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九灭重生

第五章 亿年陨铁

回到紫孪星之后,我一头扎进了自己用无数紫元晶石摆设的庞大聚元法阵之中,准备好好研究一下得来的亿年陨铁。

如今的紫孪星早已不复当年一般的寂静,一座庞大的军事基地出现在这里,星球上随时都可见人飞来飞去。这个基地之中的人虽然不多,但整个基地基本上全都是用紫元晶石堆彻而成的,远远的望去仿佛一座紫光闪烁的紫晶宫殿。

军事基地出现在这里的目的就是要研究一下紫元晶石运用在战舰上可以达到什么样的功效,同时另一个目的也就是研究一下法术与科技能否在某方面进行融合,制造出拥有庞大法力的战舰或战机出来。长老院掌握的科技力量不比任何一个大国逊色多少,甚至于当年大中华联邦最隐秘的科研机构——麒麟组,里面都有不少出身中华武社效忠长老院的优秀科研人才存在,数年之前大中华联邦解体之后我就已经暗中让长老院接管这个具有重大作用的科研组,并秘密的将这些人和大部分的机构转移到亚马星,然后就通过传送阵传送到了这里。

这些科研人员都是一些疯子,他们才不管身在何处,只要让他们不放弃自己的科学研究就行。所以这些人来到这里并没有怎么不安,反而是见到了那么多的含有强大能量的紫元晶石之后兴奋起来,在听了我的一些关于修真者的法术与科技融合地设想之后,起先是感到有些天方夜潭。后又见到我摆设的几个简单地法阵的奇特功效之后更加欣喜若狂了起来,“逼迫”我将所有知道的关于法阵的一切资料输入到他们的那个所谓超级智脑之后不分昼夜的研究了起来。

这个基地中研究人员大约有数百人之多。另外就是有上千人地守卫,总共也不过两千人,可以说是相当的空旷了。这些守卫基本上都是太玄宗中修为在金丹期以上的弟子,少部分是长老院的一些高深级别的修为在元婴期以上的长老。

在军事基地的数百米之下,是一个仿若迷宫般的地下基地,从长老院秘密调集过来的上千位早已不问世事的长老被我安排在这里闭关修炼。这里是整个紫星灵气极为密集地几个地方之一。短短几年之间已经有三分之二的长老都有了元婴期地修为了。

而在基地的周围,数百个聚元法阵看似零散的摆设在各个地方,用的原料全都是紫元晶石,上万名太玄宗的精锐弟子在其中轮流修炼加深自己的功力,这些人也已经都是金丹期地修为了。

军事基地的后方不远处是一个直径在千米以上的最为庞大的聚元法阵,这里就是我练功的地方。

一片紫雾升腾中,我驾轻就熟的来到聚元法阵的中心。这里三尺之外几乎就已经看不到任何的事物,入眼的全是一片紫雾。这紫雾可不是普通的雾气,而是聚集起来地浓密到极点的强大灵气,在这样地一个环境中修炼何只是功效百倍。恐怕千倍万倍都有了。

可惜的是这里目前为止也只有我能进来,其他褚人就是连玄天等大长老都不敢轻易涉足这里的。对于他们目前的修为和身体的状况来说。这样浓郁的灵气他们还消受不了。来到这里只要他们稍一运功修炼,无匹的灵气瞬间涌进他们的体内足以将他们的经脉撑爆元婴脱窍而出,到那时他们也只能试着修散仙了。看来灵气太强了有时候也不见的是好事了,你得有能力消化才行,就好象一个人吃补品太多了也会中毒一样。也幸亏我有三个元婴和几件几乎可以无限制吸纳灵气的法宝,不然就是我有御神初期的修为也不敢在这里长时间修炼。

有时候我都有些怀疑自己当初摆设这样一座庞大的全部由紫元晶石构成的聚元法阵是否是明智之举。也许是渴望强大实力的诱惑吧,但不管怎样也正是因为它的存在我才这么快提升到了御神初期的修为。

我盘坐在聚元法阵的中央,双手平伸在身体两侧,心中微一动念,立刻数道各色光华从我的身体各处和双手之中飞了出去,盘旋在我身体的周围开始自行吸收聚元法阵之中浓密到极点的灵气。

闪烁着青铜色光芒的就是“乾坤一气玄丹鼎”,庞大的鼎身足有四、五米高,周身都是一种古拙的花纹,如溪流一般的庞大灵气就是从这些花纹中被吸入其中的,而吸收了如此众多的灵气也只是让其变大了一些而已。另外我可以感受到在巨鼎内部有着比外界更要浓稠百倍的灵气正在缓慢的流转着。

从炼器宗的炼器诀中我早就知道,这“乾坤一气玄丹鼎”可是炼器宗的传宗至宝。乃是出身天器宗的第一代祖师之手,后来炼器宗从天器宗分化出去暗中得了这件既可以炼器又可以炼丹的超级法宝。

通体晶白、有着一圈淡淡的绿色光华,分为内外两层各朝着相反方向旋转的玉镯一般的法宝正是“凝玉天环”。有着五米直径大小的“凝玉天环”,将无数的云雾一般的灵气吸纳进其中心的一点上,然后从内部将这些灵气全部消食掉。

这件法宝同样出身天器宗,重要性丝毫不在“乾坤一气玄丹鼎”之下,乃是被后来分化出去的凝器宗暗中收藏成为其传宗至宝。

这样的两件法宝任何一件都不是凡品,出现任何一件都有可能引起修真者的争夺,也不知当年的那个出身御器宗的天华是如何将他们全部弄到手中的,却正好便宜了我。

闪烁着耀眼白光的仿佛一个飞碟一样的法宝乃是

自天华手中的“白玉盘”,它与另一件法宝“流星锤攻。可以说是两件相当不错地法宝,不过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已经是可有可无了。看来出去之后直接将他们送人好了,只是送给谁好呢?唉!我不由有些犯难了。

“倾天索”化做一道金光以肉眼几不可见地速度在聚元法阵之中穿梭着;而“怒龙杖”则是化形成一条数米长的小巧的金龙,颇有些惬意的盘坐在那里张开大嘴吸收着周围的灵气;“鹰血战刀”则分分合合、合合分分,有时化形成万千细小的飞鹰四散飞舞有时则是还原成一把霸气十足地战刀悬停在半空,享受着浓郁灵气的滋润;“金光宝衣”则化做一团金色的云团悬浮在我的头顶,缓慢的旋转着。无边的紫色灵气不停的被其吸纳其中,充实着其中的“金光虚幻界”的空间。

除了这些法宝之外,还有几件则是同“金光宝衣”一样得自红衣人蓝若的法宝。一个满是兽形花纹图案地小鼎名叫“炼兽鼎”,可以将几乎所有拥有灵性的异类生物炼化成自己地傀儡;一柄满是金红色暴虐气息的飞剑叫做“屠戮剑”,浓浓的怨恨气息从上面发出足以说明死在此剑下的生物数不胜数;一件紫红色的玉佩称做“招魂玉”,是一件专门对付没有实体的魔魂灵体地特殊法宝,如果修为足够的话对上散仙也不会吃太大的亏。

将这些法宝全部放出去吸收这里的灵气之后,我这才拿出一柄古拙的青铜剑,正是大宝天罗的“蛟龙剑”。我仔细看了看这把“蛟龙剑”,想了想又重新将其放进了“次元芥”之中。法宝多了也没什么大用。还是将其留给其他人吧。

将心神沉入到体内,心念一动。瞬间三道仿若实体般的身影从我的身上分散了出去,化做三个分身端坐在我的左右和头顶。只见头顶的那位身高十米上下,紫金色地龙盔凤翅麒麟甲,双目紧闭,眉心之中十二角星若隐若显,金色卐符号缓慢的转动着;左边地则是两米高左右。金色的龙盔凤翅麒麟甲,面色祥和,给人一种沐浴春风的感觉;右边的同样是两米左右,紫色的龙盔凤翅麒麟甲,面目肃重,有种不怒而威的气势。这就是化晶期的修真者可以施展的分身之术,每一个分身都是一个元婴的寄宿体,一般人因为只修炼一个元婴所以也只有一个分身而已,只有到了大乘境界飞圣仙界之后才能炼化出第二个分身。不过我不同,阴错阳差之下我如今是拥有着三个元婴。所以也自然而然的炼化出了三个分身出来。不仅如此,我的紫金色的元婴更是已经突破了颈瓶达至御神的境界。完全可以离开我的本体御神万里自行其事。

将三个分身分化出来让其各自修炼之后,我这才将全部心神沉入到中丹田所在的檀中穴。这里,还有着一个类似元婴的存在。当年吸收了消化了妖帅宏吉的元神和他所使用的法宝“倾天章鱼”的精髓之后,两者相互融合着就出现在了这里,形成了一个墨绿的小人骑坐在一个龟壳之上的样子。几年来我也不断的对这个家伙进行研究,却依然没发现这东西到底有什么用,说它是法宝吧又不知道能干什么,攻击也不能防御也不行,说它是元婴吧却又不像一般的元婴那样可以吸收灵气而成长,几年下来在这个聚元法阵之中吸收的灵气也不少了,那墨绿色的小人却丝毫也不见长大,只有一点可以肯定,这小东西运用起来到比那元婴还要灵活,我的神念也能轻松自如的进入到这个小人的体内,感受着它的细微的变化,就跟进入其他元婴体内一样。唯一的遗憾就是不知道它有什么作用会给我带来什么样的影响而已,不过想来控制它既然可以如控制其他元婴一样自如,我到也不担心它会给我带来什么坏的影响。

仔细观察了片刻,发现它还是如往常一样没有什么变化,我也就懒的在理会了,回过神来随手将一个网状的法宝扔在半空中,被它所包裹在其中的正是火红色的“亿年陨铁”。

“紫罗网”可以说是我在紫峦星上炼制出的唯一一件可以自豪的法宝了,它可是我用了从天华与蓝若留下的“储物镯”中地几乎所有的最佳炼器材料通过“凝玉天环”凝炼了三个月才凝结编制出来地,浪费在其上的紫元晶石简直可以用吨来计算了。这才拥有那么强大的韧性可以拦截下亿年陨铁的坠落。不过即使如此“紫罗网”在拦截亿年陨铁的时候也已经受到了不小的损伤,从亿年陨铁上带来地天外之火更是烧断了其中的几根主丝。看来没有几天的重新炼制是不可能恢复如初了。

我捏动法诀,抖动“紫罗网”将亿年陨铁放了出去,并随手将“紫罗网”丢进了“凝玉天环”之中。“凝玉天环”之中吸纳而来的强大灵气足以自行修补好“紫罗网”所受到的损害,倒也让我懒得去分心了。

亿年陨铁刚一放出去立刻像吹大的气球一样无限变大起来,转眼之间就仿佛一座小山峰一般迎头对着我砸了下来。要知道,这亿年陨铁可是有百米直径大小啊!要是真的砸在我身上以我现在既没用法宝护体又分化出元婴分身出来的情况。恐怕真要被砸成肉酱不可了。不过这种情形当然是不能让它出现了,我可没有那么笨。

我单手打出一道灵诀注入到“乾坤一气玄丹鼎”上,只见青铜色的鼎盖立刻朝旁移了开去,一道紫铜色光柱从鼎口冲天而起,正好托住了半空中的亿年陨铁。

陨铁何止百万吨重,但在那道紫铜色地光柱的照射下落不得,百米直径地体积反倒变小了一些。不过看那“乾坤一气玄丹鼎”的样子却也不是那么好受,整个鼎身都在微微的颤动,周身无数的奇异花纹更是如鲸鱼吸水一般将四周浓郁的灵气吸了过去,使得其周身数十米方圆的景物立刻变地清晰起来。可见其消耗的灵气是如何的庞大。我甚至有些怀疑,如果不是有着聚元法阵中近乎无穷的灵气支援的话。那亿年陨铁会不会直接落下来将“乾坤一气玄丹鼎”给砸扁。

我眼中射出紫金色的光柱,狠狠的盯着半空中在那紫铜色的光柱之上缓慢转动的亿年陨铁,看看这在炼器诀中记载的绝佳炼器材料究竟是什么模样。没想到这一看之下立刻让我大喜若狂起来。

修真者若想炼制出好地法宝出来那么绝佳的炼器材料是不可缺少地,而在修真者眼中的绝佳炼器材料无非三种,一为属性极阳,一为属性极阴。和拥有灵性的异物了,再继续细分下去则是五行属性和灵性异物的强弱大小了。所谓的灵性异物则是修炼有成的精怪身上的皮毛、骨等物,如“怒龙杖”就是由上古异龙的脊骨炼制而成。

能被修真者看上的炼器材料首先一点就是具有灵性,或者是自然界中经过亿万年洗礼可以容纳极强灵气的物品,而一般情况下经过人类自己加工合成的材料却是无论如何也看不在修真者的眼中的,即使这样的材料再坚固,但本身没有灵性又容纳不下强大的灵气灌输,却是对炼器一点用都没有。当然也有例外,就如我的“鹰血战刀”,不过是联邦军队中的普通的制式战刀。虽说是用超强的钢合金锻造而成,但还无法让修真者看在眼中。顶多用这样的材料炼制出一些次品的飞剑出来糊弄一下那些无知的弟子而已,那大宝天罗带的那些弟子师侄们用的飞剑可都是这样的次品简单炼制的,而那些长老院的长老和太玄宗的弟子用的战刀也是由这样的材料制造的。不过我的“鹰血战刀”却也是个例外,当年在遁土星屠杀了不知多少的生灵,上面沾染了无数的动物的鲜血,早已具有了渴饮鲜血的能力,拥有了一定的灵性,之后更是吸收了天华的元婴精髓,再经过我用元婴不停的融炼之后,现在其灵性早已不下与一般的灵器了。

修真者想要炼制一件属于自己的强大的法宝的话,那绝佳的炼器材料是必不可少,但同样的,这绝佳的炼器材料却又是非常的稀少属于那种可遇而不可求的东西。就像这眼前的亿年陨铁,在宇宙中不知道经过了多少年的流荡,其本身的属性是火属性的,可以算的上是比较难得的上品炼器材料了。但是更加让我兴奋的却是镶嵌在其中的点点紫斑,那不是别物,分明就是绝佳的极阳炼器材料——紫精玄铁。这紫精玄铁不仅是属于极阳之物,更已经具有了灵性,乃是这亿年陨铁的最精华部分,用它炼制出来的法宝已经可以属于灵器的范畴了,这如何不让我欣喜不已。更何况,仔细看这紫色斑点的分布与大小,不说别的,如果全部炼制成战刀的话就足以炼出百把之多。

过了片刻,我才从兴奋的心情中回过神来,丝毫不敢大意的开始了对这亿年陨铁分割炼化的过程。

虽然有“乾坤一气玄丹鼎”相助,但那“亿年陨铁”却也不是那么好炼化的,再加上其中的紫精玄铁,整整花了我九个月的时间,这才勉强将那亿年陨铁完全炼化掉。不过收获却也是非常显著的,四万八千多柄亿年陨铁战刀,九十六柄紫精玄铁战刀,另有一万五千斤的亿年陨铁精髓,二百三十多斤的紫精玄铁块。这么巨大的收获就是我也史料不及,那亿年陨铁几乎就炼不出多少什么残渣来,紫精玄铁更是不用说了。

从庞大的聚元法阵中走出来,我仰天大笑了起来,抖手就放出了一万柄亿年陨铁战刀和十柄紫精玄铁战刀来,运足了真元大声喝道:“太玄宗弟子听好了,这里有一万把陨铁战刀,十把紫玄战刀,谁有本事抢到了就是谁的,不过每人最多只能得一把。好了,动手吧。”

只见原本只是紫灿灿的天空立刻冲天飞起无数道赤红色的刀光,间中夹杂着十余道带起数十米长尾巴的紫芒。这一万多道奇特的流光立刻在整个紫孪星上飞舞乱窜起来。

原本各自在那些零散的聚元阵中修炼的太玄宗弟子,听到我的话之后先是呆了一呆,随即看到漫天的红光闪烁,立刻欢呼一声从各处飞腾而起架着各自原本的战刀对那漫天的红光追逐了起来。

不过对于这些基本上全是金丹期修为的太玄宗弟子来说,要想顺利的追上那些陨铁战刀并驯服的话可不是那么容易的,至于那紫玄战刀就更加的困难了。这里每一把陨铁战刀我都在其中刻录了好几个微型法阵,其中有“天火玄疾阵”、“焰火追风阵”、“遁火天行阵”,而那紫玄战刀之中更多了一个“紫火天杀阵”和一个“紫光回旋阵”。全部都是火属性的炼器法阵,没办法,谁叫这亿年陨铁和紫精玄铁都是火属性的炼器材料呢?

呵呵!就让这些小子都吃点苦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