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九灭重生

第七章 无天·惊闻修真

正在飞行之时,我忽然感到阵阵的不安,一种被人监视的感觉从心中升起。

我立刻停了下来,挺身立在半空之中,谨慎的上下左右打量了一翻,却没有发现任何的不妥之处。我心中开始惊疑起来,缓慢的将身形降落到一个山坡之上,轻轻的闭上双眼,神念毫无保留的向四面八方延伸出去。

随着神念探测的距离越来越大,我的心中也越发的有一种不妙的感觉。我知道,这次看来是遇到可怕的对手了,只是让我不明白的是,这样的一个超绝高手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是本日人吗?他们会有这么厉害的高手吗?

“叟!”

一道凝实的蓝色的剑光忽然出现在百米远处,随即化做蓝芒匹练一般向我飞来。

剑光比疾电还要快速,几乎是在出现的瞬间就已经到了我的眼前。没有丝毫的犹豫,我双手持刀本能的向着蓝芒狠狠的劈去。

“蓬!”

紫色光芒忽然暴涨,而蓝色的剑光则没有阻碍一样穿透了紫芒。紫芒爆裂,我双手不仅颤抖了一下但却依然紧抓着战刀“鹰血”,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后飞退了近百米。

好强的功力,我暗暗心惊,虽然没有受伤,但是我已经明确的知道,只依靠“紫霞神功”和“金光法诀”我绝对不是此人的对手。

赶紧细心的查看了一下手中的战刀“鹰血”,还好,它没有受到丝毫的损害,但我依然还是轻轻的用左手在刀锋上抚摩了一下。没有卷口,还是那样锋利,只是整个战刀似乎活过来一般,自身颤抖了起来,也不知是在害怕呢?还是在兴奋?

蓝色的剑光在空中旋转了一下,再次向我急速的飞来。我深吸口气,知道这个对手绝对不能轻视,不然明年的今日恐怕就是我的忌日了。

不敢再有丝毫的隐藏,“泥丸宫”中的元婴立刻启动,潮海一般的紫金真元瞬间充满我身体内的所有经脉,同时更有大量的真元从我的右手中注到“鹰血”战刀之中,紫金的刀芒立刻从“鹰血”的身上膨胀起来。

一招“飞鹰直掠”毫不犹豫的迎着蓝色剑光而去,紫金色的刀芒忽然在我的双手上化做巨大的紫金色的巨大血鹰,拖着我的身躯在半空中将蓝色的剑光拦截了下来。

“轰!”

巨大的轰鸣声从交接处传出,紫金色的光芒向四面八方炸了开来,中间是一道水汪汪的蓝色的剑光。蓝色的剑光打着旋一样的向着天边飞去,而我则是紧执着“鹰血”战刀飞快的向后急退了五十余米,在交接处的地面上一个深达数米直径十多米的呈辐射状的大坑出现在了那里。

我脸色凝重的将“鹰血”刀横竖在眼前,体内的紫金真元通过“紫金玄罡护体神功”转化成紫金玄罡在体外形成了近乎实质一般的护罩。同时,元婴战甲也在蠢蠢欲动,一旦力不从心的时候我绝对会毫不吝啬的幻化出元婴战甲来,当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就不能再给自己隐藏什么东西了。

神念依然丝毫不敢放松的盯着那道在天空中不断盘旋飞舞的剑光,这个对手实在是太可怕了,竟然在还没有露面的情况之下将我逼到如此境地,那道再普通不过的剑光更是威力惊人,里面蕴藏的能量大的让人惊悸,拥有这样实力的人还是我在这个世间首次得见。

僵持了良久,那道蓝色的剑光竟然依然盘旋在那里,没有丝毫再继续攻击的征兆。我冷哼了一声,既然你不攻击,那么我可就不客气了,我可不是那种遭到挨打而不还手的人。

我身上忽然腾起耀眼的紫金色的光华,光华闪动之间,我身上的衣物开始膨胀……这一刻,我决定立刻幻化出元婴战甲来个先发制人,只要把你的剑光打掉,我就不信你不现身。

“岳兄且慢,打斗就此停手如何?”

响亮的语声忽然响澈在虚空之中,抑扬顿挫的传入我的耳中,恐怕就是不想停手也不行了,此人竟然利用声波硬生生使我的原本即将幻化出的元婴战甲也在最后关头停顿了那么一下,不得已又有些无奈的,我轻轻舒了口气,停止了幻化元婴战甲。

天空中不断盘旋的蓝色剑光忽然间蓝光大盛,蓝光过后,一个面目俊秀而和蔼的长衫青年出现在半空中。蓝光再次一闪,青年下一刻出现在我面前的三米之处。

我吓了一跳,这种速度,我都差一点没有看清楚,本能之下右手战刀轻微抖动了一下,差点就一刀砍了过去。

有些惊疑不定的看着眼前的青年,我忽然觉得此人竟然有一种熟悉的感觉。皱着眉头仔细看了他一眼,突然灵光一闪,我惊讶的道:“是你……”

“哦!岳兄竟然记的我吗?这么说那天我竟然没有逃脱岳兄的感应了?”青年有些惊讶的道。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攻击我?”我丝毫不敢有一丁点疏忽,依旧全身警戒的看着他。

青年呵呵笑了一下,说道:“看来岳兄还是有些太紧张了一点,不如放松一下如何?”

见我依然如故的紧盯着他不放,青年再次呵呵一笑,说道:“我先介绍一下自己吧,鄙人无天,你可以直接称呼我这个名字,也可以叫我宥人。那是我修真前的俗名。”

“修真前?”我警戒的神情有些松动,眼中闪过几分惊奇,不由自主的有些惊疑的道。

“对。是修真前。”

青年无天肯定的点了点头,随即右手伸在胸前,一道三尺余长的蓝色剑光出现在他的手中。

我有些紧张的看着他,右手紧紧的抓着“鹰血”战刀,做好随时应付意外的准备。虽然我在这个青年的身上感觉不到杀意,但是这么近的距离,以那种蓝色剑光的威力,如果突然袭击的话,我不敢保证我会全身而退。整所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青年有些好笑的看了我一眼,也不多说话,只是将目光投向手中的蓝色剑光。蓝色剑光忽然转为绿色,随即又转为红色,再为白色,最后是青色,五种颜色相互交替,片刻之后,剑光出现五色交替不休的场景。就在此时,青年无天突然右手轻轻一扬,五色的剑光飞向半空忽然震动了一下,随后无声无息如潮水一般向四周泛滥,瞬间便将四周百米之内完全笼罩在其中了。

“这是……”我惊疑的看着这种场景有些不知所措。

无天淡淡一笑,道:“这是五玄结界,可以阻挡任何形式的探测和感应。说实话,这个星球的‘眼睛’真的是很不少的。还是小心一些的好啊!”

我无声的看着他,从他种种的行为和迹象上来看,这个人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人,而且他口中还提到了修真,这更让我感到万分的惊疑和好奇,一时间我竟然面对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或者说是该问些什么。

无天再次呵呵一笑,道:“岳兄放心,我对你是任何敌意的,刚才只不过我有些好奇心想试探一下岳兄的实力。现在我们可以坦诚而谈了,岳兄有什么问题可以尽管问我就是了。”

我叙了口气,试着慢慢的放松自己,但是尽管如此我的心中对于眼前之人还是谨慎的戒备着,表面的轻松只是不想让他轻视我。

将“鹰血”战刀收了起来,我看着无天说道:“只是试探吗?这种试探我可不敢消受,刚才我只要稍微大意就有可能见阎王了。”

见无天开口要解释,我连忙接下去说道,“不过这已经过去了我也不想再多提它了。我现在感兴趣的是,我虽然见过你,但是并不表示我认识你,不过你却似乎对我非常了解,这是否有些不公平呢?不知道你可否再详细的介绍一下你自己,说明一下你的来意,也免的让我心中猜疑?”

“那是自然,我一定会介绍自己的来历的。只是……在介绍自己之前,我是否可以问岳兄一个问题呢?”无天苦笑了一下,随即郑重的说道。

“哦!是什么问题?”我好奇的问道。

“你听说过关于修真界的事情吗?或者说你听说过关于修真者的传闻吗?”无天紧盯着我问道。

“修真界?修真者?这么说你是修真者了?”我的眉头紧紧的皱在了一起,心中在震惊之余又感到有那么一丝熟悉的感觉,同时,脑海中忽然浮现出《太史丹记》中的那些记载。

无天呵呵一笑,毫不惊讶的道:“不错,我就是一个修真者,或者说是一个修行者。看来,岳兄对修真一说并不是一无所知啊!我能否问一句,你的本事都是从什么地方学来的吗?”

“哼!这位无天大哥似乎忘了还没有好好的介绍自己吧,说实话,小弟对你的身份和来历还是存在着很大的好奇心的。”我并不打算回答他的问题,而是转移话题道。

“呵呵!对,对……这到是我的不是了。”无天一点也没有介意的意思,反而马上介绍道,“既然如此我就先介绍一下,刚才已经说过了,我的名字叫做无天,这是师傅为我取的法名,修真界的同仁也都是这样称呼我的。修真前我还有个俗名叫做张宥人,所以你也可以称呼我为宥人。我的师门在修真界中被称为剑玄派,鄙人不才,现在添长为剑玄派的掌门大弟子。我这次来找岳兄的目的说起来很简单,就是希望岳超兄弟可以加入我们剑玄派。”

“什么?”

我大吃一惊,尽管已经想到了很多其他的结果,但是这样的一个结果还是让我大感震惊和不可思议。一个修真界的门派竟然派出它的掌门大弟子来劝说自己加入他的门派,这听起来好象神话一样。我的面子有这么大吗?再说是修真界的门派啊!修真界?那可是传说中的东西,今天竟然亲眼见到了一个修真界的修真者,只不过这个修真者似乎脑子有些不正常吧。呵呵!……居然邀请我加入一个修真界的门派?有意思。

“我没听错吧,你的意思是说,你来是为了让我加入你们的那个什么剑玄派?”我万分好笑的看着眼前的这个青年。这一刻,我开始觉得这个青年一点都不可怕,反而有一种可爱的感觉。

“你没有听错,我确实是来邀请你加入我们剑玄派的。或许你感到很可笑,但是其实在我看来,你如果能够加入我们剑玄派将会是我们剑玄派的荣幸。”无天看来一点都不象开玩笑的样子,神色虽然谈不上严肃但却非常的郑重。

我怔怔的看了他半响,如果不是他刚才表现出来的惊人实力和哪奇妙的什么五玄结界,再就是此人的那种表露于外的诚然正气,我绝对会怀疑此人不是一个疯子就是一个骗子。

“给我一个理由先。”半响儿之后我才开口问道。

无天开口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徐徐说:“其实理由也是很简单的,因为你的资质不仅是我生平所仅见,而且即使是在修真界之中,像你这样年轻就已经到如今这种境界的人,那也是几乎是绝无仅有的。不管是哪一个门派或组织,对于好的人材的需求都是不可或缺的,就算是在修真界也是一样,更何况是你这样的一个千年难见的修真奇材。我们剑玄派说起来在修真界不算是什么大派,对于岳兄这样的人材当然就会更加的看重了,只是不知道岳超兄弟是否愿意屈就呢?”

我楞了一下,一时间不知道怎么来回答他的话,面对无天有些期盼的目光我竟然无法怀疑他所说事情的真实性。思虑了片刻之后,我有些不自然的笑了笑,道:“无天兄的一席话让我感到万分的惭愧啊!我恐怕没有无天兄说的那么优秀。而且事情恐怕也没有无天兄说的那么简单吧,大中华联邦甚至整个人类文明社会千多年的时间都没有出现过什么像无天兄这样的修真者,如今你却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提出让我加入什么修真界的剑玄派,说实话,这种有些诡异的事情,我一时间无法判断到底是真是假是好是坏。”

无天理解的点了点头,微微叹息了一声说道:“岳超兄弟说的是极,这种事情如果出现在我的身上的话,我同样会感到怀疑的。修真界与地球人类隔绝了有近千年的时间,这千年之间几乎没有任何的修真者踏入地球人活动的区域一步,如果不是地球人在宇宙中不断的扩张让修真界中的某些人开始忌惮的话……我也不会出现在这里了。”

“你说什么?你的意思是说那个什么修真界中的人要插手人类社会的事情吗?”我顿感震惊的问道。

无天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只是微微点了下头,喃喃自语了一句:“地球上的人类实在太聪明了,千年来发展出来的各种科技武器还有你们擅自改变自己基因的状态……这些是很让一些人担心的。”

我有些怀疑的道:“如今的地球人类有近三千亿,分布在宇宙中将近百多个星域四百多个星球,修真者能有几人,恐怕要想插手人类社会的事情不会那么简单吧?”

“你并不了解修真界,也不了解修真者的。”无天自嘲的一笑,“或许我应该给你介绍一下修真界如今的形势。整个银河系中修真界共有不下七千多个门派,而且基本上都不会比我们剑玄派差的。说起来我们剑玄派在修真界中实在是微不足道的一只,门徒子弟上万的门派就有上千。整个银河系不下两万多个的存在生命的星球都掌控在各大修真门派的手中,地球人类的生活圈子其实还是处在银河系的一角,近二百多个星球都有和修真界各派控制的星球有直接的连通传送阵。就像岳华星一样,只要修真者在地球人类的各大势力中出现,不用多久,这些势力都会被各大门派暗中控制,成为其门派发展和门徒的来源。”

我吃惊的听着这一切,虽然非常不想相信这些,但是直觉却告诉我,面前的这个叫做无天的青年没有在骗我,也完全用不着用这种手段来骗我。

“那么……你说的修真界各大门派在地球人类的势力范围之内是否已经出现了?你是不是就是其中一个呢?”我有些疑惑的询问道。

如果修真界的那些神仙一样的家伙出现在这个社会的话,那么我将要如何自处,一直以来我都是很骄傲自豪甚或有些自大的,因为我一直以为自己如今的实力已经没有人可以匹敌了,就算是有那也只能是凤毛麟角。但是当无数的修真者一旦出现之后,我还有骄傲自豪的本钱吗?即使是眼前的这个叫做无天的家伙我都不见的是他的对手,虽然我还没有完全展露我的实力,但他又何尝没有隐藏实力呢?

“不。修真界中各派的修真者如果要插手地球人类的事物的话,还需要十年的时间。”无天淡淡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