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九灭重生

第四章 挑衅(战·上)

第四章 挑衅(战&m;#183;上)

远远的就已经看到在玄宗的院门之外围满了各宗的弟子,当然更多的是那些还没有资格加入各宗的中华武社的正规学徒和一般学员。在被围观的一端,站着的是我玄宗的正式弟子,领头的竟然是童大伟。而他的对面,站着的就是那些穿着大和服的背插东洋刀的一群人,领头的则是一个面目冷瑟的中年人。这些人让一看不自觉的就是一股反感。

“这些明显一看就是本日人的家伙怎么会那么顺利就进入中华武社的?”我有些诧异的低声向身后的风泉问道。

“哦!是这样的。听说是雪舞宗的宗主岳宏真大执事特别批准的。”风泉有些小心的回道。

“岳宏真?他竟然会帮助本日人吗?”我不由停下了脚步,有些疑惑的道。

风泉连忙说道:“我听他们说,岳宏真大执事说,他们是来向玄宗挑战的,中华武社接受任何人的挑战。所以就把天株会社的那些人放进来了。”

“是这样吗?”我心中不仅有些冷笑。岳宏真啊岳宏真,看来你还真是不打算让我安稳的过下去啊!既然如此,那我以后就先拿你开刀好了。

想到这里,我也不再犹豫,大步向前走去。我到要看看这个天株会社的副会长松田贺一到底是什么东西,竟然可以让岳宏真对他抱有信心放心的让他来挑战我。

风泉连忙跑到前面为我开路,将一些挡路的学员弟子挤开。一边挤还一边大声叫:“让开让开,我们宗主来了。我们宗主来教训那些狗日的本日人了。快让开……”

对于风泉有些嚣张和狐假虎威的架势我只是微微一笑,也不想在此时喝止他。在本日人面前嚣张一下我可并不认为是什么坏事。

其实不用风泉去挤,听到我到来之后那些中华武社的弟子和学员都已经自发的让开了一条道来,直通童大伟的身边。大多数人的眼中都是一种崇拜和羡慕的眼神,毕竟像我这样的年龄就已经可以在中华武社中自创一宗,这不仅在中华武社的历史中绝对是开天辟地的,不曾有过的,即使是放眼整个联邦的历史,我这么年轻的一宗之主那也是头一个啊!

“参见宗主。”童大伟身边的玄宗弟子见到我之后连忙恭敬的拱身行礼。

“老大……哦不,宗主。您来了,我正想教训他们一下呢。”童大伟一见我开口就习惯的称呼我老大,不过在我一瞪眼之后连忙改过来,并且连忙转移我的注意力。

这家伙,说了他不少次了,总是见了我习惯的叫我老大而不称呼宗主,本来我也不以为意,这样的称呼反倒让我感到亲切。不过为了这事凌大哥可不少骂他,特别是现在这种场合,称呼我老大可不怎么合适的。还好这家伙反应不慢,马上改了称呼。

“他们是怎么回事?”我明知故问的道,同时用眼睛斜斜的扫视了对面的那群人一眼。惊讶的发现对面的十多人竟然都是实力惊人,特别是最前面的那个中年,估计最少不会弱于其他几位任何一个大执事。而且让我最感惊奇的是,这些家伙竟然都有一身非常正统的内家真气。只是这种真气竟然给人一种非常阴沉的感觉。

“宗主,不过是一群来捣蛋的小丑罢了,您不必操心,我现在就打跑他们。”童大伟大大咧咧的说道。而且说完竟然就想去动手。

“回去。”我眼睛一瞪,童大伟脖子一缩连忙退到了后面。

这个家伙真是有够莽撞的,也不看看对方的架势,就凭他的实力,对付那个中年人身后的那些人两三个没有问题,但是对付那个中年人嘛——估计就是松田贺一了,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点。还是别让他出去献丑了。

“嗨!这位,大概就是中华武社玄宗的宗主岳超先生吧,我是本日帝国天株会社的副会长松田贺一。”那个中年人见我出现后稳健的走上前来,深深的行了一个标准的本日礼节,开口说道。

对于松田贺一仿佛视而不见一样,我回头对童大伟身后的赵涛问道:“赵涛,你来说一下,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

玄宗内部这一段时间的秩序和安全都是由雷震、童大伟、赵涛和徐华他们四人带着之前的一些铜人街的平士和一些刚收录不久的太玄系的核心弟子来维持的。他们分为两队,雷震和徐华为一队,童大伟和赵涛为一队。两队轮流着替换,以保持玄宗招收弟子期间可以不出什么乱子。

“是这样的宗主,对方说他们来自本日国的天株会社,那个领头的还自称是天株会社的什么副会长松田贺一。他说他的弟弟松田次郎在一个月前比武死在了中华武社,所以今天特地再来向宗主您挑战的。”赵涛恭敬的说道。

没想到仅仅是一个月的时间赵涛就比以前成熟了许多,记得刚见他的时候他的脾气可不比童大伟现在差多少,也许经历过一场人生悲痛的人,成熟都会很快吧。

“不错。这个兄弟说的很对,我今天来的目的就是希望可以和岳超先生您公平的比斗,同时也要为死在您手中的我的弟弟松田次郎报仇。”松田贺一对于我没有理睬他竟然丝毫没有动气,听到赵涛说完之后立刻接过话说道。

“对不起,我可不敢高攀和你们本日帝国的兽人做兄弟。”赵涛冷冷的讽刺了一句,随即轻轻退到了我的身后。

全场忽然有一半人哈哈大笑了起来,而且童大伟的嗓门最是大,不仅如此,还一边大笑一边大叫道:“好好好,赵涛有你小子的,I服了YU。”

我也不由有些好笑起来,同时心中还隐隐的有一种痛快的感觉。不过这个时候可不能太过得意了,不然让人家说我们中华武社的人没有礼貌的话,可就不太好了,毕竟咱们联邦继承中华民族近六千年的传统美德可是不能忘的。

我忍着笑挥了挥手制止住周围众人的笑声,并且轻轻看了一眼松田贺一的表情。出乎预料的,松田贺一这家伙竟然只是眼中精光闪动了一下,表情竟然丝毫不动声色,只是将身子挺的笔直。不过他身后的那十二个家伙到是气的不轻,个个浑身颤抖着一双眼睛满是杀气的瞪着我身后的赵涛。

“既然这位先生不愿和我称为兄弟,完全无所谓,松田贺一今天来的目的只是想和岳超先生比斗,其他的都不重要。不知道岳超先生有没有胆量接受我的决斗呢?”完全没有想到松田贺一此时竟然还能微笑着说出这句话来。

我心中不由微微一震,这个家伙的心理素质还真不是一般的好啊,面对这种被漠视和讽刺还能泰然自若,看来本日帝国也的确有让人值得称赞的对手,能够培养出来这样的人物的本日帝国的天株会社也的确不是一个简单的地方。

“你的弟弟松田次郎吗?不知道是我杀的哪一位呢?”我微微冷笑了一下,毫不在意的问道。

“我弟弟松田次郎,就是魔豹。”松田贺一沉声说道。不过说到他的弟弟松田次郎的时候此人竟然没有丝毫的感情波动,看来也是一个冷血的人,说什么替他弟弟报仇,只要是明眼人都能看的出来,一个借口而已。

“哦!是那个魔豹啊,我和他签的是生死赌约,你也要和我生死之战吗?”我冷冷的看着他道。

“如果岳超先生没有问题的话,松田贺一愿意奉陪。”松田贺一沉静的道。

我突然微微一笑,开口问道:“不知道松田先生比你弟弟魔豹强多少,看起来你今天是信心十足啊!”

“我弟弟吗?”松田贺一露齿一笑,头颅轻微的向上抬高了一点,有些傲气的说道:“他不过是我们家族的一个耻辱而已,没有丝毫的资格可以和我松田贺一相比的。岳超先生,你明白了吗?我找你决斗是要挽回我们松田家族的荣誉。”

真是一个无情而自大的家伙。我微微一声冷笑正要开口说话,不想背后已经有一个人替我接上了。只听一个豪爽而威猛的声音传来。

“我们玄宗的宗主是这么容易就能接受你的挑战的吗?有本事就先和我较量一下,打赢了我你才有资格和我们宗主比斗。”

随着话音落地,雷震那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中级执事雷震,参见宗主。”雷震走到我面前向我恭敬的拱手为礼道。

“哦!是雷大哥啊,现在不是该你休息了吗?怎么也被惊动了?”我看着雷震笑着道。

“呵呵!没办法啊宗主!谁叫咱现在也是一幅劳碌命呢?刚才有人来向我报告说有人来我们玄宗挑衅,我一听心中立刻就急了,马上就跑了过来。这还得了,我们玄宗刚成立就有人来挑衅那以后还怎么过啊!宗主,这事您别管,让我来好好的教训一下这些家伙。我一定要让他们知道一下我们玄宗的厉害。”雷震气急败坏的大声嚷嚷着道。

我一听心中不由一紧,雷震和那个松田贺一对决的话可没有十足的胜算啊,这要是万一败的话玄宗丢面子是小事,就怕雷震大哥有什么损伤。可现在我又不能明着阻止他,因为这么多人看着呢,我要是阻止他的话,那不是明摆着告诉大家“你不是人家的对手,还是下去吧”,这可是会大大的影响他以后在玄宗的威望的。现在要是凌韶华大哥在这就好了,玄宗之中除了我之外也只有他才有十足的把握胜过对面的松田贺一。

正在我仔细考虑到底要用好什么方法既让雷震不损颜面又能制止他出头的时候,对面的松田贺一已经说话了,而且是让雷震暴怒不已的话。

“这位先生吗?对不起,您不是我的对手。”松田贺一仔细打量了一眼雷震仔细认真的说道。

这下糟了。我心中不右一震,雷震的脾气我还是很了解的,你越是看不起他他就会越要表现一下让你看看他的实力。如今这个松田贺一毫不客气的指出雷震不是他的对手,以雷震的脾气那是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绝对会豁出命来也要跟你斗一斗的。

果然,雷震刚一听完松田贺一的话浑身立刻涌出了强大至极的气势,就连他身边也隐隐的出现了旋转的气流。这是他全力运转体内真气的征兆。

“是吗?那我到是更要好好讨教一下阁下的绝学了。”雷震眼中闪着晶亮的电光有些阴沉的看着对面的松田贺一道。

松田贺一忽然诡异的一笑,用一种淡淡的有些轻蔑的语气说道:“真的吗?如果贵宗主岳超先生不反对的话,我乐意奉陪。大不了解决了你之后再向岳超先生指教好了。我想到那时岳超先生就不会再拒绝我了吧。”

雷震冷冷哼了一声,道:“那要看你有没有这个实力了。”

说完雷震将目光转向了我,坚定的眼神明白的告诉我:别阻拦我。

我心中不仅暗暗叹了口气,仅是看到刚才松田贺一说话时的那诡异的一笑我就知道,雷震这家伙上了人家的激将法了,以雷震的脾气如何忍受得了别人对他的侮辱。特别是被本日人侮辱。这个时候我如果强行阻止了他的话,不仅是对他的侮辱,更会让他在心中埋下失败的种子,这对他将来武学上的修养将会造成非常大的影响,很有可能就此停不前而后退也说不定。同时,我也在心中暗惊松田贺一此人的精明和阴险,竟然一眼就看出雷震的实力和性情,逼的雷震现在是不得不与他比斗。此人我一定要小心应付才是,如果情况允许的话,今天绝不能让他生离此地。

看到我没有说什么,更没有阻拦的意思,雷震不由充满自信的一笑,转身大踏步向松田贺一走去,口中同时哈哈大笑一声大喝道:“来吧,让大爷我看看你到底是什么畜生变的。”

全场顿时响起剧烈的哄笑声,同时围观的中华武社所有的弟子都大声的为雷震加油助威起来。雷震更是直接说出了华夏帝国军队中士兵与本日帝国士兵交战时经常说的一句话,因为本日帝国的几乎所有人都是将各种兽类基因在自己身上融合,在战斗的时候就会变身成为兽人,所以华夏帝国的人都习惯的将本日帝国的士兵成为没有人性的畜生,而“让我看看你是什么畜生变的”就成为了大多数人在和本日人战斗之前说的口头禅了。

“八嗝!”

松田贺一再怎么沉着此时也是眼冒怒火,身上更是隐隐的出现一股暗黑的气流。而他身后的十二个随从更是浑身颤抖着眼中射出阴毒仇恨的火花,在这些人的周围一丝丝诡异的气息让靠近他们的中华武社的弟子不由自主的后退了数步。

我在心下赞叹雷震成功激怒对方的同时,更是不住的惊讶这些人的超凡实力。松田贺一就不用说了,实力比之九位大执事不会相差多少,而他后面的十二个随从竟然也都是不逊色于一般中级执事的高手,比之一个多月前的那两个本日帝国出身神兽靖社的魔豹和妖虎相差无几。看来天株会社果然也是一个藏龙卧虎之地,不愧是有着七百余年历史的本日帝国的武学圣地。

“等一下。”就在雷震和松田贺一即将交手的刹哪,一个清朗悦耳的声音从我身后不远处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