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九灭重生

第三十章 就职 开宗(下)

“那好,准备开始吧。开启防护罩。”

随着凌风中将的话音刚落,演武场中代表四极的金黄色的防护罩在演武场的周围渐渐的升起。

我不敢有丝毫的大意,接过一位高级执事送过来的一把六品中的极品钛金战刀,将自己全部的心神调理到最和谐的地步,同时将自己的神念透出体外,把整个演武场给笼罩在其中。特别是将对面的九位大执事全面的丝毫不露的纳入我的神念感应之中。

从这一刻开始,整个演武场的环境和其细微的变化都掌握在我的手中,包括九位大执事体内体外的所有气流的变化。哼哼!过得了今天,你们九大宗派的各种保密武学还能算是保密的吗?我要让你们的看家本领成为我自创“玄”宗的基本必修课。

九人大执事似乎都感觉到了什么,眉头轻轻的皱了起来,岳宏真更是有些慌乱的眼睛四处闪动。

我心中微微有些一惊,难道这四个人可以感觉到我的神念不成?看来是我的神念在他们的周围聚集的密度太过大了点,引动的他们的心神开始自然反应了。如果这样的话,我要小心一些了,因为这说明这些中华武社的大执事果然都不是泛泛之辈。实力之强劲,也就我在军武战队中见过的那几位和我同级同阶的A级的高阶战士可以相媲美。通过神念的初步探测,这些人的体内能量基数都在五万上下,似乎气宗的梁启比较高一点。

“各位宗主,可以开始了吧。”见几位大执事还在那隐晴不定,我怕夜长梦多只好开口提醒他们了。

九位大执事相互看了一眼,随后相互着点了点头。

下一刻,我发现这几个家伙都变了,变的有些飘忽难测让人有难以下手的感觉。不过我却丝毫没有将这种感觉放在心上,因为我的神念从刚才开始已经无时无刻巨细无遗的把他们所有的动静都掌握在了心里。这是他们在全力运行自己体内的真气能量时真气外逸时给人的感觉。

九人身上各自焕发出不同的光彩。

剑宗的岳宏久将一把两米余长的巨剑紧紧的握在手中,身上隐隐的有一层淡淡的红的发黄的光华在流转;

与之不同的是,刀宗的梁威手中抓着一柄厚背的大环刀,刀身沉浸在淡淡的绿黄色的光芒之中,两只眼睛不时的暴**光;

雪舞宗的岳宏真将右臂上缠着一条红色的细长鞭子解了下来,红色的鞭子此时显的到是有一种飘忽的感觉,轻轻的、像女人温柔的手一样在岳宏真周围不停的游走着;

气宗的梁启此时全身都在一种暗黄色的光晕之中,显得特别飘忽不定;

拳宗的梁震全身像是腾起了熊熊的火焰一样,周围的温度不断的提升;

腿宗的岳欢贺却是与之相反,超高的温度到了他的周围立刻冷却下来,给人一种极静的感觉;

钛宗的沈军涛少将忽然充满了惊人的霸气,一股强大的气势首先从他的身上不可遏止的涌现了出来;

研武宗的李遑上校此时最是飘渺不测,似笑非笑的表情衬托其身上淡的几不可见的蓝色光华让人绝不感有丝毫的轻视;

而最突出的就是掌宗的凌风中将了,整个人竟然丝毫没有改变一般,就算别人已经知道他正在全力运功已戒备,但是从外表看却一点征兆都没有。这样的人才是最可怕的。

我在默默的观察他们的同时,也全力的运转体内的“金光法诀”和“紫霞神功”,一时间我的身上竟暴射出紫色和金色两种不同的神光,两种神光在我的身上不停的交互出现,闪射的一些功力低微的各派弟子不得不闭上自己的眼睛或转移目光。

面对九位大执事,不管怎样我都是不能大意的,虽然还不至于让我施展我最拿手的“紫霞混沌阴阳诀”和动用元婴,但为了保险期间我还是让体内丹田的紫、金两颗元丹全力运转起来,把“紫霞神功”和“金光法诀”结合在一起施展出来。同时,我还将紫霞真元和金光真元通过自创的“紫金玄罡护体神功”施展到体表,形成紫、金两色的双层护罩。这样做可是为我自己多加了一层保险。

看着我全身竟然笼罩在两种光晕之中,九位大执事略微有些惊惧的目光互相对视了一眼,随后一言不发,进攻开始。

这样的进攻有什么语言来形容呢?是迅猛霸烈,是飘渺难测,还是铺天盖地、猛烈异常?也许都有吧。

仅仅是一瞬间,我便已经处在了九位大执事的无处不在变化无端的攻击潮海之中。一个字,他们的攻击只能用一个“快”字来形容。没想到他们竟然意见一致的放弃了攻击力强大的招式,而是选择快速决断迅猛无比的手段来以快打快。

我不得不佩服这些人的打斗经验和见识手段。观摩过我的战斗场面过后,九位大执事竟然可以这么快做出了最适合对付我的攻击方式。这种以快打快的手法虽然攻击力和伤害度不是很高,但却可以做到让我无法尽情的发挥自己的实力,让我一直的处于被动的挨打的位置。看来他们对于我还是有着深深的忌惮的,似乎他们也都不想让我施展出那套霸道的刀法--“戮鹰八式”来。

整个演武场在瞬间就处在了尘土激荡劲气四射的场面之中,各色的气芒暗劲满天飞射,撞在演武场的防护罩上每每激荡出丝丝的蓝色的闪光。

梁震、岳欢贺、沈军涛少将和凌风中将四人形成了近攻的主力。梁震的铁拳每次击在我的护体罡气之上总是传来“轰轰”之声,声势惊人;岳欢贺无处不在的腿影总是以刁钻的角度从不可思议处出现在我体外罡气的脆弱之处,飞旋的一脚总能让我体外的罡气颤动不稳;沈军涛少将整个人竟然像一个泛着金光的战堡,拳掌脚踢无所不用其极,甚至是铁头功都用出来了,而且对我匆忙的反击也丝毫不惧的照单全收,看来他的“钛极金刚身”果然是练到了极至;最让我感到顾及的是凌风中将那一掌一掌的平凡到极点的攻击,这样的攻击最是具有威胁性,因为他内含的伤害力最大,每每一掌之击都让我不得不后退闪躲。

另外岳宏久、岳宏真、梁启、梁威四人则构成了外围的远程攻击。梁威,一把四尺长的厚背大环刀不断的上下翻飞,道道的凝实刀气使我不得不使用手中的战刀不停的去抵挡;岳宏真手中的一条红色长鞭仿佛具有了灵性一样,鞭身在空中不断的缠绕飞舞,红色的鞭身竟然发出淡淡的蓝光,而且鞭身过处总会留下一道道的暗劲,让我不得不小心谨慎;梁启在远处不断的掌指翻飞,一道道的凝实指劲破空而至;岳宏久将一柄闪烁红芒的巨剑不停的飞舞,一道道火红炽热的剑气开始在我的身边不停的盘旋。

九人中李遑最是特别,施展着一套奇特的身法,时而远功时而近收,各种各样的绝技从他的手中层出不穷。我想辛亏他手中没有一把武器,如果有的话恐怕还能施展出更多的武技出来。

我手中不停的挥舞着战刀,将我的周身全部笼罩在一片刀山之中,把岳宏久的剑、梁威的刀、岳宏真的长鞭一一的阻挡在外围。同时,脚下不断的施展着“千幻迷踪步”在九人的围攻中四处闪躲。

身外的两层的外金内紫的护体罡气的九人不停的攻击中不断的震颤、晃动,我知道这样下去我可能就支持不了多长时间了。虽然九人的快速攻击都不能对我带来什么伤害,但九人同时的快速进攻却让我时刻有着措手不及之感。

我不得不承认,我不能完全避开九位大执事的快速攻击,九人连续的一次接一次的攻击让我不断的疲于应付。按照这种情况发展下去估计我只能支持六、七十招左右。

其实要想摆脱这种局面对我来说实在是轻而易举的,而且有最少三种直接的办法。比如动用元婴的紫金真元之力,只要用紫金真元转化成紫金罡气,这样的攻击算得了什么,有百头暴怒的变异恐龙的攻击凶猛吗?不过话说过来了,此时此地我还不想轻易的暴露这种实力,所以只有另想其他办法了。运用五行遁法吗?似乎还是不行啊,这种属于道术范畴的术法怎么可以在这种大庭广众中施展呢,今天的记者这么多,如果我施展了超出常人理解的道术的话,恐怕明天全市甚至全岳华星的人都知道了,过不了几天整个联邦甚或其他的几个大国同样也都能知道,到时也不知会出现什么样的后果。还是放弃吧。难道用异能?更不行,这可是我拿来看家的保命本领,千万不能轻易的让别人知道。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我此时应该怎么办呢?

一个磨盘大的带着淡淡的金光的巨掌忽然出现在我的眼前,巨掌携带着凛冽的气势铺面而来。

“如来神掌!”

我心中一惊,连忙后退。但后面随即一道暗劲涌来,逼得我不得不向左侧急闪,同时还要不得已挺起左掌向着凌风中将的巨掌迎去。

“轰!”的一声,匆忙之间运起的金光真元居然没有阻挡住凌风中将强猛的真气,使之轻易的侵入左手的经脉,虽然及时的被另一股紫霞真元给迅速化解了,但却在不得已的后退之中又被气宗的梁启“弹指神通”击中。

“乒!”

挥动手中战刀将岳宏久的巨剑给封了出去,但随后跟上的梁威手中的大环刀——“暴烈”,却让我不得不躲闪开来。这把刀如果被砍到了身上,即使有两层的护体神功也绝对让我吃不了蔸着走。不过这样一来却把我逼入了岳宏真的鞭影之中。

岳宏真手中的“雪舞鞭”像长了眼睛一样,一时间天上地下全是血红的鞭影,而且鞭影过处一个个潜在的暗劲留在空中,还得让我不得不分心应对。

刚从岳宏真的鞭影中脱身出来,立刻就陷入到了岳欢贺一片蓝汪汪的腿影之中,伴随着无边的腿影的是一股股的惊人的足以将牲畜冻裂的寒劲。

金光真元按照少林般若神功的运行方式极快的运转一周,然后左掌急速的排出“般若神掌”,满天的惊人寒气立刻消失,岳欢贺也只有迅速后退以避其锋锐。刚柔可以相济,却更是可以相互克制,应付这种阴寒到极点的功夫还是用少林的阳刚神功更为合适。

不过岳欢贺退却却不代表我可以喘息,因为沈军涛少将这个老当益壮的老人已经凭借着自己那身刀枪不入的“钛极金刚身”硬是贴着我攻了过来。论攻击之猛烈谁也比不过沈军涛这个老人,简直就是不要命一样的攻击,看来这个老人对自己修炼的“钛极金刚身”自信超凡呢。

我冷哼了一声,难道真的就没有人可以破你的“钛极金刚身”吗?打斗了这么久,就这个老家伙最实在,通过神念,我已经完全掌握了所谓的“钛极神功”和“钛极金刚身”在他体内的运行路线。至于其他的几位嘛,看来一个比一个狡猾,只有剑宗岳宏久施展的“烈火剑法”被我摸透了九成,刀宗梁威到是确实像他说的那样一直施展着刀宗中“四象极刀谱”里的“旋风刀”法和“厚土刀”法。于之相比,另外的几位,我只能隐约判断可以掌握他们武技的五六成,但却不是保守的估计,因为这些人也和我一样,都在或保留或隐藏着自己的真实实力。

此时我忽然心中一动,既然我已经将钛宗的“钛极神功”和“钛极金刚身”的真气运行之法掌握在了手中,那还需要他来在这里胡闹个什么劲,干脆拼着挨上两拳让他下场得了。

想到这里,我立刻全力运转紫霞真元,并将之转换成紫霞罡气。紫霞罡气是最适合对付“钛极金刚身”的,因为它阴柔到了极点,所谓柔能可刚,当然刚也能克柔,就看谁的真气雄厚了。这点我到不担心,即使他的真气再雄厚难道还能抵挡过了我的极阴真元力吗?

十成的紫霞罡气通过太极阴手掌击在了沈军涛的身上,随着一个浓浓的紫色的飘忽掌影印在其胸前,浑身赤金色的沈军涛脸色瞬间苍白无色,然后其身上赤金色的异芒迅速蹦解消散。在脸色忽白忽红的转变了数次之后,沈军涛踉跄着脚步退了出去,旁边的李遑连忙扶住他的身子。

“沈老,怎么样?”

“没事,一口气憋住了,一时间没有喘过来。他奶奶的,岳超这小子真厉害,竟然在我们九个人的围攻中还破了我的‘钛极金刚身’。看来我是不能再战了,李小子,你上去吧,不用管我了。可不能让这小子轻易的就通过考验了,年纪轻轻的就有这么强劲的实力虽然是好事,但如果不受一些挫折以后肯定会吃亏的。”

沈军涛少将努力的喘过一口气有些无奈的说道。随即让李遑放开自己,一人退到了场边。

李遑上校摇了摇头,转身重新扑入了战团。

沈军涛虽然被我破了“钛极金刚身”而不得不从战团中退出,但我也为此付出了不小的代价。凌风中将的双手幻化出片片的各色掌影,硬是在瞬间击中了我数百下,虽然分散攻击使得攻击力不足,但是一丝丝的奇特真气还是穿过护体的罡气侵入到了我的体内,让我不得不分散精力来驱逐这些入侵的能量。同时岳欢贺的无形近乎无影的“风神腿”也在瞬间踢中了我上百下,梁启不断的施展“弹指神通”和“金刚指”将一道道的由“大禹真气”凝聚的指劲击在我的护体罡气的同一个部位,差点就破了我的护体罡气。

随着李遑的重新加入战团,我一时间又从新陷入到了被围攻之中。

默默计算了一下,从开始进攻算起,到现在几人已经分别攻击了有近七十多招了,再有个三十多招我就可以顺利的通过考验了,但我却没有丝毫的乐观的精神,因为经过几位大执事不断的攻击,我体外的两层的护体罡气已经到了蹦散的边缘,估计只能坚持十几二十多招。我必须要重新改变战略才行了。

看来是我该反击的时候了,我终于下定决心了。虽然在反击的一瞬间会露出极大的破绽有可能让八人全部的攻击落在我的身上,那时恐怕就是我的两层护体罡气提前崩溃的时刻,但是随后我就可以摆脱这种被动的攻击了,只要我能够使他们在三十招之内无法重新组织对我的反击,那么我就算是通过了考验。之前之所以不敢轻易的反击那是因为我知道我的攻击不能持续多久,一旦反击,我的护体罡气势必会减弱到最低点,如果让他们可以阻挡得住我五十招,然后再反击的话,那么在不动用元婴之力或者异能再或者五行遁法的情况下,就是我不得不认输的时候。

全场忽然静了一下,场外观战台上二十余万人一时间紧盯着场中不舍得眨一下眼睛。

只见场中一人站立当中,一手横刀在胸前,周身上下仅是围绕的紫、金双色的光华,仔细看去却是两层护体的罡气。

而在他的四周竟然是中华武社中除去沈军涛之外的其他八名大执事。

此时八名大执事的攻击竟然都递到了当中一人的身上,不过这些攻击同时也都被此人的两层护体罡气挡在体外数寸处。

凌风的散发着一黄一蓝的双掌正贴在我体外的罡气上,一分分的坚定的前进着,似乎随时都可以将我的护体罡气给瓦解;岳欢贺的竟然飞到了我头顶上,一脚单立流转着深蓝色的光华与我体外的护体罡气争执不休;岳宏久手中一把赤红的巨剑也刺进了我外层的护体罡气之中,但却被内层的紫霞罡气勉强阻挡着;梁威的“暴烈”刀同样劈进了我外层的金色罡气之中而被阻挡在内层的紫霞罡气之外;岳宏真的红色“雪舞鞭”此时竟像一个不断旋转的红色钻头一样,鞭头已经钻进了外层的金色罡气之中;梁震的一双铁拳散发着刺眼红光轰击在我的护体罡气之上,在他铁拳的周围的金色罡气已经出现了丝丝的裂缝;而气宗的梁启,一指流转着强烈的黄、蓝、绿三彩神光点在我的护体罡气上,外层的金色罡气已经被其穿了一个洞了;最后便是李遑的攻击最是奇特,轻柔的时而一掌时而一指时而又来一脚,无声无息的攻击在我外层的金色的罡气上,然而看似轻柔的没有声息的攻击却让我体外的金色罡气开始一点点的产生波动,且波动越来越大,眼看着外层的这重金色罡气也是坚持不了多久了。

功力微弱之人在刚才的快速打斗中根本就没有看清什么,在他们眼中场中只不过是一片尘土飞扬和各色的耀眼光华罢了。此时见场中忽然静了下来,大多数人都心想:难道这场打斗结束了?说好的百招试练,也不知此时一百招过了没有,看这架势难道是在比拼内力不成?一个拼八个,岂不是输定了。

当然场中的一些各派的功力高深之士却不这么认为,很多人凭借过人的眼力已经看出百招的试练已经过了大半,再有三十招左右就可以结束了,而此时的一静必然预示着猛烈的激斗可能就会在接下来展开。

就像他们所预料的那样,就在我体外的金色的罡气随着“砰”的一声脆响迸裂的时候,我大叫了一声:

“天鹰飞舞”

随即我全身陷入了浓烈的紫芒当中。

“轰!”

紫芒向着四面八方像一个不断膨胀的光团一样暴散开来,随着紫芒的暴开,耀眼的紫芒也一点点变淡了起来。瞬间,近十米的范围之内尽是紫色光华闪烁,凌风等八名大执事在淬不及防之下也都被这团紫芒笼罩在其中。

从极动到极静,又从极静到瞬间的暴烈异常,不过是半个喘息间的事,仿佛刚才的一刻静态从来没有出现过似的。

远处边上的沈军涛一见之下心中一惊抬脚就想过去,但随后沈军淘眉头微皱又停下了脚步。

紫芒中忽然传来的刺耳的鹰鸣之声,通过已经淡淡的紫色气芒,人们竟然可以见到那团紫芒中有着数不清的紫色的金色的飞鹰在上下飞舞。

紫芒再次变淡,忽然从紫芒中窜出几道人影。凌风等八名大执事满面惊骇的有些狼狈的从紫芒中迅速的退了出来。

“怒鹰袭来!”

不能给他们丝毫的喘息之机,我挥舞着手中的战刀,强烈的刀芒化做一只只愤怒的紫色的金色的飞鹰,向着八人飞去。

凌风中将冷静的挥动着一双巨掌将周围一只只的由刀芒化做的飞鹰或激散或震退或牵引,满天的飞鹰对其无可奈何;岳欢贺像一个旋风一样,竟然身不着地双脚凌空将一只只的刀芒飞鹰踢开;岳宏久则是手中一把巨剑当做刀使,火红的剑气把围绕在身周的飞鹰披碎达散;岳宏真抖动着手中的红色“雪舞鞭”一圈圈的将自己护在其中,刀芒化做的飞鹰在接触“雪舞鞭”的瞬间立刻就被其搅的粉碎;梁启全身都在黄、蓝、绿三色的气体光华之中,时而一指弹出黄色气劲时而一掌拍出蓝色气浪时而又一拳打出绿色的拳劲,一只只愤怒袭来的飞鹰根本就进不得身;梁威一把大环刀此时到显的特别威风,横劈竖砍,一只只飞鹰被其凌迟;梁震同样是一种霸道的打法,一拳拳发出红色的炽烈的拳劲将袭来的飞鹰轰的支离破碎;李遑上校上下飞舞一般,施展着奇特的身法在无数的飞鹰中腾挪闪躲,同时双手也不知施展着什么手法每每可以让两只或三只刀芒幻化的飞鹰相互攻击。

唉!可惜啊!攻击力太过分散了。如果换成是四人的话,恐怕他们就不这么容易接的下我这招“怒鹰袭来”了。

“‘戮鹰八式’第五式,‘流沙葬鹰’!”

我挥舞着战刀再次大喝出声。

一道道紫色、金色的刀芒从手中战刀中飞出,然后化做一只只的飞鹰瞬间钻入了演武场的地面之中。随即,在八位大执事的身边一道道紫色、金色的异芒从地面冲天而起,如飞鹰一样对其不断的盘旋攻击。

“‘戮鹰八式’第六式,‘鹰掾怒啄’!”

这次从我手中的战刀中发出的是一道道凝聚的刀芒,凝聚的刀芒瞬间划过虚空,来到八名大执事的身边。然后凝聚的刀芒忽然从中分开却不分裂,却在忽然之间又重新合成一道刀芒,仿佛一个巨大鸟嘴在不断张开闭和似的。远远的看去,就像一个个巨鹰的鸟头在不断的雕琢着一样。

“‘戮鹰八式’第七式,‘鹰击长空’!”

在场外观战的各派弟子的眼中,场中仿佛一下子飞出了无数的紫、金色的苍鹰,苍鹰在空中盘旋着如利箭一样朝着场中的八名大执事飞去。那激射的速度让人一见之下不由的心生怯意。

“最后一式,‘鹰王咆哮’!”

随着我最后一声大喝,双手挥舞的战刀忽然不见。一秒钟之后,一团亮丽的紫芒从我的身边闪烁出现,随后,紫芒化做巨大的苍鹰从我的身上腾空而起。紫色的苍鹰刚刚从我的身上飞起,一团夺目的金光又再次出现,金光如紫芒一样化做一只巨大的苍鹰,慢慢的移动到我的双手之上。

此时凌风中将八人已经有些神色凝重的聚在了一起,看来他们也深知,我最后的这一招他们是不可能独自接下来的。不过同样的,如果他们接下这一招的话,那么接下来应该论到他们攻击了。

我心中暗自祈祷,这一下之后,我体内的紫霞真元和金光真元可就基本上耗尽了,如果实在不行的话,迫不得已我只好运用元婴之力了。

“停。百招已过,岳超大执事已经通过了开宗的考验了。你们不用比下去了。”

沈军涛豪迈的声音在此关键时刻响彻全场。

凌风等八名大执事一楞,略一细想,立刻明白过来。刚才虽然我的“戮鹰八式”刀法只是施展了六式,但是八人为了抵挡这六式刀法却已经使出了不下三、四十招了,所以说,对于我的百招考验也理所当然的结束了。

我心中不由暗自舒了口气,自己竟然也把这事给忘了。同时一丝的兴奋涌现在我的心头,今天这场最大的难关总算是过去了。

随手一挥,手中巨大的金色苍鹰冲天而起,与天上的那只遥相互应的巨大的紫色苍鹰迎头相撞。

“轰!”

随着两只由刀芒化做的苍鹰撞在一起,激荡的紫色、金色的光华气芒四处飞溅开去,一时间整个演武场中一半的地面都被紫、金两色的四溅的光华给笼罩在了其中,就连场边的那四级的金黄色的防护罩都被震的波荡了起来。

几位大执事不由的暗自吸了口凉气,相互间有些惊惧的看了一眼。如果这最后一招施展出来的话,自己几人恐怕没有那么轻易的抵挡的住吧。当然,如果不是有所顾及的话,这样的招式对于八人来说,合力抵挡还是轻而易举的。

场外的众多观战着也都被这一招巨大的威力给震慑住了,一时间场中又陷入了寂静当中。

“岳超大执事,你已经通过开宗的考验了。从今天开始,你就是中华武社开社以来第四个独自开宗的一代宗主了。希望你可以为中华武社再添辉煌。”

九位大执事站在了一起,重新穿上了那身代表大执事身份的紫色长袍。为首的凌风中将满含深意的看着我说道。

“放心吧,我一定不会忘了自己身上肩负的责任的。”

我满含深意的看着凌风中将回答道。

凌风中将微微笑了一下,左右环视了一眼整个的演武场,提起丹田中的一口真气大声的宣布道:

“中华武社第十一宗,‘玄’宗,自今日之起开始成立。‘玄’宗第一代宗主由十大执事之一的岳超担任,同时岳超也成为中华武社第四位开宗宗主。将永记入中华武社之‘真武阁’。”

话音刚落,震耳欲聋的欢呼声从观战台上的二十余万各派弟子特别是中华武社的弟子口中传出。

“这下子以后再对付他可就没那么容易了。”连纵横身边的连城会的副会长钱宗浩低声说道。

“那到不一定,虽然岳超这小子现在成了中华武社的一派开宗宗主,但是别忘了,他现在可是孤家寡人一个,要对付他,此时正是时机。关键是要找到能够对付得了他的人。你说是吗?我的少宫主。”连纵横冷笑一声说道,随后将目光定在了旁边极旋宫少宫主龙秀的身上。

龙秀愣了一下,随即冷笑道:“当然了,不过小女子可没有这个能力。副市长大人如果找到能够对付得了他的人不妨来通知我一下。”

说完之后龙秀转身带着极旋宫的弟子离开了。

“贱货。”连纵横看着龙秀远去的背影低声骂道。

然后连纵横又将目光盯向了场中的我的身上,一丝阴毒的光芒从其眼中一闪及逝。

“小子,我的钱就是这么好拿的吗?等着瞧吧,我会让你后悔惹上我的。走!”

自语了一阵,连纵横转身带着身边的众人就要离开。

“副市长,不参加完庆典再走吗?”一个中华武社的高级执事微笑着上前招呼道。

“参加个屁,气都气饱了。”

说了句让这位高级执事莫名其妙的话之后,连纵横再不停留,急忙离去。

十分钟之后,中华武社巨大的庆典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