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九灭重生

第二十四章 各展神通

山居士等人每人发出一道光华,分做六合之势朝我扑我忽然在原地消失,让他们的突然袭击落了空。

六大散仙脸色齐变,半点犹豫都没有的身形暴起,裹起自身的那道光华就朝“困仙殿”的大门处遁去。可惜,已经迟了。

就在我身形消失的同时,大殿的正门就已经了无声息的关闭了,六位散仙扑来之后只能撞击在一层禁制屏障之上。这大殿之中的禁制异常的坚韧霸道,六位散仙全力冲击竟也不能将其冲破,反倒被反弹而回百多丈远。

易山居士等散仙刚刚落地就感到身体一沉,一股无形的禁制术法已经作用在了他们的身上,让他们的实力几乎瞬间下降了五成之多。体内原本就驳杂不纯的仙灵之力此时更是运转艰难,似乎那道无形的禁制术法专门就是针对自身体内的那仙灵之力来的。

六位散仙的脸色顿时变得苍白无比,几人不自觉的聚合在了一起,分做六面,小心谨慎的戒备起来。

六散仙静下来之后,那包裹在他们身上的各色光华本体此时也都显露了出来,分别是一件小巧精致的钓鱼竿、一个四四方方的奇兽砚台、一杆色做黑白的判官笔、一面黑底白面的长幡、一株色泽暗淡的三节管绣以及一柄华丽无比的飞剑。

“困仙殿”原本不过八十一丈高,内部空间约有千丈方圆,这样的建筑在常人眼中看来已经是高大壮阔之极了。但若用来作为修真高手地战斗场所却又显得狭小无比,更别说是针对现在殿中作为困兽犹斗的六位散仙了。但此殿即以“困仙”为名。却也并非是作为虚言夸耀地,当我将殿中的所有禁制全部开启之后,整个“困仙殿”立刻就大变了样,完全看不出原来的模样了。

大殿上空一重重的落下来三十六重的禁制屏障,地面之上也一层层的浮现出七十二层禁制光华,待这一百零八道禁制全部显现出来后立刻相互缠绕在一起。按照冥冥中地某种律动运转起来,最后忽然分出三十六道乌光冲上大殿上空,七十二道红光没入大殿的地面之下。

然后,“困仙殿”突然就消失了,代之而起的则是一片广阔的虚空,空间中无上无下,也无方向重心,六位散仙就这么茫然无措的忽然出现在了这片虚空之中。

“你们这些儒门修士果然个个都是奸诈小人,即便身为散仙之尊也要行偷袭围攻之举,难道就不怕正心不稳良知谴责吗?”我对这六位散仙异常嘲讽的说道。声音从虚空中四面八方传来,让他们根本摸不清我的具体所在。

“哼!我等杀你乃是斩妖除魔之举。何来正心不稳?除掉你之后整个修真界都可免除一场大动乱,此是大功德之事,我等又何来的良知谴责?”易山居士冷哼一声说道,语气里充满了一种理所当然的感觉,就好像在他的眼中我真地就是妖魔化身一般。

我心中气急,却也终于放下了最后的一重顾虑。声音转冷道:“既然如此,那就真地无话可说了。你们杀我是斩妖除魔,我杀你们也未尝不是除魔卫道。如今,就看我们谁有那个能力出去自己心中的邪魔吧。”

“放屁,你一个小小的后生小辈,竟也敢称除魔卫道?就算当年的梁超那小子当我之面也要乖乖的称呼一声前辈,你不过创建了个外门邪教,就敢挑战我等修真界的正统宗派,简直就是不知死活。”易山居士一脸地冷肃,似乎现在占上风的是他一般。竟然还摆起了前辈高人的架势。

迂腐,迂腐。真真是迂腐自大到了极点。苑牧散人心中暗自叹道,也不看看现在的形式,这易山居士此时说话怎么不动一下头脑,刚才暴起偷袭不成,已经是落得个如今的彻底被困之势,若再毫无顾忌的惹恼对方,自己六人说不定真的要彻底挂在这里了。

其余四位散仙心中也对易山居士刚才的话语感到暗自皱眉,不过此时却也不好出言对其驳斥,免得伤了他的脸面,毕竟己方六人一开始就是以易山居士为首的,既然他要如此说话,想必也有他地特殊用意吧。

“哦?你见过梁超吗?”我忽然冷静下来,平静至极的声音在整个虚空中响起。

“哼哼!就凭他?却还无资格见我。与他同辈之人都不过我徒孙晚辈而已,若论辈分,就算是你也要称呼我一声师叔祖。”易山居士一脸地冷傲。

我怒急而笑,语带轻蔑的道:“你真不愧是儒门的散仙,自大自傲,还自以为是,怪不得你修行了几千年也不过是三劫散仙的水平,看来你的年纪都活到狗身上了。”

“小辈,莫要欺人太甚。”易山居士满面的怒色,眼中却隐隐闪现出一丝异样的神光,手中那柄华丽无匹的宝剑无

动了一下。

“难道我说错了吗?”我继续冷嘲热讽的打击他,“当年梁超不过修炼了五百余年,便已经成功渡劫成仙,而且似乎还是仙界之中尊贵无比的大罗金仙,这样的成就你能比的了吗?以老卖尊的家伙,我看你这三劫散仙的修为恐怕已经是修到了极点了,终生都不会有望晋升到九劫散仙成就大罗金仙的时候了,你说你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易山居士心中忽然震颤了一下,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说话反驳了,不过眼中的强烈杀意却是毫不掩饰的流露了出来。看来他是真的怒了。

苑牧散人忽然出声,语带一丝柔和的道:“看来岳教主恐怕是误会了。当年梁超渡劫成就大罗金仙,那不过是一个称号而已。并非他的实力真地到了大罗金仙的地步。”

“恩!难道你见过梁超?”我疑惑地出声问道。此人看来好像是眼前这六位散仙中修为最弱的一个,就连说话的语气也是孱弱的多。没有丝毫盛气凌人的意思,倒是让我心中莫名起了一丝好感。

“当然。记得当年老夫还没渡劫成散仙,梁超也是刚刚出道不久……”苑牧散人有些自得想要将自己当年与梁超的交往细说一遍,却忽然被打断了。

“找到了。”易山居士猛然大喝一声,打断了苑牧散人地话,手中华丽宝剑一抖。化作冲天的剑光裹起自身就朝虚空中的某一处全力斩去。“快随我来,不可再让之跑了。”

影竹居士和石湖居士反应最快,一片影光伴随着一道白光紧跟着易山居士之后冲了出去。然后是柳松居士和大舍居士,也化作两道遁光跟随了上去,只有苑牧散人忽然迷茫了一下,随即脸露一丝苦笑,也是无奈的化光追了过去。

“轰!”

易山居士身剑合一,化作百丈长的一道华丽剑光凶狠无比的撞击在虚空中的某处所在,凭空闪烁出了无数层的能量光波。那一层层的能量光波荡漾开来如同水纹震荡,似乎在这层波纹下面隐藏了什么东西。不过仅凭易山居士的这一击好像还差那么一点,不能将层层地光波打破。从而让里面的东西现形出来。

易山居士脸色微微一变,感觉到自己地这一击比之平时威力上要差了三分之一,立刻明白是这里古怪的禁制起的作用,心中越加着急起来,身化的剑光一个盘旋转折,就准备再来第二击。希望能就此彻底打破面前的这层层光波屏障。

不过易山居士的第二击最终是没发出去,紧随他而来地影竹居士和石湖居士在看到易山居士之前猛烈的攻击那虚空中的某处的时候就已经立刻明白了怎么回事,见易山居士一击之后没能建功,两人也不答话,而是配合无间的各自发出了自身最强的术法攻击。

影竹居士手中三节管竹猛地一颤,竟自发的分做三截,每截尺长,各自化作一道暗淡的影光。三道影光相互缠绕如同三条龙蛇,瞬间涨大了百倍,有十丈长短。远远望去就像一条不断翻滚的三首蛟龙,周围的一小片空间都被其搅得片片破碎。好像戏水浪花一般。

石湖居士手中地长幡猛摇,从那幡中冲出了片片白光,这些白光如同初春艳阳给人以浩然纯正安详博大的感觉,而且白光片片相连,浩然无穷,坦荡荡无所畏惧,直奔虚空中那层层光波而来。

“轰!啪啪啪啪!”

影竹居士地三节管竹所化的三首蛟龙当先建功,硬是将那层层水波一样的能量屏障撞击的粉碎。但随即从那虚空中陡然显出一片紫光,紫光中隐隐传出鹰鸣厉啸之声,最后竟猛然冲出了一只硕大无匹紫光环绕的猛禽巨鹰来。只见那巨鹰猛扑而出,出现了三个鹰头,对准了影竹居士那三节管竹所化的三头蛟龙就狠狠的啄了下去。

影竹居士全身不由自主颤动了一下,脸色变得有些苍白,慌忙招手将自己的三节管竹收了回来,迫不及待的查看起来。

三节管竹被影竹居士收回,那紫光环绕的猛禽巨鹰也忽然显出原型,乃是一柄紫光闪烁战意昂然的奇形战刀。战刀出现,那随后而来的片片白光也瞬间刷了过来,打在紫光闪烁的战刀之上,迫使其不能化形攻击。

就在此时,虚空中忽然再次血光漫天,缕缕煞气凭空显现,瞬间将那片片的白光给中和了大半。

远处的石湖居士一见,心中微震,连忙停下了手中长幡,不再发出那片片的白色浩然之光。

白光被全部中和之后,一柄血红色的大剑出现在虚空中,和那紫色战刀并列。

这时,柳松居士、大舍居士也到了近前,连忙配合易山居士、影竹居士和石湖居士将面前的这片空间给隐隐的包围起来,并在随后赶来的苑牧散

下形成了六合困敌的阵势。

六大散仙这才暗中松了口气,但神情中却并没有因此而放松警惕,就连最后赶来的苑牧散人虽然看似有些无奈地模样。但配合起来也是半点纰漏也不敢出。此次可是儒门八大派齐出,苑牧散人虽然一直以来都对岳中华其人没有什么反感和敌意。却也不想因为自己的缘故使得其他七大派对仁智堂而有所不满。

虚空中渐渐显出人形,乃是一身穿长袍之人,双手之上分别握着战刀和血剑。我神色淡然之极,丝毫也没有因为自身行迹地暴漏而显出慌张的表情,甚至在六位散仙散开身形形成包围之势的举动也没有半点的阻拦之意。

我心中虽然有些惊讶,却也并无多少惊慌之意。刚才两招相试。我已经得出了眼前这几位散仙的大概实力水准。大概是被“困仙殿”中的禁制所影响,刚才那三位应该是眼前六位散仙中实力最强地了,但其所发出的最强攻击也不过如此,我不用施展出现在的五头十二臂法相肉身也能勉强抵挡的住,就算再加上其他三位散仙,攻击力也不过再加上三五成,只要我发挥出最强状态,对付他们应该还绰绰有余。

“你是如何找到我的?”我淡淡的看着眼前的易山居士道。

易山居士脸色冷肃的说道:“你出现在修真界短短不过数十年,也怪不得你孤陋寡闻。我儒门大法中有一门‘静息养性闻声法’,只要施展开来莫说你藏在禁制之后。就算你在天边,只要你一出声本居士就能轻易找出你的所在。”

“原来如此。”我点了点头。“看你们的架势似乎又要对我行围攻之举了,不知在这里你们还能施展出几成地神通了?”

易山居士忽然露出笑意,道:“今日之形势早已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之局,却怪不得我等不给你公平打斗的机会。况且,认真说来,你将我等六人全部诳入这禁制之中。恐怕也没有心存公平打斗地心思吧。如今我六人虽然实力被压制了一半,但神通法力仍在,不如我们就好好打过一场好了,看是你自创的梵教邪法厉害,还是我儒门的大神通更胜一筹。”

易山居士此话一出,立刻就把即将出现的围攻打斗之举多附加了一层的意思,提升到了梵教、儒门两教神通到底谁更胜一筹的层面上,这下子不论是为了自家性命还是儒门地声誉,都由不得其他五位散仙有过多的犹豫了,在战斗之时必定会全力以赴不敢再有丝毫的留手。

我毫不在意的哈哈一笑。道:“好好好!正是如此,我早就想打一场了。只是一直以来都没有什么好的对手而已。今日对敌,想来能让我尽兴。来吧。”

说完之后,我忽然身形暴涨,化作了五头十二臂的模样,庞大的威压领域朝周遭的六位散仙涌了过去。

六位散仙见此全都脸色一变,连忙施展起了各自的最强神通。

“君子剑出天下惊。”易山居士脸色肃穆,忽然提起手中的华丽宝剑轻声吟道。

“正气幡摇奸人哭。”石湖居士随即吟道。

“暗影竹化三首龙。”影绣居士紧接着道。

“奇方砚内四兽行。”大舍居士跟着开口道。

“判官笔下灭鬼魅。”柳松居士手中判官笔一横,冷声接口道。

“钓天钩现潜鱼龙。”苑牧散人面色沉重,带着一丝无奈。

随着六位散仙各自吟诗完毕,每人手中地法宝都发出了一道凝实无匹的豪光,显然是六人都将自身将要施展地神通法力凝住在自身的本命法宝之上。六道豪光在这些法宝之上充盈起来之后,立刻连成了一片,完全将我散发出来的威压领域给压迫包裹了起来,不留一丝的缝隙。

我冷冷一哼,十二只手臂齐挥,战刀、血剑、怒龙杖当先就化作三道光流,衍化出巨鹰、血光和怒龙直朝易山、石湖和影竹三居士攻去;随后金索化作一道金光、古玉化作一方玉牌,对着大舍、柳松两居士就打;而三耳鼎、双耳壶也各自发出一道光束,冲着苑牧散人而去,这两件法宝的攻击力太弱,估计也只能对这个一劫散仙还有些杀伤力;最后就是宝衣发出一重金色祥光,护在我的周身,墨绿色的盾甲也同样发出一重绿色的护身罩,让我多了一重的防护,琉璃珠显化无形,将我的周围空间切割成了无数断层,并将之排列有序,仿佛迷宫。

我虽有了十二只手臂,但最后因为修炼《刀、甲脉经》演化出来的两只手臂手中虽有战刀和盾甲的虚影,但并非是实体,此时还毫无杀伤力,暂时只能当作摆设而已。