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九灭重生

第二十七章 蓝若之死(上)

蓝若很小心的躲藏在与紫孪星相互缠绕的两颗行星中较远的那一颗的背面。

除了虚空中无限远的空间中传来的点点微弱的星光之外,原本漆黑空洞的空间中此时就只有那“红光宝衣”还透着阵阵的带有血腥之气的红光,蓝若站在鼓胀成一团的“红光宝衣”旁边的虚空中,被闪烁的红光映衬的颇有些诡异和阴森。他身上捆绑着他的“倾天索”此时看上去已经有些暗淡无光了,不过即使如此,他现在还是没有丝毫办法可以摆脱这“倾天索”的束缚。

通过神识的感应,蓝若知道从那星际通道的方向飞来了三十个修真者,不过这些修真者比之一般的修真界中人又有些不同。这些人中修为最高的也不过靠近“神游”中期的实力,比之那个岳中华都差的甚远,而其他的人也都不过是元婴期的境界而已。这些人的修为在修真界或许可以排在中游,在小的修行门派中也能算是高手了,但在真正的修真大派眼中这也不过是作为炮灰的角色而已。

岳中华既然已经与道门十宗相互勾结了,那么就万万不会再与其他小的宗派有所牵连,道门十宗也绝对不会允许这种情况发生,那么看来眼前的这些人的身份就有所可疑了。道门十宗如果知道这个紫孪星的存在的话是绝对不会仅仅派出这么几个小角色来帮助岳中华谋取它的,而是一定会派出各派地精英高手抢占这里。或许最后会给岳中华的长老院一些小小地甜头。但决不会大方的将之送给长老院,甚至连与之共同分享都不可能。

蓝若暗中冷冷的一笑。深知道门十宗各派做法的他丝毫都不怀疑自己的猜测。他再次将自己的神念小心地一点点的散发出去,感应着那些人的存在。

忽然蓝若神情微微一震,睁开了闪烁着微弱红芒的眼睛,诧异的自语道:“怎么可能?竟然都是中华联邦与华夏帝国的人所特有的基因战甲?而且个个都好象用自身的三昧真火将之从新炼制了一番似的,难道这些人根本不是来自修真界的而是岳中华掌控地长老院内部的人不成?这么看来这个什么长老院不仅在无间星域地世俗界拥有着可以影响数百亿人的庞大势力,就是其隐藏的本身实力也绝对不抵于一般的修真门派了。好险好险!!还好这长老院中看来似乎没有御神境界之上的大高手存在着撑腰呢。修为最深的好象也就是那梁武祖地老大岳中华了,不然……嘿嘿!恐怕百年之后在修真界这长老院可就真的成为一方不可忽视的霸主了。拥有数百亿的人口资源,这么大的基数修真界中哪个门派可以与之相比?”

蓝若暗自在心中庆幸着,幸好这次无意中碰到了岳中华而自己又完全将之困死在了“红光虚幻界”中,不然,恐怕自己即使完全占有了紫星的仙石资源,以后也会平白多出一个强大的劲敌对手出来。蓝若自讨占据紫孪星后的自己现在最大的劣势只有一个,那就是人口资源的基数实在是太小了。红衣门虽然不是什么小门派,但在三十六大宗派眼中还看不上,自身也就占有着一颗星球地人口资源。数百万的人口中每年也只能为红衣门提供不过百多人地预选弟子出来,基本上和每年的征战消耗持平。

在修真界暗中掌控的无数拥有人类社会的星球之中。大部分的智慧生命,如人类,几乎都是从数万年前的地球上迁徙过去的,这些凡俗之人在修真者的干预下不断的繁衍生存着,并最终形成各自的体系和各自的社会形态。但是经过几千年甚或几万年的不断发展这些星球上的人却依然处在蒙昧和无知的状态,适合进入修真界修行的人那是少之又少。资质绝佳的人就更是难以寻找了。所以有的修真宗派即使暗中掌控一个星球甚或几个星球上的数百万甚至数千万的庞大人口资源,但门下弟子的培养、本门宗派势力的扩张却依然有限,至于同时存在着两个或三个以上的修真宗派的星球,这样的门派要想发展壮大就更加的困难了。

同时,修真界之中也并不是平静的,既有着共同的强大的敌人,又有着内部不可调和的矛盾。几乎每个修真门派都牢牢的掌控着各自势力范围内凡俗间的势力,因为那是自己宗门存在发展的基础,大派掌控的多而强大,小派掌控的少而弱小。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弱肉强食优胜略汰的自然法则也是修真界之中的定律。

从数万年前开始。可以说是从地球上发展出去的修真者就已经纷纷的在银河系的广大星域中游历寻找,抢占着自己的地盘,并从地球上大肆迁人口,仿佛大逃荒一样的离开地球。因为那时的地球已经资源匮乏了,地源核心的晶矿仙石几乎被采集一

本拥有着庞大的足以支撑所有智慧生命进行修炼的灵消散至几无可闻的地步,就是不想离开地球的修真者最后为了自身修为的继续提升也不得不离开了,并最终导致了地球这个修真者的发源地几乎再也找不到一个修真者的存在了。

对于那时的修真者来说,地球已经成为了一个垃圾星球了,特别是当科学在地球上的人类社会中盛行起来的前二百年时间里。本已经创伤粼粼的地球再次的被污染,仅存的稀薄的灵气更加的稀少了。不仅如此,当修真者的神迹不在显现、科学的力量逐渐强大起来的时候,生活在安逸中的地球人类的体质也是越来越差了,根本就不适合于修行了。

在这种情形之下,再加上一些其他的外因。千多年前地修真界中的三十六大宗派就定了一个所谓地禁令出来。这个禁令可以说是对地球的封锁,不仅如此。以地球为中心的数百个恒星系也就是一千光年内的范围之内也在这个禁令之中。

这片广大的星域被修真者统称之为无间星域。

这个禁令的目地就是要隔绝地球上的人类和修真界之间的联系,不是一般的隔绝,而是近乎彻底的断绝联系。用当时一位宗派宗主的话说,就让地球上的那些愚昧的人类自生自灭吧,看看他们闹腾出来的科学小道到底能够折腾出什么出来。

不过恐怕当年定下那条禁令的修真者绝对没有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也会受到这条禁令地制约吧。

科学,在地球上数百年的发展忽然因为一个人一个原因转变了自己发展地轨迹。当梁超的横空出世,当其所倡导的武学思想成为一个时代的主流之后,地球上的人类,逐渐的开始从科学地束缚中走了出来,开始重新重视起自身的存在起来。不是说人类不相信科学了,而是人们忽然懂得了内在与外在的同时发展的重要性。科学就是外在的,自身才是内在的。这之后,“基因优化”这个新事物的突然出现再次加剧了人们对事物认知形态的改变。不同的国家发展出不同的针对本国民众地基因优化方案,可以将人体的潜力极大地激发出来,用修真者的话说。这就是一次将身体的杂质洗涤并改造的过程(本日帝国搞出来的那个所谓的杂交基因不算在内,经过基因变身的家伙简直就如同魔物一般)。

经过将近八百年的发展。如今的地球人类站在修真者的面前简直可以让他们惊叹,十个地球人中几乎就可以找出一个适合修真的体质出来,比之他们本门宗派势力范围之内的世俗之人简直就是强的太多了。而这八百年来地球人类又通过科学不停的发展,其所跨越的脚步更是几乎就要突破无间星域的封锁了,再进一步的发展下去那就是和修真者直接的碰撞。

修真界中的修真者当然不会允许存在一个不受自己掌控的异种的势力,而且这股力量已经威胁到了他们的利益。更加可怕的是,这股庞大的力量如果不加控制的话数百年上千年后极有可能取代自己在银河系的霸主位置,这是所有的修真者所不容许的。于是,商讨从新介入到无间星域的人类社会之中也就顺理成章了,况且对于修真界的广大宗派来说,无间星域之中最宝贵的还是那庞大的人口资源,而且其中最少十分之一的人可以适合修真。这简直就是可以让任何修真宗派为之疯狂的事情。

不过有一道难题必须要解决掉,就是禁令的存在。那是千年前的三十六大宗派在千年宗会之中提出并施行的,要想完全无视禁令的存在即使是这些各大宗派也要仔细考虑考虑认真思量一下其中的得失。好在下一界的千年宗会即将到来,那将是解除禁令的绝好机会。几乎修真界中的每一个宗派都在期盼着千年宗会的到来和禁令的彻底解除,然后好以最快的速度到无间星域之中分一杯梗。

蓝若所在的红衣门当然也不会例外。焦急的期盼着禁令的解除,更做好了进军无间星域的准备。这其中蓝若的表现最为积极,主张应该在千年宗会召开之前暗中控制无间星域中世俗社会里的其中一股势力,那样,当禁令解除之后红衣门才会在无间星域取得自己最大的利益。红衣门的宗主对蓝若的提议既没有表示反对也没有说赞成,只是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那意思就是说你自行其事吧。成功了固然很好,红衣门将会在数百年内势力膨胀,成为修真大派,如果消息暴露失败了,一切的后果当然就只有蓝若一人承担了。

蓝若也有自己的私心,如果自己能够在无间星域中先培养一批忠于自己的势力出来,那么将来红衣门因此在无间星域势力膨胀之后自己在门中地位当然也就水涨船高了,说

来宗主的位置有一天也能亲自去坐坐呢。

不过这也只能算是蓝若之前的野心罢了,知晓了紫孪星的存在之后,蓝若地野心再次膨胀起来。在他此时的内心之中已经绝对不会再仅仅地满足之前的那点小小的欲望了。现在在他的脑海中想的是如何的称霸修真界,如何地让自己成为未来修真界中的一方霸主。当然。对于他来说现在最紧要的是如何摆脱“倾天索”的束缚,然后再将那些随同岳中华而来的长老院中的人全部干掉,让眼前的紫孪星完全成为自己的私有的星球,只有这样,他的一切野心和欲望才有最终实现地可能。

蓝若再次低头看了一眼束缚住自己的“倾天索”,那流转地金光已经暗淡的几无光彩了。看来被困在“红光虚幻界”中的岳中华快要彻底的被被那些冤魂给融化了吧。还有那些自己当年收集而来的十万魔头,也决不是那岳中华的修为实力可以抵挡地,哼哼!死吧死吧,你就快点死吧,你死了我就可以彻底的脱离这“倾天索”了,哈哈!我竟然可以得到这样一件法宝,真是天助我也,对了,还有那件“怒龙杖”和那飞刀一样的法宝也都将是我的了,哈哈……蓝若想到得意处不仅开心的笑了来。他更幻想着等自己脱离“倾天索”的束缚之后怎么样才能用最残忍的手法将那些来自长老院的修真者都给消灭掉。哼哼!一群修为最多不过神游境界的修真者而已,竟然逼的自己不得不躲藏起来。简直就是耻辱啊。

这边蓝若正在咬牙切齿地想着自己等会怎么大发神威将玄天等人干掉的时候,他却没有注意到身前地“红光宝衣”忽然透出了一丝的金光。那一丝的金光越来越强盛,竟隐隐的有压制住“红光宝衣”本身散发出的刺目红光的趋势。

蓝若忽然惊觉,有些呆呆的看着自己眼前的“红光宝衣”,那仿若从至深处散发出的金光忽然有种让他恐惧的感觉,然后他就听到了一丝若有若无的梵音佛唱之声。

“梵音?”

蓝若惊叫了一声。只感觉自己的心跳猛然加快了起来。

他非常清楚,自己的“红光虚幻界”虽然是用“天大法”创造出来的,但其根基却是用十万魔头血祭再由千万冤魂的怨气凝结而成,可以说走的是妖魔之道,修佛者的梵音、修道者的三清咒、修性者的正气歌都是其天然的克星。遇到可以施展这种法诀的修真者蓝若基本上也都是绕着走的,能不招惹就不招惹。可是如今,从那“红光宝衣”上散发出的金光(蓝若知道,那应该叫做佛光的)和传入自己耳中梵音来看,是有修佛者进入自己的“红光虚幻界”之中了。

可这怎么可能呢?蓝若非常清楚的记得,自己的“红光虚幻界”中只有一个人的存在。那就是长老院的院主岳中华了,难道那岳中华竟是个修佛者不成?或者。他手里有着佛家的舍利佛宝不成?

在蓝若近乎绝望的眼神注视下,无数道的金光接二连三的从“红光宝衣”的里面迸射而出,其本身散发的血腥一般的诡异红光反而逐渐消散,被金光所取代。同时,那若有若无的梵音更加清晰的传进蓝若的耳中,给人一种舒心的安适的无挣的感觉,然而正是这种感觉让蓝若更加的恐惧起来。

蓝若想要挣扎,可发现束缚自己的原本暗淡无光的“倾天索”似乎感应到了什么,忽然间再次金光大盛,那一层层的金光将自己的身体牢牢的固定在虚空中,一缕缕的金光冲进自己的经脉和丹田更是直接把自己的元婴给绑缚了起来。

蓝若彻底的有些绝望了,可他又不甘心,眼睛死死的盯着眼前的已经仿佛一个金色太阳一样散发着无量金光的“红光宝衣”,嘴中狠狠的道:“好,好,好。你岳中华竟然还有这么一件厉害的佛家法宝,竟能施展出这么大法力的梵音佛光,不过那有如何?你不过出窍中期的修为,即使你有这么一件佛家秘宝也顶多可以在‘红光虚幻界’中自保而已,你还能破除我的‘天大法’从‘红光虚幻界’中跑出来不成?哼哼!就让我们来耗耗吧,看是你先在‘红光虚幻界’中自然消亡还是我蓝若被别人先干掉……”

话还没说话,蓝若张大了嘴巴忽然合不上来了,那眼中除了不敢相信还是不敢相信。他绝对想不到自己刚把狠话说出来那“红光宝衣”就立刻好象透了气的皮球一样萎缩了下去,一道紫金色的光从那里面刺了出来,几乎就要灼瞎了蓝若的眼睛。

眼前猛然一亮,一种说不出是什么光的闪烁竟让蓝若不觉闭上了自己的眼睛,等他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不仅倒抽了口冷气。心中绝望的道了声:天亡我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