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九灭重生

第三十八章 红宾争斗(下)

当我从贵宾室出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在酒店大门口处有一个所谓的平士的少年已经和乾帮里的一个帮众动起手来。

没想到这几个所谓的平士的功力竟然都很不弱呢,虽然只是培元的境界,但体内的能量基数却都有300以上,那动手的少年的能量基数更是超过了500。更难能可贵是这几个平士年纪都不大,最大的那个也不超过二十岁,都是一些很有潜力的小伙子,只是都有些血气方刚了,竟然在这里当着乾帮帮主的面和他的手下打了起来,难道不知道不管是他赢还是输最后都不会有好下场吗?

站在远处我没有继续向前,只是静静的看着那个平士和乾帮的一个小头目打做一团。段志明站在我身边轻声的说道:“那个小伙子叫刘鹏,在震区第三道被称做铜人街的第九街的平士中有很高的威望。”

“看来段大哥对此人很熟悉呀。”我颇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

“也不是很熟悉,只不过酒店里的王军和他在同一个街而已,而且他还经常来我这里帮忙,所以就对他知道一点。”段志明自如的笑道。

“既然如此,段大哥还不去为他求求情,要不然等会那个叫刘鹏的小子可就要吃苦头了。”我笑嘻嘻的看着段志明。

“唉!我一个酒店的小小老板怎么敢去架乾帮的梁子,要是乾帮的千号人一发威我这酒店从今天起就不用再做了。不过……”段志明叹着气道,不过我知道他的眼神一直在偷偷的用余光查看我脸上的表情。

“不过什么?”我非常合作的问道。

“不过如果有什么高人肯为他出头的话,也许他们几个还能躲过今天这一劫。”段志明忽然目光炯炯的看着我道。

“小弟我可不是什么高人。”我随口说道。

“那么说岳老弟肯为他们几个出头了?”段志明低声说道。语气中难掩一丝喜意。

“那几个人和那刘鹏都是什么关系,竟然肯陪着他同闯这个虎穴。”我改变话题问道。

“哦!那个神情最紧张的少年叫赵涛,那个面色比较平静的叫徐宁,他旁边的是他亲弟弟就徐华,最后一个一脸焦虑却又无可奈何的叫李晓。他们几个在铜人街是关系最好的,听说被铜人街平士称为五虎小将,意思是把他们和龙虎盟中五虎上将相比。”段志明急忙详细的解释道。

“可惜呀,不知见好就收。”我摇摇头道。

原来此时那叫刘鹏的少年和乾帮的那个似乎是个小头目的的蓝衣人的打斗已经到了胜负立分的关头。刘鹏明显比蓝衣人的实力高上那么两分,虽然是被蓝衣人抢先攻击失去了先机,但回过神之后立刻就占据了上风,到最后一直压着蓝衣人打,使得蓝衣人根本没有了还手的机会。

“啊!”

蓝衣人打斗中忽然看到远处帮主郑丹雄阴沉至极的眼神,心中立即升起一股寒意,背后冷汗也涌了出来,就这一失神还被刘鹏一掌打在了后背之上。幸亏刘鹏手下留情,临急收回了五成的功力,但即使如此还是把蓝衣人打的向前踉跄了几步。

蓝衣人脸上一阵苍白,想起帮主阴毒的眼神浑身都打了一个激灵。忽然口中钢牙一咬,似乎下了狠心,就在刘鹏想要说话之时一声大喝。只见蓝衣人身上衣服猛然向外鼓动起来,最后干脆把衣服都给撑暴了,一层厚脂般的硬甲从他的身上一点点的长出。片刻之后,蓝衣人的身上的紧身蓝衣已经支离破碎,隐约看出一套仿佛盔甲一样的灰黑色硬甲紧紧的贴在他的身上,包裹着其身上的重要关节,在周身的几个要害部位处还分别出现几个灰黑色的粗糙的护镜一样的东西,头上仅仅是一个护住太阳穴和印堂穴的半圆刚镯似的头盔。原来情急之下蓝衣人召唤出了自己的基因护甲。

正要说几句场面话的刘鹏见此脸色忽然一变,“李刊,你不要欺人太甚,我们兄弟几个今天来只不过想向郑老大讨个公道罢了,不是要和你们来打斗的。”

“哼!说什么废话,郑帮主不想看到你们几个,你们竟然不识抬举,在这大喊大嚷的搅扰郑帮主的兴致,今天就让我李刊好好教训教训你们,让你们知道以后该怎么做人。”说完也给刘鹏丝毫解释的机会,立刻飞身扑上,用满是硬甲的右拳向刘鹏的脸上招呼过去。

刘鹏无奈,只好全神应付李刊的进攻。

赵涛、徐宁和徐华一见都有些忍不住要上去帮忙,李晓连忙伸手拦住,用眼神示意他们退后,轻声说道,“没关系,鹏哥顶的住。”

这次刘鹏、李刊二人再次打在一起却和刚才不同,尽管李刊功力比刘鹏要差点,但却仗着召唤出的基因护甲硬打硬撞,将刘鹏挤的满场乱跑,却又每每不得不和李刊硬撼。因为一旦召唤出基因护甲之后,不仅是一个人的防护能力数倍甚或数十倍的增强,就是此人的攻击力和速度也会大幅度的增加。

随着一次次的硬撼,一次次的被李刊打的倒退连连,刘鹏的内府竟也被李刊一拳打伤,嘴角出现了一丝血迹。而李刊看来没有丝毫要停手的意思,仍是紧追不舍,似乎不把刘鹏打爬在地誓不罢休。

就是泥人也有三分火气,刘鹏心中憋了一肚子火,原本就已经对乾帮的耍诈行为感到不满,来到这里讲理还没说几句话就被眼前的李刊抢先突袭,差点就伤在他的手下,好容易把他打败了,却死皮赖脸的召唤出基因护甲来战斗,现在自己百般相让竟然丝毫没有收手的意思,似乎非要自己的命不可。刘鹏开始愤怒了,忽然奋力将李刊逼退,口中同样大吼一声。

只见刘鹏身上白色衬衣“兹兹”声不断,眨眼间就变成了碎布条,而在布条之下紧贴在刘鹏身上的同样是一套盔甲似的的基因护甲。样式和李刊的基因护甲到是相差不多,不过刘鹏的基因护甲比之李刊的要黑亮了一些,也更加的厚实了一些。

“来吧!”刘鹏对着眼前露出阴晴不定神色的李刊大喝一声说道。看来他是真正的愤怒了。

李刊到显的犹豫不决了,他自己心里知道,论真实实力自己是比不上刘鹏的,此时大家都召唤出自己的基因护甲自己就更没有取胜的机会。不打吧,是给乾帮丢脸,帮主是不会轻饶自己的。打吧,是丝毫没有取胜的机会,输了更是给乾帮丢脸,帮主更是不会放过自己。

“我看你们铜人街的平士是不想再混下去了,竟然专门来到郑帮主的地盘来闹事。你以为今天可以走的了吗?”既打不赢又不能轻易退缩,李刊干脆威胁起来。

“你……”刘鹏愤怒的看着李刊,虽然不齿其所为,但气势不由得弱了下来。毕竟自己不是来和乾帮打架的,也万万不能和乾帮闹翻,不管怎么说自己几个人只是一般的平士没有深厚的背景和靠山,何况自己几人今天来是向乾帮讨公道的。

“郑老大,你说一句公道话,我们今天来只是要问一下为什么不按照规定把钱给我们铜人街,难道我们铜人街中平士的血都是白流的吗?”既然不能打刘鹏干脆就大声的向着坐在大厅最里处的郑丹雄质问起来。

郑丹雄阴沉着脸没有说话,似乎对其不屑一顾,却传音给站在旁边的练达几句话。练达听后轻轻点了点头。

这边刘鹏见郑丹雄不吭声,心中着急正要再大声盘问忽然听到赵涛、徐宁和徐华、李晓几人情急大叫的声音。

“鹏哥小心!”

“当心啊鹏哥!”

“李刊你卑鄙,大哥快躲。”

“快闪哪鹏哥。”

同时,刘鹏也感觉到一股劲风已经到了胸前。眼角余光一扫,才发现是李刊趁自己不注意竟然偷袭自己。此时两人相距本就不远,只有两三米的距离,加上李刊身着基因护甲速度齐快自己根本就没有躲避的余地。此时刘鹏才后悔自己太过大意,竟然对李刊这个卑鄙的家伙没有一点的防备。说时迟那时快,刘鹏虽然勉力移开自己的身形,但还是被李刊带着坚硬护甲的右拳打在了自己胸口大穴“檀中穴”外面的类似护镜的黑色油亮护甲上,一股凶猛的劲力虽然被护甲抵消了大半,但这是李刊蓄势以久的全力一拳,内中所蕴藏的破坏力巨大,还是打的刘鹏口中鲜血直冒。看来此次内伤不会太轻了。

“大哥。”“鹏哥!”……

赵涛、李晓、徐宁和徐华等四人连忙将刘鹏护在怀中,满脸怨毒的看着李刊。

“李刊,你这个卑鄙的家伙,有种和你大爷我好好公平打一场。”赵涛气愤的对着李刊道。

“妈的,李刊,让老子来教训你这个无耻之人。”性格更为暴烈的徐华干脆就暴怒而起,身上一阵鼓动,似乎就要召唤出自己的基因护甲。

“大爷我奉陪到底。”被两人的气势震慑的倒退一步的李刊仍然满脸煞气的说道。

周围无数的乾帮弟子一言不发的将四周的桌椅全部清空,把酒店里围观的几十个服务员和王军等几个神色最为紧张的迎宾生全部赶到一边,默默的把刘鹏等五个人围在中间,看架势似乎要一涌而上,彻底的将他们暴扁一顿。

刘鹏连忙拉住徐华的手防止他召唤基因护甲,勉强站了起来,来到李刊的面前,愤怒的说道,“李刊,我要和你决斗,有种你就一个人上。”

李刊看到周围的帮众弟子也都眼巴巴的看着自己,虽然此时自己完全可以命令他们把刘鹏等几个人狠狠的教训一顿,甚或干脆料理了他们毁尸灭迹。但看到刘鹏满嘴鲜血,受伤不轻的样子忽然改变注意,决定接受刘鹏的挑战,准备在帮主面前亲自将这个碍眼的家伙给打爬下。

下了决定的李刊分开左右的帮中弟子,傲慢的来到刘鹏的面前狠狠的说道,“好,我就接受你的挑战。等一下我要打的你满地找牙跪地求饶。”

“还不知道是谁满地找牙呢。”我轻声的低语道。

“看来这个叫刘鹏的小子也不是很笨嘛,懂得迷惑敌人。”我笑意颖然的看着身边的段志明说道。

“是吗?可惜了我这里的桌椅了,被乾帮的小子们弄的乱糟糟的。”段志明顾左右而言他的道。

我也不在意,重新将目光投向远处的即将再次激斗的地方。

这次刘鹏、李刊二人第三次面对面战斗,两人气势各有不同。李刊是因为刘鹏中了自己全力的一拳受了重伤,所以表现的信心十足,而刘鹏则是因为愤怒加上坚强的意志,求胜之心极为强烈。

周围乾帮的弟子在练达的示意之下全部退后,将包围的圈子扩大到半径近十米,也幸亏这红宾酒店的大厅够大,不然仅是乾帮的千于号人就把它挤垮了。刘鹏的四个兄弟赵涛、李晓等人也在刘鹏的示意下由李晓领着后退在一边,紧张的盯着场中的两人。

和李刊互瞪着双眼,原本愤怒的似乎失去理智的刘鹏忽然从眼中露出一丝嘲讽的意味。李刊心中一跳,一股不妥的感觉从心里升起。

就在这时,刘鹏沉喝一声,体内真气以最高的速度按照从小就修炼的《太史心诀》中初级功法路线全力运转,真气在经脉和丹田之间一来一回带动着刘鹏的全身衣物向外飞散,头上漆黑的长发四处飘扬,紧紧贴在其身上的灰黑色基因护甲忽然转为黑亮,闪耀出黑色的光华,上面似乎燃烧着一股愤怒的火焰。

李刊心中一震,心中立刻泛起一阵凉意。看者眼前气誓不断膨胀的刘鹏,李刊知道,自己被他给耍了,此时的刘鹏那里有一点重伤在身的样子?不自觉中,李刊后退了两步,与刘鹏相对的气誓也急速的下降到了微不可查的地步。气机牵引之下,刘鹏向前猛然大踏了一步,身上黑到发亮的基因护甲在抖动之下似乎向外散发出火星。李刊好象被刘鹏的这一步重重的踏在心上,身形一震,差点就蹲坐在地上,脸色变的苍白一片,一滴滴冷汗从脸上慢慢的流下。

“哼!”远处的郑丹雄似乎对李刊的表现极为不满,口中重重的冷哼了一声。

这一声冷哼听在别人耳中也许没有什么,仅仅是让乾帮的弟子知道自己的帮主老大心中不悦,但是听在场中刘鹏和李刊的耳中却是另一番光景。

刘鹏被郑丹雄的这一声冷哼震的耳中一阵轰鸣,强烈的气势立刻土崩瓦解,身子不自觉后退了两步,全力运行体内的真气这才压下胸中翻腾的气血。而李刊也是在这声冷哼之下心中巨震,知道是帮主在警告自己不要退缩,深知帮主为人的李刊刚牙一咬,狠心再次挺身向前,一股凶厉的气势在其身上再次升起。

在别人眼中看来,似乎是李刊气势再起,把刘鹏给逼退了,却很难看出这其中的细微变化。当然他是瞒不过我的。

赵涛等人再次紧张的看着刘鹏,恨不得场中的人是自己而不是刘鹏。

“李刊,退下。”练达忽然发话,从郑丹雄的身边缓缓的走了过来。途中的乾帮弟子纷纷退列两旁,神态极为恭敬。

“是,副帮主。”李刊一听立刻散了自己的气势恭身退到了练达的身后。

刘鹏似乎也松了口气,看着走向前来的练达恭敬的说道:“练副帮主好。”

赵涛、李晓、徐宁、徐华四人急忙来到刘鹏的身旁,也恭敬的向练达拱手问好。

练达老练的回了一礼,笑道:“几位果然不愧是铜人街的五虎小将,实力比那些一般的平士高深了许多啊!何苦还要在那些一般的平士中挣扎呢?郑帮主有意让几位加入乾帮,不知你们意下如何啊?”

“练副帮主的好意小弟心领了,但是我们几个和铜人街的平士都是从小一块玩到大的兄弟,让我们抛弃他们是不可能的。如果郑帮主可以让我们铜人街的五百平士都加入乾帮的话,小弟到是乐意效命。”刘鹏恭敬的说道。

“这到让我很为难哪,刘兄弟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你那些平士兄弟的实力最多不过比常人强一点点罢了,加入乾帮对乾帮的实力是没有任何提高的,况且……”练达为难的道。

“况且还要让你们白养活是吗?”性格暴烈的徐华毫不客气的道,“我就知道你们乾帮是一群狡诈贪婪的家伙,连我们平士的卖命钱也克扣,……”

话一出口立刻把在场的乾帮弟子都给得罪了,激起满大厅的帮众怒喝连连,郑丹雄的脸色更是阴沉的可怕。

“徐华,住口。”刘鹏大声的喝止住徐华,急忙示意李晓把他拉在后面不要让他再开口说话。

“练副帮主,真是对不住,小弟徐华口不遮拦,冲撞了贵帮还请见谅。”刘鹏赶紧向练达道歉。

挥手示意帮众停止喝骂,练达脸色有些微红的说道:“徐兄弟这下可是犯了众怒啊,不过今天郑帮主心情不错,不加入乾帮没有关系,如果你们现在立刻离开这里,今天的事就一笔勾销。如何?”

“郑老大和练副帮主大人不记小人过小弟非常感激,但是我们兄弟几个今天来的目的想必练副帮主应该很清楚。今天乾帮和坤帮火拼,我们铜人街的平士为乾帮不比其他十三条街的平士出的力少流的血少,甚至我们铜人街每次都是冲在最前面,为什么乾帮分给我们铜人街的钱只有其他平士的一半,现在这些钱连治疗弟兄们的伤都不够。”刘鹏说道最后语气中充满了纷纷不平。

“那是因为你们铜人街的平士只有其他几条街的一半而已,人既然只有一半,钱也自然就只有一半了。”练达和声说道。

“是吗?好象听说其他十三条街的平士只是拿到了承诺的三分之二的钱而以。”徐华嘲笑道。

刘鹏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李晓、徐宁、赵涛三人连忙伸手捂住了徐华的大嘴巴。

看到练达略显尴尬无奈的眼神,刘鹏深吸口气道:“我们也不管其他几条街的平士拿多少钱,我们只是想要回当初乾帮承诺给的钱,也好让我们铜人街受伤的平士兄弟可以去尽快的把伤治好。”

练达忽然感到背后一股深深的寒意,知道是郑丹雄郑帮主在狠狠的盯着自己,只好无奈的对刘鹏说道:“这样吧,我们比武解决。你们五个一起上,如果赢了我,我就把你们想要的钱双倍给你们,如果你们输了就立刻离开这里,今天的事就当没发生。”

刘鹏五人脸色顿时一变,知道今天是无论如何也要不到钱了,因为他们知道,别说他们五个,就是再来五个也不是练达的对手。练达是谁?他是乾帮的副帮主,是郑丹雄最得力的帮手,听说已经练到了练神的境界,体内能量基数在1200以上,比自己等人高了太多,就凭自己几个平士和他比武是没有丝毫胜算的。

“好!我们兄弟五个就得罪了。”刘鹏回头看了赵涛、李晓四人一眼,见他们眼神中露出坚定的神色,一咬牙对着练达狠声说道。

虽然明知道不会赢,但却绝对不能放弃争取,不然岂不是对不起铜人街那些信任自己的平士弟兄们吗?刘鹏五人毅然接受练达的提议。

练达有些歉意的看了他们一眼,似乎颇有些无奈。伸手将自己穿在外面的黄色套衫取下,非常郑重的对着刘鹏五人说道:“请!”

赵涛、李晓、徐宁、徐华四人满脸的凝重神色,接下身上的衣衫,准备召唤出自己的基因护甲和刘鹏并肩战斗。

忽然一声轻笑在大厅中每个人的耳中响起,随后一道响亮的话声传来。

“看来这乾帮也并不怎样嘛,心眼也太小气了,区区几个小钱也要死死的抓在手里,信誉差的连平士都看不起。”

大厅中众人听到话声齐齐望去,发现说话的是一个浑身裹在宽大黑色披风里的黑发少年。在少年的身后是酒店的老板段志明段经理。

此时少年正一步步的从贵宾房的入口处顺着旋梯走下来,向着场中央走去。场中的乾帮弟子虽然都用狠毒的眼光看着他,但随着他一步步向前不自觉的向后退缩着。

“这位兄弟怎么称呼,我是乾帮帮主郑丹雄。”早就看到我的郑丹雄见我终于从上面走了下来,连忙走上前来主动招呼道。

我理也不理迎面而来的郑丹雄,抬脚从他的身边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