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九灭重生

第九章 天华·死(下)

看到天华愤怒怨毒的神色,我心中不由暗想,估计这家伙与修真界的那个叫做什么五行宗的宗派有着不小的矛盾,不然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靠!这与我有什么关系呢?现在关键的如何摆脱这个叫做天华的修真者。这个时候我可不敢停下攻击,双手金光再闪,又一个六尺余长的“标枪”出现在我的手中。不做丝毫的犹豫,“标枪”在我手中忽然消失,空中金色的光影一闪,“标枪”再出现时已经到了天华的眼前。不是我不会幻化别的武器来进行攻击,而是在这个时候,其他的什么武器除了弓箭之外都是一些近战用的,只有标枪可以作为远程攻击之用。弓箭那东西说实在的太不容易幻化出来,还是标枪实在一些,也不用耗费太多的精神。

“蓬!”

金色的光点四散飞扬,凝聚天地间玄金元气而成的“标枪”碎成光影,而在天华的面前却出现一个不断旋转的金黄色的盾牌状的东西,随着盾牌的旋转,一条金色的龙头若隐若显,“标枪”就是撞在这个“盾牌”上才碎裂的。

拿着手中再次出现的金色的“标枪”我心中不由一震,看来这攻击方式还是奈何天华不得啊!抖手再次将手中“标枪”掷出,我双手盘结在一起又连续结成了另外的四个奇特的印结,天地五行元气一阵波动,随即土黄色的光华、翠绿色的光华、天蓝色的光华和火红色的光华忽然同时出现在我的手上,光华闪过,一把土黄色和翠绿色相互交缠在一起形成的巨弓出现在我的左手上,弓弦却是天蓝色的。而右手上则握着一只红光闪烁的长箭。

天华脸上出现一种奇特的有些震惊的神色,左手挥动间,身前的巨大的盾牌忽然再次涨大了数倍,第二只玄金元气幻化出的“标枪”毫不意外的在碰触在那件奇特盾牌的时候破碎了。同时惊讶的道,“你居然可以同时施展不同性质的五行道术吗?真是奇怪。”

根本就不理会天华这家伙说些什么,我冷静而迅速的将右手火红色的长箭搭在左手的长弓上,轻轻的拉动天蓝色的弓弦,待到弓成满月,只听“嗖!”的一声,右手上的火红色的长箭已经脱手而出飞离巨弓,化做一道火红色的残影,仿如一条火龙一般席卷向了对面的天华。

既然“标枪”对付不了你就只好耗费巨大的神念来幻化出“五行弓”了。“五行弓”是我突然灵感闪现自己综合五行道术中的化器境而自创的,以天地间的相济相生的玄土、玄木元气幻化成弓身,至柔至韧的玄水元气幻化为弓弦,而至刚至猛的玄金元气和至强至烈的玄火元气则为箭矢,不仅杀伤力大,而且通过强大的神念我还可以连续不间断的发出密集的“连珠箭”。只是唯一的缺点就是耗费神念力太大。不过这时候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

“蓬!”

火红色的长箭被天华面前的金黄色的巨盾阻挡在外,并碎裂成了满天的红色光点。

“威力不过如此而已,原来你只会基本的五行法诀罢了,看来你有可能是五行宗中的某些人外传的弟子吧。也是,正宗的五行宗弟子现在如何敢亲自插手地球人类中的事呢?而且竟然还敢对我施展这么低级的五行法术。”天华的眼中闪过惊疑之色随即嘲笑的看着我,一脸的讽刺,“还是不明白吗?就连五行宗的金龙那家伙都不是我的对手,你这点微末的五行道行就想对付得了我吗?更何况我的手上还有这件‘金龙盾’,加上我身上的这件‘彩鳞战甲’,你现在连近我身的机会都不会再有了,你就等着让我慢慢折磨你好了。哼!不管你是不是五行宗的人,只凭你可以施展五行宗的基本法术这一点五行宗就休想逃脱干系。哼哼!小子,今天你可真是帮了我一个大忙啊!杀了你,将你的元婴送到原始门中,那么剑玄派和五行宗估计都会被灭派吧。哈哈!……从来没有违反了修真戒令之后的修真者可以逃脱原始门的追杀的。”

根本就不理会天华这家伙说些什么,我的右手忽然再次出现火红色的光箭,光箭从左手的巨弓再次飞出,不过这次飞出的不是一道红色光箭 ,而是三道。而且三道光箭之后我的右手上连续又出现了光箭,这次不仅是火红色,还有金黄色的。密密麻麻的无数的金黄色、火红色的光箭不停的从我的手中的长弓中飞出,全部倾泻向对面的天华。这些射出去的光箭完全不按直线而走,而是成曲线从四面八方朝着天华飞去。

我现在已经是全力的施展着自己目前所掌握的五行道法中威力最大的“五行弓”了,完全不敢有丝毫的停顿,虽然不抱太大的希望可以能够消灭掉他,但是最起码可以延缓一下他的攻击。仅只是防守就已经如此了,如果让他攻击起来的话,我不能保证是否可以全身而退。

然而诡异的一幕出现了,本是挡在天华前面的不断旋转的金黄色的巨盾忽然一分二、二化四、四成八……仿佛无穷无尽一般瞬间将天华的全身上下围了个水泄不通,满天的光箭不论从什么方向攻击都不能穿透这些盾影。

“哈哈……,”天华傲然的长笑声再次响起,“凭你这最基本的五行法诀就想破我的这件‘金龙盾’吗?痴心妄想。好了,不陪你玩了,让你看看什么是真正的法术攻击。就凭我手中的这件‘流星锤’就让可以你粉身碎骨。”

说着天华挥动了一下手中的“流星锤”,天地元气忽然一阵剧烈波动,眨眼之间无数的白色耀眼的“流星”凭空出现,丝毫没有阻拦一般穿透天华身外的“彩鳞战甲”和“金龙盾”影,和外面的光箭撞在了一起。

仿佛冬雪夏融一般,不管是金色的还是红色的光箭和白色的“流星”一经接触立刻消散化做四散飞舞的光点,随即,这些白色的“流星”一个个带着一溜淡白色的长长的尾巴,从四面八方向我飞来。

我吃惊的看着这一切,玄金元气和玄火元气幻化的光箭面对这些奇特的白色的“流星”竟然就这么差劲吗?

就在一失神间,一颗拳头大的白色“流星”已经撞在我的护身罡气上。

“轰!”

护身罡气剧烈震荡起来,我的身形不由自主向后飞退了十多米,胸口一阵气血翻涌,双手上的五行元气幻化出的弓箭也把持不住而消散了。我靠,这种白色的流星蕴涵的能量也太大了吧!这到底是什么法术啊!还没反应过来,又是几颗白色的“流星”已经接连撞在了我的护身罡气上。

“轰!轰!轰!……”

白色“流星”巨大的冲击力将我的护身罡气竟然炸出了一个大洞,直接轰击到了我的元婴战甲上。根本就无法反应过来,我的身体硬是被冲击的向后飞退了数百米,“蓬!”的一声撞在了淡淡的白色的“白玉结界”上,荡起一阵白色的淡淡的光圈。而那些仿佛无穷尽一般的白色“流星”一个个的以我为目标当作靶子一样不断的轰击着。如果不是我全力运行真元转化的护身罡气和体外幻化的元婴战甲双重的保护的话,即使是我的身体再坚硬十倍恐怕也会被轰击成碎片吧。但是即使如此,我此刻也是被轰击的头晕目眩胸府严重受创,双手交叉紧紧的挡在胸前,嘴角已经留出了丝丝的鲜血,身上的战甲已经到了支离破碎的边缘,背后的一双战翅也已经几乎断折……这次受的伤绝对是我有生以来的最严重的一次。

“呵呵!怎么样?‘流星雷’的威力你总算是见识过了吧,这才是真正的修真者具有的实力。也不瞒你,这件‘流星锤’和用来做结界的‘白玉盘’还有我身外的这个‘金龙盾’乃是我的师尊百器真人亲自为我炼制而成的护身法宝,威力无穷,今天算是让你开开眼界。‘白玉盘’之白玉结界别说是你,就是无天那家伙也休想轻易出去;‘金龙盾’不仅可以防御物理攻击,便是高深的法术攻击也对其莫可奈何;至于‘流星锤’嘛……嘿嘿!你也见识到了,威力怎么样呢?”

天华站在半空随手撤掉了身前的不断旋转的“金龙盾”,仅剩身上的那件彩色的“彩鳞战甲”环绕着他,右手轻轻的挥舞着手中的“流星锤”停止了攻击,看着从半空中顺着“白玉结界”滑落下来的我得意的冷笑道。

我吃力的爬了起来,心中大大的震惊着天华此人的实力,同时在我的心中对于修真者的实力也从新有了一个评价。虽然我现在也达到了很高的相当于修真者的境界修为,但是基本上对修真之事一无所知的我,面对眼前的这个修真者,我几乎只有失败的命运。

“呵呵!”

天华看着我的样子忽然诡异而阴险的一笑,右手中的“流星锤”轻轻挥动了一下,“流星锤”顶端的白球闪动了一下白光,随即,一个白色的“流星雷”“呼啸!”着从我的头顶硬生生的砸了下来。

“轰!”

地面被砸出了数米深的巨大的裂痕,我虽然及时侧身飞出勉强避开了这颗白色“流星雷”,但是巨大的冲击波依然将我推出了十多米的距离,就连我背后的一只金色的战翅也突然折断掉落在地上,这只战翅落地之后散做一片金色的光华立刻消失了。

我再次勉强站了起来,随手将自己嘴角的鲜血抹掉,眼睛狠狠的瞪视着挺立在半空中的天华。对于身后战翅的掉落我丝毫没有放在心上,只要有时间让我恢复伤势,拥有充足的真元,身上的元婴战甲完全会恢复如初的,因为它本就是由人类体内的能量配合体表肌体的异化产生的,只要人不死,基因战甲就不会消失,更何况由基因战甲进化而来的元婴战甲呢?

“不服气吗?”天华冷哼了一声道。

“你会后悔的,只要给我机会我绝对不会放过你,还有你的那个什么‘御器宗’。”紧紧的盯视着天华,我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口中的鲜血轻易的吐出来。

“哈哈!你以为你还有机会吗?”天华扬天一声长笑道。

趁着天华仰天长笑的一瞬间,我双手忽然急速的施展了几个简单的手印。一阵黄芒闪过,我的身体立刻向土地中陷落,顷刻间就从地面消失。

天华回过头看到这一幕微吃了一惊,但却意外的丝毫也不紧张,仿佛根本不怕我逃跑似的,反而脸上露出一丝嘲笑。

“蓬!”的一声,地面闪过一阵白光,我的身体不由自主的从地下给弹了出来。

天华看到我狼狈的样子,嘿嘿一声冷笑,“就凭你的那种不入流的五行法术想要施展遁术从我的‘白玉结界’中逃出去吗?别想了,“白玉结界”可以断绝这里和外面的天地元气的联结,别说是五行遁术这么简单的法术,就是修真高手的瞬移也出不去。杀了你之后我会炼化你的元婴,然后送到原始门去,让你永世不得超生。去死吧,卑贱的东西,我不会给你任何机会的。”

随着天华最后一句咆哮出声,数十个白色的“流星雷”已经从他手中“流星锤”上飞了出来,对着我劈头盖脸一般的轰了下来。

靠!这家伙果然是不打算给我任何机会了,这么密集的“流星雷”攻击,我无论如何是阻挡不了多长时间的。但同时心中也非常明白,现在自己已经躲不掉这什么“流星雷”了,我一咬牙,鼓起体内全部的真元,通过“紫金玄罡护体神功”悉数转化为体外的紫金玄罡,然后将紫金玄罡布成一面圆锥状的盾状,死死的挡住“流星雷”的撞击。同时一道道五行道术中的护体境的法诀从嘴中快速念出,金、红、蓝、绿、黄五色光华不断的在体表盘旋,吸纳天地间五行元气入体来加强身体的抵抗能力。

“轰!轰!轰!……”

炸雷之声不绝于耳,不过片刻的工夫,我体外的紫金玄罡就被轰的粉碎,身上的元婴战甲也不可幸免的化为乌有。我脚下四周的地面完全被炸成了一个快十米的深坑,只我脚下尺许的方圆。最后我也最终顶不住被一颗“流星雷”打在身上,给硬生生的轰进了脚下的深坑。

就在我实在忍不住要使用异能的刹那,威力恐怖的“流星雷”忽然消失了,天华竟然在这个时候停止另外攻击,难道是他突然慈心大发转性了吗?此刻的我全身近乎**的爬倒在一个深坑中,身上全部的衣物在我幻化出元婴战甲的时候就已经粉碎了,此时元婴战甲消失,我只能是一副**的模样了。幸亏今天没有披着披风出来,不然恐怕那东西也绝对不会安然无恙保存下来。

天华忽然停止了轰击,似乎想起了什么似的轻轻漂浮着落在了地面,来到我的面前十多米处。

我勉强站了起来,冷冷的看着他,不知道这家伙又在打什么鬼主意。看看他现在和我的距离,我心中暗自有些着急和紧张。从打斗到现在,我一直都没有也不敢轻易的使用我的那独特的空间异能,因为我和天华这家伙的距离太远了,而天华作为一个实力不俗的修真者其神识异常强大而敏感,我完全没有一点把握我的异能是否可以在瞬间制住天华。

施展异能当然是距离越近威力越大,同时准备的越充分其效果也最好,其实算起来,异能者才是真正可怕的家伙,因为他们总是拥有自己独特的能力而又善于隐藏,所以碰上异能者只要稍微大意就会遗憾终生。不过作为异能者也有其不可避免的缺陷存在,那就是施展异能有着距离和范围的限制,同时花费的时间也比较长,而且异能者本身的体制也非常的脆弱,只比一般人强一些,这也是之所以阿共体中的异能者虽然可怕让人心悸但是其军事实力却只能排列四大国之末的缘故。一句话,军人的素质良秀不齐、能力无法统一、近战体制太差、舰队力量太薄弱是最大的四种原因。

我深深的明白,我只有一次使用异能的机会,一次不成狡猾阴险的天华绝对不会再给我第二次的机会的,他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将我杀掉的。所以我必须在最近的距离内最有把握的时候施展我的异能。

“我刚才看到你的那把刀挺不错的,不知道你把它放在什么地方了?反正你都已经是要死的人的,不如你将之割让给我得了。”天华在我的身周四处打量着,眼珠子四处乱转,脸上显出一丝贪婪的表情。

我心中忽然灵机一动,右手费力的轻轻挥动了一下,刚才被我缩小放在手心的的“鹰血”战刀立刻重新出现在我的手上,紫金色耀目的光华不断的闪烁进天华贪婪的眼中。

我拿着刀轻轻的拄在地面上,淡淡说道,“你说的是这么刀吗?”

天华眼睛一亮,毫不掩饰其贪婪的目光,嘿嘿一笑,说道:“对对对!就是这把刀,真是没有想到啊!你一个普通的凡人而已,怎么会拥有这样一把好刀呢?这把刀如果再经过我的一翻的炼制的话,保证可以成为一件和‘流星锤’相比肩的法宝。反正你已经是将死之人了,干脆把它送给我得了。”

我有些自嘲的一笑,嘲讽道:“其实给不给你还不都是一样吗?只要你杀了我这把刀还不照样落到你的手中吗?”

“对。你说的非常对。不过我这样做无非是想给你一次表现的机会而已,虽然你今天的命运已经注定了要非死不可,但是并不表示你会就此烟消云灭,以你已经达到元婴的境界足以可以保留自己的意识了。你如果不想身体死亡之后元婴还要受到我的折磨的话,现在还是讨好我一点,说不定我一大发慈悲在原始门替你说说好话,你虽然修炼成仙是不可能了,但是成为散仙还是完全有可能的。怎么样?我的提议如何呢?”天华眼睛闪着狡诈的目光,贪婪的看了一眼我手中的战刀一眼,毫无廉耻的说道。

我不仅气极而笑,没想到修真界中竟然还有这样的人物,这种混帐一样的话也能说的出来。而且我也听的出来,这家伙最终的目的看来还是无非要我就范,好随他的意来陷害剑玄派和五行宗。我不由气愤的道,“好啊!给,有胆量你自己来拿吧。”

说完我倒替着手中的“鹰血”战刀,右手向前一伸。同时由于一时气愤再也压不下内府的伤势,胸口一阵气血翻涌,不由自主的一口淤血“哇!”的一下被我给吐了出来,正好吐在了眼前的“鹰血”之上,引得“鹰血”战刀见血之后一阵带有浓重血色的紫金光芒暴涨。之后我的身体更是一阵猛烈的摇晃,差点就站不住倒下了。

天华原本迟疑了一下,但见此情形立刻打消了心中的疑虑,抬脚幽雅的向我走了过来,同时口中嘿嘿笑道:“不错吗,这才算得上是一个识时务的人吗。我会给你一个很好的死法的。”

尽管这样说着,天华对于自己的安全还是不敢太过大意,身上的“彩鳞战甲”一阵彩光大盛,体外的那些由无数光线串联而起的彩鳞旋转的更为急速起来。看来这家伙虽然自大但还是很小心谨慎的防着我会暴怒一击啊!

来到我面前五米的距离天华再不向前走一步,而是一抖手,一根泛着红芒的细长的绳索从他右手飞出,直接卷在了我手中的“鹰血”战刀上,轻轻一带,就要把战刀给拿过去。同时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视着我。

他妈的,我还是小看了这家伙的谨慎,尽管有着决胜的把握,尽管贪婪的想要这把刀,还是不肯以身犯险。不管那么多了,机会就这一次,成不成就看我的运气了,我可绝对不甘心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去的,怎么说都要搏一把的。

我的眼中忽然亮起紫金色的光芒,早就已经蓄势待发的异能“空间静止”突然发动,同时身体顺着手中战刀受到红绳的牵引向着天华飞去。

“嘿嘿!早就知道你会这么做了,刚才不过逗你玩玩而已。既然你这么不识时务,那么我就让你死的凄惨一点好了。”

天华一阵肆虐的笑声传出后身体飞速的后退十多米,同时金黄色的“金龙盾”再次出现在他的体外。当“金龙盾”一出现之后天华的身体也不再后退了,而是左手一挥手中的“流星捶”,白芒闪过,一颗白色的“流星雷”立刻出现向着我飞奔而来的身体飞去。但他也只能发出这一颗“流星雷”了,因为他已经无法动弹了,异能“空间静止”终于发挥了它的威力了。本来天华完全可以逃离开我的异能的,可是当他重新使用的“金龙盾”的时候竟然自信的没有再后退,使得完全无视任何物理防御和能量防御的异能“空间静止”可以及时的施展出来。

我大喝一声,体内最后一丝真元悉数全部注入到了手中的“鹰血”战刀之中,“鹰血”紫金色的光芒暴涨了一下,却不像以往那样涨大数倍,而是光芒忽然内鉴,整个刀身出现变异,紫金色的战刀竟然再次出现鳞片。刀身上的那根红色的奇怪的绳子寸寸断裂了开来。

我心中明白,虽然“空间静止”这种异能有着不可思议的威力,但是我隐隐约约的感到这还是困不住天华太久的,因为作为一个修真者,他的神识太过强大,完全有能力抵挡异能的侵袭。所以必须在他恢复之前干掉他,不然就是我死。

看着迎面而来的令人有些恐怖的那颗白色的“流星雷”,我一咬牙,决定不闪避,可不能让它浪费我宝贵的时间。不过我也决不会傻的让我此时丝毫都没有防护的身体去承受这颗“流星雷”。

“空间屏障”,我用仅剩下的神念施展出了三层的“空间屏障”挡在“流星雷”的前面。成败就在此一举了,如果“流星雷”能够连破三重“空间屏障”而威力不减的话,那么就是我死,如果空间屏障可以阻挡的住“流星雷”的话,那么天华就必定要亡在我手。

“砰!砰!砰!”

天佑我也,“流星雷”在连破两层“空间屏障”之后与第三层的“空间屏障”同归于尽。

在庆幸之余,我的身体丝毫没有停留的飞到天华的身前。第一刀,狠狠的劈砍在了那个之前大发神威此刻虽然还是护在天华周身但却不在转动的“金龙盾”上。光华四溅,被“空间静止”“照顾”着的“金龙盾”不在是那么牢不可破,我一刀下去,由“金龙盾”组成的盾网立刻出现一丝缝隙,我立刻见机窜入。

里面是闪烁彩光的“彩鳞战甲”,只是此时的那些散发彩光不再来回旋转了,我第二刀对着近乎凝滞不动的彩鳞砍了过去。

“蓬!”的一声闷响,彩鳞立刻四散飞舞了起来,显出里面天华的真身。我毫不犹豫的第三刀狠狠的砍向了天华的脖子,那是他身上战甲包裹的最脆弱的地方。

呆滞的天华忽然眼中泛起精光,这是他即将苏醒摆脱异能控制的先兆,不过这时已经晚了。苏醒过来的天华猛然看到我的战刀已经到了他的眼前,眼中立刻露出惊骇欲绝的神色,随即凄厉的残嚎声传出,天华的脑袋已经带起冲天的血浆飞天而起。

“蓬!”

天华的身体忽然爆裂,一个彩色的光影一闪而逝,同时一个熟悉的语声凄厉而愤怒的叫嚣着,“岳超,你竟然是异幻门的人,你等着我不会放过你的,我一定会报仇的,我一定会灭了你们这个异幻门的,啊!!!……”

“是元婴!”我天华身体爆裂时的余波震的倒在了十多米开外的地上,看着那道彩色的光影惊道。

同时一个疑问浮现在我的心头,异幻门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