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九灭重生

第四十章 铜人街五小虎

“这位大哥,这个……”刘鹏似乎有些不好启齿的说道。

“什么事,说吧。”我将悬浮轿车调整为自动驾驶,然后回过头来轻松的看着坐在后排的五个人。

“是这样的,这位大哥。那个……我们想现在就下车。”李晓连忙接口道。

“哦!为什么?”我笑着问。

“这个车实在是太好了,呵呵!我们兄弟五个怕不小心把大哥你的车给坐坏了。”本是脾气最暴躁的徐华竟然脸色有些不自然的呵呵笑道。

“这到不用担心,就是用激光炮来轰恐怕也打坏不了我的这辆轿车,你们尽管坐,万一坐坏了我负责好了。”我毫不在意的道。

“嘿嘿!大哥,我们怕弄脏了你的这辆车啊!”赵涛陪笑着说道。

“没事没事。我不在意的。”我挥挥手道,眼中却不觉露出一丝笑意。

李晓还想再说什么,刘鹏拉了他一把郑重的对我道:“这位大哥……”

“不用叫我什么大哥,我可不见得比你们大。就叫我岳超吧,要不叫我小超也行。”我打断刘鹏的话道。

“那我叫你岳老大好了。”刘鹏略一思量道。

“好,随你。”我随意的道,心中却不觉升起一股异样的情绪。

岳老大这个称呼好象很久没有人这样叫我了,久的就像是上辈子发生的事一样。脑海中再次浮现出梁超那对我满口老大称呼的表情,还有十三英的音容样貌,虽然我对他们真的不是很熟悉,但却能丝毫不露的把握到他们每一个人的样子,想起他们的时候心中也升起一种温馨的感觉。

当心中浮现出旧人的样貌时,我的脸上也忽然流露出包含着一丝温馨两分牵挂三分解脱四分伤感的神色。不过眼前的几人因为不敢看我的脸色所以都半低着头,只有一直沉默不言的徐宁无意中抬头看到了我的表情。

“今天多亏岳老大帮我们出头,我们五个兄弟代表全部铜人街的平士兄弟在这里多谢岳老大了。”说完刘鹏竟然领先从座位上半蹲而起拱手向我道谢。李晓、赵涛、徐宁、徐华四人也连忙跟着向我拱手施礼。

“都坐下吧,有什么话就说吧。”我有些不耐烦的摆了摆手道。

刘鹏脸上露出一丝尴尬,道:“岳老大今天的仗义援手我们五兄弟来日再报,不过现在我们要赶着回去给受伤的那些兄弟治疗,所以想现在下车。”

“行,前面就有一个停车道。道那里你们下车好了。”我笑了笑理解的道。

“谢谢岳老大。”刘鹏脸上露出喜色,然后从身上将练达递给他的十万元钱拿了出来,道。“岳老大,这里有五万是你的,请收下。”

“你真以为我会在乎那五万吗?你们都拿回去吧。”我看都不看他手中的钱道。

“不行。岳老大,不管怎么说这……”刘鹏有些急切。

“拿回去。你们不是有很多人要治疗吗?”我收起了脸上的笑容深深的看了他一眼。

李晓、赵涛和徐华的脸色都浮现出一丝喜色,徐宁的眼中更流露出复杂的光芒。

“好。我们就当是又欠岳老大一份人情。”刘鹏受不住我眼中的神光,有些无奈的将手中的钱又装回了口袋。

悬浮轿车在三百米高处的一个停车道上停了下来,刘鹏五人随即从车上走了下来。

“谢谢!”徐宁最后一个下车,却回过头来深深看了我一眼,真诚的说道。

看着几人各自踏着一个飞板从停车道上飞了出去,心中不由有些佩服几人的胆量。功力不见得有多高,却敢从这么高的地方踏着飞板飞下去,而且外边可是悬浮车专用车道,空中各种悬浮车漫天飞舞,没有几分实力和自信这可是找死的行为。

脸上露出神秘得笑容,我开着悬浮轿车向着家中飞去。

铜人街的五小虎吗?你们很快就会来找我的。

无所事事之下我只好开着我的悬浮轿车满大街的乱转。可能是我的悬浮车太过豪华的缘故,路上几乎所有的悬浮车都在给我让道,让在得意之余再次感叹岳华星特别是这中华城的等级之分明,你有钱有权有实力,就是没人敢惹你,这也更加坚定了我的信心。

总算是初次见识了中华城的繁华,一个小小的商店都有几百米平方的大小,占了好几层楼的高度,还有专用的停车坪。大一点的竟然都是几十层楼的面积,货物之全面让我都差点看花了眼。这里除了强大的武器没有卖之外,几乎联邦中所有的产品都有涉猎。

见识了几家高档的酒店之后我才发现,段志明的那家红宾酒店实在是不算什么,充其量只能算是一般,和高档的酒店没有比的层次。

而且几乎所有的中等层次以上的酒店、饭店、商场等都在二百米高度之上,二百米以下的就都是一些小型的店铺了。

等到基本上熟悉了中华城的地形之后,我这才开着悬浮车回到自己的家里。

到了家里之后,刚将悬浮车停放好,神念感应之下发现在下面第五层的房门外站着一个人。此人正是我告诉段志明来找我的红宾酒店的那个迎宾生——王军。

看来他已经来了好一会儿了,此刻站在门外神色间带着七分紧张三分兴奋,隐隐间还露出几分焦急的神情。

犹豫良久之后,王军终于一咬牙伸手开始按动门铃,却不想房门此时忽然自己大开,王军一愣,不觉后退了几步。

“进来吧王军,不用紧张。”我的声音出现在他的耳边。

王军脸上流露出惊讶的表情,随后又露出一丝自嘲的苦笑,道:

“是!”

说完抬脚走了进来。

“我在顶楼,你上来吧。”我又说道。

片刻之后,王军带着满脸的不可思议来到我的面前。

“我这里怎么样?还过得去吗?”我笑着问他。

“岂止是过得去,这里简直就是一个城堡兼训练基地了。”王军一脸的苦笑道。

“那你可愿意到我这来帮忙?”我说出了自己的意思。

“为什么要找我?”王军此时丝毫没有了在酒店中的那种害怕胆小的样子,反到是神情自若的坐在了我的对面。

“因为你非同一般哪。”我笑嘻嘻的看着他。

“就知道瞒不过你这样的高手。”王军有些无奈的说道。

“好了,不要埋怨了。你一个达到了练神境界的高手何必要龟缩到一个小酒店里呢?”我不客气的点出他的真实实力。

不错,眼前的青年王军其内功已经达到了练神境界的中段,有2300兆赫的能量基数,就是和郑丹雄也有一拼之力。早在打量他的第一眼我就已经知道了他的真正实力,本来根本没有在意,可后来见到乾帮中的人和铜人街五小虎之后才猛然想起,有这种实力的人可不会是一般的人。

“什么高手呀,岳大哥就不要讽刺我了,我只不过是华中学院的三年级学生罢了。在华中学院我这样的‘高手’多了去了。”王军不以为意的道。

“华中学院?听说这可是中华城最好的一所大学,你既然在那里读书为什么还要到红宾酒店干迎宾的工作呢?”我有些意外的问道。

“是为了挣下年的学费。”王军神色有些黯然的道。

我知道此人定然有些不想让别人知道的伤心之事,也就不在这个问题上讨论。于是转变话题道:“我刚才的提议,你有什么问题吗?”

“可以。”王军非常爽快的道,“不过我的要价可不少呢,不知道岳大哥是否愿意给。”

“多少?”

“一个月十万。”王军看着我坚定的道。

“你一年的学费是多少?”我不置可否的反问道。

“一百万。”王军说出了一个惊人的数字。看来联邦的这种教育体制还真是吃人不吐骨头啊。

“我给你一年二百万。”我郑重的道。

“我还是败给了段叔。”王军微叹了口气,随后抬头紧紧的盯着我道,“为什么?你不会是看重我的实力那么简单吧。”

“这个你就不需要知道了,你只要知道我不会害你就行了。”我有些伤感的说道。王军这个名字真的是很熟悉呀!十三英的老大不也是叫王军吗?

……

“你是岳中华吗?我叫王军,是十三英的老大。”

“知道还问?你是老大就了不起吗?我也是老大啊,梁超叫几声老大来听听。”

“老大老大老大……”

……

“好,我相信你。”王军看到我的表情忽然一愣,随后像下定了决心一样说道。

我立刻回过神来了,心中不由自责起来,怎么今天老是走神呢?

“欢迎你。”我站起来对着王军伸出手真诚的说道。

“谢谢!”王军连忙握住了我伸出的右手。

“对了,以后可不能再叫我什么岳大哥了,说起来我还没有你大呢。我应该称呼你王大哥才对。”重新坐下之后我开心的说道。

“是吗?真的看不出来。我二十七岁,你呢?”王军有些惊奇的道。

“你猜猜看?”我微微一笑,没有直接回答他。

“虽然你看起来很年轻,但沉稳的气质却很像四五十岁的人。”王军慎重的道。

“我才十八岁。”我有些苦笑的道。看来在军武战队中的两年多给我带来的改变还真不是一般的大啊,不仅是让我变的完全成熟,更磨灭了少年人应有的性情。

“什么?”王军大惊,不自觉跳了起来。也难怪,这个时代因为人们修炼武学,如果一个人修炼刻苦修为高深,保持自己的容貌是很容易的事,但如果说一个人在十八岁的年龄就达到了我现在的境界确实是一件惊世骇俗的事情。

“不信吗?”我好笑的看着他。

“信。”王军有些垂头丧气的道,“那以后我就叫你老板得了。”

“随你。”我不在意的道。

“那请问老板,我是现在上班吗?”王军显的有些没精打采的。

“那到不用,你明天来吧。如果可以的话最好能够住在这里。这是钥匙。”我把一个小巧的磁卡递给他道。

“没问题。”王军接过磁卡站了起来,“那我现在可以先走吗?我还要回家好好交代一番呢。”

“等一下,我这里有一些清单和一个银行磁卡。你明天来之后把这些东西都给买回来吧,顺便你再买一辆自用的悬浮车。”我又递过去两张磁卡道。

“嘿!还没上班你这个老板就开始分配任务拉。”王军有些兴奋的接过两张磁卡,特别是听到我让他买一辆自用的悬浮车的时候更是眼中露出喜色。

“那好,我走了。”

“我就不送了。听说王大哥还有一个弟弟和妹妹,有空可以让他们来这里玩啊,我这里很欢迎的。”我随口道。

“行,老板吩咐我又怎会不听呢?对了我妹妹今年也是十八岁呢。”王军竟然有些暖味的对着我笑了笑。

看来和我简短的一段谈话交谈已经让他放松了对我的警惕,也改变了我先前在酒店中给他流下的那种有些铁血强硬的印象,心中也丝毫没有了对我原本存在的一些畏惧。

看着王军离开,我的心中竟有一种莫名的失落感。为了打发时间,我只好来到第三层的一间密室中去练功了。

全力运转着体内的真元,我将自己的心神沉入丹田之中,仔细的观察着丹田中的一金一紫两颗相互环绕不休的元丹。这两颗元丹是我在军武战队中两年,在本身实力实在是无可再精进的情况下,用印堂穴和眉心穴之间的泥丸宫中奇特元婴之力,也就是我本身的真元之力,运行“紫霞金光混沌阴阳诀”在丹田中重新凝聚成的内丹,因为是用元婴之力凝聚,所以又叫元丹。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从泥丸宫中元婴之体流转而出的紫金真元在流转到下丹田之中后,随着我的意念旋转凝结成团的时候立刻就分裂成两股,一为金一为紫,无论如何都无法把它们统合在一起,而且紫金旋转也无法将之分开。虽然不知道发生这种情形的原因是什么,但我却也感受不到这种情况有什么危险,所以也就继续下去了。

如今紫金二色的真元团已经各自凝结成了元丹,紫金真元在离开丹田之后立刻分兵两路,在体内的经脉中各自运行一种奇特的路线,然后汇聚到泥丸宫中的元婴之中。而真元从元婴中流出之后又成为一股,按照“紫霞金光混沌阴阳诀”的路线运转,最后回到丹田又分成紫金两股真元进入两颗元丹之内。如此周而复始运转不熄,天地间浩浩然的精纯元气从无限空间的四面八方会集而来,从周身的每一个毛孔甚或每一个表皮细胞中流进我的体内,随着体内真元的运转逐渐转变成我独特的真元滋润着我元婴的成长和丹田中两颗元丹的不断壮大。

我经过在地狱森林和死亡沙漠中的不断实践和研究,再结合军武战队中多年记载的各种神功法诀,终于慢慢了解了体内能量的一些性质。以前自己虽万般巧合下练成了独特的元婴,但其实自己根本就连一般的身体穴位常识都不知道,只是大略的知道人身上的几大要穴和上中下三个丹田的说法,经过不断的浏览军武战队中各样的典籍之后我才有些恍然。自己一直以为存在在眉心穴中的元婴其实并非是在眉心穴,用道家的说法,这里叫做泥丸宫。道家的许多功法也有修炼这个上丹田泥丸宫的,但却都和我的修炼方法不同,我的这种方法完全是乱打乱撞得来的。道家中称泥丸宫中练成的元婴为神婴,但却很少有人来修炼,多是修炼下丹田中的元婴。两种元婴到底各有什么不同就是典籍中的记载也是语焉不详,我的性格也不会去深究这种问题。我所要了解的是自己体内真元的特性和功用。

最后终于发现,当我封住泥丸宫中的元婴之后,只是用丹田中的两颗元丹的能量就已经轻易的在军武战队中达到了A级上阶的标准。紫丹中的紫色真元运行之时可以发出绵绵不绝的阴柔之力,但阴极而刚生,用紫色真元运转“紫金玄罡护体神功”形成的紫色阴极罡气竟然有化石为粉,摧铁如泥的功效。而金丹中的金色真元运行之时可以发出无坚不摧的阳刚之力,同样的阳极而柔至,用金色真元对身体受到的各种创伤竟然有着出奇的治疗效果,就差没有肢体再生的能力了。

为了便于分辨这两股真元,我就将紫色真元称为紫霞真元,而它单独运行的经脉路线,我就称为“紫霞神功”。同样金色真元我称之为金光真元,其行功路线被我称为“金光法诀”。最特殊的还是这两种真元并非只有这一种单一的运行路线,如果在别人的体内他们还能自发的运行另外的经脉走向,而且完全和此人的体质相融合,没有丝毫的排斥。

童大伟就是第一个受益者。一次在地狱森林的特训中这小子竟然和小队脱离,失踪了好几天,等我找到他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了,而且身重剧毒,功力全失。危机关头,我也不再考虑隐藏自己的实力,金光真元全力的输入他的体内按照自创的“金光法诀”为他续命。整整过了一天,童大伟的命才算保住,而当我撤回自己的真元之后才发现有一丝真元之力已经遗留在了他的体内,而且这丝真元力此时还以一种类似于“金光法诀”的运行路线在童大伟的经脉中穿梭运行。虽然这种运行路线和“金光法诀”极为相似却又有明显的不同,这种不同却完全符合童大伟的体质。事过之后,童大伟虽然功力大降,但短短的半年之后他却以二十岁的年纪成功的晋级为军武战队中的B级战士,大大的跌破了一群人的眼镜。还好这小子听我的话,没有把我给他治疗的详情说出来,不然我的麻烦绝对不会少了。当然,这件事情之后,童大伟完全是对我言听计从,即使是违反军纪的事情只要我说出来他也照样毫不犹豫的去做,可以说是我最忠实的死党了。

过往种种一幕幕的在脑海中浮现,然后又化为烟雾消散,最后心神渐渐进入清明的境界,世间万事万物再不存在于脑海之间。

接连四、五天过去了,刘鹏等人始终没有来找我,但是王军却在这一段时间里忙个不停。我给他的那个清单足足让他开着自己的悬浮车跑了三天,但他却比以往更加的兴奋,原因是我让他购买的很多东西都是他以往向往已旧的东西,也是他做梦都想得到的东西。我承诺,这些东西不仅让他全权保管,而且以后使用它们的人也是他。

原来,王军是一个电脑迷,在华中学院这个以武学为尊的地方,他的专业也是最为不让人看好的计算机系。而他之所以能够达到练神的境界不仅是他资质良好,更主要的是离不开段志明的提携。虽然段志明迫于誓言不能把更高一层的还虚法诀传给自己这个非常看好的学生,但是将自己的经验和自己在这个境界时的各种体验感受告诉给王军还是可以的,而王军也不负所望,很快的就达到甚至超过了练神境界的中级层次。这在华中学院都是不多见的,在这个时代,真正有钱的人一般都会在各级的院校中待到三十岁以上才能真正掌握练神境界的武学,这个时候才算是真正的成年,在社会上开始独立的生活。

当然相对于他们,没钱的穷人在二十岁离开政府公立学校的时候都已经开始为自己打拼了。

我让王军购买的东西很多,却几乎有一半是和计算机相关的各种先进仪器,只要是中华城可以买到的各种型号的先进的计算机设备都给买了回来。利用这些东西,我有一个很好的计划。其次就是一些能够买到的各种武器。

中华城中是不禁止低级武器的出售的。由于武学的百年兴盛,带来的也当然是常规武器的改良换代,当然杀伤性巨大的热武器和新研制的各种新式大范围杀伤性武器还是各国军队中的首选。不过一般这些武器平民是看不到的,他们现在眼中出现的也是他们重视的已经是一千多年前就开始淘汰的冷兵器。商店中各种刀啊剑啊棍啊枪啊什么的,是早就已经不禁止的,在联邦中几乎每一个人都有那么一把两把的。不过随着这些武器的不断盛行,经历了几百年之后的现在,就算是这些普通的刀剑之类的武器也变的不普通了,开始逐渐的演变出了三级九品。

所谓的三级九品就是低级一到三品,中级四到六品,高级七到九品,而一般人是只能买到低级的一到三品的。当然超品级的神兵也是偶尔存在的,在联邦的历史上就曾经出现过六把超越九品的神兵,其中五把是从古墓中挖掘出来的,这在曾经还导致了一场考古热。

而所谓的分级品,基本上是完全是根据武器的材料性质决定的。

低级的武器一般是钛刚制的武器,这样的武器在古代的冷兵器时代中可能都算的上神兵利器了,但在这个时代却也只能是最低级的了。中级的武器一般是钛金制的,就像我刚到军武战队参加试炼时用的那把钛金战刀,那是一把中级六品的战刀,已经是属于高品级的了。高级的武器已经是由钛金激光制式的了,那种威力,可以比美一个中型的激光制导武器了。军武战队中的含风少校曾经吵着要用一把钛金激光刀和我换我的那把钛金战刀——鹰血。而之所以让含风肯花那么大的代价要和我换,是因为我的这把鹰血已经构成了超越九品武器的条件,它已经可以算是一个有灵性的灵器了。

在岳华星,威力强大的拥有毁灭性的超级武器是不允许存在的,这是六百年来形成的传统。而被评定为三级九品的冷制武器当然也就大行其道了,但同样的一般人只能买到低级的,帮会中的人也只有很少是可以买到中级,更为稀少的高级武器只能是那些超大性的帮会、超级的财团、地位超然的权力者才能拥有。

中华城中能够买到的也只有低级的武器,我只好让王军买了数百件低级三品的各种武器,虽然品级不高,到也聊胜于无。当然了,能够买到的中级武器不管花多大的代价我都让王军给买了过来。

除了那些先进的仪器和低级的武器之外让王军最感到难受的就是我专门嘱咐他买来的家用设施,其实把它们称做家用设施简直是委屈了它们。各种事物食品酒类餐具,这些东西完全可以开一个小型的餐馆了。没办法,我就这一个毛病,好吃。在军武战队的遁土星待了两年多,现在如果不好好享受一下简直就是虐待自己。

这些让王军花费了三天买来的各种东西整整耗费了我将近五千万的联邦币,把王军心疼的不住的说我败家子,有钱没处仍。可我表示要把那些先进的计算机设备退回去的时候,他又死抱着不放,口中直说这可都是好东西啊,不能弃的。

忙忙碌碌了五天之后,在我从红宾酒店回来的第六天,号称铜人街五小虎的刘鹏等人才姗姗而来。这早在我的意料之中,于是我让王军把他们带到我的第四层的会客厅里。

“王大哥?”刘鹏等人万没有想到来到这里第一个见到的人竟然是经常照顾自己等人的王军。

“不用惊讶了,老板还在上面等你们呢。”王军笑了笑道。

“老板?段叔也在这吗?”徐华惊奇的说道。

“不是,我现在的老板是这里的主人——岳超。”王军看了一眼身后的五人道。

刘鹏等人忽然不在说话了,神色间都有些不自然。

“不管你们的决定如何,我希望你们要慎重的说话,千万不要把我的老板给惹恼了。不然他会发脾气的。”似乎感受到一点什么的王军轻轻的提醒道,不过说到最后竟然不自禁的笑了出来,似乎想起了什么好笑的事。

“不会的,”刘鹏等人却没有这般好笑的表情,只是神色间都有些为难和无奈。

我在客厅中摆上了几副酒具,倒上了中华城中最为出名的一种焰黄色的“火洲酒”。这种“火洲酒”辛辣却不上头,入口之后还有强烈的香甜,可以称得上是绝品美酒之一,在中华称中卖到了一万一瓶。

招呼几个人坐下之后,我首先举起杯中美酒道:“欢迎几位来到我这里做客。”

说完我先一饮而进。刘鹏等人虽然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但见我首先干了杯中的酒,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仰头一口气也把酒喝干了。那股猛劲,就像手中的美酒和他们有仇一样。

王军只是幽雅的将手中的美酒倒进自己的口中,神色间充满了一丝忧虑。

“咳咳!岳老大,我刘鹏今天来只说几句话,你就不用这么款待我们了。”刘鹏虽然被酒呛了一下,但还是很是郑重而无奈的看着我道。

“哦!什么事?你说。”看到他们的样子我心中不由微微一动。

“大哥,还是我来说吧。”旁边的李晓见刘鹏脸色有些涨的通红只好接口道。

我将眼光投向他。

似乎是受不了我的注视,李晓低下头轻声的说道:“对不起岳老大,今天虽然是第一次来,不过可能也是最后一次来这里了。”

我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但还是没有说话,我知道他们会给我一个很好的解释的。

“我们知道岳老大对我们有恩,也了解岳老大的意思,而且说实话我们也非常的希望可以跟随岳老大干出一番事业,但现在我们却不得不做出一个也许以后会让我们后悔的决定。”

“什么决定?”我轻轻的放下手中的酒杯问道。

“我们决定……以后……以后不再和岳老大你进行来往。”李晓神色间有些痛苦的说道。

我心中一震,隐隐明白了些什么,有些苦笑的说道:“似乎除了今天,我们也没有什么来往吧?”

“其实都怪乾帮的那群王八蛋,要不是他们的威胁我们怎么会……”徐华满脸的激动,挥动着右手大声说道。

“是乾帮威胁你们不让你们和我交往吗?”我打断徐华的话冷冷道。语气中没有丝毫的感情,但在座的每个人都忽然感觉到似乎掉进了冰窖一样,冷汗不自觉的从背后升了起来。

“是,是李刊带过去郑丹雄的口训说的,只要我们再和岳老大你联系或接触,就准备铲除了我们铜人街的平士。”赵涛舔了舔嘴接口道。

“其实我们铜人街的平士并非怕死,实在是乾帮的做法太过激烈,也非常的残暴,得罪他们的一般都会祸及家小的。要不是因为我们还有父母和兄弟姐妹,我们根本不会在乎他们的威胁的。”刘鹏解释道。

“不用说那么多了,我只问一句,如果没有了乾帮,你们会来找我吗?”我淡淡的说道。

不仅是刘鹏等人,就连王军都齐齐一震。

刘鹏五人互相看了看,眼中同时流露出一种坚决,然后一起注视着我。那眼中的所表露的含义我轻易的就读懂了。

“如果可以的话,我们五个是非常愿意在岳老大手下干的。”最后还是刘鹏沉声说了句话。

“不是你们五个,而是铜人街的五百平士。”我丝毫不掩饰自己的豪情霸气。

“啊!”刘鹏等人再次惊叹,眼中是掩饰不住的狂喜。王军却带着一种复杂的表情看着我。

“你们先回去吧。”我挥手下了逐客令。

“岳老大,告辞。”五人恭敬的向我一拱手,转身大踏步离去。

“三天后,乾帮灭亡。”我低低的语音透过四层楼几十米的距离在刚从房门走出来的刘鹏等人耳边响起。

刘鹏等人浑身惧颤,却没有多说什么,脚下丝毫没有停留,快步来到楼道边不走楼道,

而是打开自己带的飞板从数百米的高处飞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