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九灭重生

第十四章 一场大战(下)

.主别来无恙啊?孔原正在此有礼了。是一身白衣的中年儒者,同时也是与我有过“一面”之缘,出身孔轩院的孔全。

眼见己方众人因为宝器堂中大宝天罗的缘故而显得各自有些猜忌,同样出身儒道修真的孔全连忙出言转移了话题。

我其实也早已注意到了孔全其人,不只是他,除了那第一时间跳出来的大宝天罗之外众人中还有数人也算是我的老相识了,比如说慧心宗的平空和尚,昆仑仙山的芳华仙子。可以说,此次出现的二十七个各派修真者中和我照过面有过接触的就有五人,不过现在只剩下四个了,盘龙山的墨沉霉星高照,被我打了个偷袭,不但肉身被毁,元婴都被我给收了。

眼神从那芳华仙子的身上露过,我将目光先是盯在孔全身上注视了一下,嘴角露出一丝嘲笑,并没有回他的话,而是将望向众人中的一个看似眉清目秀的和尚,冷嘲了一声,道:“平空和尚别来无恙啊?”

孔全眼神微微凝了一下,似乎对我的傲慢和对他的不理睬感到心存愤怒。不过随即他的眼神就平淡了下来,脸上的笑容也没有什么改变,看来此人修养方面比原先可更加高深了。

平空和尚也是一副笑脸的样子,面容中还隐隐带着一丝祥和。此次慧心宗一共来了五个和尚,都是沙门护法的身份。分别是平淡、平心、平色、平空和平静,带队之人乃是那个脖子上挂着九星念珠地平淡和尚。

本来这种场合没有平空和尚出头的必要。但是如今被我点名指了出来自也不会待在后面置身不理,而是上前两步,面慈微笑地道:“平空见过岳施主。不想十多年不见,岳施主风采更胜从前,修为气度竟然连贫僧都看不出了,只是……可惜啊可惜!”

平空说着还连连的摇了摇头。似乎还带着一股怜惜的神色。

我心中一奇,不觉发问道:“我修为增加境界提升,和尚应该恭喜我才对啊?何来可惜之说?”

不想平空微微一笑,并不直答,而是转身朝着身后的那些各派修真一伸手,道:“不急不急,先让小僧给岳施主介绍一下今次所来都有何人,岳施主听了之后自能明白小僧可惜为何。”

说完不等我反应,首先指着身穿八宝儒杉头带紫黄朝天冠的神宝千幻,介绍道:“这位乃是儒道四院四堂之一的宝器堂地当代掌座神宝千幻大儒。修为深厚,已安然渡过三大天劫进入大乘之期。飞升成仙指日可待。此次随同千幻大儒同来的还有同为宝器堂的两位鉴器使,大宝天罗和天宝明珠。此二位道友也都是修为了得,达到了御神境界的修真高手。”

说到大宝天罗和天宝明珠的时候,平空将手指向了缩身在众人后方的大宝天罗和他旁边的一人身上。

大宝天罗和天宝明珠两人我并不在意,只是那神宝千幻确实让我心中忌惮几分,不由将警惕的目光在其身上多停留的片刻。那神宝千幻也甚有些高傲。作为一个大宗派的掌座也不屑于对我打招呼,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

平空和尚也不废话,再次将手伸向了神宝千幻身旁的两人身上,开口说道:“这二位前辈也非常人,分别是昆仑仙山太虚宫地乾名真人和灵霄阁瑞气府的总管化羽上人,两位前辈都是身处渡劫期的高手,已然平安渡过了一次天劫。跟随二位前辈同来的也都是修真高手,分别是昆仑仙山太虚宫的清松道长、清元道长和玉虚宫的芳华仙子,还有灵霄阁瑞气府地护殿四神将。”

顺着平空手指的方向,我先是看了那叫乾名的老道和自称化羽上人的老者一眼。心中虽然对此二人同样多了份警惕,却故意不去多注意他们。而是将目光在那四个护殿神将和两个穿着清色道服的中年道士身上。同时脑海中起了个念头,那芳华仙子竟然是昆仑仙山玉虚宫的人,却不知道她与梁超到底有着什么关系。十年前在岳华星如不是这芳华仙子暗中故意留了一手,我恐怕也不会那么轻易从五个御神期的修真高手围攻下逃脱出去,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她这次还要来?

介绍完了这些人,平空和尚也不迟疑,再次依次将剩下的十多人介绍了一遍。分别是浩然院的两个长老,杜微居士和杜兰居士,三个贡生,孔全、孔义和孔智;慧心宗的五位沙门护法,除了平空之外,还有平淡、平心、平色和平静;盘龙山地五位宗门侍者,除了已死的墨沉,还有墨忠、墨申、墨洪和墨震。

这些人中除了一个盘龙山地侍者墨震只有化晶后期的修为之外,其他众人都有御神初、中、后期的实力,再加上拥有大乘境界的神宝千幻和两个渡劫期的乾名老道与化羽上人,如果让这些人一起上的话,我基本上连一成的胜算都没有。到了这时我也隐然明白刚才平空为什么要说可惜了,不过即使已经猜到了,我心中也只是冷笑了一声而已。这些人我虽然不可能力敌,但要想安然逃出,对此时的我也不是太大的难事,这些人还是太低估我了。既然如此,也好,那我就今天再给他们留下个深刻的教训。

果然,平空和尚介绍完了那些六派的修真之后,转过身来看着我,一脸的正然,神色凝重的道:“岳施主可明白小僧话中的含

就算是岳施主如今修为猛进强自提升了自己的境界,我等六派修士,你还认为自己有丝毫的胜算吗?就算你要鱼死网破拼个两败俱伤也是没有逃脱的可能了,最后依然要落地个功散神消的下场。不如就此放下屠刀。让我等为施主寻一个景色优美环境悠然地星球上安渡余生如何?”

我听了平空和尚的话之后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笑声随着强劲无涛的真元法力朝着四面八方荡出了足有数百上千里远。让对面的六派修士听了之后个个脸色微变,似乎不敢相信我竟然拥有如此深厚的修为。特别是大宝天罗、孔全和平空三人,脸色更是变的有些凝重和不可思议,而芳华仙子眼中则透出了一丝异样地光彩。

笑过之后,我脸色恢复冷然,只是盯着平空的脸色问道:“敢问平空和尚一句话。我与各派修真可有深仇大恨?”

平空一愣。微微摇了摇头。

“那我可是威胁到了各大派修真的生死存亡?”我再问了一句。

平空神色间有些犹豫,不经意间回头看了各派修真一眼,依然摇了摇头。

“那么我可是你们各大派修真的奴隶?仆人?弟子?臣民?”我的话中带着一丝的嘲讽。

平空和尚脸色微有些难看,辩解了一句,“岳施主妄言了。各派修真没有奴隶仆人,只有门人弟子和香客信徒,更无臣民一说,而且岳施主也绝算不得各派的弟子。”

“那我是否威胁到了天下苍生自然万物的安危了?”我面带冷笑的最后问了一句。

平空再次了一下,开口道:“当然没有,岳施主能被世人称为魂祖近八百年。功德无量啊!”

我淡淡的一笑,冷眼看了对面所有地各派修真一眼。说道:“那就是了。既然如此,你们还有什么权力来抓捕于我?有什么权力让我放弃自由?有什么权力让我非要跟着你们的安排走?有什么权力联合在一起来欺压于我?”

说到最后我几乎是狂吼而出,神色间已经隐隐带着一点疯狂,心中十多年来积压地怨愤不由爆发了出来。

“我已经受够了。”我忽然面色凄厉的大喝一声,身外虹光虚影之中隐隐显出五头十臂的奇异景象。

神宝千幻等各派修真神态骤然变色,相互对望之中都不由露出了骇然之色。神宝千幻在众人之中修为最是深厚。已经是渡过了三大天劫即将进入天道飞升仙界之人,所以也看的最是透彻,心中竟然隐隐生出不能力敌的感觉,这不仅又让他大吃了一惊。修为到了他这个境界,很多事情都能隐隐猜算出个结果大概出来,很少失误,但这也正是最让他担心的事情。

同神宝千幻一样,乾名老道与化羽上人也隐约间看出了什么,三人相互对望了一眼,都暗自点了点头。做下了一个决定。

决心已下,三人反倒并不担心什么了。而是冷眼旁观打量着。原本众人是以神宝千幻为首地,但现在却隐隐间让平空和尚成为了出头人。

就在我怨恨由心的关头,忽然脑海之中一阵隐隐的梵音禅唱传出,瞬间让我恢复了冷静,体外的虚影也即刻消失。同时一股冷汗从后背升起,我心中不由有些发毛,万没想到就在刚才自己竟然差点就被怨恨冲进了紫府神婴之中而入了魔道。真是应了那句:冲动是魔鬼。会勾引人心啊!

我这边还在心中后怕想着刚才差点一头进入魔道的事呢,另方的六派修真在我的灼灼逼问之下哑口无言,但这却也没改变他们的心意,反而在心中更加的加深了自己的决心。只是一时间这些人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所以场面竟而冷清了下来。

我和那边大部分人一时都保持了沉默,但却也有些人并非顾及这些,就在众多修真地后面,四个身穿黑袍面色阴沉的中年人相互对望了一眼,忽然隐入了虚空之中。为首地神宝千幻只是淡淡的朝着这边看了一眼,随即将目光盯在了我身上。乾名老道眉头微皱了一下,也没说话。化羽上人却忽然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眼神中多了一点嘲讽。

平空和尚面色沉静了下来,只是淡淡的看着我。

渐渐的冷静了下来,我忽然开口道:“听说梁超当年用了短短地二、三百年就飞升了天界。而且还在这一界留下了非常深厚的一股力量。平空和尚能否告诉我,这股力量代表着什么吗?”

我地话再次让平静下来的各派修真者心中震惊。同时脸色也变的微带苍白,就连神宝千幻、乾名老道和化羽上人都眼皮跳动了一下。

平空和尚秀气的双眉忽然仰了起来,原本还有些纤弱的气势忽然凌厉了起来,眼中爆射出金光,“岳施主,不该知道的还是不必知道地好。你还是为自己多多担心吧。今时今地,你是不可能再逃脱的了。”

“就凭你吗?”

我忽然抬手拿出了一颗小孩拳头大的空明无色琉璃珠,轻轻一展,立刻消失无影。

当面的平空和尚面色顿变,身上金光隐现,那“金缕袈裟”更是蹦出无数金色丝影缠绕在他的周围。同时,也毫不犹豫身形引退了回去,落在了众人之间。看来他还是很清醒的很,今时今日的他早已经不是我的对手,也害怕我突然对他实行偷袭。

墨沉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短短地几息之间就能将修真高手杀地形神惧灭,这已经在那些各派的修士心中留下了一个阴影。就是专以“普贤佛法”修慧心通的平空和尚也不例外。

我忽然露出诡异的一笑,讥讽了一句,“平空和尚,我又不是对付你,跑什么?”

就在此时,我周围的空间突然出现了扭曲。似乎几个平行空间重叠在了一起。同时,离我不到十多米的距离,四个身穿黑色长袍地家伙忽然诡异的出现了,手中各自拿着一件奇形法宝就想朝我冲来,却发现怎么也冲不上来,如同进入了另一个空间一样,再怎么飞速的奔跑都没有办法靠近我,不仅脸色变的无比难看起来。

我微微一笑,看都不看他们一眼,轻声说道:“四位就别在废工夫了。进了我这四度空间之内除非你有渡劫飞升的实力,否则休想脱困而出。还是在里面老老实实的待着吧。”

说着我随手一招,四人的身影立刻消失不见,同时周围空间的虚幻扭曲也变的正常起来,一颗平淡无奇的空明无色琉璃珠落入了我手中。

这颗“空明珠”在被炼化成型之时就已经拥有了自带地几个虚无空间,虽然不是宽广无限却也能让一般的修士进去之后摸不着头脑。而这段时间里我无意中参详了从“泰山神府”里带出地一些修行古籍,从中领悟出了一种祭炼空间法器的法诀,正好将之应用到了“空明珠”的上面,把“空明珠”里面自带的空间用一种特殊的密法融炼成了只有空间时间没有任何物质存在的“四度空间”。就算是御神期的修真者被带入了“四度空间”之中也休想独自脱身出来,只能在一个又一个的空间之中相互穿梭,迷失方向,迷失时间,最终只有束手就擒的命。

其实说起来所谓的“四度空间”也不过是将数个空间按照不同的方位排列而成的阵法罢了,听起来轻巧祭炼起来却相当的困难,因为这牵扯到了空间的稳定性问题,就是大乘期的高手也很难做的到。但是,就连我也想不到,原本想着没什么大用处只能当作储物用的“空明珠”却正好符合这样的一个条件,里面自带的几个空间被我简单的排列了一下,立刻就成了一个简易的“四度空间”。虽然简易,但是困住一般的御神期的高手也绰绰有余了。

不过这“空明珠”也有一个大的缺点,只能在原地布下陷阱等着敌人上钩,一旦被修真高手识破就毫无用处了,破它也很简单,用大威力的法宝攻击,外表异常薄弱“空明珠”立刻就有粉碎的危险。这也是我为什么在困住了那四个盘龙山的修士之后立刻将之收回的原因。我可不希望这件与我心神祭炼在一起的好宝贝有什么损伤。

从那四个盘龙山的黑衣修士偷袭到被我抓获收服说起来漫长却也仅仅是一两句话的工夫,对方众人中就连那神宝千幻三个领头之人都没有想得到我会拥有如此异宝,将那四人的偷袭破除的如此干净利落。

不过这个时候剩下的五派修真也不可能再继续冷静下来了,纷纷有了动作。

首先是那浩然院的长老之一,叫做杜微居士的中年书生模样的人,口中低喝一声,“岳院主,得罪了。”

手中一卷杏黄书卷忽然飞出,化做一片万里黄沙就朝我飞卷而来。

接着,就是那庞大的和尚,嘴中念了句“阿弥陀佛!”摘下了挂在脖子上的九颗金色的念珠,抖手抛了出来,化做九道粗大的金光也朝我砸了过来。

紧接在两人之后,那平空和尚、孔全等人也都纷纷出手,无数奇形法宝诡异法术相继发出,声势浩大之极,让人有目不暇接之感。众人之中,也就只有那神宝千幻、乾名老道和化羽上人三人碍于身份没有同时出手,但也将目光紧紧的盯在了我的身上,让我不敢有丝毫的大意,只能时刻保持着对他们三人的警觉。

十九名御神境界的修真高手同时出手,就算是我再自大也只能暂避锋芒。背后忽然出现了五双各色战翅,轻轻一个挥动,我的身形已在百里开外,让出手的众多修士的攻击全部落在了空处,一时间脸色全部变成苍白,眼中都有不可相信的神色。

神宝千幻三人眼中也露出惊讶。不过却并不惊慌,三人身影就在我施展十翼的同时,施展瞬移神通消失无踪。

而在百里之外,当我的身形刚刚稳定下来的同时,周围空间微弱的波动了一下。仔细看去,却原来是神宝千幻、乾名老道和化羽上人三人施展瞬移出现,站在立体三角的位置上将我困在核心。

神宝千幻微微低叹了一声,说道:“还望岳院主赎罪了,此时让你逃了出去,那么今后恐怕我等就将永无宁日了。”

乾名老道口中低喧了一声“无量寿佛!”,眼中却是精光闪动;而化羽上人神色冷酷,手中拿出了一个大大的圆色光盘,一语不发。两人显然是非常赞同神宝千幻的说法。

就在这一时刻,我心中忽然发紧,明白眼前的这三人恐怕已经是出手在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