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九灭重生

第十六章 剑仙门徒(下)

一个小时之后,在九州星外太空的华夏帝国数百艘战舰的中央,伴随着旗舰“灭寇”号的一艘规格仅仅略逊于旗舰的被命名为“聚仙”号的战舰上,数十人神色郑重的站在宽广的指挥舰桥旁边。

我的身后站着玄化、玄真、玄同,还有一位长老院的长老和第七舰队的司令指挥官,莫智儒上将,在他们的身后则是二十四名军容整顿面色刚毅的护卫士兵。

申黑、申白两人站在被清理干净的空旷的舰桥中间,各自从身上拿出数十块闪烁着各色光芒的玉石出来,然后神色凝重一丝不苟的将之排列成一个奇特的类似八卦的形状。当整个图案排列完成之后这才相互舒了口气,最后共同运转体内的真元开始往地面上排列的阵势之中输送了过去。

只见原本排列的十米方圆大小的八卦状的阵势立刻光芒渐盛,青白色的奇光从那些玉石之中放射了出来,随即这些玉石开始缓慢的从地板上升起,高度各不相同,片刻之后,一个占据数十立方空间大小的立体阵图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当这个立体的阵图开始缓慢运转的时候,申黑、申白二人这才欣慰的对望了一眼,然后转身退了下来。当两人停止输送真元的时候,那立体阵图依然在缓慢的依循一种奇特的规律运转着,但却不再发出那种青白色的光芒,那些玉石也恢复了原本的仿佛透明一般的颜色。

申黑站在我的身前解释道:“这是一种空间传送阵,名为‘小挪移须弥阵’,不过并非是完整的,它只能被动的成为一个传送终端,修真者只能通过它传送过来而不能通过它传送到别的地方去,附近数百万光年内的任何一个修真者只要知道它的坐标都可以通过原本就存在于某些星球上的古传送阵被传送到这里。不过可惜,这样一个传送阵太过耗费能量,我和师弟带的那些极品玉石也只能维持这个传送阵运转四十八个时辰而已。”

“这个传送阵的空间坐标我和师兄刚才已经用约定的传讯秘法给那些道友传递了过去,相信过不了多久就有修真者过来了。你还是让人赶快准备吧。你后面的那些士兵你还是让他们该干什么干什么好了,修真者可不需要他们来招呼了。”申白看了我身后的那些护卫士兵一眼淡淡的说道。

我明白申白话中的意思,于是转身对后面正看的有些惊奇的那位长老和莫智儒上将点了点头,说道:“你们回去准备一下吧,留下一位副官就行了。两天之后集结战舰准时开扑本州星系的战区。那些运输舰就交由随后赶来的支援舰队护航行了。”

那位长老和身旁的莫上将连忙回过神来,恭敬的没有多说和多问什么,留下一位看起来挺干练的副官之后转身快步走了出去。片刻之后,这艘战舰之中除了那位副官和负责驾驶战舰联络情报的二十六名士兵之外已经没有多余的其他人了,我和申黑申白等人就站在那“小挪移须弥阵”所在的舰桥旁边的空间,玄化、玄真、玄同就站在我的身后。

这艘战舰的指挥大厅空间还是蛮大的,除了指挥舰桥占了五十多平方之外,其余空旷的空间不下二百多平方,就是站上百十人也不见得有多拥挤。

申黑回头再次打量了一眼那“小挪移须弥阵”,嘴角也不自觉微微露出了一丝得意的表情,转身郑重的对我说道:“岳院主,你有什么事可以先去忙吧,这里就留下我和师弟就行了,那些各派的修真弟子来了由我们照顾好了。”

我点点头,说道:“好吧,就麻烦申兄接待各派的代表好了,等他们到齐了我再和他们共同见面,到时我们再商议之前的约定。这段时间就让玄真和这位副官陪同你们安排到来的各派代表如何?”

申黑申白相互对望了一眼,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我见没什么事了,便对申黑申白拱手道:“有劳了。”

申黑申白也拱手笑着道:“岳院主客气了,这本就是我们份内之事,自当效劳。”

我也不再言语,点了下头转身带着玄化和玄同就要离去。

就在此时,不远处舰桥之上的“小挪移须弥阵”忽然剧烈震动了一下,随即青光闪烁,白光大涨,片刻之间在立体的由各色玉石组成的阵势之中突然出现了一个闪烁白光的门户,而那白光好象波纹一样荡漾着。

“来了。”申黑申白神色一震,低声说道,不由齐齐朝着“小挪移须弥阵”跨了一步。

我连忙回身早到两人的身边,紧盯着那发着白光的门户,疑声问道:“这么快?”

申白没有吭声,申黑神情凝重的轻声回道:“可能是这位道友离这里最近吧,或者根本就在这九州星之上。”

我正想要循问这过来的是何派的弟子的时候,忽然从那“小挪移须弥阵”中的白色光门之中飞出了一把青色的剑光。青色的剑光飞出之后在“小挪移须弥阵”周围盘旋了两周,随即又回到了那光门之中。

看到那青色剑光之后申黑申白忽然脸色一变,相互对望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诧异和一丝担忧。而我则是看到那青色剑光很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似乎在哪里见过,却一时间没想起来。

“怎么会是他?”申黑自语了一句,不觉微微望了我一眼。

感觉到申黑看我的眼神有些奇怪,不由得让我的心中产生了一丝疑虑,不过这丝疑虑马上就被我打消了,因为此时从那“小挪移须弥阵”中忽然走出了两个人,当先一人青布长衫,背后则是一柄宽大的无刃飞剑,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我之前见过两次面的青衣剑圣柳青衣。而他背后的那人更是让我吃了一惊,那人一身华夏军官的作战军服,满脸的无奈跟在柳青衣的身后,竟然是练达。

看的出来,从“小挪移须弥阵”之中出来的柳青衣也是有些疑惑,待看清了周围的环境之后,眼睛猛然一亮,落在了我和申黑申白三人的身上。而那练达看到我之后更是吃了一惊,浑身颤动了一下,眼神中透露出着惊喜和一丝无奈。

柳青衣似乎察觉到了练达的情绪波动,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随后青衣飘飘的走下了舰桥,朝着我和申黑申白的方向走来。练达不自然的紧跟其后。

“我还以为是哪派的弟子有难了呢,竟然动用了‘剑元传讯符’,却原来是你们两个小子。怎么,要有大动作了不成?看来你们十派联盟果然是够无耻的啊!哼哼!”柳青衣显然已经明白了什么,看向申黑申白两人有些嘲笑的道。

申黑申白两人脸色不由微微一红,并没有反驳柳青衣的意思,只是恭敬的对着柳青衣拱手道:“见过青衣真人。”

柳青衣点了点头,不在理会他们,而是看着我眼中流露出笑意,说道:“小兄弟,我们又见面了,你的朋友救出来没有?呵呵!看你神情坦然,又和这蜀山派的两个家伙搞在一起,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我笑了笑,看着柳青衣道:“谢谢柳大哥关心,我的那两位朋友已经自愿跟随圣女宗的三位修真去圣女宗修炼了,我也见过她们,到是不用再担心什么,只有等她们有所成就之后我们再见面就是。”

柳青衣摇了摇头,“难难难!小兄弟要想再见到她们可要再等百十年了,你就不怕再见无期吗?呸!看我这乌鸦嘴,算了算了,你的事情自己解决好了。今天我也算是无意中来此,不过既然来了,你小兄弟怎么着也要尽尽地主之仪吧, 也不要你山珍海味了,给老哥来点珍藏美酒就行了。”

我微微笑着点了点头,“那是当然,柳大哥既然来到这里,小弟当然要请客了。不过……小弟有个问题想要向柳大哥请教一下,不知当讲不当讲。”

说着我轻轻看了一眼站在柳青衣身后的神色焦急的练达。

柳青衣看到我的眼神似乎明白了什么,不由的哈哈大笑了起来,笑着说:“不用说了,我明白小兄弟的意思了。看来你和我身后的这小子认识嘛,呵呵!我看这小子的体格非常适合继承我的‘青衣剑诀’,所以就缠着他做我的徒弟,可这小子竟然死活不答应,我一急干脆就把这小子禁制住带在身边了。罢了罢了,既然和你小兄弟认识,我也就勉为其难不再强求好了,大不了我多花点时间再去找一个徒弟好了。”

柳青衣的话把我吓了一跳,不过心中却也有一丝欣喜。练达这小子的运气还真不错,竟然被青衣剑圣给看中了要收其为徒,只看申黑申白二人对其的尊重态度就可知这柳青衣绝对是在修真界很吃的开的人,恐怕有不少人要挣着抢着要做他徒弟吧。既然他看上了练达我当然不能就这样把这么好的事情往外推了,赶紧把这事玉成了才是紧要。

想到这里我连忙对其身后脸上露出喜色的练达使了个眼色,然后对柳青衣恭敬的说道:“柳大哥说哪里话来,既然你已经看上练达当你的徒弟那是他的造化,怎么能这么就放弃呢?不如这样,他也算是小弟的门中弟子,不如就由小弟来劝解他好了,保管他高高兴兴的跟随柳大哥去修行,怎么样?”

柳青衣一听此言眼睛不由一亮,有些兴奋的道:“真的?好好好,那就麻烦小兄弟了。说实话,老哥我要想找一个适合修炼我的‘青衣剑诀’的弟子真是很不容易啊!呵呵!”

说着只见其轻轻抖动了一下衣衫,其身后练达的身上一圈青光微微一闪而逝,他立刻长舒了口气,连忙上前两步对我拱手道:“见过宗主。我……”

我急忙挥了挥手打断他的话道:“不用说了,我明白,你就先跟着柳大哥好了,其余的事咱们稍后再说。还有,记住啊!一定要对柳大哥尊重些,以后柳大哥绝不会亏待得了你的。这可是你难得的造化。等会儿你先去休息一下吧。”

“是。”练达眼中透出一丝惊疑,不过聪明的没有多问什么,轻轻的退在了一旁。

一边的申黑申白两人虽然被柳青衣弄的很尴尬,但却似乎一点也不生气的样子,反到是听说柳青衣要收练达做徒弟的时候脸上露出了惊奇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