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九灭重生

第十一章 儒门宣战(下)

天之后,梅花星所在的外星空不远处,虚空中忽然光刻之后竟然隐约在其中显现出一个虚影法阵,法阵中间慢慢撑开一个圆形门户。献随即,道道遁光从那门户中飞出,数个呼吸间的功夫,竟然有八九百道遁光涌出,且毫不停留的朝不远处的梅花星飞去。

进入大气层之后,八百道各色遁光先是在原花雪国白母峰一带游弋了片刻,随即分成八组朝四面八方分散开来,开始搜索整个梅花星,只留有百十道遁光停留半空中显现出身影。

这百十道遁光也是分做八列,领头的八人各个修为通天,其中七人都是渡过了天劫稳步进入大乘期的修行高人,气势虽各不相同,但都有共同之处,隐隐然与天地相互谐和,翩翩然如入世神仙。

这八人不是别人,正是修真界三十六大宗派之中的儒门八大派的院主掌座。

正中两人,一个身着雪白的江河锦绣大儒袍服、头戴“浩然冲天冠”、手中一杆“春秋演化笔”的中年正是儒门浩然书院的院主,孟尘大儒;另一人,也是江河锦绣大儒袍服、头戴冲天冠,手中却是一卷竹简,绣简名春秋,此人乃是儒门孔轩书院的院主孔典大儒。

此两人可以说的上是当今儒门最为德高望重之辈,修为高深,要不得几年就可飞升天界荣登仙榜,称之为儒门领袖也豪不为过。

两人之左,为首的有三人。分别是翰林书院地董院主,又称董翰林;幻影堂的留声掌座。外人都称其无影留声;仁智堂地智通掌座,又称大仁智通。

两人之右,为首的也有三人,分别是孟尘院的陆轩院主,也称陆轩大儒;忠勇堂的忠勇掌座,又叫天忠将军;宝器堂的千幻掌座。又号神宝千幻。

此儒门八大派主除了忠勇堂的掌座天忠将军之外,其余七人都是渡过天劫地大乘期高手,距离荣登天界也不过是或早或晚的事而已。不过也不能因此而小看天忠将军,毕竟他也是到了渡劫末期极限的人物,天劫随时都可以临身,以其大派的雄厚实力,渡过天劫不过轻易事尔。之所以压制自身的修为一度将自身的天劫押后,乃是为了加强自身的天心感应,使得在渡天劫之时获得更多的体悟罢了。

在修真大派之中此种现象很是平常,甚至大半修士到了天劫期之后都会刻意压制自身的天劫使其不断的拖延酝酿。献寄望于在渡天劫地时候获得更多的好处。不过没有深厚地实力和强大的资源做后盾,这种做法想都不要想。因为稍一不顺那就是魂飞魄散的下场,连转修散仙的机会都没有。即使在修真大派之中这种待遇也非人人都可获得的。

“看来我们是晚来了一步啊,梵教妖孽定是已经逃脱无踪了。”孔轩书院院主孔典大儒看着已经消失了的白母峰原址叹声说道。

“哼!就算是逃到了天涯海角,本院主也定要将其追杀到底。”浩然书院地院主孟尘大儒怒声喝道。

此次参加圣女宗的圣女评鉴大会的孟尝公子就是孟尘大儒最为宠爱的幼子,此时幼子被梵教俘获不知所踪,就算孟尘院主是一代大儒也由不得不愤怒攻心。其实不止是他。此次前来圣女评鉴大会的其他各派带头之人哪一个不是本派中的精英弟子得意门人,为的不都是希望能获得圣女宗新一代圣女的亲睐,并寄望着与能其合籍双修好快速提升自身修为吗?

不提其他门派,单只是儒门八大派中就有浩然书院、孔轩书院、幻影堂和忠勇堂四派派来得意门人参加,浩然书院的孟尝公子是孟尘大儒的幼子,孔轩书院派来地则是孔典大儒的最后一个得意门生,幻影堂派来地是留声掌座的侄子,忠勇堂派出的则是天忠将军新近提拔的小将军。

孟尘院主话音未落,旁边的幻影堂留声掌座便附和道:“孟尘大儒所言甚是,小小一个梵教妖邪。竟敢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分明是要与整个修真界为敌。看来其覆灭之日已不远矣。”

“各位所言有些过了吧,毕竟那梵教教主有可能便是失踪十数年的太玄宗主,就凭其与当年的梁武祖的关系,我等要灭他,恐也要考虑考虑啊!”一旁的孟尘院院主陆轩大儒出声提醒道。

“考虑什么?梁武祖那家伙早已经飞升几百年了,难道他还能再下界追究我等不成?”宝器堂的神宝千幻很是不满的说道,十数年前追杀太玄宗可是此人牵头,此时他是巴不得所有修真宗派都与梵教开战。

陆轩院主淡淡一笑,轻声道:“梁武祖或许下不得界,但各位莫非忘了他的神武军团?”

听到“神武军团”四个让其余七位派主都不由得齐齐一震,面上都微有变色。

“呵呵!无妨无妨,此时的神武军团还是旧时的神武军团否?”孔轩书院的孔典大儒轻声一笑,悠闲的说道。

闻听此话,众位院主掌座也都会心一笑,了然于胸。数百年过去,早年的神武军团早被修真大派拆卸的七零八落了,就算还有些死忠于梁武祖的,此时却也翻不起什么大浪来了。只是神武军团当年在梁武祖手中确实是威名显赫,就算是外界魔头闻之也要吓得胆丧,所以此时忽闻其名心中不觉起了一丝惧意而已。但是此刻再一细想,却也发觉如今的神武军团对他们来说,根本已经无有什么威胁了。

不过孟尘书院的院主陆轩大儒似乎是不打击他们的信心不罢休似的,再次开口叹声道:“神武军团或许再不足惧,梁武祖或许也再难得下界。不过我等却终将要飞升上界的,与那梁武祖也终有见面地机会啊!”

众人再次心中一悸。看向陆轩院主的目光中都带有一丝地不满,但却又都不能否认其所说的

.报仇且又手段果决毒辣的性格,若果真百年之后众人一一飞升天界遇到了梁武祖此人,被其得知众人追杀其所谓的岳老大岳中华的情由之后,只怕己方这些人离被追杀之日也不远矣。

“不足惧不足惧。”孔轩书院院主颇有深意地看了陆轩院主一眼。随即单手朝天上一指,道:“前不久,我曾聆听上界传达谕令,梁老三……已经被孤立了。”

虽然孔典院主的话不多,但其余各派之主也忽然都明白了孔典院主话中的含义,心中忽然莫名的轻松了许多。只陆轩院主再次莫名的发出一声感叹,却也再不多说废话。

“此次我等原本齐聚幻影堂幻脉星讨论儒门道法,交流各自修行心得,却不想幻影堂中飞影长老突然传来噩耗。圣女宗评鉴大会无果而终,梵教妖邪不宣而战。大军齐聚梅花星白母峰,尽俘各派精英修士。此乃大不敬也,更是诛心之举,当讨伐之。”孔轩书院的孔典大儒忽然一脸正色沉声宣道。

“孔典大儒所言极是,梵教妖孽一意孤行,当讨伐之。”浩然书院的孟尘院主当先附和,眼中透出狠光。

“梵教妖孽确当要灭之。吾宝器堂绝不甘后。”宝器堂掌座神宝千幻眼中透出笑意。连声附和。

幻影堂掌座无影留声点了点头,附声道:“各位所言极是,当讨之。”

“当战。”忠勇堂掌座天忠将军话音一起便如雷霆滚落,天地间都隐隐有一丝悸动。此人已经处在渡劫末期极点,虽然极力约束自身修为,但天劫也是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出现,所以平时都是少言寡语,不敢有丝毫懈怠。

一直也没有出声的还有翰林书院的院主董翰林,此时也不得不表态道:“此其时也,确当宣战。”

仁智堂的掌座大仁智通。此时看了看左右,只一沉思。便立刻随声道:“梵教掠我儒门修士,此乃大辱也,当讨还之。”

陆轩院主抬头四顾,发现其他七大派主都将目光集中在了自己身上,深知此时此景由不得自己了,暗叹了口气,也只得附和道:“要战便战吧,孟尘院当随之。”

其余七派之主连声赞叹,“陆轩院主果不愧大儒也,能以大局为重抛弃个人荣辱得失,值得敬佩。”

陆轩院主只得苦笑。

八大派主合力做出决定之后,立刻招来身后地各派中的对外执事长老,命其马上起草对梵教地宣战道书,并传遍修真界各大门派。

“此次白母峰一役,失陷的并非都是我儒道门人,另有修道大派蜀山剑派、天器宗、七星剑宗、摩轮宗,和凌霄阁、阴阳玄妙宗以及潮音派,此都是我修真界三十六大宗派中人,讨伐梵教之战当有他们一份。”神宝千幻忽然开口提议道。

“千幻掌座所言极是。本院主来之前已经着人通知此七大派中人,想来此时他们都已闻得讯息,正朝这边赶来,到时我等一起与其讨论便是。”孔典院主点头赞声道。

“不仅如此,我等还必须就此事通告所有修道大派,将梵教的倒行逆施之举公之于众,争取联合所有修真大派共同讨伐之。”孟尘院主恨声提议道。

“不妥不妥,小小一个梵教,如何当得所有修真界中人大动干戈。依我之见,除却我等儒门之外,讨伐梵教之人应是越少越好。”幻影堂留声掌座忽然开口说道。

“恩?这是为何?”其余七大派主具是大奇。

“呵呵!”留声掌座忽然神秘的一笑,轻声提醒道:“当为梵界呼。若我等讨伐梵教得胜,当立梵界为儒界,如此,我儒门定可昌盛不衰。”

众人心中具是大动。在场众位一派至尊都不是孤陋寡闻之人,对于梵教梵界之事心中都已隐隐明白其底细,此时细细想来也都默不作声起来。

片刻之后,远处东南方天际忽然飞来几道遁光,到得近前现出几个青年书生打扮的修士,其中一个特别俊秀之人飞上前来首先朝孔典院主深施一礼,再次朝其余七派之主施了一礼,朗声开口道。

“禀告师尊和各位院主掌座,弟子孔笛,负责巡查梅花星东南冻土国一带,无有发现任何修行人士,但却发现原冻土国国教六弥冻土宗在其国内建立的所有寺庙庵堂具被扫荡一空。弟子怀疑,应是那梵教中人所为。”

话未说完,西南方天际又有数道遁光快速飞来,领头地也是一个俊秀书生打扮的修士,只见其先是朝孟尘院主深施一礼,再次朝其他七位派主施了一礼,沉声说道。

“禀告父亲和各位院主掌座,弟子孟罗,负责巡查梅花星西南大漠帝国一带,无有发现可疑的修行人士,但却找到了大漠沙剑门在大漠国所建立的分派驻地,可惜已经被彻底毁去,就连其中的几处传送法阵也全部销毁。弟子怀疑应是那传言的梵教中人所为。”

“这梵教教主好凌厉的手段。”

八位院主掌座相互对望了一眼,不由得再次慎重考虑了起来。

又过片刻,东北方天际又是数道遁光飞来,现出几个年轻人来,却是一身的披挂战甲,一看便知乃是忠勇堂的修士。领头的一个小将打扮之人向前禀报道,梅花星北方地花雪国中此时无有一个修真人士存在,但并没有发现什么打斗的痕迹。

时间慢慢过去,不过半个时辰,出去巡查整个梅花星地八百余道遁光一一飞回,具称没有发现一个修真之士。

八大派主再次相视一眼,低声惊呼道:“竟是鸡犬不留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