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九灭重生

第十六章 极旋宫(下)

“让你见识一下极旋宫的玄旋剑法。”少宫主煞气的声音透过其半掩的头盔中传出。

一团耀眼的蓝光从少宫主的手中暴出,蓝光裹着少宫主旋转着飞速向我扑来,就在我要有所动作的时候蓝光忽然一分为二,然后二分四,四分八,成为八个旋转的蓝色小型旋涡,顷刻间将我包围在其中。

神念感应到四周的天地元气被这八股蓝色旋涡搅动着,开始频乱不休,渐渐的竟然有形成龙卷风的趋势。

心中不由微感震惊,这种情形不由让我想起了和沙鹰的那场大战。那次我无意中施展起元气弹,搅乱了本就混乱不堪的天地元气,让一场龙卷沙暴提前形成,结果造成了数千只强悍的沙鹰的死亡,还直接导致了沙鹰之王的愤怒。不成想极旋宫的玄旋剑气竟然也可以造成这种类似的效果,虽然威力比之我那次是天地之别,但即使如此也绝对不能小看。

对付玄旋剑法看来只能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了,你的玄旋剑气是正旋,我就用倒旋来抵消,反之以然。这种方法也许别人施展不出来,但可难不倒我,我体内真元的特性完全可以随着我念随心转,你的真气可以旋转,我的真元同样可以。

其实“极旋神功”说起来也并不算什么特别高深玄奥的法门,只不过通过其独特的修炼法诀可以让人从有气感的那一刻起,让体内的真气随时的保持旋转的特性。人身上的经脉是非常脆弱的,如果一个人的经脉纤细而柔软,那么就无法让更多的真气在其中循环流转,即使你修炼的神功多么的神秘奥妙也不行,但却可以通过不断的锻炼来加强经脉的坚韧程度,从而可以吸纳更多的天地元气来储存运用。极旋神功的特性乃是让人从一开始就不断的锻炼自己的经脉强度,从最初的初旋境界到自旋境界和最后的极旋境界,既极大的增强了自己经脉的坚韧程度,同时也极大的增强了极旋真气的杀伤力。一般别的门派的人即使知道真气旋转后杀伤力大增,但自身的经脉有时候即使是全力运转真气时都有涨痛的感觉,如何再运使真气旋转增加经脉的压力呢?不过我却不同,我的“紫金玄罡护体神功”运行时本就是使真元在外旋绕着经脉运行的,真元在经脉中运行的速度再快压力再大都可以从外部将之抵消的。

左手的战刀被我转到了右手,真元按照和蓝色玄旋剑气旋转向反的方向旋转着流入战刀,可惜手中的战刀只是一般的钛刚打造,只能承受我体内十分之一的紫霞真元。

“这位大姐,我看还是罢兵言和如何?你这样和我拼命可是得不偿失啊!”虽然知道眼前的极旋宫少宫主年纪绝不会很大,但我还是尊称她为大姐,一是她极旋宫少宫主的身份,再就是我实在是和女人接触不多,不知道该怎么去称呼。

“休想,除非你交出金卡,我还能留你一条全尸,否则等一下我施展‘玄旋剑法’中‘天旋剑阵’,让你粉身碎骨死无葬身之地。”少宫主的声音透过蓝色旋转的剑气传入我的耳中。

“你以为我笨蛋啊,金卡交给你也是死,不交也是死,我会笨的交给你吗?”我有些无奈的自语道。

“金卡果然是你拿的,狗贼受死吧。”愤怒的声音透过剑幕传来,随即八个蓝色旋涡剑气团急速旋转着朝我扑来。铺面而来的丝丝的剑气竟让我的肌肤有一种被割裂的痛楚。

糟糕,都怪自己多嘴。急切之下我连忙挥动手中战刀,刚刚才从那四个精卫手中偷学来的一招刀法“清风飘絮”随手展开。

一道道凝实有形的紫色风刃凭空出现,风刃刚一出现立刻飞舞旋转起来,随即仿佛飞蛾扑火一般向着迎面而来的蓝色旋转剑气飞去。

“当”、“当”、“当”、“当”……

没想到风刃和蓝色旋转剑气相触立刻发出了金属碰撞的声音,八个蓝色旋转剑气团相互环绕不断飞旋,却硬是突不破由无数道紫色风刃组成的一道近乎实质的墙壁。

“以为这样就可以阻挡住我吗,叫你欣赏一下‘玄旋剑法’的终极剑式——天旋剑阵。”剑气团中传来少宫主得意自傲的声音。

八团剑气忽然诡异的聚到一起,随后猛然喷发,旋转的剑气仿佛无穷尽一般象利箭一样向我射来。

“这还难不倒我。”我也被她的这种攻击激起了豪气。手中战刀一阵急速颤动,道道的紫芒从中流转,随后一道耀眼的紫光猛然一闪,我也如少宫主一般将自己的身形隐在刀芒之中。

道道紫色风刃急速旋转,在旋转的紫色风刃之中忽然掀起漫天的沙尘,沙尘随着紫色风刃旋转不休,一个微型的龙卷沙暴就这样瞬间形成,将射来的道道急速旋转的蓝色剑气裹在其中片刻融消。

“清风飘絮”和“尘土飞扬”联合起来竟然有如此妙用,让我不由欣喜不已,一时兴趣高涨拖着这道形成的泛着紫芒的龙卷沙暴向着剑气团撞去。

“看看我的这招‘龙卷沙尘’如何?”我有些兴奋的叫道,并且随即给这招起了个好听的名字。

“怕你吗?”少宫主毫不示弱的道。

蓝色剑气团旋转的越发急促,竟发出了刺耳的“呜呜”声,无数的剑气在其中隐而不发,然后随着少宫主的一声娇喝,剑气团仿佛上紧的发条一样旋转的速度更加的增加了一倍,并“嘭”的一声暴开,无数的剑气四处飞射,然后又旋转着飞回以一种玄奥的轨迹对着我射来,并且带动纷乱的天地元气围着我旋转切割起来。

极旋宫的“玄旋剑法”果然名不虚传,其终极剑式“天旋剑阵”更是足以惊世骇俗。不过没关系,功力境界上的差距不是这么简单可以弥补的,要是极旋宫的宫主来使用这招的话或许我要认真对待,现在面对的这位少宫主顶多让我感到有兴趣而已。

“嘭”的一声震耳的闷响,蓝色的极旋剑气被彻底的轰散,少宫主口中喷着鲜血飞身暴退,满脸的不可思议之色。

卷着漫天沙尘旋转的紫色风刃也随之剧烈的暴散,尘土飞扬中现出我随风飘荡的黑色披风和披肩黑发,就连我一直用阴极罡气掩饰的俊秀刚毅的脸庞也露了出来,不过随即又被掩入紫色朦胧之中。

急速飞退的少宫主露出满脸的呀色,不过随即被一种愤怒和不甘所取代,口中更是接连喷出鲜血。

唉!毕竟不是一个层次的比拼,我用真元你用真气,怎么着你都要输的,更何况我这招自创的“龙卷沙尘”丝毫不弱于她的“玄旋剑法”中的所谓终极剑式“天旋剑阵”,只是没有想到运用五成的紫霞真元之后竟然让她受到这么大的伤势。

随手将因为承受不了我五成紫霞真元而粉碎成沙砾的战刀抛却,我抬脚向着那少宫主走去。人家毕竟是极旋宫的少宫主,打伤了她凭极旋宫那护短的特性,保管过不多长时间大批的极旋宫弟子来找你报复,还是给她治疗一下伤势的好。更何况人家的金卡还在我的手中呢。金卡我是绝对不会归还的,两千多亿啊!那是多么庞大的一笔横财,不要才是傻瓜。

看到我举步向她走去,少宫主心中一阵不安,以为我要对她不利,连忙后退了几步,口中大叫道,“站住。”随后又愤恨的道,“你别以为自己多了不起,我极旋宫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说完之后少宫主双手忽然摆出了一个奇怪的印诀,略带鲜红血迹的忽然喃喃自语了几声,随后大叫一声“土遁,起。”

诡异的情景出现了,少宫主的身形竟然在片刻之间没入了泥土之中消失无踪。

我心中一惊,连忙跑到她消失的地点仔细查看,竟发现地面没有一丝的异样。这到底是什么功夫竟然让你一个人生生从泥土中消失?这可比我在狂暴沙漠中领悟的“地行术”可高明的太多了。

心中充满着呀疑,全力运转神念感应,发现就在远处的泥土之中,一团奇异的能量包裹着一个物体正在以丝毫不逊于御空飞行的速度在前进着,只是偶尔的巨大树根会阻挡它的穿行。

“这就是土遁吗?”我自语道,同时想起少宫主消失在泥土中之前口中念叨的几句莫名其妙的话,虽然她说的声音很小,但我却听的清清楚楚。

仔细的回想着,忽然心中一动,这句话怎么这么熟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