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九灭重生

第二十六章 李灵真(上)

“师伯祖。您不用悲伤的,圣姑李灵真只是被冰封了而已,只要打开水晶棺圣姑的复活不过瞬间而已。”玄天左面的一个清秀女子上前轻声说道。她应该是玄玉。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们又是身份?”我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转身手指着两边的那些女子说道。

“我们都是挑选出来侍奉圣姑的圣女。”站在最末尾的李灵珊昂首说道。

“灵珊,不得放肆。”站在玄天右边的神态冰冷的女子玄化对李灵珊清冷的叱喝道,随即又微低着头向我高罪道:“灵珊年纪小不懂事,请师伯祖见谅。”

我摇了摇手,不以为意的道:“没关系。不如就由你来给我解开心中的疑惑吧。”

“是,师伯祖。”玄化恭敬的说道。

“圣姑李灵真乃是当年师祖的恩师天初大师亲自施法使其沉睡并冰封入水晶棺的,七百多年前师祖展转将之移居到了此处。其中具体的因由我等也不深知,不过师祖当年留下令御,能唤醒圣姑者只有师伯祖亲至或身兼‘太史心诀’四种神功且达至元婴永固境界的人,而且最好是师伯祖亲至。至于这些女子都是李氏家族历代以来看守圣姑挑选而出的圣女。”

我暗自点了点头,虽然还有些疑惑,不过看来他们也只能给我解答到这里了。

“秉师伯祖,师祖当年还为能够唤醒圣姑的人留下了一卷竹简,请师伯祖随弟子前往长老堂中亲取。”当中的玄天恭身说道。

“竹简?”我闻言微微一楞,马上出声道,“快点带我过去看看。”

玄天似乎没有想到我会如此反应,连忙恭身道:“请师伯祖随我来。”

说完之后领先朝右边的一个通道而去。玄黄、玄玉、玄业、玄化分站两旁为我让开道路。没有丝毫犹豫,我挺步随在玄天的身后而去。

“你们好生看守圣姑法体。”玄玉身旁的玄黄转身对那些圣女温声说道。

随后玄黄、玄玉、玄业、玄化四人也紧随我的身后走入右边的通道。

这次的通道到是没有先前走过的那么长远了,甚或在通道之中还有航道,只要站在上面就可在片刻之间到达你想要去的大多数地方。

不多时,出了通道之后玄天带着我到了一个非常广大的空间。

这个空间方圆足有数十公里,最高处在三百多米,平均高度在一百五十米上下。在空间的正中央的高空中是一个人造的太阳,放射出柔和的光线,平旷的地面上是无数的建筑,从那种建筑上反射而出的奇异光泽可以看出建造这些建筑的材料都是一种非常特殊的金属,不少的人还在建筑之间的道路之上往来忙碌着。这里明显是由一个宏大之极的溶洞所改造而成的,因为在空间的最顶端还存有着为数不少的下坠的钟乳石。

站在通道的出口,眺望着眼前广阔空间之中那无数的奇特建筑和空中的奇特人造太阳,我忽然想到了遁土星上的军武战队的主基地,两者之间是那么的相象,仿佛两个空间忽然之间相互重叠了一般。

“师伯祖,请这边走。”玄天在前面提醒了一下我,然后进入到了通道口旁边的一个旋梯之中。

我回过神来,随在玄天的身后进入旋梯。身后的玄黄、玄业、玄化、玄玉也紧随在我的身后进入旋梯。

旋梯外部是透明的磁化玻璃,可以看到外部空间中的一切景物。虽然只是在旋梯中待了一瞬间,但我还是一丝不眨的紧盯着外面的事物,特别是那些往来的人员。

“这就是所谓的长老院的基地吗?”出了旋梯我好奇的问道。

“秉师伯祖,这里只是长老院在岳华星的基地,也是师祖当年亲自建立的基地。在华夏帝国的华夏星和天云星系的天云星还分别有长老院的另外两个基地,其中华夏星的基地是为了对付本日帝国而建立的军事基地,天云星上的基地则是一个科研基地。而在岳华星上的这个基地则是一个武学基地,目的是提供给各长老研创高深武学用的。”玄天边走边恭敬的答道。

我心中不仅微微一秉,看来这个长老院的势力果然是庞大无比,象这样的基地竟然有三个,而且还分成了军事、科研与潜修三个不同的方面,如果传出去的话非的在联邦造成一场大地震不可。

行走之间沿路碰到的行人多是一些壮实的青年,偶尔则是那些一看就知是长老的中老年人。联邦自从广泛应用基因诱发使几乎每一个公民都拥有了基因护甲以来已经很少再有那些老态龙钟的人了,像我在通道中遇到的那十二个白眉白须白发的老人在这个时代几乎已经绝迹了。一般人活到一百岁以上时才会缓慢的出现衰老的症状,但即使是到了二百岁也不会出现满天皱纹的形象,顶多也就是头发花白面容沧桑而已。

这些人纷纷对玄天等五人恭敬的行礼,神态间虔诚无比,只是看到我的时候却是显得惊疑不定,完全想不通我为什么会受到长老院最高级别的五位首席大长老这么隆重的待遇。能让五位首席大长老亲自领路的恐怕也就只有武祖或十三神将亲至吧。看来这些人还都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而我的真实身份也没有在长老院之中完全公开。

“在长老院之中是否就只有你们五人达到了元婴成型的境界?”我忽然出声问道。

从一开始发觉到他们五人的存在我就已经察觉到了他们都已经拥有了自己的元婴,不然他们也不会是如今的这副模样,如果不是达至元婴的境界的话,恐怕他们五人的样貌比之先前的那十二个老家伙更要苍老不堪吧。

玄天恭敬之间却又不无叹息的说道:“师伯祖法眼之下弟子等不敢隐瞒。长老院之中除了我们师兄妹五人分别在一、二百年前无意中修炼出元婴之外,却是再无一人突破金丹的境界修成元婴。”

“哦!”我沉思了片刻,温声道,“你们这一辈共有弟子几人,你们又是谁的弟子?”

“秉师伯祖,我们五人之中弟子玄天的授业恩师乃是师祖的大弟子司徒明;玄黄师弟的祖父是当年十三神将中的韩魏韩神将,而他的师尊则是师祖的三弟子含布师叔;玄玉师妹的外祖父则是当年十三神将中的王军王神将,王神将的后人便是现今华夏帝国皇室家族;玄业师弟更是师祖的最小幼孙,曾经是当今梁氏家族的第三代家主;玄化师妹嘛……”玄天解释到最后看向玄化有些为难的似乎是不知要怎么说才合适。

玄化冰冷的面容没有一丝的波动,不过其眼角的一丝抽*动表露出了她心底的激动的情绪。

“玄化师妹是当年师祖过继给师伯祖的儿子岳思华师伯的幼女,其实玄化师妹应该称试伯祖为祖父的。”一旁的玄业接口说道。

“啊!”我不仅惊呼。这个已经活了七百多岁的老女人竟然是我的孙女?

我不由停下了脚步,呆呆的看着玄化。依旧艳丽的面容,虽然神色间一片冰冷却掩饰不住其炯荣华贵的气质。天啊!我应该承认这个孙女吗?看来老天真的是害人不浅呐。

玄化虽然活了几百岁,却依然被我盯的脸色有些通红,片刻之后不得不微微的责声说道:“祖父,这里是基地的公众区域,请您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绪。”

我神色间又是一呆,这一声祖父把我叫醒了,但同时却也把我给叫老了。在这一瞬间,我的心确实是老了很多。回过头来,我再次仔细的看了看玄黄、玄玉和玄业,之后微微摇了摇头,叹息的自语道:“真的没有想到,竟然都是故人之后啊!”

随后我又转过头来对玄天道:“走吧,带我去长老堂。你也顺便再和我说说,你们这一辈都还有谁。”

一行人渐渐消失在这个广大的地下城之间的街道上。

长老院的长老堂是在这个地下城所有建筑的正中间,那是一个圆顶的建筑,周围是被三十六根那种奇异金属浇注的高三十余米的柱子支撑环绕着,正中的大门高十二米,向两边敞开着。

走进长老堂,里面空荡荡的,最上面是两张特大的泛着紫光和金光的奇特金属制成的长椅,其下是十三张黄色的大椅。这十五张坐椅高高在上,再下面便是紫色琉璃的地毯铺就的地面,最中央是一张三十多米长六米多宽的长桌,两边各有一张二十五米长三米宽的长桌。在中央长桌的最上面是五位首席大长老坐的坐椅,四周和其余两张长桌两边的坐椅是现今长老院历代以来的一百三十余位紫袍长老的坐位。

虽然长老堂中有这么三张长的有点离谱的长桌,但还是显得空旷的许多,估计开长老会的时候那些金袍长老和银袍长老之流是没有坐位要站在四周听调了。

玄天指着长老堂中最上面的那两张紫色和金色的坐椅之间的一个盘坐的金色龙状雕像恭敬的说道:“师伯祖,当年师祖留下的那卷竹简就在那个龙口之中,需要用‘风翔心法’、‘火极神功’、‘葵水真诀’、‘静土法诀’四种神功同时注入龙体,龙口才会开启。”

“哦!”

我仔细的打量了一下那两张特大的坐椅和下面的十三张坐椅,两张特制的坐椅高出其余十三张坐椅近两米,只有当中的两个两米余宽的台阶并列可以上下行走,从最低层的地面各自通向两个坐椅的前面。下面的十三张坐椅却又高出周围的地面近一米,分别有十三个并列的台阶通向十三个坐椅。

神念不自觉的向前探去,却诧异的发现在这些台阶之前竟然有着两层不同的禁制结界。我心中微感震惊,想不到这种修真界特有的结界竟然在七百多年前就已经被梁超所掌握了,看来他当年一定是遇到了某一个修真者,不然不可能布下这种双层的结界的。这么说他现在也应该就是在修真界的某一个宗派中或者是某个星球上进行修行了,如果是这样的话,嘿嘿!小子,我们见面的时间不远了。

我抬脚向当中的一个台阶上走去,目标当然是那两张坐椅之间的龙雕。

“师伯祖,小心。那里有很强的能量场。”玄天急忙说道。

我回头一笑,说道:“不用担心,这种初级的结界还难不倒我。你们去传讯让其余的八位师兄弟们速速来到这里,我将碎丹成婴的修行诀窍一一传给他们,免的他们再受折磨了。”

刚才从玄天等人的口中我就已经知道,与他们同辈的师兄弟现在共有十三人,除了他们五个凭借机缘巧合无意中修至元婴境界之外,其余的八人到现在还一直停留在金丹境界的那么最后一重。没有碎丹成婴就无法彻底的改变体制,所以他们那八个师兄弟现在已经老的快不行了,随着体内真元的越加凝实,他们的肉体就越是苍老不堪,体内金丹几乎已经要脱体而出。这一、两百年来那八个师兄弟一直都闭关不出,寻找跨越目前境界的方法,不敢轻易动用体内真元,生怕一下控制不住就要破体而亡,但是却又一直没有所得。

玄天等五人凭借机缘巧合修成元婴却又和遇到无天之前的我一样,对如何修炼下去不甚了了,对他们的那八个师兄弟没有丝毫的帮助。这使得他们心中愧疚不已,也间接的影响了他们的修行,二百余年来同样没有丝毫寸进。

此刻玄天五人猛然听到我的话,心中一阵惊喜,连忙恭身说道:“是,师伯祖。”

说完之后纷纷向长老堂外走去。

我舒了口气,转身向台阶走去。

眼前的这种无形的双层结界虽然不常见到,但是对于已经研究过修真界五家宗派的修真竹简的我来说,要想解除这种结界完全是轻而易举的事情。特别是这五家的修真宗派之中的“御器宗”、“炼器宗”、“凝器宗”三家宗派都是以炼器御器为主,现在我对于各种法器法宝的了解和运用之道自信决不会逊于一般的修真者,甚或比一般的修真者还要强上一筹。

这个双层的结界就是由一件法宝驱动的,法宝的本体就是那个栩栩如生的盘坐于紫色和金色两张巨大的坐椅之间的龙雕。

一步踏进结界之中,眼前的空间立刻一阵晃动,四周的压力百倍的增强,功力弱一点的恐怕已经无法动弹了。

体内真元急速运转,我丝毫不受影响一般再上前一步,整个身体都已经挤入了结界之中。耳中忽然传来轰隆隆的巨响,接着一声声的猛兽怒吼之声源源不绝的在身边炸响。

我心中微微一惊。这个结界之中竟然刻录有欲惑人心的音波攻击的阵法,到是出呼我的预料之外。不过这到还难不倒我。左手微翻,五色的光华立刻笼罩全身,利用“五行化界”将那些响彻耳边的声响完全阻挡在外。

片刻间来到第二层结界之处,一脚踏出,我的心中猛然有一种天摇地动的感觉,四周的压力再次增加了数十倍。神念稍一凝聚,立刻将这种不快的感觉趋离出去,随即毫不迟疑的踏进了第二层结界之中。此时离那两张坐椅之间的龙雕也不过十步之遥了。

“吼!”

一声震慑人心的洪亮龙怒之声突破我的五行化界猛然传进我的耳中。我的身形轰然一震,吃惊的抬眼望去,惊骇的发现那个龙雕竟然活了过来,龙头高高昂起,巨嘴张开成大吼状,两只龙眼狠狠盯着我,放射出逼人的神光。

我心中虽然感到震惊却也没有慌乱,更没有害怕的情绪,而是脚下不停的继续跨台阶而上。

“吼!”

龙雕再次大吼一声,见我依然向前,盘坐的龙躯猛然弹射而出。立刻形成一条金色的巨龙向我扑来,怒容满面的龙头之下是一闪而逝的紫色鳞片。

我微微一笑,心中已经把握住了收拢这件法宝的方法。蛇有七寸,龙有逆鳞。虽然有触龙逆鳞者亡的谚语,但是那也正是它的弱点所在。

“吼!”

金色巨龙又是一声大吼,然后直直的撞上了我的五行结界。“砰!”五行结界竟然没有阻挡住金龙的一击,轰然碎裂。

千钧一发之时,将头轻轻的向左边闪去,我的右手丝毫无误的抓住了金龙颈下的逆鳞之处,体内的紫金真元源源不断的注入其中。几乎要陷入暴走状态的金龙立刻安静了下来,龙躯缓缓摆动,最后形成了一根两米余长的龙头拐杖,而我握的逆鳞部位则是拐杖的把手。

我缓缓将龙头拐杖拿在眼前巡视,龙头依然还是那么怒须张目,龙嘴却在闭合之后轻轻的张了开来,一个莹黄色的修真竹简从其口中缓缓吐出。

我拿出竹简,脚下没有停留,走上这里的最上一层,轻缓的坐在了那张紫色的巨大坐椅之上,右手随手将手中的龙头拐杖插入进两张坐椅中间的圆孔之中。龙头拐杖一阵金光闪动,缓缓现出龙躯,然后如先前一样盘坐在了那里。

两张巨大的坐椅远处看去仿佛并排而列,我坐上紫色的坐椅之上才发现原来紫色的坐椅要比金色的坐椅靠后一寸,而且还高出一寸。

我扫视了金色的坐椅一眼,发现在椅背上用隶书篆刻了梁超华三个字。我扭头向身后的椅背看去,发现了上面的岳中华三个隶书篆刻字样。

心中一阵感动。没想到梁超这个家伙成就了那么大的盛名却依然还将我的地位摆放在他之上,兄弟之情,以次为最啊!

收拾起感伤的情怀,我将左手上的竹简放在眼前,是该了解一些真相的时候了。

我微一凝神,神念立刻探入到手中的竹简之中,片刻之后心中大半的疑虑都得到了解答。

却说我当年失踪之后,不仅家人伤心朋友着急,更加牵扯到了一个神秘家族的万分忧虑,这个神秘的家族就是李灵真、李灵晓姐妹所在的李氏家族。

之所以说这是一个神秘的家族,是因为它本身不仅是一个隐藏在世间的武学世家,其家族本身更是一直延续着神秘的血脉,这股血脉能够让这个家族每过两代就可以诞生一个具有先天精神源力的天才,这个注定的天才也将会是这个家族注定的家主。在八百年前我那个时代中这个家族天生具有精神源力的就是我在火车上遇到的李灵真。

天生具有精神源力的人既是上天的宠儿又是注定要经历颇多磨难的人,因为这种人正是修炼巫道者绝佳的鼎炉,也是修炼妖道者天赐的唐僧肉。

巫道、妖道和武道一样都是修真界不多见的可以跨足修真领域的法门之一,不过巫道与妖道相比对武道来说要想跨足修真界还要更加的困难的多,往往修炼巫道妖道者修真不成反入魔道,最后落得个形神具灭的下场。不过如果具有天生精神源力的人修炼巫道或妖道,或者是修炼巫道、妖道的人吸食了具有天生精神源力的人的精髓的话,那么跨越屏障反而成了轻而易举的事情了。

神秘的李氏家族因为其每过两代都会有天生精神源力的人出生,这也就不可避免的引来了修炼巫道的另外一个古老家族的窥视,于是数百年过去这两个家族也就自然而然成为了死敌。

李灵真一次私自外出到开封游览清明上河园,虽然假冒的是她妹妹的名字李灵晓,但却依然还是被隐藏暗处的修炼巫道者发现。李灵真仓皇之下逃离开封没,坐上了去郑州的火车,也在偶然间遇到了我。

神秘的李氏家族有一种可以掩饰天生精神源力的奇妙秘术,那是那么家族几百年来无数代天生精神源力的高手所研创而出。这种秘术是只有天生精神源力的人可以修炼的,施展这种秘术之后,天生精神源力之人能够将自己的精神源力暂时转嫁在他人的身上,不过却只是表象的,三天之后转嫁而出的精神源力就会自动的凭借天地间冥冥的动力重新返回到自己的身上。这种秘术就是为了躲避那些修炼巫道和妖道的人而创出来的。

李灵真在火车之上就已经感觉到自己无法摆脱那个隐藏在暗处的巫道高手,不得已对我施展了这个秘术,那也正是我在火车上差点昏迷的原因。之后李灵真下了火车之后对我慌称自己为李灵晓,却是说给那个隐身暗处的巫道者听的。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李灵真虽然侥幸逃脱了巫道者的毒手,却又陷入到了另一个危机之中,她的精神源力竟然无法回收到她的体内。他们绝对不会想到,李灵真转嫁到我身上的精神源力被我从小无意中修炼出来的与天地同源的天魂之力给融合了,无形中百倍的增强了我的天魂之力。而我之所以可以在少林寺的罗汉堂中领悟罗汉武学并打开那扇神秘时空通道来到八百年后的今天,可以说一大半原因就是我的天魂之力融合了李灵真的精神源力造成的。

但是,失去了精神源力,李灵真这个天生精神源力者就只能在痛苦中活到十八岁而已。

于是,李氏家族开始疯狂的满世界的找我,梁超之所以和李灵晓结识就是因为李氏家族不止一次的去找他,想从他的口中知道我的去向,但到最后他们都感到了绝望,我就像在世间蒸发了一样(和蒸发没两样)完全没有一丝一毫的线索。

时间拖了四年,李灵真的生命快要走到了尽头。最后关头,梁超拜的那个便宜师父天初大师勉为其难想出了一个方法,那就是用龟息大法再加上当时比较先进的冷冻技术使李灵真陷入无限的沉睡之中,希望在不久的将来我能够重新出现在世间,那时就可以使李灵真重获生机。最不济也可以等几百年后医学科技发达了再解冻治疗也不迟。

就这样,李灵真走进了自己既定的命运,但是谁也预料不到她的这次沉睡会是八百年之久。

随后的几年之中,梁超得李氏家族之助,如风得雨,为自己创下了骄人的基业,最后更是抱得美人归,与李灵真的妹妹李灵晓共同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不过梁超、李灵晓着对夫妇到是一直没有忘记我这个大哥和李灵真这个姐姐,随后的几十年里一直满世界的寻找着我的足迹和治疗李灵真的方法,不过都是一一失望而归。

梁超三十岁时巧遇龙门派修真者飞龙道长,得其所传才初次了解修真之妙。不过飞龙道长应师门之命要远离地球而入修真界,梁超不愿同往,失去了踏足修真界的最佳机会。

随只是得修真之皮毛,但梁超资质绝佳,而且底子深厚,不到三十年就在机缘巧合之下修成元婴,领悟修真者傲视苍穹飞天跨地之本领,并从我留下的《太史丹记》中领悟出了五行遁术。从此之后飞出地球遨游太空,让梁超心地一下子间放开了许多,隐隐间开始有了修真的念头。

起点中文网 .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