受告诉给王军还是可以的,而王军也不负所望,很快的就达到甚至超过了练

神境界的中级层次。这在华中学院都是不多的,在这个时代,真正有钱的人一般都会在各级的院校中待到三十岁以上才能真正掌握练神境界的武学,这个时候才算是真正的成年,在社会上开始独立的生活。

当然相对于他们,没钱的穷人在二十岁离开政府公立学校的时候都开始为自己打拼了。

我让王军购买的东西很多,却几乎有一般是和计算机相关的各种先进仪器,只要是中华城可以买到的各种型号的先进的计算机设备都给买了回来,利用这些东西,我有一个很好的计划。其次就是一些能够买到的各种武器。

中华城中是不禁止低级武器的出售的。由于武学的百年兴盛,带来的也当然是常规武器的改良换代,当然杀伤性巨大的热武器和新研制的各种新式大范围杀伤性武器还是各国军队中的首选。不过一般这些武器平民是看不到的,他们现在眼中出现的也是他们重视的已经是一千多年前就开始淘汰的冷兵器。商店中各种刀啊剑啊棍啊枪啊什么的,是早就已经不禁止的,在联邦中几乎每一个人都有那么一把两把的。不过随着这些武器的不断盛行,经历了几百年之后的现在,就算是这些普通的刀剑之类的武器也变的不普通了,开始逐渐的演变出了三级九品。

所谓的三级九品就是低级一到三品,中级四到六品,高级七到九品,而一般人是只能买到低级的一到三品的。当然超品级的神兵也是偶尔存在的,在联邦的历史上就曾经出现过六把超越九品的神兵,其

中五把是从古墓中挖掘出来的,这在曾经还导致了一场考古热。

而所谓的分级品,基本上是完全是根据武器的材料性质决定的。

低级的武器一般是钛刚制的武器,这样的武器在古代的冷兵器时代中可能都算的上神兵利器了,但在这个时代却也只能是最低级的了。中级的武器一般是钛金制的,就像我刚到军武战队参加试炼时用的那把钛金战刀,那是一把中级六品的战刀,已经是属于高品级的了。高级的武器已经是由钛金激光制式的了,那种威力,可以比美一个中型的激光制导武器了。军武战队中的含风少校曾经超着要用一把钛金激光刀和我换我的那把钛金战刀——鹰血。而之所以让含风肯花那么大的代价要和我换,是因为我的这把鹰血已经构成了超越九品武器的条件,它已经可以算是一个有灵性的灵器了。

在岳华星,威力强大的拥有毁灭性的超级武器是不允许存在的,这是六百年来形成的传统。而被评定为三级九品的冷制武器当然也就大行其道了,但同样的一般人只能买到低级的,帮会中的人也只有很

少是可以买到中级,更为稀少的高级武器只能是那些超大性的帮会、超级的财团、地位超然的权力者才能拥有。

中华城中能够买到的也只有低级的武器,我只好让王军买了数百件低级三品的各种武器,虽然品级不高,到也聊胜于无。当然了,能够买到的中级武器不管话多大的代价我都让王军给买了过来。

除了那些先进的仪器和低级的武器之外让王军最感到难受的就是我专门嘱咐他买来的家用设施,其实把它们称做家用设施简直是委屈了它们。各种事物食品酒类餐具,这些东西完全可以开一个小型饿餐

馆了。没办法,我就这一个毛病,好吃。在军武战队的遁土星待了两年多,现在如果不好好享受一下简直就是虐待自己。

这些让王军花费了三天买来的各种东西整整耗费了我将近五千万的联邦币,把王军心疼的是不住的说我败家子,有钱没处仍。可我表示要把那些先进的计算机设备退回去的时候,他又死抱着不放,口中

直说这可都是好东西啊,不能弃的。

忙忙碌碌了五天之后,在我从红宾酒店回来的第六天,号称铜人街五小虎的刘鹏等人才姗姗而来。这早在我的意料之中,于是我让王军把他们带到我的第四层的会客厅里。

“王大哥?”刘鹏等人万没有想到来到这里第一个见到的人竟然是经常照顾自己等人的王军。

“不用惊讶了,老板还在上面等你们呢。”王军笑了笑道。

“老板?段叔也在这吗?”徐华惊奇的说道。

“不是,我现在的老板是这里的主人——岳超。”王军看了一眼身后的五人道。

刘鹏等人忽然不在说话了,神色间都有些不自然。

“不管你们的决定如何,我希望你们要慎重的说话,千万不要把我的老板给惹恼了。不然他会发脾气的。”似乎感受到一点什么的王军轻轻的提醒道,不过说到最后竟然不自禁的笑了出来,似乎想起了

什么好笑的事。

“不会的,”刘鹏等人却没有这般好笑的表情,只是神色间都有些为难和无奈。

我在客厅中摆上了几副酒具,倒上了中华城中最为出名的一种焰黄色的“火洲酒”。这种“火洲酒”辛辣却不上头,入口之后还有强烈的香甜,可以称得上是绝品美酒之一,在中华称中卖到了一万一瓶

招呼几个人坐下之后,我首先举起杯中美酒道:“欢迎几位来到我这里做客。”

说完我便一饮而进。刘鹏等人虽然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但见我首先干了杯中的酒,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仰头一口气也把酒喝干了。那股猛劲,就像手中的美酒和他们有仇一样。王军只是幽雅的将手

中的美酒倒进自己的口中,神色间充满了一丝忧虑。

“咳咳!岳老大,我刘鹏今天来只说几句话,你就不用这么款待我们了。”刘鹏虽然被酒腔了一下,但还是很是郑重而无奈的看着我道。

“哦!什么事?你说。”我有些惊疑的问道。

“大哥,还是我来说吧。”旁边的李晓见刘鹏脸色有些涨的通红只好接口道。

我将眼光投向他。

似乎是受不了我的注视,李晓低下头轻声的说道:“对不起岳老大,今天虽然是第一次来,不过可能也是最后一次来这里了。”

我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但还是没有说话,我知道他们会给我一个很好的解释的。

“我们知道岳老大对我们有恩,也了解岳老大的意思,而且说实话我们也非常的希望可以跟随岳老大干出一番事业,但现在我们却不得不做出一个也许以后会让我们后悔的决定。”

“什么决定?”我轻轻的放下手中的酒杯问道。

“我们决定……以后……以后不再和岳老大你进行来往。”李晓神色间有些痛苦的说道。

我心中一震,隐隐明白了些什么,有些苦笑的说道:“似乎除了

今天我们也没有什么来往吧?”

“其实都怪乾帮饿那群王八蛋,要不是他们的威胁我们怎么会……”徐华满脸的激动,挥动着右手大声说道。

“是乾帮威胁你们吗?”我打断徐华的话冷冷道。语气中没有丝毫的感情,但在座的每个人都忽然感觉到似乎掉进了冰窖一样,冷汗不自觉的从背后升了起来。

“是,李刊带过去郑丹雄的口训说,只要我们再和岳老大你联系或接触,就准备铲除了我们铜人街的平士。”赵涛舔了舔嘴接口道。

“其实我们铜人街的平士并非怕死,实在是乾帮的做法太过激烈,得罪他们的一般都会祸及家小的。要不是因为我们还有父母和兄弟姐妹,我们根本不会在乎他们的威胁的。”刘鹏解释道。

“不用说那么多了,我只问一句,如果没有了乾帮,你们会来找我吗?”我淡淡的说道。

不仅是刘鹏等人,就连王军都齐齐一震。

刘鹏五人互相看了看,眼中同时流露出一种坚决,然后一起注视着我。那眼中的所表露的含义我轻易的就读懂了。

“如果可以的话,我们五个是非常愿意在岳老大手下干的。”最后还是刘鹏沉声说了句话。

“不是你们五个,而是铜人街的五百平士。”我丝毫不掩饰自己的豪情霸气。

“啊!”刘鹏等人再次惊叹,眼中是掩饰不住的狂喜。王军却带着一种复杂的表情看着我。

“你们先回去吧。”我挥手下了逐客令。

“岳老大,告辞。”五人恭敬的向我一拱手,转身大踏步离去。

“三天后,乾帮灭亡。”我低低的语音透过四层楼几十米的距离在刚从房门走出来的刘鹏等人耳边响起。

刘鹏等人浑身惧颤,却没有多说什么,脚下丝毫没有停留,快步来到楼道边不走旋梯而是打开自己带的飞板从数百米的高处飞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